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刘越《市场角度谈古瓷的鉴赏投资》 >[第7集]刘越07集:中国重要瓷器在私人收藏中的分布——日本

视频信息

名称:刘越《市场角度谈古瓷的鉴赏投资》刘越07集:中国重要瓷器在私人收藏中的分布——日本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刘越:从天价瓷母看瓷器市场收藏

            【雅昌讲堂】刘越:瓷器价值体现的三个方面

            【雅昌讲堂】刘越:瓷器的艺术审美

            【雅昌讲堂】刘越:瓷器的艺术审美——真仿对比

            【雅昌讲堂】刘越:中国重要瓷器在私人收藏中的分布——英国

            【雅昌讲堂】刘越:西方陶瓷收藏最重要的收藏家——大威德爵士

            【雅昌讲堂】刘越:影响西方收藏世界的运通公司

            【雅昌讲堂】刘越:瓷器收藏投资中的几个细节

 

  其实有很多重要的收藏家都要讲,但是我们由于时间有限,这次给大家讲几个比较重要的,不能绕开的。

  这个可以讲一讲,我们今天如果您去日本东京一定要去参观一下东京国立博物馆的东亚馆,它有很多重要的收藏,比如说龙泉碗,比如说像这些瓷器,所以说我为什么想到这个给大家讲一讲这三件瓷器大家看到一个是唐代的,唐三彩,一个是明代成化年间的瓷器,一个是雍正珐琅彩,这三件在日本都有一个编号叫“重要文化财”简称“重财”,所以大家以后去日本的博物馆看中国的瓷器哪些重要呢?你会发现有两种称呼一种叫“国宝”,一种叫“重财”,日本把它最重要的瓷器它认为收藏叫做“国宝”,相当于我们的一级文物,稍微次一等的它叫重要文化财产简称“重财”。

  我们从中就可以看到在日本的收藏什么样的瓷器最重要,日本人是怎么看待中国瓷器的。现在发现日本被列为国宝的瓷器中国瓷器一共有八件,这八件瓷器有一个特点,他们毫无例外,这两件就是八件中的两件,中国收藏在日本被定为国宝的瓷器有八件,这八件毫无例外都是这样的瓷器,就是中国宋代宋元时期的瓷器,这八件里面有五件是黑釉瓷,都是茶盏,有四件是建窑盏,有一件是磁州窑盏,另外三件是龙泉,为什么日本人喜欢中国宋元的瓷器呢?这就跟我们欧洲的传统就不一样了,我们刚才说欧洲的瓷器一开始是通过贸易瓷传到欧洲,后来是因为一些收藏家的个人努力,所以他们收藏的都是这种中国比较明清以来华丽瓷器为主,日本文化跟我们相符相依,他是从我们这儿一脉相承,从唐代、从宋代跟我们有很多文化的交往,所以他们从宋代开始就有很多珍贵的宋代的瓷器传到了日本,所以日本对宋元的瓷器看得是非常的重的,这是想起来这么一个题外话。

        

  我主要想介绍的是日本这样一个重要的一位收藏家,不可回避的,日本这些重要的收藏家刚才我说的这三件瓷器,他是怎么到了日本的呢?有人去看了展览说这都是八国联军抢的,都是圆明园抢的,其实也不是,真的是花钱是当时从中国其实是合理合法收藏的,我们今天不能说西方,很多人到了西方博物馆,我法有这么一个情况,一看见这些国宝都说是抢的,其实我们现在所认知的确实在圆明园,火烧圆明园的过程中我们能见到一些东西,但是绝大多数的中国瓷器可以说是当时收藏家从中国购买的。

  这几件瓷器就是当时一个重要的日本收藏家横河民辅收藏的,他买的就是这个在收藏史上不可回避的一个重要的古董商山中定次性,也就是我们说的山中商会,他是日本最重要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一个古董商,他是怎么买到的东西呢?我这个图也很有意思,这个是20世纪初在北京古玩市场的这么一个情况,当时有这么一个情况,我们说了,溥仪退位以后但是清朝内务府政府还要维持日常开支,他有各种办法来变卖自己的东西,抵押银行是一种,但是日常他也会进行一些拍卖会,这个拍卖会怎么拍呢?跟我们今天的拍卖会不一样,他是一种暗标拍卖,也就是说他要卖东西了,他会找一批东西出来联络一些有实力的国外或者是国内的古董商,让他们集中到故宫,当时是到故宫的神武门,神武门找一个配殿把东西放在那里,让这些古董商进来看,看完这些东西以后每个人把自己想买的东西写个价钱,放在信奉里我们叫投暗标,过了一个月以后,他会在景山的西门来开票,谁出的价高谁就买这个东西,这叫暗标,价高者得。

         

  所以当时很多的清宫收藏的这些文物古董就通过这种拍卖的方式被各国的收藏家收藏,山中商会也通过这种方式买到了大量很好的东西,当然他最重要的一批收藏还是得自于这张照片所发生的历史情境,大家可以看到这个照片底下写的是恭亲王正殿前明治十五年,当时的恭亲王已经不是我们说垂帘听政时候的恭亲王奕了,是恭亲王奕的孙子,当时小恭亲王叫福伟,那个时候清朝清帝已经退位了,但是小恭亲王他还一心想复辟,想复辟就需要钱,要买军火,需要大量的钱怎么办呢?所以当时就想到干脆把老祖宗的东西,把恭亲王收藏的古董卖了筹集经费,所以这个时候就找到了山中定次郎,我们看这个照片里,这个最小个子的小伙子就是山中定次郎,不是小伙子,那个时候也不是叫小伙子了,这个高个儿的人是谁?就是恭亲王府的大管家,所以当时大管家就带着山中定次郎到了恭亲王的王府打开了库房的门,当时就给山中定次郎看说这批东西如果我整批卖给你,你能给我多少钱,我急需钱。当时山中定次郎激动的差点儿就要疯了,他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能直接买到中国皇室的宝物,但是他当时也没有那么多钱,没有那么多能力,最后他就放弃了全部的跟书画、古籍有关,专门买了恭亲王府所有的古董器物,当时我记得文献记载花了30万大洋买到了这批东西,后来这批东西被拿到美国拍卖,做了一个恭亲王的宝藏的拍卖,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我们看到这是他后来出的一系列的图册,这本图录的封面是一个珐琅彩的瓶子,这里面一些器物也是在国内一些拍卖都曾经高价卖过,这是他当时拍卖的你看在伦敦山中商会做的一个拍卖的表,因为我们这个没有更多时间,但是大家可以看一看就是当时瓷器的价格我们可以由一个了解,什么样的东西便宜,其实从那个年代我们可以看出来,比如说这个拍卖图录上当时谷月轩人物瓶,谷月轩就是我们常说的珐琅彩,当时值多少钱呢?七千镑,当时一个普通的民国粉彩瓶比如乾隆的一个花瓶一千多镑,一个青铜器五千多镑,在当时都是也是很高的价钱,这里有他的件数,这都是山中商会经手。

          

  所以有很多重要中国的陶瓷器,你看这个中国陶瓷器159件,77件,115件,这都是在19世纪30年代这些外国的古董商在中国收集以后又卖到欧洲的。这是当时拍卖的图录,当时的图录上就很明确地记载像唐代的石佛它是天龙山,从天龙山盗运出来的石佛,这边有价格,应该是第一个,唐砂岩石大坐佛像天龙山,当时卖了4万日元,这个东西现在好像是不是在美国大都会,我记得,所以你看当时都是通过售卖的途径卖到西方的。这个宝座今天您还能看到在上海的龙美术馆也是我们上海的著名收藏家刘益谦先生在香港苏富比买的,当时是将近8千万港币的价格,也记载在30年代山中商会的图录中,这个宝座当年就是放在恭王府的,被恭王府直接卖给了山中商会,卖给了山中定次郎,又被运到了西方,在08年的时候通过苏富比的拍卖现在又被大陆的收藏家买了回来,现在放在上海的龙美术馆。

  这个可能如果大家最近这几年参与国内的拍卖会去看,一定会经常听到这个名字就是板本五郎,这个传奇的古董商就是最近两年频繁的,因为他岁数已经大了,现在已经九十岁的老人了,我前些年见他的时候还活动自如,现在可能岁数比较大了,他的很多收藏都委托给苏富比拍卖,所以做了好几次专场,我想讲一讲他这个收藏的元青花罐的传奇故事。

  刚才我们讲到了元青花罐,板本五郎作为日本重要的二十世纪后半叶重要的一个古董商他也曾经收藏有一只右面图这个元青花的大罐,这个大罐的收藏也是非常有传奇色彩的,这件事发生在1970年代,当时这个事也很有意思,这个大罐也是日本一个很小型的拍卖会出来的,当时连图录都没有,一个元青花的大罐,这个大罐出来的时候板本正好在外地出差,人家他的徒弟给他打电话说这里边出了一个青花的大罐,可能是元朝的,现在价格要十万日元,他听了以后很兴奋,因为前面我给你讲了,六十年代的时候人们开始渐渐开始认识到元青花了,在七十年代以后那个时候人们知道元青花开始知道比较重要了,但是板本知道这个元青花大罐以后他因为不在现场没有看到实物,所以必须要赌博一把,所以他就跟他的徒弟说这个大罐如果拍卖不管多少钱也要给我买下来,他的徒弟说多少钱买呢?起拍才10万日元,假如要是叫到1000万日元怎么办?也可以买。他说1000万也买,2000万也买,只要你给我买下来就行,他吩咐、交代完以后板本就去了日本的其他地方去了。

    

  然后等到拍卖结束以后,当时板本在日本的关西地区打长途电话给他的徒弟说我们那个重要的元青花大罐你买到没有?徒弟跟他说买到了,板本很兴奋说你花了多少钱,是不是花了1000多万,他说不是,徒弟就不敢说,他说你告诉我吧,你到底花了多少钱,徒弟最后挣扎了半天说对不起,因为您一直告诉我们买下来,他的徒弟也实心眼,可是不停地有人出价我只好不停地加,最后我花了9000万日元,板本一听简直就惊呆了,因为在二战以后日本成交价的记录最高记录就是5000万日元,9000万日元相当于什么呢?如果这件东西是假的,板本就破产了,他几十年积累的财富,因为他没有能力再去支付了,所以当时他就立马买了火车票,坐着火车就回到了东京。

  后来板本在自传里,我们资助他写了一个板本五郎的自传叫《一生千两》专门写到这个历史性的时刻,他说我心里非常非常紧张,我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我人生的成败就在此一举。当时他推开店门,那个大罐放在桌子上,他不敢去看,他直接冲到后面的他母亲的灵堂,因为板本小时候是他母亲抚养他长大的,他对他母亲有一种特殊的恩情,他直接去到他母亲的灵堂里去祷告,祷告完了以后他再回到这个大厅打开报复批一看这个元青花大罐是真的,当时他非常激动,他说我抱着这个大罐直接就跳到浴缸里去了,因为他买到了一个真品,他赌赢了,这个大罐过不了多久他转手以1倍的价格将近两亿日币的价格,将近两亿日币的价格卖给了关西最大的一个当时的收藏家,这个大罐现在展览在东京大阪国立陶瓷美术馆。

         

  所以我想讲这个故事是什么呢?我说有时候收藏真的是一种历史机遇,不管是大威德也好,是板本五郎也好,这种赌博只可能发生在那个年代,因为我们说过在六十年代的时候人们刚开始认识到元青花的重要性,还没有很多仿品,这个时候你可以去赌,我可以去赌我赌赢了,这件真品被我买到了,如果你今天要去买一件重要的瓷器,如果你不看实物只是道听途说,只是看图去买,你十有八九你最后买到的是一个赝品,当年板本赌到了,他人生成功了,今天如果我们去赌可能就会倾家荡产。所以说是时代造就了不同的收藏家,这是板本去年在苏富比做的专场。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