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论坛研讨会 >[第14集]Frances Morris:英国泰特美术馆建立的收藏体系

论坛研讨会

视频信息

名称:论坛研讨会Frances Morris:英国泰特美术馆建立的收藏体系
 

【相关连接】

【雅昌讲堂】上海外滩美术馆的研究过程

【雅昌讲堂】香港M+美术馆项目和收藏间的关系

【雅昌讲堂】帮助塑造博物馆项目的研究工作

  非常感谢皮力,非常感谢你的介绍,非常非常吸引人,非常精彩。

  今天我要讲的不是艺术的历史,而是主要是关注建立一种在伦敦的收藏。泰特它有四个泰特,有英国泰特博物馆,它是一个19世纪的博物馆,有20世纪建立的,比如说泰特利物浦左下角,80年代建立的,从一个工业基地转化来的;然后还有就是我来自右上角的泰特modern,泰特现代美术馆。这个美术馆所在的环境都不一样,它的建筑也不一样,但是他们都有共同的收藏也有共同的使命,这个使命就是给公众提供愉悦并且推动公众对于英国艺术、当代艺术和当代现代国际艺术的理解。然后这些使命充斥在我们所有的活动当中。所有这些博物馆分享这种理念,这些博物馆都是公共所有的,所以如果一个东西进入了我们的收藏,它就一直会在那里,现在我们有非常好的收藏,比如说有14世纪到现在的英国的艺术品,像皮力刚才说到的很多,这个是关于英国艺术史的一个研究式的收藏,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收藏,关于国际艺术,这个是从20世纪中期开始的,所以这是我们开始比较晚的一个收藏,包括各种事件、影像、各种不同人、策展人之间的相遇和邂逅都是在最近这个时期发生的。这些也是非常精彩的,也有很多人来看。

  还有二三十年前,我们在西方很多人主要关注这种艺术发展的固定的线性史,他们的一些演变,一些运动,比如说现代主义,再就是19世纪的诞生,之后还有很多不同的抽象主义,这种历史是属于一个特定历史时间、一个特定地方它有一个特定的意识形态所促进的。

  我是从90年代末开始加入泰特,与他们一起工作。当时主要是大家关注“后殖民主义”、“后共产主义”。所以这个路线图上我开始进入艺术史收藏部,这个就是当时我们的工作情况,可以任何的东西来自任何地方,里边有很多的意义。对于一个策展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振奋的,也是非常令人害怕的,如果我们从古典的经典中走出我们应该看什么?应该关注一些什么?可以想象一下在你的脑袋里边有一个这样的美术馆或者是博物馆,看看全球的文化,你可以做任何地方的东西,任何的东西。在21世纪泰特基本上成为了一个实验性的基地,我们怎么样来建立不同艺术家之间的联系,跨越时间、跨越地点,我们在过去十年中,实验了各种各样的关于艺术史的一些元素,比如说我们一直在谈论全球化,国际化的这种联系,在不同地区之间的联系,不同时间之间的联系,我们可能会替代过去的经典,并且不断地前进,来推动公众对于艺术史的理解。

  现在在泰特我们的收藏主要还是古老的意识形态,主要是北美和西欧的艺术史。我们十年前开始处理应对这个问题,希望能够让我们的收藏更好地反映当代,并且看一下这些当代艺术创造的谱系,在西方之外的艺术创造。当时我们主要是国家资金支持,而我们泰特的发展,在过去十多年的出版物主要是来自私有的,私人的资金支持。这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转变,这是我们看到一个发展路线图,我们希望走出过去这种英国殖民主义的这种地图。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一个非洲的板块,拉美板块、亚洲板块、中东和北非的板块。中间还有一个空白的板块是留给欧洲和英国的,因为我现在没有太多的资金来做这个核心的部分,之后我们还会来恢复这一部分,这个板块。

  每一个板块我们会有很多的投资人、学者、研究人员帮助我们提供资金、帮助我们做这些研究。我们走出过去以欧美为主导的艺术史,这是今天泰特的国际研究史,可能不是一个全球的一个,也不是一个普世化的收藏图,只是一个样品让我们体验一下我们怎么样在全球化的视野上做一个多样化的收藏,在世界上每一个地方都有一些当地性的元素,把这些当地的语境和环境,与其他地方的语境联系在一起。这样的话收藏就能够更好的进入了其他的泰特博物馆,还有整个泰特的机构体系当中,包括博物馆、美术馆、收藏家、学术机构,都是跨越到了整个世界,然后一会儿我们还会具体地谈到泰特亚洲的研究中心。

  这里我想强调一下:一个特定的国家我选择了罗马尼亚。因为我在几年前参加了那边的一个项目,这个是我们与罗马尼亚公众分享的,罗马尼亚的艺术是由泰特国际收藏中很大的一部分,这里也有弗兰克的优秀的作品,欧洲的先锋派艺术,罗马尼亚有自己的历史,这部分是与东欧的历史联系在一起,并且与战争、共产主义联系在一起。

  这是我们看到一种非常有意思的融合的兴起,看到罗马尼亚的这些建筑和这些风格,我们也建立起了一些基于图书馆和书籍和文献的一些研究成果。能够更好地了解这个地方,看看我们怎么样来更好地代表罗马尼亚的艺术家,还有他们做的一些艺术作品,简单地给大家看一下,通过实践来进行的实地研究,不是在图书馆来研究,而是到这个地方看这些机构来与这些收藏家和艺术家进行对话来进行研究,我们与策展人还有一些个人一起来进行研究,帮助我们做这个展览。因为他能够推动知识的传播,因为那些支持我们的人,很多都有在他们当地有非常强大的网络。

  去年我们到了这里,见了很多艺术批评家,艺术史家,在那儿呆了一周参观艺术工作室和艺术机构。Bucharest来研究罗马尼亚艺术的先锋、艺术史,主要是从上世纪开始,然后去参观了一些非常优秀的工作室。有一些艺术家在这里工作了很多年,包括Gelar都是非常优秀的实验艺术家,还有Pergovschl,他几年前在泰特工作过,也是非常重要的活动家,也是民主活动家。

  与当地的美术馆、画笔工厂,到了Through,我们把几个项目放在一起在这种当代艺术空间做这种当代艺术项目,这里有很多年轻艺术家的创作,还有一个关于Sigme先锋派的作品展览,这有点儿像皮力刚才提到的无名画会,我们当时觉得在这个地方可能西方没有太多的是一片空白,其实有很多艺术家,包括马克,苏格兰的策展人,他也做了很多东欧的一些研究,在这里有很多很多的艺术家,我们看到了这种影像、图腾研究、杂志,这些都是非常强调多样化、非常有活力、非常当地性的这种现代艺术,并且与先锋派联系在一起,非常好的一次访问经验。

  另外还有Ana  Lupas他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艺术家和社会活动家,我们问那些年轻艺术家我们应该去看谁,参观谁的工作室?谁是你的偶像,他们就告诉我们了Ana  Lupas,我们就参观了Ana Pupas的工作室,然后有很多对话、访谈、讨论、协商。 买了一些作品回来做展览,加入我们的收藏当中,比如说Geta的一个作品,我们去参观了他的工作室。这是他与另外一个艺术家一起做的一个艺术作品,很多都是早期的实验派艺术,包括中国的80年代、美国的70年代,东欧在70年代晚期,很多人觉得我有一个相机,我就拍一张照片展示我自己在街上走的一个情况,然后开始发现通过一种新的媒介做艺术创作。

  Lon  Grigorescou的作品,走出社会现实主义。通过绘画窗子来表现他的一些观点,通过这些作品来描述当时铁栏之后的社会生活状态。所以我们也是通过对这些作品的思考,这次我们在泰特最近做的一些项目和工作。还有像一些艺术家的作品,还有现在在做的涵概了整个世界,这是在罗马尼亚创作的一个艺术家,我们在这个访问中也遇到了他,他就在Ana Lupas的隔壁,Ana问我们要参观她的邻居吗?他就在公园里,然后我们参观了这些作品,很多没有发表。

  泰特其他博物馆的同事也加入进来,这是在利物浦,刚刚完成这个工作,也给我们带来了另外的一种展览和研究风格。所有这些工作背后的一个推动因素就不是我们过去讲的“什么是构成了我们的艺术史”而是“我们与当代艺术创作联系在一起的究竟是什么?什么让当代艺术创作有意义?”昨天我们听到了“社会参与”、“走出艺术机构”、“走进公众”、“让人参与进来,参与到这些机构中的艺术创作过程中”。

  这是Ana  Lupas的一个作品,从60年代开始,我们在很多地方很难找到她的一些作品,她和很多人一起合作,尤其是在欧洲的艺术圈里做了一些雕塑,很多年之后这些雕塑被分解,被拆解,看到在有一些农村,看到这些残骸,所以我们在上面看到很多一些共同创作的作品的影像,包括在农村。很多年之后,所有这些作品才重新进入美术馆被人们参观。所以泰特已经成为了一种东欧的博伊斯的地位。

  这些历史自己浮现出来,并且创造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这样一个网络。

  这个也是非常符合我们的新的泰特现代美术馆,这是明年7月份会开馆。希望把这种现代的创作艺术行为融入到历史当中,让它与艺术史更好地相关起来。这个让它成为在泰特收藏的动机之一,现在我会把麦克交给李叔京女士,让她给我们具体地谈一谈在欧洲的收藏和研究。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