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陈永怡《从潘天寿写生与变体画看中国书画中的创新》 >[第3集]陈永怡03集:潘天寿的中国画创新历程

视频信息

名称:陈永怡《从潘天寿写生与变体画看中国书画中的创新》陈永怡03集:潘天寿的中国画创新历程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的早期历程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的中国画创新来源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中国画创新的转折点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的构图方式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的笔墨特点

 

  主讲人介绍:

  陈永怡:中国美术学院潘天寿纪念馆馆长、副教授。主持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重点课题一项。学术著作获省级社科出版基金全额资助。多篇论文发表于国内重要刊物。

       

  导读:

  20世纪中国画发展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持续不断地受到西方绘画的冲击和挑战。面对这种冲击和挑战,绝大多数画家都认为,中国画必须吸引和融合西方绘画的表现技巧,才能获得新的发展;只有极少数画家强调,中国画和西画是两个不同的绘画系统,充分保持各自的特点,才是发展的光明大道。潘天寿是这极少数画家之一。他在绘画理论和绘画实践上,都不曾借鉴西方绘画的一兵一卒,而是从源远流长的传统绘画里获取变革的灵感,以极富个性的艺术创造,开拓了中国画的新境界,将中国传统绘画向前推进了一步。北京大学“以美济心·艺术与收藏”二期班特邀请中国美术学院潘天寿纪念馆馆长陈永怡副教授为学员讲解《从潘天寿写生与变体画看中国书画中的创新》。

  课程名称:《从潘天寿写生与变体画看中国书画中的创新》

  第三集:潘天寿的中国画创新历程

  我们做的另外一个展览,就是潘天寿作品解析展,实际上在谈潘天寿作品的特色,这块我就不太多的展开了,因为我们等一下会看到作品,那么对他作品本身的特点可能我会在现场给大家再展示,那么这个展览你看我是从用笔,中国画的欣赏就是用笔,他的用笔有什么特色,用笔、用墨,然后呢,构图,和潘天寿的构图特别有特色,这个我们等一下在上面我可以再给大家一一地就具体的那个作品来谈。     

  这是他的构图,我想就这方章来谈一下潘天寿的艺术特色吧,就是“强其骨”。

        

        这是他的一方章叫“强其骨”,六法里面有骨法用笔,骨法用笔指的是你一幅画里面的骨架对吧,骨法用笔本身还有就是你的用笔要有力透纸背,就是用笔是有质量的。比方说,比方说我们像这样的线条,像这样的线条它是有美学含义在里面的,不是随便画画,吴昌硕也说过一句话说学点儿皮毛的东西是很容易的,你毛笔拿起来大家画线,对不对,毛笔拿起来,皮毛是半年就够了,但是你真正要成为很厉害的人是非常不容易的,大家会说很多人觉得这幅画怎么看,比如像这样的线,那不是随便都可以画画画出来的嘛,不是这样,他有美学要求,我们说屋漏痕,折钗股,像这样的线我们经常会形容它像钢筋一样的硬,力度非常非常强的,你出来就是软绵绵的,他出来就是非常有力量的,这是一个。

  另外线的穿插,你看看他所穿插的这种就是小的空间,三角间、梯形,这种所分割出来的小空间,都是不一样的,就是他很讲究这种节奏、虚实,浓淡、疏密,这样一种对比,所以中国画你看他画得很简单,但是里面的内容非常丰富,比如说像这样一笔下来形成的飞白这种枯笔所形成的飞白,本身就是一种美,就像这幅这是一笔刻成的,这是诸闻韵先生画的,一笔画成的,这一笔就是功力,你没有经过十年、二十年这笔画是画不出来的,所以我们说这个潘老的作品他的笔墨强其骨,他可以把雁荡山花不知名的山花野卉画的,那么宏大,这个叫做石蒜,这个学名叫石蒜,石蒜就是大蒜的蒜,石头的石,石蒜就是这样的,真实自然当中的石蒜只有这么高,但是他画得顶天立地,他把山花野卉画得赋予他们一种很不一样的一种气势,精神气势。

  那么这种趣味跟传统的文人画里面梅兰竹菊画这种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这就是他的时代特征,这就是他的创新,然后他这么强调这个构成,这么强调构图,也是跟传统不太一样,的地方,所以我们就说潘天寿先生有设计感,所以潘天寿他是既继承了传统,同时又开创了传统,开创了二十世纪中国画的一种面貌,所以这就是他的创新之处,强其骨,这是他艺术的特色,等一下我们看具体作品的时候还可以再感受。

         

  然后我想重点讲一下潘天寿他的创新如何来体现,写生这个概念就是中西方都有,中国画传统的写生不是对景写生,这是李叔同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开课,开课的时候就是裸体写生,我们说人体写生,西画写生就是对着对象,对着模特,对景写生,就是看一笔画一笔,看一笔画一笔他实际上就是一种瞬间记忆,我们传统当中也有写生,中国画写生也到大自然当中,肯定要到大自然当中去,但是我们是非常注重观察的,我们是在大自然当中徘徊,拿着笔袋子,荆浩这样,在大自然当中徘徊,很多天,然后把大自然的特征给概括出来,再用笔墨画,所以我们不是画明暗的,是画结构、画特点的。

  二十世纪以来,西方绘画进来以后呢,大家都去画这种对景写生,把中国画传统的写生方式都丢失了,潘天寿有一个回忆,他说我们第一次上图画课的时候李叔同发给我们每个人一片梧桐叶,这片梧桐叶是缀在厚纸上的,另外发一张铅画纸叫我们对这片梧桐叶写生,现在回想起来印象很深,以后逐渐有石膏、三角、几何体、圆锥体以及用木炭画石膏头像半身裸体人像等等足足画了两年。这就是西画的写生,他也学过的,但是他觉得对西画不是很喜欢,还是学国画去。

  这个是潘天寿50年代画的一个鸡,这个是新品种,新从邻舍所换得之优良品种,这是一个赤膊鸡,这个鸡非常厉害,后面拴了一个草鞋,很生动,我们也说也是一种写实,非常生动,中国画的写实,宋画很写实吧,但是这个写实不是西画的写实,它就是抓住了那个特点,你看他画这个爪子,鸡爪子画的很大,比它的头还大,老先生说他们看到过这个鸡,这个鸡很强悍,就是这个爪子非常厉害,你看他的特征抓得很好,带着一个草鞋到处乱跑,但是他完全是用笔墨画的,这种写实是西画的写实不一样的。

          

  这是他画的西湖边的黄花,这是画的玉米,你说他不写实吗?解放以后大家可以看到,文艺政策有变化,说不能画花鸟、山水,用花鸟、山水不能表现现实生活,不能画大画,那么怎么办,潘天寿先生他很上进,他说不能画花鸟山水,我画人物。你看他画的人物,你看这个结构,结构很怪,他画的这个人头太小了,他不是画素描出身的,但是他要画,他要追上这个时代,所以他说六十六学大木,就是66岁我还要去学那个大的木匠,就是造房子,大木作,但是他仍然去学,你看这是他画的艺术工作者下乡去,大概画的是吴茀之先生。

  但是你可以看到他的线是很好的,他的线有这个功力,他只是素描没有达到,但是你如果让他好好画,他还是慢慢的肯定能够可以画成的,因为我们是想强调结构的。这个也是同时期的画,是对古人的一种追忆,这个作品画的积雪,没有画雪,但是雪意非常浓,他是用墨点来逼出这样的雪意的,这就是中国画笔墨的特点,留白,用墨来衬托这个雪意,如果看原作的话这个墨点是发亮的。

  同时期他也尝试一些构图,你看这个是相同构图,探讨中国画的一个创新,但是既然国家有这样的要求,文艺政策有这样的要求怎么办呢?所有的画家都去写生了,要下生活去表现大自然,去表现工农兵,表现现实生活,同时写生也是我们传统当中的一个传统,我们是有传统的,只是写生方式不一样,我们的传统师法造化,花鸟里边叫写生,山水里边叫师造化,人物画叫写真。  

        

  就是那么到底怎么写生呢?有西方的写生,有中国画的写生,这是一个新闻,就是中国美术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召开国画家黄山写生座谈会,大家都去写生去了,我们可以看一下当时很有名的写生作品,就是罗铭的《杭州上天竺》。

      这个是李可染的,李可染的写生、傅抱石的写生在二十世纪中国画里面特别有名,但是他们都部分吸收了西画的一种效果,包括一些透视的处理,这个是张仃先生的作品,张仃先生的作品你可以看到他这个透视的处理就是西画的处理,潘天寿他们这一群人也去写生了,老先生星期日爬山,每周都去爬山。

  你看他画的之江遥望就是很写实的一幅作品,但是他用了中国画的三远法,近景、中景、远景三远法来画的,他不像刚才那个张仃先生画的透视,如果用张仃先生的透视的话这个山不会那么大,这个山肯定要灭下去,灭点灭下去,但是我们现在看到这个山画得很大,他的处理是中国画的处理。

  我们可以再比较一下傅抱石先生的山石也是同时期的,这是《春夏秋冬》非常有名的画。

       

你可以看到傅抱石先生的处理,他把后面处理的非常淡,前景画得很大,然后后面处理的比较淡,实际上有点儿像水彩的处理,他因为到过日本,也画过一些水彩画,这个就是他叫跳跃式处理,减弱了透视感,是对透视的活用,是对西方透视的活用,你看他实际上也有景深是非常深的,不像刚才潘天寿先生处理的那个之江遥望是三段式构图,它不是灭下去的,它不是这么透视进去,所以这个大家要感受一下,感受一下,因为实际上就是说二十世纪大家傅抱石你看都是大家,对吧,潘天寿也是大家,但是你仔细分析他们的画,你可以看到他们来自于不同的背景,傅抱石先生实际上就有日本画,水墨还有西画他融合了,但是好的大家就能融合的非常好,然后笔墨他那种抱石的那种抱石皴也非常有特色。

  那么可染先生他实际上是发挥了墨色那种像桂林山水那种就是很黑的那种墨色他发挥得非常强烈,同一时期潘天寿在画这样的画美女峰,也是杭州的一个山峰。但是你可以看到他都是在画那种逸趣,意致。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