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陈永怡《从潘天寿写生与变体画看中国书画中的创新》 >[第4集]陈永怡04集:潘天寿中国画创新的转折点

视频信息

名称:陈永怡《从潘天寿写生与变体画看中国书画中的创新》陈永怡04集:潘天寿中国画创新的转折点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的早期历程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的中国画创新来源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的中国画创新历程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的构图方式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的笔墨特点

 

  主讲人介绍:

  陈永怡:中国美术学院潘天寿纪念馆馆长、副教授。主持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重点课题一项。学术著作获省级社科出版基金全额资助。多篇论文发表于国内重要刊物。

         

  导读:

  20世纪中国画发展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持续不断地受到西方绘画的冲击和挑战。面对这种冲击和挑战,绝大多数画家都认为,中国画必须吸引和融合西方绘画的表现技巧,才能获得新的发展;只有极少数画家强调,中国画和西画是两个不同的绘画系统,充分保持各自的特点,才是发展的光明大道。潘天寿是这极少数画家之一。他在绘画理论和绘画实践上,都不曾借鉴西方绘画的一兵一卒,而是从源远流长的传统绘画里获取变革的灵感,以极富个性的艺术创造,开拓了中国画的新境界,将中国传统绘画向前推进了一步。北京大学“以美济心·艺术与收藏”二期班特邀请中国美术学院潘天寿纪念馆馆长陈永怡副教授为学员讲解《从潘天寿写生与变体画看中国书画中的创新》。

  课程名称:《从潘天寿写生与变体画看中国书画中的创新》

  第四集:潘天寿中国画创新的转折点

  1955年是他艺术的一个转折,他到雁荡去,我们可以看一下他的创新体现在什么地方。

  我们先看一下这个,这是雁荡的一个景点,灵岩寺,两幅灵岩寺,这个大家一看就是潘天寿的,这幅是另外一个画家叫顾坤伯,画的同一个地方,大家看看两幅画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这个是潘天寿画的灵岩寺的一个写生。

       

  大家可以看到他整个的特征在后面这个山壁这种悬崖峭壁的感觉,以及这个前面的房子有这种特征,但是这个呢,他的这个层次就把不仅仅表现了这个悬崖,他实际上是把后面的这种山脉的感觉也画出来了,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这个画家实际上是非常传统的一个画家,就是你可以看到他的石头上有很多传统的皴法有没有?他就试图用这种皴法去表现这个山石的那种嶙峋,当然后面这个是一个寺庙灵岩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实际上这幅画大家会看到它还是很传统。

  但是这幅画看一下就是潘天寿先生实际上不仅仅表现了雁荡、灵岩寺后面这个悬崖的感觉,同时他已经结合了他自己这个空钩无皴的巨石,有没有?就是在1945年的时候我不是给大家看过那个空勾无皴的巨石嘛对不对,那幅作品他很得意的一幅空勾无皴的巨石,就是你可以看到在这样的作品当中他不仅仅表现了大自然,就是我们说写生,不仅仅表现了他对自然的认识,同时他也结合了自己个人的绘画语言,这非常重要,就是你在创新的过程当中你不能把自己的创新语言扔掉了,这是他的一个语言。

  他找到了雁荡山这个地方,他觉得雁荡山特别,因为雁荡山的石头都是这样很大很嶙峋的,很大块的,他这个笔墨特别能够表现雁荡山的石头,所以画家他不是什么都画的,画家他会画能够把自己的笔墨特点能够充分体现出来的那种题材,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潘天寿画荷、画鹰,画水牛,画这种雁荡山的石头,因为他特别能够发挥他的笔墨的特点,这个就很重要,因为写生让他找到了个人语言跟大自然的一种结合的渠道。

     

  同时大家要注意就是我刚才一再强调的就是神隽,意致,就是中国画的写生它的特点是什么?抓住大自然给你的那种情感,你认为大自然是神奇的,还是霸悍的,还是柔美的,还是就是温润的,就是诗画结合,这种诗的意境,大自然给你一种什么样的情感或者说感受,你实际上表现的是感受,而不是说就把这个大石头给画出来了,所以潘天寿你去看他题的这些画上面的题款,他一直是在强调这个意致。

  所以我们再回到刚才这幅,就是这幅1955年《灵岩涧一角》,你可以看到他这幅画上面的题款,他说灵岩涧一角厚重之至。你看他要表现厚重,这就是要观察!大家可以看到这幅作品很重要。就是他从1945年探索到1955年,经过十年的探索,他这种大石头跟雁荡山结合了,这个石头你看他充分表现他那种就是强其骨、力透纸背这样的一个特点,笔墨特点,同时他在表现大自然的时候有时代特征,因为他把非常不起眼的一个角落,灵岩涧,是一个溪涧,溪涧的一个非常不起眼的角落上面长满了杂草,这些草都叫不出名字,以前都不入画的,都不在文人士大夫的这种视野当中,他这个整个的一个创作就是把照相机的镜头拉近,拉近了以后拍的一个特写,是吧。

  所以这样的一个构图,这样的一个角度,这样的笔墨以及这样的题材山水和花鸟这是花卉,然后这是山水,山水和花鸟的结合这样的近景构图所组合成的一幅就是代表潘天寿这个时代画家的视野和笔墨能力的这么一幅作品,这样的作品才是真正具有创新的变革的发展这样一件作品,如果你再回想可能大家古画也看的很多,你再回想一下古画的趣味,尤其是明清后来走向枯寂,它很枯寂的,很萧索这种味道,这种萧索枯寂的味道在这里它已经被蓬勃所代替,我们看到这样的作品你不会感受到这种枯寂,它是蓬蓬勃勃的山野之迹,它很旺盛的生命力。

        

  虽然它里面没有表现动的东西,但是你可以感觉到空白之处有水流在,山花非常茂盛,非常茂密,山石是有骨气的,这种郁勃的生命力他体现出来,所以跟传统的枯寂、萧索都很不一样,他的趣味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趣味,所以不管是构图,不管是笔墨,还有意境,他都有拓展,所以我们就说这样的作品才是真正的创新的作品,所以中国画创新是非常难的,你仅仅是笔墨创新,还不够,笔墨意境都要创新,趣味都要创新,所以我们现在很多画家画画就画古人,画穿长袍的人,古代仕女,你就是实际上你还是没有拓展你的笔墨的表现力,你的题材的表现力,对不对,你没有拓展,所以这个就是潘天寿通过写生得来的,这个就是他的写生,这个写生不像西画就是看一眼画一眼画出来,他就是去观察。

  所以潘天寿在雁荡写生的时候他不像西画那样拿着速写本一直在画一直在画,他不是,他不像李可染和傅抱石留下那么多写生稿,他不是,他就是观察,然后写诗,他写了很多雁荡的诗,写诗是干什么,写诗就是把自己对雁荡的感觉记下来,用文字的感觉,文字的方式记下来,然后去表现那种情志,首先就是情志、意志,一定要把他那种感觉给记忆下来,所以这就是中国画的写生,最高的时候是靠记忆写生,他跟西画不一样,所以我们研究这个东西后来得到很多中国画家的认可,就觉得我们现在很多包括很多高校里面中国画写生实际上更多的是西画的方式。

  中国画就是你要去观察,而且要有诗情画意,你要有诗情,你没有诗情你就没法感受这个比方说我们注意尤其是这张画,这张画实际上是有诗意的,如果你心中没有这种诗情你感受不了这种诗意你也画不出这种诗意来,但是我们现在读诗、写诗的人越来越少。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