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论坛研讨会 >[第12集]Larys Frogier:上海外滩美术馆的研究过程

论坛研讨会

视频信息

名称:论坛研讨会Larys Frogier:上海外滩美术馆的研究过程
 

【相关连接】

【雅昌讲堂】香港M+美术馆项目和收藏间的关系

【雅昌讲堂】英国泰特美术馆建立的收藏体系

【雅昌讲堂】帮助塑造博物馆项目的研究工作

  大家下午好!我非常荣幸能够参加此次对话,也非常感谢中央美术学院、感谢泰特博物馆,组织这样一次非常重要的活动,非常感谢Judith和Marko,感谢你们组织此次活动。

  

今天我想给大家分享一下在博物馆内部的一些研究过程,上海外滩美术馆不仅仅是一个推动此项活动的组织,我之前还在法国工作做一些教学,在国家的艺术史研究学院工作过,做教学和研究的工作,同时也在一家机构工作过。研究一直都是我的工作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因为研究是一个博物馆的核心,因为研究充斥在博物馆的各种活动当中,包括策展、包括一些学术活动、收藏,甚至包括宣传。

 

  研究是博物馆最基本的一个工作,因为它能够启发人们的批判式的思考。所以对于我来说,研究应该是涵概了全球各个领域、各个地区的策展人、学生和艺术家来推动一下的一些内容。

  首先是传播制造知识,同时也推动这些理想、理念的传播,帮助博物馆具有创意性的这种策展活动。并且促进国际性的这种组织和机构的交流,还有专家的交流,并且通过这种传播知识的过程、推动当代艺术的发展,并且推动文化研究、艺术史研究等各个领域的发展。

  

然后我们在02年决定发起这样的项目,研究搭建起这样一个相互重叠、跨不同领域的平台。包括研究平台、教育平台、展览平台、发展平台。所有这些平台都是相互交叉的,同时这些展览和策展项目它们主要是关注中国、亚洲和国际语境下的当代艺术。这个其实也是这样一个过程,就是让我们有不同的讨论和沟通和交流。并且制造一个这样交流的空间求同存异。并且能够更好地探讨所有这些文化和社会的问题。所以我们的外滩美术馆认为非常重要的是要推动艺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研究,而不是把艺术仅仅作为一种社会的活动或者是展览,或者是一些信息的传递。这种艺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并不是要从社会或者是政治层面来抵制艺术运动,恰恰相反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就是要意识到让这些艺术创造更加自主性,并且有更加创意的创造。同时能够融入艺术家的培养方式,他们的创作方式也融入到我们的社会空间当中。

 

  我们的美术馆是一个非常具有创意的场所,它能够推动和文化活动,推动策展活动。所以这是福柯在他的文章最后做了这样的一个比喻,他把博物馆比作一个船,这不仅仅是做展览艺术作品的一个地方,同时他也向这种在博物馆中展览《自由女神神像》一样,你从一个岛到另外一个岛,一直在创作新的想法。这种比喻是非常好的一种方式来在博物馆内策展。然后如果我们看艺术史的话,那么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是我必须要提到,就是阿比·瓦尔堡,他超越了艺术的范畴,超越了现实主义的范畴,这种西方博物馆的遗产和创造中国的博物馆的范畴之间的关系是非常有意义的,同时也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因为他一直想试图接合部同的形式,同时他也给我们展示了一种非常重要的,像昨天有发言人也提到了“全球化的博物馆”,包括不同地方的艺术史的发展。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种方式来进行这方面的思考。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Jacques Ranciere,他是来自法国,他现在工作于一个中国的私人机构,我们怎么样来给今天的一个博物馆、一个美术馆进行定位,尤其是在今天这样全球化的语境下,尤其是在今天的中国和今天的亚洲。所以我想提出Ranciere提出的这些概念,首先是不同,民主之后我们还要做些什么?我们怎么样来处理不理解和理解。

 

  我来到中国工作的时候开始思考这种民主化,昨天王璜生馆长也提到了民主化进程,昨天Maria也提到了这种与公众的联系,对于我来说这是非常自由、非常解放的一种方式来看Ranciere的一些思想,他把民主与西方,不仅仅是与西方或者西方国家联系在一起。我们今天生活的时代可以看到是非常全球化的,民主由很多方来主导,可能不是像个人主义或者是这种中国式的这种政治体制能够意志的。对于他来说民主其实是更加普遍的一种模式,如果我们理解政治的话,它其实就是我们社会里面的一些结构和治理方式。那么在现在在外滩美术馆做策展其实也是对这个概念进行实践。这是一个长期的能够激发这种理念和想法的一个过程。所以,这是像我们的一些展览,像保罗的作品,有的一些作品可能是非常正式或者是非常不正是,有一些是具有非常大的流动性。

  然后这个是106个街上的涂鸦画,可能看起来比较滑稽,但是他也是在质疑与公共空间的关系。然后这些以前具有的效应今天还是不是仍然有效。所以这个主题就是分享,但是并不公平。

  

另外还有就是来自蔡国强他的作品《农民达芬奇》,也是非常重要的活动,向世博会的关系提出质疑。他展览的不是他最著名的作品,而是他在家做的这种装置作品,像博物馆正面的这个作品就是《永远不要降落》,这也是他非常重要的一个作品。

 

  通过这些方式,这是来自Ranciere“不理解或者是理解”,就是我们今天的民主似乎被过渡的控制并且被挪用,被其自身的这种立法机构、治理机构所内用。当然在欧洲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也认为在中国也是我们也要看看人们是如何看待艺术的。

  这是我们做的欧根的一个展览,他是以我们非常感兴趣的画作展示了一种形式的忧郁,同时他也与这些人们集体地居住在一起,但是他们没有办法相互之间建立一种联系这种状态有关系。这个是这些人三个月在这儿,睡在这里虽然是休息,但是没有办法建立起相互之间的联系。

  这是罗尼东尼他对于上海市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看待的角度,一个非常繁华,但是非常孤立的一个角度,是一种非常浪漫式的,也是一种非常批判式的一个角度看待上海,这也是我们希望能够推动和促成的。

  

还有包括亚洲艺术项目,是能够让我们更好地理解我们与邻国之间是怎么样相互联系在一起的。2015年的这个版本就是“与这个网络联系在一起的”,我们与东南亚怎么样联系在一起,我们希望这个项目能够不断地扩展和变化,可能未来这个项目会触及到亚洲的其他地区或者是一些其他的研究项目,研究主题。亚洲现代也是非常独立了,因为亚洲是从过去西方独立出来的一个概念,在59年有这种“班东会议”,让这些亚洲的国家从国家的层面谈论亚洲的概念,并且在艺术当中我们甚至可以超越国家的概念,超越国家的层次,还有各种的知识分子,他们的贡献也非常重要。

 

  一直到2000年前后,这些主要的来自台湾的知识分子,还有新加坡的知识分子开始是用一种跨亚洲的研究。并且有一些非常重要的研究主题,今天都非常有用。

  我们在看待这些项目的时候关注的是亚洲的艺术,我们希望能够更好地理解我们现在在哪里,我们如何能够对今天的情境通过艺术家的作品提出质疑,所以这不仅仅是关乎国际的问题或者是地方主义的问题,这更多的是关乎我们如何去理解艺术作品以及艺术作品如何能够超越国界。这些问题涉及到社会的问题,也涉及到审美的实践,也涉及到社会关系,各个领域之间的交流,这里面也有一些表演的艺术,比如说以下这些例子。谢谢!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