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陈永怡《从潘天寿写生与变体画看中国书画中的创新》 >[第1集]陈永怡01集:潘天寿的早期历程

视频信息

名称:陈永怡《从潘天寿写生与变体画看中国书画中的创新》陈永怡01集:潘天寿的早期历程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的中国画创新来源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的中国画创新历程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中国画创新的转折点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的构图方式

    【雅昌讲堂】陈永怡:潘天寿的笔墨特点

 

       主讲人介绍:

  陈永怡:中国美术学院潘天寿纪念馆馆长、副教授。主持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重点课题一项。学术著作获省级社科出版基金全额资助。多篇论文发表于国内重要刊物。

       

  导读:

  20世纪中国画发展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持续不断地受到西方绘画的冲击和挑战。面对这种冲击和挑战,绝大多数画家都认为,中国画必须吸引和融合西方绘画的表现技巧,才能获得新的发展;只有极少数画家强调,中国画和西画是两个不同的绘画系统,充分保持各自的特点,才是发展的光明大道。潘天寿是这极少数画家之一。他在绘画理论和绘画实践上,都不曾借鉴西方绘画的一兵一卒,而是从源远流长的传统绘画里获取变革的灵感,以极富个性的艺术创造,开拓了中国画的新境界,将中国传统绘画向前推进了一步。北京大学“以美济心·艺术与收藏”二期班特邀请中国美术学院潘天寿纪念馆馆长陈永怡副教授为学员讲解《从潘天寿写生与变体画看中国书画中的创新》。

  课程名称:《从潘天寿写生与变体画看中国书画中的创新》

  第一集:潘天寿的早期历程

  谢谢大家,欢迎大家来到潘天寿纪念馆。我今天上午从创新的角度对潘天寿先生的艺术进行一个介绍。       

  大家知道二十世纪中国画的发展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尤其到了二十世纪以来政治环境的变化、社会环境的变化使得整个中国画遭到了西方文明的一个冲击,可能因为它太传统了,那么多年发展下来所以西方文明科学民主进来以后,认为中国画是落后的,所以整个二十世纪的中国画的变革是一个翻天覆地,但是同时又是充满了非常多的争论和讨论的一个过程,潘天寿先生在整个二十世纪的中国画创新当中是一个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整个二十世纪的情况非常复杂,但是有潘天寿为代表的一群坚守传统但是又面向未来的中国画家的坚持才使得中国画的面貌没有产生特别大的一个断裂。

        

  我们这三年做了三个专题的学术展,我想结合我们这个展览,以这个角度切入给大家分析一下怎么来理解传统中国书画以及真正的创新应该是怎么样的。

  之前我想简单地说一下潘天寿先生的成长历程每个艺术家的成长轨迹都是不一样的,但是你可以看到一个艺术家在成长过程当中一定有一个志趣所在,真正的大师在每一个节点上都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和志趣,只有这样坚持的人他最后才能够成功,我想这是成功最必要的一个素质,我们把他的整个一生分成好几个时期。

  启蒙时期,他就是一个农村的孩子,就是台州宁海,台州它性格上有一种硬气的,潘天寿他的作品特别霸悍,他那种力量特别强,来自于什么呢?我们认为可能有一部分是环境的因素,他有一方章是“台州宁海人”,很强调自己的故乡,他有一个题款,就是“雷婆头峰寿者”,雷婆头峰是他家乡的一座山峰,他经常在那里放牛,家乡的风物回忆经常会出现在记忆当中,这是雷婆头峰。

  他从小就对国画有兴趣,然后慢慢就成为了志向,他就是热爱,经常在课堂上老师在上面讲他在下面偷偷地描红画画,他最初的一个教材就是《芥子园画谱》。

         

        还有以前的那种小说,会有一些插图,都是他的教材,这是他上的小学,上的小学的一个旧影。然后他就是考入了浙江第一师范,浙江第一师范就是现在的杭州高级中学,当时集中了一批非常有名的教育家,比方说经亨颐,李叔同,浙江一师在近代中国教育史上非常有名,校训是“勤慎诚恕”,重视人格教育,这是一个有鲜明的教学、办学方针的一个学校,但是潘天寿他不是在里面学图画手工科,他是师范生,所以你就像他自己所说的他是自学成才,但是人格教育非常重要,他始终把这些老师的为人精神奉为圭臬,奉为他自己一生的追求和模范,潘天寿后来在我们这个学校做院长,也是非常强调人格教育、身教重于言教,人品重于画品,“应使文艺以人传,不能人以文艺传”,人立起来以后文艺才立起来,潘天寿是一个现代的中国画家,但是他同时传承的是中国文人画里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品重于画品。

  当然他也受过西学的熏陶,浙一师有一些西学的课,比方说哲学课、伦理课,然后他就到上海去,因为宁海太闭塞,他有一幅画叫《一身烦恼中写此秃头》,就是他非常烦恼,他有很强的志趣对绘画,但是没有老师教,上海是艺术中心,这幅画可以看出潘天寿先生心中非常郁勃的,不可遏制的那种才气,他的笔头非常大,大笔挥洒。

        

       你就可以看到这种力量是与生俱来的!他要到上海去到一个更大的世界当中去,他就到了上海美专在里面上国画课,这是跟他的一个同事也是非常有名的诸闻韵先生,但是后来去世比较早。

  他们一起代国画课,这是他们的一个课堂,大家画的画挂在旁边,气氛非常好。他还上理论课,你可以看到这也是中国书画当中的一个传统,就是实践家他同时又是理论家,跟我们现在不太一样。他的理论很高,他的认识见识非常开阔,非常远,这是因为他对历史非常了解,他对异种族之间文化的接触会有想法,他说历史上是有战争,但是罗马、希腊虽亡,罗马、希腊的艺术却为东西各国的艺术家所尊崇,这正为艺术的世界国家可以你吞并我,我吞并你,但是艺术永远留存,艺术是有生命的,是立足在世界的,不容你以武力或资本等的势力驱除与排斥,他是这么说的,为什么潘天寿说要中西拉开距离,因为它是一个非常严峻的环境,中国的绘画要被吞噬了,所以他要以自己的艺术、自己的教育让中国书画能够传承下去。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