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陈永怡《从潘天寿写生与变体画看中国书画中的创新》 >[第2集]陈永怡02集:潘天寿的中国画创新来源

视频信息

名称:陈永怡《从潘天寿写生与变体画看中国书画中的创新》陈永怡02集:潘天寿的中国画创新来源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的早期历程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的中国画创新历程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中国画创新的转折点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的构图方式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的笔墨特点

 

     主讲人介绍:

  陈永怡:中国美术学院潘天寿纪念馆馆长、副教授。主持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重点课题一项。学术著作获省级社科出版基金全额资助。多篇论文发表于国内重要刊物。

        

  导读:

  20世纪中国画发展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持续不断地受到西方绘画的冲击和挑战。面对这种冲击和挑战,绝大多数画家都认为,中国画必须吸引和融合西方绘画的表现技巧,才能获得新的发展;只有极少数画家强调,中国画和西画是两个不同的绘画系统,充分保持各自的特点,才是发展的光明大道。潘天寿是这极少数画家之一。他在绘画理论和绘画实践上,都不曾借鉴西方绘画的一兵一卒,而是从源远流长的传统绘画里获取变革的灵感,以极富个性的艺术创造,开拓了中国画的新境界,将中国传统绘画向前推进了一步。北京大学“以美济心·艺术与收藏”二期班特邀请中国美术学院潘天寿纪念馆馆长陈永怡副教授为学员讲解《从潘天寿写生与变体画看中国书画中的创新》。

  课程名称:《从潘天寿写生与变体画看中国书画中的创新》

  第二集:潘天寿的中国画创新来源

  在上海他碰到了吴昌硕。

        

        吴昌硕看到他的画以后就说阿寿非常厉害,阿寿的气很足,但是吴昌硕送给潘天寿一首诗,很长的一首诗, “龙湫野瀑雁荡云,石梁气脉通氤氲,久久气与木石斗,无挂碍处生阿寿”“年仅弱冠才斗量”。非常厉害,只有二十几岁就才气不得了,但是“ 只恐荆棘丛中行太速,一跌须防坠深谷,寿乎寿乎愁尔独。”就是你很厉害,但是恐怕走的太快了,传统的东西学的不够,中国画它非常讲究积累,潘天寿听了他的话以后就进入吴昌硕这个传统,这是潘天寿的,这是吴昌硕的画,整个构图,用笔、用墨还有他的书法都跟吴昌硕非常像,他不以学习吴昌硕或者学习传统为满足,他要创新。

  正是因为他的创新,所以在国立艺专成立的时候就被聘为国立艺专国画教授,潘天寿是国画专任教师,为什么林风眠、蔡元培当时创立这个学校的时候会把潘天寿请来做专任教授呢?实际上看重的就是他的创新精神,他虽然跟了吴昌硕几年,但是很快就跳脱出去了,这种精神林风眠看得非常清楚,大家可以看当时他已经跳脱出来了,这是他的风格,已经有自己风格出来,你看这个是跟吴昌硕不一样,对吧,所以这种创新精神我觉得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志向的要求。

  当时西画为盛,学西画学生非常多,大家都喜欢西洋的东西,当时有一个学生赵无极在潘天寿的国画课上画了一个圈圈就交上去了,所以潘天寿先生勃然大怒,要把他开除,然后林风眠先生把他保下来,因为林风眠先生觉得赵无极很有才气,但是你可以看到,赵无极他的油画最终还是有东方的意象,可以看到山水的意境,所以实际上他虽然年轻的时候不太懂事,但是最后他可能心里会觉得我没有好好学国画课程,最终他是西方绘画、东方意象来立足西方艺坛。          

  你可以看到在当时国画的境遇并不佳,所以潘天寿在这个时候就有一个志向就是要用自己在中国画上的创新让中国画重新焕发生命力。

        

        他当时有一个想法:“若徒眩中西折衷以为新奇;或西方之倾向东方,东方之倾向西方,以为荣幸;均足以损害两方之特点与艺术之本意。”当时绘画有融合派,他觉得融合不行,他说东方绘画之基础在哲理,西方绘画之基础在科学,根本处相反之方向而各有其极则。很草率地把它们捏在一起,这是不行的。那么中国画到底应该怎么创新?所以这个他自己要去回答,而且他是在学校里面,他要这么去要求学生的时候他必须自己要有一套方法出来,有一套法则出来,有自己的面貌出来,所以这个就是作为一个教育家和实践家始终在思考的问题,这也是从他研究绘画史、研究绘画理论所得出的一个结论,东方绘画基础在哲理,西方绘画基础在科学,科学的法则,跟中国画完全不一样。

  这是四几年的时候学校内迁了,抗战时候内迁了在湖南沅陵,当时没有教材,都自己编的,诗书画印四全,他写诗也刻印,他研究,也写书法,书法教学材料,都是自己编的教材。所以他就说诗书画要齐头并进才有希望,这就是他所坚守的中国画的传统,抗战时期他已经确立了自己个人的风格,空勾无皴的大石头,这样的绘画语言逐渐地确立。     

  这张画现在挂在故居,这是他当时非常得意的一张画一直在他的画室里边,1945年已经形成了个人的风格,然后再逐渐地探索,在解放以后变成了另外一个困惑就是要表现工农兵现实生活。有领导就说中国画不能画大画了,中国画不能表现现实生活了,中国画要被淘汰了,中国画你看在二十世纪一百年当中碰到很多问题,碰到三次危机,一次是西方文明的冲击,一次就是解放以后政治的那种局限,政治所带来的文艺方针的变化,潘天寿这些老先生你看到哪里去了,这张图,民族美术研究,是不让他们上课了,黄宾虹、潘天寿、吴茀之都到民族美术研究室去了,不让他们上课,说他们表现的东西是传统文人士大夫的,是封建的、落后的,要被淘汰的。

          

  潘天寿就很不服气了,他偏要画大画,民族美术研究史他们这些老先生也为教学在思考,他们在民族美术研究室收集了很多古画,这批老先生很不得了,他们虽然受到冷遇,但是他们仍然对教学非常重视,这些画现在就变成无形的财富,1957年他就写了这篇非常著名的文章《谈谈中国传统绘画的风格》,1957年当时呢就是反右,民族虚无主义受到批判,老先生又开始受到重用了,他提出“中西绘画要拉开距离”,他就分析中国画的特点是什么,以墨线为主,尽量利用空白,透视和明暗都是跟西方是不一样的,我们也有透视的,我们不是西方的那种透视,我们实际上也有明暗,但是我们不是西方的这种明暗,然后还要追求动的精神气质,我们不画死的东西,我们画活的东西,等等。

  他始终是跟西画在对比,所以他心胸很开阔,在他的主持之下我们有浙派人物画在历史上也非常有名,这个是蒋兆和的《流民图》,北方的中国画比较强调轮廓,明暗、皴擦,脸部是素描的明暗效果,但是我们这边就更强调笔墨,把花鸟画的一些技法放进人物画里。

  在59年的时候潘天寿先生做院长,他进行了一系列的中国画教学的改革,这个改革的核心是什么呢?就是他非常强调中国画的特点,中国画的特点是什么?以哲理为基础,是重笔墨,重诗书画印四全的。当时也是西画和中国画合并教学,西画的一些基础训练一些方法用在中国画上面,这个对中国画是不利的,所以他要建立自己的体系。

  首先分科教学,人物、山水、花鸟分科,有书法专业,书法专业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大家,他还把自己收藏的作品捐出来,这是伊秉绶的字,他把自己收藏的作品捐出来给学校书法专业作为临摹的教材,这个在现在是不可想象的,当时他就很无私地全部捐出来了。

       

         这是他在示范,给学生示范,分科教学、书法教育还有诗词题跋课,这些到现在都还在用,所以我们这里边的中国书画在全国应该说是传统继承的非常好,都是得益于潘老他们这一代教育家所坚守的中国画的特点。

  大家可以看到创新来自于坚守,坚守什么?创新什么?他的创新来自于对传统的理解,同时来自于对西方的那种开阔的胸怀,他很懂西方的东西,他在浙江艺师的时候也学过西学。我们现在很多人都太狭隘,很多画都回到古人的气息这也是不对的,你去看潘天寿他很强调用我们现在的眼光去观察社会,观察自然,所以画出来的就是带有他那个时代的特点的东西,所以我们现在很多画家画古人,古人怎么古意怎么好是不对的。这样的人成不了大家。

  所以很重要就是他始终强调民族绘画的高度,民族绘画的光辉,独立、高尚、发展,非常重要,所以习近平总书记现在讲我们现在文艺只有高原没有高峰,潘天寿早就提出来中西绘画要拉开距离,中西绘画就是两座高峰,不能削弱各自的高峰!我们现在在编一套丛书就叫《高峰意识》。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