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论坛研讨会 >[第15集]Sook-kyung Lee:帮助塑造博物馆项目的研究工作

论坛研讨会

视频信息

名称:论坛研讨会Sook-kyung Lee:帮助塑造博物馆项目的研究工作
 

【相关连接】

【雅昌讲堂】上海外滩美术馆的研究过程

【雅昌讲堂】香港M+美术馆项目和收藏间的关系

【雅昌讲堂】英国泰特美术馆建立的收藏体系

  好的,非常感谢之前的Frances Morris的介绍。我是李叔京,我是泰特现代博物馆的研究策展人。我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的这些研究怎么样能够帮助塑造这些博物馆的项目,以及在展览之后还有一些什么东西。这些都是基于我们在过去十年、十五年的工作所得出的。包括在国际上的一些活动参与,还有看一下我们做的这些在全球化的语境下有什么相关性。包括在亚洲的一些艺术展览,来自各地的艺术作品。

  

我们的研究机构是12年创立的,是来自外部的资金支持。所以直到我们找到美国基金会的资金支持,就是Andrew  W  Mellon基金会,这样我们才能够开始聚集对于亚洲艺术的研究,这是一个非常雄心勃勃的计划,因为这个研究中心,第一个研究中心主要是关注一个地区,并且能够促进与亚洲艺术相关的工作。

 

  泰特的专场在过去几年相比有大幅增长,我们会继续深化,从而形成和亚太地区有持续性的关系。我们非常关注我们对亚太艺术研究的可持续性,现代和当代艺术在亚太地区可以说是非常活跃的,马来西亚就是一个例子,马来西亚不光地理广大,文化也非常多元、非常复杂。我们在考察亚太的时候,其实会看到表面上是很抽象的概念,实际上仔细看一个特定的国家和一个特定的社会会有丰富多彩的形形色色的社会。我们通过专家,也就是通过泰特多年以来所积累的专长,我们也收藏了不少亚洲的作品,在此基础上我们利用我们的知识和专长,把这些藏品加以展示,当然这个藏品的规模很大,虽然我们有四个美术馆在英国,但是呢,我们的亚太的藏品要全部展示也是不太可能的,只能是把其中的一小部分拿出来加以展览,把那些最能够把亚太的故事讲出来的藏品加以展示。

  我们这个研究中心是泰特的一个机构,所以我们也没有单独的办公空间,没有单独的一个牌子叫做“研究中心”,但是还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平台,让我们能够和个人、和机构形成伙伴关系,开展合作研究。我们也有一些全职的员工,还有一些人在那儿做博士后的研究,做一些特定的博士后项目的研究,我们也会邀请访问学者来自于各个国家,来自于各个专业领域,但是他们都来自于亚太,我们也会请学者、策展人,请他们过来和我们进行交流,但是他们的专业领域都是亚太的艺术。为了确保我们的研究中心所做的工作在方方面面都能够体现泰特的特点,我们有一个专门的指导委员会,这个指导委员会的结构大家可以看到,Frances Morris她是泰特博物馆国际艺术的收藏主任,还有Judith Nesbiit,四个人,大家可以看到,他们都是研究中心的管理委员会或者是独到委员会的成员,这种模式让泰特的管理层能够对研究中心的活动进行把关。

  

我们还有一个顾问团,顾问团成员主要是学者,有牛津大学的教授、伦敦艺术大学的教授、还有其他英国的大学和其他国家的大学的教授做我们的顾问。

 

  在这些工作的后面实际上我们做了哪些事情呢?泰特其实很感兴趣的一个事情就是能够通过展览把不同地方的亚洲的艺术加以展示,包括中国的当代艺术。关于中国的当代艺术有一个专门的展览是2007年做的,它的表现的焦点就是2000年之后的中国艺术。所以重点是非常明确的,关注的是中国的当代艺术,能够体现出中国现在正在发生的艺术创作,有的中国艺术家他们可能侨居国外,他们的作品可能没有包括进来,但是那些作品直接和中国社会、中国的人民有关系的作品都是涵概进来的,而且我们特别重视中国艺术作品的文化情境。我们也非常关注各个国家的情况,其实像各个国家国情不一样,但是也有一些共性,所以我们希望通过某个国家特定实点的横截面能够反映我们的共性。

  我们从07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展之后陆续又做了一些个人展览,艾未未的《瓜子》主题的展览这是另外一种类型的展出,就是泰特是做的这种个人展是把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个人的作品作为一个专题进行展览。

  2010年又专门做了韩国的一个艺术家  JUNE  PAIK帕克的展览,他是在韩国出生在美国长大的艺术家,做了他专门的个人展,他的作品是前卫主义,尤其是能够反映出60年代、70年代前卫主义在国际上的推广的形态,因为这位艺术家就是通过日本、通过德国把前卫主义引入到了韩国,反映出人类文明的进程,反映出人类文明变化的过程中,艺术实践、文化实践的变化。

  

KUSAMA也是我们做的个人专门展,这是一位非常重要的艺术家,他的艺术实践是体现了20世纪艺术史的悠久的传统,也体现出了悠久的传统如何能够跟当代的世界各地的现在的艺术实践加以衔接。

 

  在这个展览之后又做了MORIYAMA的个人展,这是日本的艺术家,他的作品是摄影作品,摄影作品可以说是一个比较新的艺术形态,泰特在摄影作品方面也是希望能够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实践,形成相应的专长。当然我们也不会忽视其他方面。

  我们所重视的这种摄影作品是街上的偶然的街拍或者是街上的情境,所以这位日本的艺术家,他的作品是独具风格。当然除了他之外我们也做了另外一个威廉姆·克莱因的个人展示,把这两个艺术家做了联展,同时反映出不同的艺术实践如何衔接在一起,如何体现出一种共性,虽然是不同的艺术家的不同的艺术实践,通过当代的视角是可以发现其中的共性的。

  刚才我介绍泰特项目开展的情况,我们现在创立了这个研究中心,可以说这个研究中心给我们提供了非常有力的条件和很好的机会,可以真的是深入地考察各个艺术的专题。我们在研究中心创设之后做了很多的讲座、很多小型的研讨。这都和我们泰特美术馆的其他公共活动是交织在一起的,但是也有自己独立的特性。显示出泰特是有非常强大的研究能力,因为我们有这样一个研究中心,而且这个研究中心所做的研究工作和大学的这种学术的研究中心还是不太一样。因为大学的研究中心是依附于大学的,而独立的研究中心所有做的研究是独立的。美术馆的研究中心,我们希望也能够是更多的像独立的研究中心那样,而不是像传统的大学的研究中心那样依附于大学,我们泰特博物馆每年吸引的参观者是达到500万人,这也是一个独特的平台,我们也当然作为一个研究中心也能够很好地利用泰特这样的平台做很多的事情。但是我们也会去探讨我们如果作为一个更加独立的部门所能发挥的作用。

  

这里我们所做的研究包括现代中国的油画;韩国70年代、80年代的抽象艺术;中国的社会主义或者是缺乏社会主义的现实主义的表现;还有请了国际策展人做的研究,我们也组织了很多研讨会,请了一些博士后,他们在泰特做博士后研究,他们也组织了一些研讨,我们特别关注的是日本的福岛和广岛事件的联系,也有这样相应的艺术作品对福岛和广岛事件的研究。我们也研究了中国的女性艺术家在当地一书中的地位。

 

  每年我们都会做一些大型的国际研讨会,2013年我们召开了第一次国际研讨会,主题是“历史的谈判或者是与历史的讨价还价”,就是探讨在亚太地区传统艺术与现代和当代艺术的相互关系,如果在当代和现代艺术中发现传统,传统的手工艺甚至是完全不同于西方的视觉艺术这些传统的工艺,尤其是在亚太地区,我们知道历史悠久,所以与传统的关系尤为深厚。

  去年我们召开了一次研讨会是和东京的Mori一家艺术博物馆合作组织的,这次研讨会是我们第一次和亚太美术馆第一次直接地结成伙伴组织研讨会,也是形成了合作的研究关系。我们这次研讨会探讨的是战后的当代艺术的发展,尤其是关注艺术和设计之间的关系,因为设计在日本的艺术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我们也探讨了视觉艺术和建筑,以及“二战”之后的行为艺术的发展。

  在今年的12月份我们将会召开另外一次国际研讨会,这次研讨会的主题是“位置的颠倒”位置的错失,如何重新编织艺术史的地图,这次探讨过去几十年艺术史的颠覆和变化,也就是传统的艺术中心如何失去了自己的地位,传统艺术中心的转移将会如何影响到未来的艺术创作。也就是说这次研讨会会从当代的角度去探讨历史,并且把当代和未来加以联系,探讨当代和未来的研究和艺术实践。

  泰特美术馆的研究中心07年才建立起来,就像刚才Frances Morris给大家介绍的一样,她在发言中也向大家提到任何一家博物馆、美术馆都会有相应的研究工作,尤其是策展人在构思展览的主题的时候,需要做一些早期的研究,甚至做实地研究,也会做一些案头的研究,对自己特别感兴趣的专题或者是艺术家进行研究。

  为什么要把传统的博物馆、美术馆一直在做的研究工作单独独立出来做一个单独的研究部呢?因为泰特博物馆希望自己的研究工作能够更加具有学术性,因此我们单独建立了一个研究部门,我们所做的研究工作也有好多的渠道,尤其是在09年的时候,我们开始出版一个《论文集》是同行审查过的,同行评审过的论文,我们还有一个网上的在线研究社区,会研究泰特藏品中的一些作品,也就是我们的研究不仅是学术性很强,而且在做研究的时候有很强的外展性和外部有很多的联系,而且我们的研究工作还覆盖了泰特的藏品的维护的工作,就是如何以最好的条件、最恰当的条件对藏品进行维护和保存。

  

泰特研究中心在亚太地区明年又会将启动相应的第二期的活动,会关注南亚和东南亚,这会基于我们在第一期所做的研究工作,第一期研究工作的重点是东亚。第一期的基础上第二期会关注亚太作为一个整体如何在整体的情况下去探讨不同的亚太国家、亚太地区的情况,所以在二期关注的是南亚和东南亚。

 

  二期的研究工作大家可以看到会有一些重点,这是我们的研究成果在展厅里边的反映,展厅里可以看到意大利艺术家的作品,也有日本艺术家的作品,这两位艺术家他们关注的主题是一样的,都用当代艺术呈现他们共同关心的主题。

  这是白南准的作品,白南准的作品。当然可以先于展览之前进行,但是很多的展览实际上是可以激励对某些藏品进行重新的研究,从而深化对这些展品的理解,会带来无限的契机。我就讲到这儿吧,我想说美术馆所做的工作,尤其是那些有馆藏的美术馆所做的研究工作,需要去关注不同的研究领域之间的联系,也就是大学做什么样的研究,独立的第三方的学者做什么样的研究,博物馆、美术馆做什么样的研究,这些专业的策展人做什么研究,同样的一个艺术作品,同样一个主题,不同的机构在研究的时候有不同的视角。这一点非常重要,尤其是对于我们希望开展合作研究的人而言,我们要和其他的机构,和其他的个人进行联合开展研究的时候一定要关注他们的视角。中央美院也是我们的一个密切的合作伙伴,我们将继续和中央美院保持密切的关系,尤其是博物馆对话这样一个活动又再次提醒我们其实研究这项工作我们在做的时候都有非常明确的动机和理由,所以我们可以通过博物馆的对话在稍后的讨论中继续思考这些问题。谢谢!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