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高振宇《紫砂器的审美与收藏》 >[第2集]高振宇02集:紫砂壶的泥料加工工艺

视频信息

名称:高振宇《紫砂器的审美与收藏》高振宇02集:紫砂壶的泥料加工工艺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高振宇:紫砂壶的制作材料——泥矿

  【雅昌讲堂】高振宇:紫砂壶制作工艺流程——泥片

  【雅昌讲堂】高振宇:紫砂壶制作工艺流程——身筒 壶嘴 壶把

  【雅昌讲堂】高振宇:紫砂壶制作工艺流程——壶盖 壶钮

  【雅昌讲堂】高振宇:紫砂壶制作工艺的造型语言

  【雅昌讲堂】高振宇:紫砂壶制作工艺的文化内涵

  【雅昌讲堂】高振宇:紫砂大师时大彬 邵大亨作品再创作研究

  【雅昌讲堂】高振宇:从考古角度看紫砂壶的工艺与审美

  这个是附近的山脉的泥料,我们试了一下其实也是很不错的。这种的矿脉是属于底槽清,大家看这个其实这个上面有一点细小的亮点,这个是紫砂里面的云母,就是古代的老壶往往有这样的小亮点,加工的不干净的时候,后来因为是加工工艺好了以后,细小的云母片打碎了以后就变成小的小点,烧制温度高了很难道看出得出来了。这个底下这一块就是属于是红泥,你看这个附近有一个地方的泥料,这些资料都是我在现在这个课题当中所用的这个资料,那么这些原料就是在拿过来以后其实它有一个工艺,就是原料的制作的这种工艺。

  一把好的紫砂壶我们当然喜欢是用手工的,并且是有传承的这么一种工艺制作出来的,那么自然而然我们就要把目光聚焦到传承人,有传承有传统的这么一种背景底下来考量。

  因为紫砂泥这个泥料有一个过程,就是刚才前面看到民国的那个它的泥料是这样在制作,后来到了58年以后逐渐地引进了一些机械化设备,比如说德国的粉碎机雷蒙机,它可以把矿打得很细,而且调好泥料的标号多少目的多少,多少目的多少,这样机器出来这个粉末的状态一下子已经达到很细的状态,但是很细的这种泥料的状态以后你就会发现他并不适合手工的,慢轮制作的紫砂工艺。但是它适合什么样的工艺呢?适合模具制作,因为这一套生产工艺是欧洲人所发明的,他们是用模具在制作,但是我们那个年代里边听我先生他们讲,因为我先生在那个年代大跃进的时代是大家都要把手工工艺要放弃掉,要换成机械化,要大批量生产,赶英超美。但所幸就是因为我们中国人还没有机械制作的这个技术,没有真正做出一台机器,说做出来的机器化产品比我们的手工紫砂壶还好,所以手工紫砂就一直不断地保留着。

  那么这个手工紫砂制作其实跟它的泥料的制备是非常有关系的,你看泥料的泥矿刚才看到是这种颗粒状的状态。这个泥料拿来到缸里先选一下,因为有一些脏东西,选完以后我请了一个人,天天磨紫砂矿,磨出来的泥粉放在缸里边,不断地换清水,不断地搅,我们叫养泥,养泥的过程很长。这个自然界当中的这些矿物,它里边还有可溶性的盐,如果大家知道陶瓷有的时候直接用泥矿放在窑里边烧,表面会有一层油油结晶,这个是我们紫砂要去除的东西,为什么要去除它呢,一旦有了它,紫砂表面有一层光光的釉光,紫砂就不透气了,砂就不透气了,所以要水洗,水洗了最少最少半年这个时间,当然时间长一点更好,用好的软水来洗,然后把它泥浆给捞出来,搓成泥球晾制,这个是我们现在自己用的这么几十斤泥或者是一百斤泥是这么一个工艺。

  这是我工作室里,然后这个泥球用来捶泥,这个捶泥的过程当中它跟别的工艺是不一样的,很像是叫宁波人做年糕,先是把锤子你看两头像个腰鼓一样竖着砸,砸完以后再横着捶,非常讲究的一道工艺,过去就有一个工种专门是捶泥工,他捶着很省力,一般人捶着非常费劲,而且捶泥的过程当中一方面使他打匀因为你晾制的时候一个泥球在那儿它是会软硬不和的,打匀它。

  第二个是排气,把里边的空气给排出来,别夹了很多气在里面以后坯体里面会形成鼓包。

  第三个很重要的,你看这样一层一层打打,切了以后这个加到这个上,然后再这样打,展开以后再切了以后再打,不断地打,不断地添加,不断地打。千锤百炼,层层相叠,这是很重要的一点,这样的结构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构呢?待会儿我们在制作工艺里面它会显现出来,为什么说欧式的雷蒙机打出来的泥,真空炼泥机出来的泥它不适合手工制作,而这样的工艺适合手工制作,这个强度就像炼宝刀一样是一层一层的,即使你到最后打到一个像这样的紫砂壶,古代的老壶,它的胎壁的结构即使很薄它也具有这样一个结构,是一层一层的这种结构,它竖着的力量会非常大,因为紫砂是需要拍打,需要振荡,而不是像景德镇泥这样需要拉坯来制作,厚拉薄修。

  这张图片是1982年,刚才看到那个厂的那个时候,夏天,我跟随顾老学徒的时候的照片。这个时候顾老就要求我们要做这样的壶,这个壶是三十多年以前我做的紫砂壶。

  今年一个台湾的朋友从台湾买到了以后来给我看,我说这个是30多年前以前我做的,他说这个壶珍贵不珍贵?我说对我来说是非常珍贵的,他说这个壶你有多少?是不是当时做几个问我?我说我做很多,他一下就着急了,他着急说多到多少,我说我一天做三个,啊,不可能吧?其实就是这样,我没有夸张,我一天做3.5个,这是顾老要求的,顾景舟先生要求的,真正的紫砂壶像这样的,它需要工艺的流畅性,也就是说一个人当你工艺,你的手跟心没有完全炼到一致的时候,你很难去非常流畅地表达自己的作品。

  我们当时82年非常有意见,为什么别人用石膏模具做,生产任务还比我们低。我们俩(我跟徐徐)跟着他(顾景舟)就这么一个房间,老先生坐这个窗户,我坐那个窗户,为什么就是一天要做那么多,而且还是手工?老先生他说,我要你们做手工的,要比他们做得还要好,还要快。这个话到后来就显现出来了。那个泥片一打是这么高一摞。最开始练还不是这样,最开始练是从扫地开始,老师要我天天扫地,第一天扫,老先生来看地上是没泥了,都到桌上来了;第二天一扫,一看笤帚都是乱的,要从角落里边往外这么扫。好,再改。第三天洒了水,一看你的水有的地方汪着水,有的地方没有水。一个礼拜讲下来都烦了,怎么扫个地我难道就扫不好吗?他始终也没说这个道理。

  其实做一把紫砂壶的每个工艺都有这样一种含义在里边。我们紫砂里边比如说一个牛角片叫明针,一明针一明针去打磨这个紫砂壶的时候,就跟扫地是一样的,起头轻中间重,回头轻,一下连一下,一次连一次,否则它没法出这种工艺的效果,其实都有这个道理在。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