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论坛研讨会 >[第13集]皮力:香港M+美术馆项目和收藏间的关系

论坛研讨会

视频信息

名称:论坛研讨会皮力:香港M+美术馆项目和收藏间的关系
 

【相关连接】

【雅昌讲堂】上海外滩美术馆的研究过程

【雅昌讲堂】英国泰特美术馆建立的收藏体系

【雅昌讲堂】帮助塑造博物馆项目的研究工作

  大家下午好!我是M+的高级策划人叫皮力,很高兴今天和大家来谈一下博物馆的研究和博物馆的项目和收藏之间的关系。

  

我今天想做一个简短的研究,就是我们如何从我们已经有的Sigg collection希克的收藏里边发展出来我们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起源的研究。然后从而我们想来探讨在M+的收藏当中,我们是按照一个什么样的逻辑来发展我们的收藏collection。大家谈到M+  Sigg collection,我想大家知道对M+、Sigg collection,乌利希克是一个很重要的瑞士的收藏家,他从90年代开始收藏中国艺术,到了2012年的时候他一共把他收藏的1463件藏品一次性地捐赠给了M+,捐赠给了我们M+,所以我们的收藏如果说我们整个M+图景是这样的话,中间看到的浅蓝的这一块就是sigg收藏所覆盖的地方,他包括从1974年-2010年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一共是1463件,我们又从他手上又购买了47件关于80年代的作品,所以我们一共是1510件作品,涵概了将近三十年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发展,所以这是Sigg collection的这么一个情况。

 

  谈到了Sigg collection,我们很多人都会在想象,因为这个Sigg collection很有名,他在世界上展览了特别多次,这些关于90年代的CynicalRealism玩世现实主义和政治波普,可能特别代表人们对Sigg collection希克收藏的一个想象。实际上我今天想讲的是在我们收藏里边我们有47件80年代,就是1989年以前的作品,这个作品因为中国89年的作品保存的是很不完整,所以对我们来说是非常珍贵的一些资源,包括像耿建翌、张培力在当时的(池社的英文)池社创作一些非常观念的作品。同时在我们的收藏里边,我们也有关于80年代79年和81年非常重要的当代艺术的一个团体叫做“星星画会”的研究。星星画会是1979年的一场运动,一帮年轻的艺术家申请做展览,这个方案被拒绝了之后,艺术家直接把他们的作品挂在了中国美术馆外面的花园的墙上,第二天警察就过来取缔了这个展览。到了第三天的时候,他们就开始维护,艺术家组织了一个到北京市委的游行,要求争取艺术的自由,政府妥协在79年的4月让这个展览在北海公园里边展览,所以星星画会被我们一直认为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开始,好像是艺术家走上街头去寻找一个艺术的开始。在我们的藏品里边,“星星画会的藏品”M+、Sigg collection希克的捐赠里边有十几件关于希克的藏品,我们长久以来把这个当做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开始,这个叙事特别符合后来的关于中国艺术的解释。

  

比如最有名的一张画黄锐的作品画的圆明园,圆明园是以前的一部分,因为鸦片战争这个公园被烧掉,成为中国民族问题的一个象征。我们可以看到右边这张照片是1979年在街头展览的时候这张画原始展览的情况,很有运气我们在2013年的时候又把这个画旁边的这一张画纪念“四五运动”的一张油画囊括到我们的收藏里边来了,我们不断地想补充希克的收藏所带来的问题,这是我们原始展览的照片。

 

  同时我们也收藏了我们在后来的调研当中,我们收藏了一个第五代导演的作品叫做迟小宁,一直是张艺谋的副导演,他当时碰巧79年的时候他拍摄了一个41分钟关于艺术家举办展览,上街抗议,跟官方政府谈判的过程,这是我们后来增加进来的收藏。同时当迟小宁拍这个纪录片的时候,另外一个美联社的记者刘香成也在北京,他拍摄了当时所有艺术家的抗议,出版了一本很有名的书《China  ofter mao》这本书,所以这些东西都按变成中国当代艺术起源的叙事,谈到中国艺术30年、35年,这个叙事是中国的知识分子在谈论中国艺术的时候把它衣服在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叙事当中,好像是文革结束、邓小平掌握权力,带来整个艺术的春天,带来了艺术的自由的表达,今天中国艺术的起源真的是从这个地方在开始吗?我们怎么样通过我们的收藏和研究来颠覆或者是来怀疑这个起源呢?

  

我们藏品不多不少有三张艺术作品,几乎跟星星画会的时间差不多,分别是张伟、冯国栋、朱金石的,这批艺术家之间有非常统一的一种风格,跟星星画会相比他们的风格更加的统一,我们就发现在星星画会举办展览的前四个月,在北海的同一个地方举办了另外一个艺术家的展览叫做“无名画会”的展览,这帮艺术家当时都二三十岁,做了一个这样的展览。

 

  我们再发现这帮艺术家实际上是从1974年就开始他们集中在中国的各个地方,在公园里边画写生。中国人可能比较知道星星画会的大部分的艺术家像艾未未的父亲是艾青,所以星星画会大部分艺术家是当时政府官员的孩子,无名画会的这些人实际上是文革当中被打倒的资本家和地主的孩子,所以这帮孩子在文革当中像孤儿一样,他们通过学画画建立起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社会的联系,他们要偷偷地躲在外面画写生。包括在1974年他们在北京的福绥大楼举办了第一个在家里边地下画会的作品,1978年的时候在北海公园举办了这个展览,1981年第二次在北海公园举办了画会的第三次展览,我们经常说无名画会是中国第一个举办地下画会展览的团体,右边的照片看见中间很年老的艺术家叫做刘海粟,刘海粟实际上直接回溯到20世纪30年代在上海的中国现代主义的传统,我们思考在1971年以前,在文革快结束的时候,中国的地下画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

  这是在我们的收藏里边希客给我们的收藏有两件张伟的作品,张伟的这张作品叫做《福绥靖大楼》,从上一张的窗户唯一的苏联风格集体建筑看出去的城外的风景;另外一张他画一张荒芜人烟的郊外风景,所以无名画会的风景通常是荒芜人烟的地方,因为在“文革”期间画这种印象派风格的作品是很危险的,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做了很小的颜料盒可以当做毛主席的语录的书一样藏起来,偷偷地去画写生。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大量的风景的写生跟文革时候的叙事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看到另外一种像业余艺术家,像日本印象派风格的艺术家,这帮艺术家实际上都是在当时的美术补习学校叫西和艺术学院学习,这个是从日本的黑田青辉,北京的魏天林这个地方下来的日本的印象派的传统,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图景。

  

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画了大量没有人物的写生,画室内、室外,当室外是不安全,有工人纠察队去审查的时候他们再画室内的一些风景。

 

  这张片子是当时一个艺术家画完了之后没有东西来放画,他把他画的画贴在1974年日历牌的反面,右边写有月份是当时政府所推崇的艺术的形式,左边是艺术家非常表现主义、非常印象派的一些创造,这些都是我们M+为了研究无名画会我们寻找到的一些新的藏品。

  1974年的艺术究竟是什么样呢?

  左边是1974年全国美展获奖的作品,也是我们学校一个老师策划画的。我们可以看到当官方的风格是左边的时候,这一帮艺术家正在描绘非常苦闷的年轻人,这个是我们在思考艺术的起源,显然比星星画会往前推了五六年,这帮艺术家不能画风景的时候完全靠临摹画册互相画朋友之间的自画像,所以留下来了大量的自画像,也包括从80年代开始他们突然发生了特别奇怪的或者是特别激进的前卫艺术的实验,这个实际上据他们说,他们在75年通过海外华侨就能听到披头士的音乐,74年的时候在北京图书馆已经能够借到日本出版的《西洋绘画全集》,所以他们最早的对于现代主义的风格比我们想象的要早得多,在74、75年他们就看到了像卢奥、梵高这样的艺术家,直接导致了他们风格的变化,他们也试图在那个时候从为数不多的传统文化里边寻找他们的源泉,1974年的时候北京有一个很有名的“批黑画”的展览,把所有的传统的中国画拿出来当批判的对象来看,这批艺术家恰恰从批判的展览里边学到了很多传统绘画的风格,包括石振宇的风格,他完全从倪云林、朱耷,古典中国绘画的文人画传统里边寻找到跟印象派风格的一种结合的地方,我们看到笔墨的趣味在油画当中,不要忘记这些实验都是从1974年到1976年在文革没结束的时候在发生的。

  

在那个时候他们也开始了最早的跟外部世界的接触,左边第一张照片是当时马可鲁在东欧一个罗马尼亚的一个农村风景画上,他在临摹当时一张罗马尼亚写实的风格,艺术家之间经常举办地下的展览,右下角是1985年劳森伯格来北京做展览的时候参加了他们当时的一个展览,所以劳森伯格是站在当时无名画会张伟一张抽象画前边的图片,这都是我们调查中的资料。

 

  张伟给我们的抽象画在我们的藏品当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不断地中外的交流导致了他们风格的变化,他们的风格走向了越来越现代主义的东西,到了78、81年的时候整个开始造就了后来星星画会那样风格的变化,我们发现这批艺术家的风格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意思的研究。

  再往后1974年林彪去世之后他带的是这种军事管制的生活开始变得很松快,所以73、74年-76年中国的城市生活在发生复苏风,我们也从无名画会的笔下看到了最早的城市生活的变化,当然我们可以看到当时非常重要的关于45年天安门广场上1976年“四五运动”天安门广场上的抗议。所以这些东西都修正了我们关于中国现代艺术起源。我们发现把星星画会做一个简单的起源,通过大量的研究再来看,发现这个起源是靠不住的。

  

我还有一分钟,我讲最后这一点。这两张图里边我们看到另外一个左上角是当时的马可鲁在临摹一个罗马尼亚的艺术家的作品,我们在考虑好像整个文革期间中国艺术和外部世界是隔绝的,中国艺术和外部艺术家的关联究竟有没有?究竟在什么地方呢?我们最近在谈论一个词就是说中国的当代艺术、中国的社会主义有没有可能诞生一种不同于西方的“现代性”,我们叫socialist modernity 00:33:12就是“社会主义内部有没有可能诞生一种特殊的现代性”。

  在这儿我们谈到另外一个艺术家 Maryn Varbanov万曼保加利亚的艺术家,1957年到中国来学习,爱上了我们学校的校友,当时油画系的一个同学宋槐桂,我们叫宋,两个人恋爱,是建国以后第一个中国人和外国人结婚,宋槐桂跟他去了保加利亚,然后去了巴黎,一直到80年代的时候又回到了中国,所以Varbanov万曼在保加利亚做编织的艺术。他回到中国之后当劳森伯格85年在中国美术馆做展览的时候,楼上的二楼就是万曼的展览,所以他当时以“工艺美术Arts and crafts”的名义在中国美术学院,当时的浙江美院开办了一个“万曼壁挂研究所”,这个班上有很多很有名的研究生,黄永砯、梁绍基、谷文达、施慧,所以万曼是最早在80年代把当时所谓的Installation的概念以Arts and crafts把装置的概念以工艺美术的形式介绍到中国来。

  年万曼做这种非常奇怪的,他带一张网根据不同的空间变换这个作品的形态,可以看到他当时带出了一批的艺术家,包括最有名的谷文达的作品,就是他的毕业展上的作品,几乎成为中国艺术家最经典的作品。

  万曼的太太宋槐桂一直陪万曼生活在巴黎,她在巴黎认识了唐海文、认识了刘香成,介绍刘香成1979年到北京来,刘香成拍了星星画会的运动,我们可以看到他后来在皮尔卡丹的赞助下,在中国开了第一个餐厅马克西莫夫餐厅,中国最早的摇滚乐和电影发展的地方,我们M+也收藏了宋槐桂120件皮尔卡丹的当年她穿过的衣服,你们可以想像80年代整个北京市是灰颜色的时候有一个很神奇的女人穿着皮尔卡丹的衣服坐在一个西餐厅里边,她主持了中国最早的服装表演,这是国家大剧院的安德鲁和张开济(张永和的父亲),她促使了最早的外国建筑师到中国来考察,包括上海滩的创始人大卫的婚礼就是在这个餐馆来举办了,她也促成了贝克到中国来拍《末代皇帝》,她甚至在里边扮演了一个小小的角色,这些东西都在考虑我们M+如何从一个最小的乌利希克的收藏开始,我们重新寻找到中国艺术的起源,作为我今天最后的结论,我们M+是一个视觉文化博物馆,包括了设计、视觉艺术、包括了Moving  Image,我们如何让同一件作品在不同的领域发生它的作用。我们可以想像宋槐桂在北京当时带来的流行文化、高雅文化和沙龙文化,她的先生万曼是把最早东欧现代的东西带到北京来,直接促使了80年代中国艺术家85新潮像谷文达这样的一些艺术家的创造。

  这些创造都被当时的第五代纪录片的导演迟小宁都记录着。我们可以看到M+如何把这三个领域串联在一起,这个层次上我们可以重新寻找到任何外来的人,比如79年刘香成从纽约回到北京开始拍摄毛以后的中国,香港艺术家郭孟浩到北京完成了第一个行为艺术,78、79年的样子,李翰祥,当时中国允许香港电影拍外景,直接导致《火烧圆明园》、《垂帘听政》的电影导北京来拍外景,香港的设计师陈幼坚为北京的贵宾楼设计了第一个由外国人设计的Logo,我们希望所有这些东西都能变成我们M+研究的方向。我希望简短的十分钟的研究能说明研究和项目和收藏之间的关系。谢谢。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