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当代学术开放讲堂 >[第13集]易英:肖恩·斯库利的抽象艺术

当代学术开放讲堂

视频信息

名称:当代学术开放讲堂易英:肖恩·斯库利的抽象艺术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易英:西方美术史的叙事模式——瓦萨里叙事

  【雅昌讲堂】易英:西方美术史的叙事模式——格林伯格叙事

  【雅昌讲堂】易英:抽象艺术的出现和抽象表现主义的诞生

  【雅昌讲堂】易英:极少主义和“格林伯格叙事”的终结

  【雅昌讲堂】易英:后抽象的特点和当代抽象的三个基本条件

  【雅昌讲堂】易英:西方具有“后抽象”特性的艺术家

  【雅昌讲堂】易英:中国具有“后抽象”特性的艺术家

 

 

 

 

 

  导语:2015年4月17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报告厅迎来了本年度“国际艺术季”的第二场学术讲座:“易英:后抽象”,易英老师通过理论阐述和作品评述相结合的方式,在梳理抽象艺术发展脉络的同时,进一步阐明了“后抽象”的概念及其艺术发展状况。并从肖恩·斯库利的绘画出发,谈如何用当代视角解读抽象艺术及其发展。看看怎样非具象而行之,这是霍克尼之外的另一条路。

 

  易英:因为丹托是对他有专门的批评,但他是晚的,他离抽象表现主义和极少主义是隔了一二十年,隔了一代人,就是他隔了一代人。他应该是承接了极少主义,和极少主义有关系,但是比极少主义要复杂。

  

 

  主讲人:央美人文学院教授 易英

  丹托说,他说这个艺术不是不能解释,他还是在做,不是不能解释,但是就像18世纪艺术被戏剧化以后就迎来了古典主义的衰败,那么现代艺术、抽象艺术如果放弃了他的视觉表达,而进入到一种哲学语言的时候,这个时候艺术就死亡了,他是这么说的。

  他不是说你不能画,你还在画,但是已经感受不到他的视觉表达的力量,而服从于批评家、理论家、哲学家对他的解释,他这是援引了黑格尔的思想,黑格尔也是说一旦艺术的哲学化艺术就死亡了。

  所以他像类似于这样一种抽象艺术发展到了极少的这个阶段,那就是只有哲学才能解释,完了说这个时候的哲学,这个艺术就死亡了。实际上他自己正好实践了这个,丹托对于斯库利的解释,非常出乎意外,要不是王春辰送我那本书我都不知道艺术可以这么解释,我们中国批评家真是远远落后了。

  

  这是斯库利的画,他有极少的痕迹,但是比极少的要复杂一些。在斯库利的画上,我们在这个展览里也可以看到,他往往是有几种抽象构成的,有几种抽象的各个部分拼接起来的,他不是说一个一个色块的重复,或者是一个单一的色块,他是由色块组成了不同的方向和不同的局部,完了再组合成为一张画,像这张画就是这样,背景上是一个抽象的构成,完了前面我们看到又有三块小的构成,这样他就形成了两个部分在一张画上形成了两个部分,这两个部分都是分别的两个极少主义,分别的两个极少主义。

  

  但是他是一个系列或者是一个组画,或者是一个系列,这是我们看画我们都可以看到,但是我为了准备这个讲座,我就把其他博物馆,比如说蓬皮杜那些博物馆对斯库利的评价,因为他们都有斯库利的画,一般是一张画挂在边上就有一个版书,就有一个说明对他的画,都没有提到这一点,都是说就像王春辰刚开始介绍的说他是后抽象的最重要的代表人物,美国最重要的代表人物,确实是这样,但是都没进入丹托的对他的非常奇葩的这种评论。

  剧场效应它意味着我们进入一个展厅以后,在这些奇奇怪怪的物品里面七绕八绕,最后走一圈才能够对它有一个总的印象,这样我们就失去了对于一张画对于一个艺术作品整体的把握,就变成了一个戏剧,一个戏剧我们既不能只看开头,也不能只看结尾,从头看到尾我们才能把握这个戏剧,所以他说你这个当代艺术搞成了一个剧场效果了,这个是错误的,你又回老了古典艺术的戏剧性里边去了,但是这个概念尽管是说的是错误的,但是后来被批评界把它接过来用来描述这样一种艺术的呈现方式,所以批评家经常有这种歪打正着的这种情况。

  格林伯格对于大众文化的批评属于歪打正着,他是极力批评大众文化,但是他又在整个左派思想,现代主义艺术批评里边最早、最完整的关注到大众文化的,弗雷德也是,他说戏剧效果,他本来是批判,但是说对了,你要不这么一说我们还不知道这个叫戏剧效果呢,这个是斯库利的,他这个做得比较晚,就是他从他的抽象里边走向剧场的一种表现

  

  这也是斯库利的,但这不是他自己的,她们的,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装置,理解为环境艺术、装置艺术,但都不是他做的,他在外面看到了一块木板,看到了一个小破房子,正好和他的艺术是一样的,他是由各个不同的极少抽象的东西组合起来的,他有铁板、木板、有长条有短块,分别构成了不同的部分,这些不同的部分组合起来形成了一个物品的综合,他是一个系列或者是一个组画。

  

  这个也体现得很明显,在此次展览中这种画很多,他几乎每张画都是由不同的组合构成的,尽管他表面上是一个整体,但是他是把组画和系列这个画,这个概念把它集中起来了,好,丹托就开始对这个进行发挥了,他说,丹托说这个组画和系列是西方美术史上固有的,他说这个是布鲁盖尔画的,尼德兰画家布鲁盖尔画的,他叫做《伯利恒的调查》,我们美术史上有人把它翻译成《婴儿的屠杀》,就是罗马军队调查谁家生了孩子,生了孩子把他杀掉,要不然这个孩子将来会变成耶稣的这么一个题材。

  这个是丹托自己的一个经验,他说他在那儿看展览的时候讲解员说的,说这个除了这张以外还有12张,这张画伯利恒的调查一共有13张,他当时就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他说我只看到了13张中的一张,那就不知道其他的在什么地方,是什么样子,而且一个艺术家在不断重复的这样一个画的时候他是一种什么样的经验,他自己就在说这个,但实际上我觉得因为我们在慕尼黑的老绘画馆,他有一个展厅就都是布鲁盖尔,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我也没注意,我一看布鲁盖尔这张画那张画,我一个学生问我他说这是布鲁盖尔的吗?我一看我说不是,是他儿子,还有他侄子,还有他侄子的儿子,有四个布鲁盖尔,其中他儿子,他儿子这个小布鲁盖尔一生的工作就是临摹他爸的画,都是临摹他爸的画,他靠临摹他的画卖钱,临得极像,但是他还是有一点职业道德,总在一些不经意的地方留一个痕迹,比如说这么一个小人他少画一个,那个鸟的,他少画一只鸟,结果让人家来判断真伪,估计那个导游说还有12张并不是一个一个布鲁盖尔画的,是布鲁盖尔他儿子画的。

  完了丹托他因为不是专业学美术史的,他可能不是很了解还有一个布鲁盖尔也画过这个,这是我的猜想。反正我很佩服丹托的这样一个评论方式,他说这个就是可能是一个系列,可能是一个组画,说这个在西方美术史上的例子特别多,他举了好多例子,这是一个。

  

  这个是鲁本斯的,在卢浮宫有一个专门的马丁美蒂奇的生平,画了20张,从马丁·美蒂奇的出生、结婚,路易十三的母亲,她嫁给亨利四世等等二十张,画得巨好,二十张这是组画,这个组画,他说这样一种系列和组画在西方美术史上层出不穷,你看第一张的时候你觉得它只是组画,当你看多了以后你就会不会对这张画的内容本身有记忆,而是对这个组画对他的重复系列有记忆,于是当这样一种意思沉淀下来,组画和系列他就成了一个审美范畴,完了斯库利在他的画上面把组画重叠在一起,西方人就能够识别,但是我不明白什么叫组画,什么叫系列,但是他作为一种西方文化的意识沉淀到他们的血液里去了,所以他们能够欣赏和接受斯库利。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