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栗强《“以美济心”的内容与方法》 >[第5集]栗强05集:参加禅七的感受和经验

视频信息

名称:栗强《“以美济心”的内容与方法》栗强05集:参加禅七的感受和经验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栗强:“以美济心”的概念

  【雅昌讲堂】栗强:“以美济心”——心的性相和差别

  【雅昌讲堂】栗强:“以美济心”——心的界限

  【雅昌讲堂】栗强:“以美济心”的方法——禅七

  【雅昌讲堂】栗强:禅七——师和学的关系

  【雅昌讲堂】栗强:“以美济心”——心的功能

  主讲人介绍:

  栗强: 资深国学学者、国学生活化运动首倡者,1995年主持北京社会科学院大型传统文化系列讲习活动,1995年12月成立塔院印经会出任主任,1996年受聘于中国中医药出版社组织编写了《现代中西医结合丛书》,1998年1月创办不定期学术刊物《明月》,2005年组建大唐三藏玄奘佛学研究所任副所长,2009年创建北京宜生堂,2011年在cctv读书栏目及旅游卫视国学堂等多家电视台讲解国学文化,2013年在中央美术学院设计硕士研究生学分课程“中国茶文化的建立与相关收藏”并主讲部分学时,2014年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举办大型公益讲座“中国茶文化的建立与相关收藏”。

  

  主讲人:著名国学学者 栗强

  课程名称:《“以美济心”的内容与方法》

  第5节:参加禅七的感受和经验

  那么可能我们更多的先请这次来参加过我们禅七的两位同学介绍一下她参加禅七的感受和经验,我也愿意听,因为以前确实没有见过,就先陈淇,因为陈淇很有意思,她在忙忙碌碌,我们这回的禅七号称禅七传统上一般是以七天为主,但我们这次禅七其实是五天,五天的时间你一共来了两天是吧,就是她来了,然后她又有事就不得不走,然后后来又有事,就开车俩小时又回来了,然后又有事,没事又来呆了一天然后又不得不走,大概是这样的一个过程,所以我称之为她这个叫做纯粹叫断点续传,就是俩眼一抹黑断点续传,听听这个断点续传传出来的结果是什么样,然后一会儿再听听完整的五天的是什么情况。

  因为我只去了两天然后我对这个禅七确实没有什么理解,但是我确确实实有一些感受,就是因为我在禅七的时候有一些事情,那段时间我心情特别糟糕,也不容易静下来,但是就是在禅堂的时候真的是有很大的变化,就自然而然的静下来,来想一些东西。多的我也说不出来,我也说的不特别深。

  禅七就是自古以来的一个方式,这个方式就是直击心源解决人心的问题,我们现在把这个逻辑重新捋一下,就是我们所做的一切境在心上,但是我们对心的认知不像对手的认知那么清楚,最主要的一个毛病就是我们没弄明白这里心的差别我也能讲,心的界限我也能讲,心的属性我也能讲,但是唯独这个心的性相这个相需要你自己去感受到,你自己去感受到之后才能在这上面下工夫,那么在这样感受到的方法我们提出来有一个缓慢的方法是不得以的不得以的一个替代品,就是“以美济心”,还有一个直接的方法就是直击心源,直击心源做不到的时候就是要用“以美济心”的方法,那么直击心源的方法我们说就叫禅七。

  禅七是什么呢?就是有历史上传下来几百年,上千年的一个这样直击心源的来让大家不光你今天感受不到自己的心,古人也感受不到,他们当时就要解决这个方式和方法,就是用这个方法,解决这个方式的方法大多数人也做不到,个别人也成功了,但做不到的也会有一些副作用也会比较好,因为毕竟是一个比较大的集训一样的方法搞的是专业人员似的一个方法,那么我们在这儿做禅七的人有几位能做的,现在其中有一位是我,我刚才做了一个,正好我们做的有几位参加禅七的人就在这个教室里头,所以我请他们来讲一下自己的感受,一方面我也听一下,也给大家听一下,然后也好作为我们后面这个课程的开展,到底决定要不要给大家送一个禅七这样的一个方式来处理,来一个事情来做,也在为这个事情进行一个讨论。

  禅七是一个什么东西,东西我没有说出来,但是在禅堂的那几天,我内心确实是非常的就是异常的平静,那段时间一直是在反省自己,想自己的问题,我觉得这个过程是让我觉得很快乐的。

  其实刚开始我没去之前跟大家问了同样的问题,都会问禅七到底是什么?最开始是我得看到那个时间表,我真的是觉得我得有十几年没有早上是六点起床过了,早上六点多起床,然后七点多进食堂吃早饭,8点进禅堂,然后差不多到11点多,8点到11点多这个过程都在禅房,有打坐的时间,然后有就是行香,就是一直在禅堂里绕圈走的时间,所有的在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禅师就一直在那儿说话,不停地说话,然后到了中午,中午吃完饭有午休时间,下午两点继续进禅堂,然后到晚上五点,然后这段时间又跟上午一样相当于你进到禅堂里面禅师会在上面讲他想讲的一些公案或者他想讲的一些话,然后你就在那儿有打坐,然后你坐累了,会一圈一圈地走行香,然后到了晚上是小参的时间就是晚饭之后,所谓的小参就是你说一下你今天到底想了什么,或者你对禅师有什么疑问,然后禅师来回答,栗老师做禅师,我打禅七的时候栗老师做禅师有一点好是因为我是栗老师的病人,然后栗老师很了解我所有的情况,所以我说的话栗老师来回馈的我,他很知道我在说的是什么,然后晚上10点左右就休息的时间了,这七天反复都是这样,然后我第一天的时候,我一进到寺院里面进禅堂,然后有值事,所谓的值事就是帮栗老师做一些事情。

  因为我到了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这七天你不光与外界是不能有联系的,这期间你所有的就是相当于所谓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叫同参道友还是叫什么,就是同学之间吧,是不能够说话的,你完全他们叫做值语,你完全是你一个人,其实你就算跟别人住一个屋子也就相当于一个室友的关系,你是从头到尾一天24小时除了小参的时候你能跟禅师说话剩下的时间是不能说话的,这就跟我刚开始最开始想去的原因有点儿相似,我最开始想去禅七是因为我觉得在我病的最厉害的时候我连说话都可能快说不了的时候我还可以在病床上玩手机,就是你完全没有一个完全离开手机的时候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我觉得,这就是我想的是那七天我起码可以离开手机,但不幸的是我把微信删了,把手机调了飞行模式,但我还是在玩上面的游戏。就是你真的是很难离开手机,但是这七天我把微信删了,这七天电话我没有开过,你真的是过了一个平行世界,你在过另一个世界,很舒服。我是一个反正生活挺没有规律的人,我从来是几点睡醒几点算,我刚开始真的觉得我身体不好,我肯定坚持不下来,但是我觉得其实还可以。

  因为你打坐真的有的时候你打坐会想那个,所谓的禅七又叫做参话头,其实禅七正在进行一个内容叫参话头,就是整个禅七禅师会丢出一个话头来,然后我们这次的话头是“世界之大在哪里安身立命”,然后你所有的你的疑问,你的自身的对于自己的想法,你对于其他的任何的想法都是围绕这个话头你去想,你有可能会觉得说我七天反复想这个话头得多无聊,但是其实我还挺惊讶的,因为你第一天想的,你第二天会把第一天想的就忽略了,就自动忽略掉了,你觉得没关系,你第三天会把第二天、第一天忽略掉了,你永远有新的东西再去想,然后到了最后其实你就觉得反正对于我来说,我到了最后就真的什么都不想,就觉得没什么好想的,然后我进山之前是一个特别焦虑的状态进的山,因为我那段时间也过得特别焦虑,特别纠结,然后我出山的时候就是何老师问我说感觉怎么样,我说就是挺开心的,挺高兴的,我走了之后最后一期小参的时候栗老师就是问每个人的感受,每个人最后跟禅师之间的沟通,然后我最后就是说下山,有的人在说想试一试这种状态,下山是什么样的,有人说想试试这种状态能不能维持什么的,后来我当时就记得我在说下山后就老老实实做人,老老实实做事,高高兴兴做白痴,差不多就是这样的。

  打个禅七回来我就病倒了,这是侯真真写的。这是在打禅七的时候就有的预感,打禅七别看天天坐着不动,顶多起来走几圈了,天天不说话,但是真的很累。所有的累、困烦是我的最直接的感受。去之前听说了这个活动就直接报了名,没什么源由就是因为是栗老师主持,而且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神秘的活动,别的一无所知,好像和宗教有关却又无关,多猜无益,我就是担心了一下我的身体和最近较差的精神状态,还是参加了。一开始的时候走也不会走了,坐也不会坐了,坐在那儿要么昏昏欲睡,要么胡思乱想,各种念头像烟花似的在头脑里爆开、绽放、消失,老师说什么,就着一个念头想下去,那基本没可能,墙上的红纸条贴歪了我都能琢磨半天,更别说什么把念头附在音乐里。琢磨袜子太薄了,琢磨地板真难看,琢磨今天晚上是不是该吃个桃子,我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来。

  直到两天过去我才慢慢感到点儿感觉,“天地之大在哪里安身立命”能想一会儿,想的是什么呢?这会儿也记不起来了,但是仍然琢磨着老师一会儿估计又要打一板子,我是不是走一会儿,我有点儿累了,地板好凉、膝盖疼、腰痛,还有工作生活各种各样乱七八糟,想得自己特吃惊,我怎么能想这么多事,你到底是要想……你到底是想要多累,后来直到第四天可以安排把整个禅堂的地板擦了,我才觉得这方法对我行,我得干点儿什么才不胡思乱想,擦地板的时候一块一块地擦,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就过去了,全身都湿透了,没觉得自己想什么了,就是擦地板,这个方法我觉得比让我坐着有效,我得干点儿什么,同学们分享了打坐的各种体验,我基本上是一闭眼就睡过去的节奏,擦地板或走路绕圈的时候有过那种专注或者放松的感觉,但大多数坐着的时候虽然我可以完全按照七之坐法摆好姿势,但是一会儿就去注意腰酸背疼了,挫败感超强,老师讲的各种经典基本就对“佛说未曾有因源下”的有印象,其余的都没记住。虽然听的时候特开心,但后来就忘了,所有在墙头上的画图和内容都记住了,我的整个七天下来这个参话头的本事真不是靠一次两次禅七就能做到的,还得有方法,有老师带着才能把自己散漫的心慢慢地收回来。

  那么当然说的是对的,确实不是一次两次能够搞得了的事。我搞这个,我参加禅七到现在,应该在王老师那儿参加禅七,真的不低于一百次了,如果每次是七天的话或者平均五六天的话也有个五百多天了,真的不低于一百次了,现在我至少我能知道什么人能干得了这儿活,什么人干不了这活,大多数人是干不了这活,但是就禅七这件事来讲,刚才描述的这些事情都是他的自省,也流露出一点他的功德,就是他有什么好处,可以心静可以什么,但是禅七会有一个最大的过失,刚才大家都,因为大家都刚开始参加所以还都看不明白呢,就是禅七最大的一个过失就是特别容易参加过禅七的人特别容易觉得自己了不起,基本上绝大多数参加过禅七之后的人甭管别人看这个人多怎么着,但是他自己就会觉得自己特别容易觉得自己了不起,所以作为参加禅七最主要的就是要去避免他的过失,作为大多数参加完禅七的人觉得自己本事大的不得了,因为多少通过这种禅七,就是你自己击不着自己的心源,直击心源是要自己击自己,你自己击不着,这个形式也给你击一点,这个形式给你击一点之后你多少开点儿窍,你这个心可能还是糊涂的,就比别人好使一点了。

  这个事麻烦,这个事有的时候还不如真糊涂,我们说的武浩的话,我觉得她长得很好看,我喜欢长的典型的白痴面容,但是一双眼睛贼鬼溜滑到处乱转,这个就要命了,可是眼睛是心灵的窗口,这说明她上辈子人还不错,这辈子把自己搞得越来越不好了,这个叫做我们打个比方刚才说什么车子、票子、房子,说这些聪明才华、能力这都说了好多回了,说车子、票子、房子是我们把人比方成一个国,车子、票子、房子是这个人的资产,聪明、才华、能力是这个国家的职能部门,你一个国家你资产又多,你的钞票又多,武器又先进,你的各个职能部门又特别强大,如果是一个昏君,那会产生的效果是什么?

  一定是每个国内国外的所有的人民都会深受其害的,如果你这个昏君的管理能力更强,你身受其害的结果就更大,对于一个国家来讲当然昏君是昏君的问题,那么对于一个人来讲昏君所带来的痛苦如果说对于国家来讲带来的最多的是一个一个的人民和同胞和外族,那么对于人来讲就是你身上的细胞,就是最后你会变得你每个细胞都很痛苦,然后就得怪病,就是你如果一个人的聪明才华能力有的,车子、票子、房子有的,就是这个心是个没找着,没找着的就是昏君一样了,那就会身心俱疲各种怪病,然后通过这个活动直击心源你自己又没有击了,又没有一个防止过失的手段,最后导致你还没找着这个心,但是你的心你虽然没找到它,可是击来击去他已经变得比以前好用点了,等于你这个国王你这个昏君的管理能力更强了,组织同样的车子、票子、房子、聪明、才华、能力,你会组织的更会组织了,你只会带来更多的伤害,然后这个时候你还会看着你周围的人,觉得这些人组织自己的聪明才华能力,组织自己车子票子房子处理问题的效率太低,你还会瞧不起别人,你觉得自己了不起,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合适的人带着主持禅七才能干得了这个事,也同时一定要避免他在这里面的过失就是人会自以为了不起,人会自大,大体如此。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