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当代学术开放讲堂 >[第12集]易英:极少主义和“格林伯格叙事”的终结

当代学术开放讲堂

视频信息

名称:当代学术开放讲堂易英:极少主义和“格林伯格叙事”的终结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易英:西方美术史的叙事模式——瓦萨里叙事

  【雅昌讲堂】易英:西方美术史的叙事模式——格林伯格叙事

  【雅昌讲堂】易英:抽象艺术的出现和抽象表现主义的诞生

  【雅昌讲堂】易英:肖恩•斯库利的抽象艺术

  【雅昌讲堂】易英:后抽象的特点和当代抽象的三个基本条件

  【雅昌讲堂】易英:西方具有“后抽象”特性的艺术家

  【雅昌讲堂】易英:中国具有“后抽象”特性的艺术家

  

  导语:2015年4月17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报告厅迎来了本年度“国际艺术季”的第二场学术讲座:“易英:后抽象”,易英老师通过理论阐述和作品评述相结合的方式,在梳理抽象艺术发展脉络的同时,进一步阐明了“后抽象”的概念及其艺术发展状况。并从肖恩·斯库利的绘画出发,谈如何用当代视角解读抽象艺术及其发展。看看怎样非具象而行之,这是霍克尼之外的另一条路。

  

  

  主讲人:央美人文学院教授 易英

  易英:所以这个就开始进入到另外一个阶段了,有人以前把它的方法在抽象表现主义的后期,后来把它作为极少主义或者是翻译成极限主义等等,就开始了这么一个非常短暂的历史,就是极少主义,这个是路易斯,他是用丙烯颜料,也是在没有底子的画布上让这个颜色渗透进去。

  极少主义的过程非常短暂,大概是从50年代后期到60年代中期,他有一个准确的时间就是1964年,这是赖因哈特,赖因哈特画出了叫做“黑画”,这个叫做“单色画”,丹托把它定名叫单色画,黑画黑的单色,还有一个白的单色就是巴特纽曼。

  巴特纽曼就画白的单色,因为他是在1964年的时候的一个展览,这样格林伯格的理想应该在这儿就实现了,他既实现了绝对的平面,也实现了绝对的媒介,因为像纽曼画的他的极端的画画面上是每东西的,就一块白布就挂在那儿,白色一号,白色二号,白色多少号都无所谓,反正就是一块白布,他又是媒介,又是形式,又是绝对的平面。

  

  格林伯格所有的理想在那儿都实现了,但是他实现了又意味着什么呢?他就意味着抽象艺术就到头了,所以他是双重的死亡,一个是艺术的死亡,瓦萨里叙事一百年以前就死了,古典艺术就死了,你就开始了平面化的过程,这就是进入到格林伯格叙事。

  格林伯格叙事到了这个时候也死了,不可能再发展了,媒介也好、形式也好、平面也好反正都到头了,所以丹托就说对于绘画的死亡,对于抽象的死亡我们可以准确地计算出来,他就是在1964年某月某日这个展览,这块白色的单色画出来以后他就死亡了,我们讲的后抽象就是这个意思,就是1964年以后的抽象,因为1964年以后抽象已经死亡了,他的所谓的死亡就是他实现了一种绝对的完美,天下如果有一个美人是绝对的完美,那不是说我们别活了,其他的美人也都别活了,抽象也是这样。

  丹托有一本书叫做艺术死亡之后,他艺术死亡之后他的一个艺术的终结那个是指谈艺术为什么终结,艺术终结之后他就是谈他怎么终结的,终结以后怎么办?

  前年的时候在美国,因为我是很早的时候拍了一张照片,纽曼的一张画在波士顿拍的,我当时很震惊,我说世界上有这种事,一块白布挂在这儿就是艺术品,那个时候刚刚从国内去美国,跟乡下人一样根本就搞不清楚,但是我还是拍了一张那个照片,我觉得那个照片很珍贵。

  前年的时候在华盛顿有一个纽曼的个展,我很兴奋,这次我得好好拍一拍,结果他不准拍,不让拍,我就觉得很奇怪,几块白布挂在这儿不让拍,他不让,后来我说我拍文字行不行,也不让,文字也不让拍,我就只好在那儿看,看录像,我英语不是很好,模模糊糊听懂一些.

  60年代中东战争,作为一个犹太人,总会做出一种本能的反应,对于他的身份会做出一个本能的反应,我们知道犹太的国旗、以色列的国旗白色、蓝色,所以它的白色是有他的身份意义的,就是他作为犹太人的身份,我现在明白了一点,我们都被骗了,他亮出了他的身份的一面旗帜。

  

  讲座现场

  所以这个他是一个物品,这个东西他的白色是一个物品,不是一个抽象,当然这个没有说到,丹托没有说到这个问题,但是丹托说纽曼出来以后还有赖因哈特的黑色,黑的单色和白的单色出来以后格林伯格的叙事就终结了。

  终结是谁终结它的呢?大的范围我们说是大众文化,小的范围就是波普艺术,波普艺术出来了,格林伯格很郁闷,但是格林伯格装得很骄傲,他说这个波普艺术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他说这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完了丹托就说得很恶毒,丹托说其实成为插曲的不是波普艺术,是格林伯格自己,格林伯格成了一个插曲,为什么呢?

  他后来的波普艺术他发展得很厉害,他把艺术就像我们看到的这种画一样,他使艺术变成了一个物品,艺术的终结的封面就是以沃霍尔的布里洛的盒子作为封面,布里洛的盒子就是一个肥皂盒子,一个肥皂盒子成为艺术品,他认为这个是极少主义干的,当把极少主义的画简化到一个绝对的平面,简化为一块画布、一个画框的时候,这一张画就成了一个东西,我们中文里边叫东西,英文里边就是物品object这个词,说一叫物品。

  既然是一张画可以成为一个物品,我们可以反过来任何物品也可以成为一张画。安迪·沃霍尔的布里洛的盒子就是这个意思,大众文化的发生,电影、电视、广告各种娱乐消费,于是到我们现在的手机、图像的泛滥,我们已经搞不清艺术和生活的边界了,再严肃学术会议一半学者、教授都在玩手机,在台上发言的特傻,因为你讲得很深奥,大家觉得很无聊,大家都在玩手机,没有界线。

  这一切当然起自于大众文化,在艺术上的反映就是波普艺术,所以我刚才说戈斯顿的那张画他开始出现因素化的表现,连丹托都觉得他的画因素化,但实际上丹托没有意识到戈斯顿的画他适合了大众文化的这样一种发展,但戈斯顿自己也觉得很羞愧,说到了画因素化,所以他后来去画了政治卡通。

  

  丹托他是对艺术的物品化或者物品的艺术化,他有专门的分析,这是一张讽刺画,丹托还说了一个很好玩的事,他说在1993年有一个策展人组织了一个单色画展,居然还征集到23个单色画家,93年距离“艺术死亡”过去了30年,这些人怎么活的,你都画单色,谁要他们,他怎么批评了这个都搞不清,居然还有,他认为还有23个人。

  这是当时对这个展览的一张讽刺画,一个版画讽刺他们,讽刺这个环境很像古根海姆的原形的那个展厅,螺旋形的那个展厅,人进到单色的展览就不知道进去干什么,他说我们在干嘛,你在干嘛,我们往前走还是往后走,因为他没有一个开头,也没有一个结尾,不知道这个表达什么,完了还有人说我好激动啊!看了这个,这个就讽刺单色画,单色画它意味着就是像纽曼的那个画他意味着画成了物品,一块画布、一个画框支撑着一个画布成了物品。

  唐纳德贾德,所以这个时候艺术家和雕塑家、画家和雕塑家没有区别了,纽曼的那块画布搁在那里也是一个雕塑,唐纳德贾德他们把这些,把他们的这些画,把这个物品进行了重复以后,他可以摆在室内,也可以摆在室外,摆在室外就成了雕塑,再利用自然的物体他成了大地艺术了,成为观念的艺术一部分,大地艺术了。

  

  凯利《三块板》

  凯利,埃利斯·拉茨·凯利,他的作品到中国来过,我记得我们带学生去看的时候特别强调一张画怎么成为物品的,凯利的这个画,所以他叫做三块板子,他就已经不叫,他不把它叫做三张画,或者不把它叫做三张单色画,它就是三块板子,而且他的东西还很有意思,在美国很多博物馆都可以看到他这个作品。这是在芝加哥,芝加哥他们美术学院美术馆,下面我们就回到了肖恩斯库利,以他为例来看看。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