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论坛研讨会 >[第7集]王璜生:大学美术馆的特殊角色和努力方向

论坛研讨会

视频信息

名称:论坛研讨会王璜生:大学美术馆的特殊角色和努力方向
 

        主讲人介绍:

        王璜生:笔名王石,广东揭阳人,曾为岭南美术出版社编辑,广东画院专职画家、理论家,广东美术馆副馆长,广东美术馆馆长。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州美术学院特聘教授、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第九届广东省政协委员。2006年获意大利总统颁发的“意大利团结之星”骑士勋章。

  王璜生: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导语:

        作为“2015中英文化交流年”的一部分,2015年11月2日至5日,中英两国多家美术馆联合举办美术馆专业领域的系列对话。此次学术活动由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特别支持,将探索当代美术馆的社会角色,并聚集中英艺术机构的诸多专业人士。围绕探讨美术馆实践在中国和英国的进化生态,三场主题明晰的研讨会将依次展开:美术馆的社会角色;研究在藏品建设和项目开发中所扮演的角色;艺术家和公众的角色。

        研讨会第一场:

        主题:当代美术馆在社会中的角色

        地点:央美美术馆学术报告厅

 

央美美术馆学术报告厅

  刚才曼彻斯特大学美术馆的馆长为我们介绍了非常精彩的一个大学美术馆。我们也是一个大学的美术馆,在大学的美术馆确实有它特殊的角色,我们也在思考我们作为一个大学的美术馆应该是一种怎么样的角色或者是说这种角色应该如何成为未来我们美术馆努力的一个方向。

  今天思考的问题或者是跟大家交流的是美术馆如何成为一个“文化民主化”的推动者或角色。

  2013年举办了博伊斯的展览的时候,这个展览我们用了博伊斯的一句话“社会雕塑”,同时在整个布展、策展中非常重视他的“人人都是艺术家”这样一个说法。所谓人人都是艺术家,而且在美术馆这样一个空间中每个人都可能成为艺术家,也可能成为一个可以跟艺术家进行平等交流的一个角色,这是我们希望能够去努力的。

  “文化民主化”所谓的定义或者是内涵上讲,更多的像法国的作家马尔罗曾经说过“让更多的人接近艺术品和精神产品。”这是文化民主化的基本定义。

  但是我们也希望是“让更多的人能够用主动的姿态和最佳的状态下接近艺术品和精神产品。”也就是说如何让每个人在进入美术馆的时候是带有一种更主动的选择,可以主动的参与。

  同时美术馆也提供一个非常好,从观看的角度、环境的角度等等都是一个最佳的状态给公众交流的一个机会,使更多的人能力程度美术馆的主角。

  首先介绍作为美术馆,我们非常认可或者非常推崇它应该首先是一个“知识生产者”。知识生产者如何从一个知识生产者的角度讲探讨知识的形成,在美术馆的空间上所形成的过程,还有不断地被重新思考、不断被挑战,而演进的一个过程。

  

  “知识”本身就是一种结构,这种结构是在一种建构与解构中被形成的,就如我们经常会看到我们美术馆的产生、博物馆的产生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一个在包罗万象的美术馆,在这里面用众多的图像去构成一个所谓的美术史的描述。

  什么样能够进入这样的美术馆?怎样在美术馆中形成这样一种知识体系,成为美术馆不断在努力或者是在早期的美术馆工作里边最主要的一部分。

  这是美术馆的藏品,藏品在建构一个美术馆对一种知识或者是对美术史诠释的一种基本的基础。

  通过相关的展览,像我们美术馆进行的“北平艺专”相关展览,北平艺专是中央美院的前身,但是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它的历史面貌一直是模糊不清的,我们也努力用我们的美术馆所拥有的藏品和我们的策划将这段美术史说清楚。

  

  这一系列的展览做出了这样一种相应的结果,也引起社会的一些议论,包括争论,还有一些认同,就是对中央美院的历史该怎么表述。这是展览的一个基本情况。

  早期美术馆这样一种知识体系的建构或者说美术馆一部分角色应该去努力建构一种美术馆的知识体系,或者是通过这样一个藏品、通过策展来探讨美术馆美术史的发展问题,但是美术馆的发展问题恰恰是在不断观念更新的过程中被重新提出来,重新提出来一种怀疑、挑战、重新思考。

  这就引发了我们这样一个知识体系是如何能够通过一个协商的方式来进行重新的结构跟重新的权力分配。这一点上构成了我们谈“文化的民主化是知识的公共性的”的问题,也是我们通过美术馆建构的“知识”应该是一种在协商、参与、对话种种平等方式中来形成的。

  PPT:我非常喜欢这样一张图,大家是在一个参与中来凝视,作品放在地方,大家来参与这样的活动;非常喜欢向京的这张作品,这是在央美美术馆的展出,这件作品既是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又是一个期待在美术馆可能产生的一种图像。这张图像隐喻的是大家可以赤裸着身体在美术馆里边一边洗脚,一边讨论问题。

  

  “公共空间”,美术馆作为一个公共空间,它其实也是不断地希望用一种开放的方式跟结构获得公民的参与,协商而形成一个“知识”的阶段性的新结构跟新权力的内涵。

  广东美术馆进行的“第二届广州三年展”的过程中,有一个跟侯翰如、汉斯有一个策划将美术馆其中一个展厅开放了11个月,这11个月里边围绕着广东、珠三角、三角洲相关的文化问题让公众、艺术家、建筑师、学者在这个开放的空间讨论、呈现出来,“三角洲实验室”。

  央美美术馆也是开展了很多跟公众艺术家这样一种更为平等的互访跟对话,促膝谈心、谈艺的活动。

  我们也许会认为很多人谈到“公共艺术”、美术馆如何更开放,更接近社会的时候会谈到用一种更为平民化或者是更为High,更为简单的,让公众更易于接受的方式使这样一个美术馆活跃起来,这是非常好的一个方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采取的方式是一种知识平面化的方式。

  

  在美术馆里面,我们可以在一种既是一个有知识内涵跟体系和高度的一种内涵的东西,而用更为开放、更为轻松、更为多元的方式使公众参与。

  这一点作为美术馆很重要的职责是要对已经有的知识进行一种挑战,进行一种批判,应该为社会带来一种更为开放的批判精神,而且对提出一种具有思想火花跟精神内涵的新的“知识”。

  广东美术馆我们策划的第三届广州三年展的时候用这样一个“与后殖民说再见”这样一个话题来策展。这个话题是对一个当下或者说在知识体系中对“后殖民”问题提出非常强烈的挑战的出发点来结构这个展览的。

  这个展览理论性很强,但是我们在整个策划过程中引进了很多很有趣的一些作品,还有用各种各样宣传的手法、公众能够参与的多元的手法使得这个展览参观量非常之多,展出两个多月后在最后一天闭馆的时候几乎还要排长队进行参观。

  中央美院我们这几年来努力用一种我们所思考的对于一些文化的挑战和批判精神为主导的一些展览,包括像“CAFAM第一届”的时候进行的“超有机”一个问题的思考,对人类的欲望跟发展的问题提出了一些思考,包括从展览方式上用了一个像谱系考,对人类历史欲望的增长所带来的问题提出的思考来进行一个历史的梳理,在展厅中给公众、给普通的公众提供更多的进入这样一个主题、理解艺术家作品的一个途径。

  

  这是一些展览的作品,不一一赘述。

  我们更多的是需要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不断地思考我们的问题,将问题提出,然后怀疑我们自己的问题所在,用开放的方式使公众更开放的一个阶层,包括社会能够来共同的参与。

  第二届CAFAM双年展,我们对大家都在探讨的策展的问题开展了一个国际性的讨论,并且邀请了中国、英国、法国、荷兰、美国等艺术学院的一些策展专业的专家、年轻策展人共同参与、讨论作为策展相关的教学、展览、策划、实践、理论探讨等等的问题。这是第二届CAFAM展览相关的场面。

  展览里边很多作品参与性很强。特别是像中国美术学院的年轻策展人马楠策划的板块整个是公众一块在这样的场域里边进行讨论、参与,甚至是自己作为一个演员。

  在荷兰年轻策展人板块里边采用了非常开放的方式,整个展览的过程中,在这个板块本身也举办了多次的公共教育活动,让公众很直接的参与。

  

  我们也梳理了一个在策展的历史相关的知识体系的相关的东西。以一个策展的谱系考来呈现,让公众在其中获得更丰富的知识背景。

  在知识分子的身上体现和承载了某种共通性的精神诉求,也是知识分子追求自由、独立、批判的精神。

  在知识分子根本的角度上讲,我认为应该将知识看成一个平等,而且每个人都能够获得知识的一种权力,并且具有对权威质疑和批判的勇气和精神,才能在追求真理和知识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我们美院包括在座这样一个场所,我们举办了非常多的相关的热烈讨论,这样的过程中“文化民主化”更多还要包含着如何认识一个文化机构的职责、职能,包括他所使用的纳税人的权益、利益等,如何在这样一个社会进程中来共同推进民主。

  这是国外的一些图片我比较简单介绍,国外阿姆斯特丹的国家美术馆,他们有世界各国很小的国家都有的各种语言的导览册,总服务台里边放着满满的,还有巨大/庞大的图书馆,大家可以在这里边获得各种各样的东西。

  

  他们的寄存衣服是这样的一个寄存方式,每个人另一个牌,将衣服挂上去,拴起来,也变成了美术馆的一个“作品”。包括他们对一些美术馆里边的资料如何更好地使用等等,包括他们这样一系列的空间,如何让公众直接参与的相关活动在西方的美术馆是非常普遍的,中国的美术馆也在努力地去做这方面相关的工作。

  简单快速地介绍央美美术馆在公共教育方面做的一些努力,我们会努力地用各种方式使社会各界更多地认识美术馆,包括在地铁、公交、航空站所推出的概念,好像在航空站有“天空美术馆的概念”,地铁推出“四号美术馆”,街面上公共汽车上提出“流动美术馆”的概念,我们美术馆的总台有一个“知识卡”的概念,大家今日美术馆每个人可以免费拿到自由索取相关介绍。

  地铁所做的列车里边的“地铁美术馆/4号美术馆”,我们在这个里边除了介绍一些藏品,我们会用除了图像还有文字的表述,地铁上大家可以站在那里看东西,让他们有停留的一个可能性,还有对世界当代设计演化史的介绍,设计史各种流派的介绍,重要作品的介绍。

  包括对一些重要的艺术家,也配合我们美术馆像对安迪·沃霍尔,对博伊斯等等的作品、艺术家做了一些介绍。包括我们所举办的摄影双年展,我们也在地铁空间进行延伸的一些知识性的介绍。我们在整个这样一个展示过程中非常强调这是一种知识的传播。

  

  包括我们的一些活动都能够在北京很多区域希望引发公众更多的参与,像我们最近的摄影双年展的开馆到现在已经每天都超过1200人左右。

  由于时间关系,包括我们的网站浏览量、微信浏览量都是比较大,而且我们最近马上要上CAFAM Media项目,将我们的动态项目在相关的网站里边呈现。

  第二届CAFAM双年展“无形的手”举办的一系列的相关学术活动。

  最后在“人人都是艺术家”的展览里边有这样一个公众参与的项目“快乐是鲜活的,痛苦更是鲜活的”,我们希望美术馆的活动是鲜活的。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