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栗强《紅印--新中国第一片普洱圆茶》 >[第10集]栗强10集:关于“红印”的两点结论

视频信息

名称:栗强《紅印--新中国第一片普洱圆茶》栗强10集:关于“红印”的两点结论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栗强:什么是“红印”

  【雅昌讲堂】栗强:“红印”的种植与加工

  【雅昌讲堂】栗强:“红印”与其他茶品的对比

  【雅昌讲堂】栗强:“红印”的名称来源和市场表现

  【雅昌讲堂】栗强:“红印”的收藏建议

  【雅昌讲堂】栗强:“红印”的鉴别方法——包装

  【雅昌讲堂】栗强:“红印”的鉴别方法——饼身 汤色 茶底

  【雅昌讲堂】栗强:“红印”的鉴别方法——香气 口感 渠道

  【雅昌讲堂】栗强:关于“红印”的两点结论

  主讲人介绍:

  栗强: 资深国学学者、国学生活化运动首倡者,1995年主持北京社会科学院大型传统文化系列讲习活动,1995年12月成立塔院印经会出任主任,1996年受聘于中国中医药出版社组织编写了《现代中西医结合丛书》,1998年1月创办不定期学术刊物《明月》,2005年组建大唐三藏玄奘佛学研究所任副所长,2009年创建北京宜生堂,2011年在cctv读书栏目及旅游卫视国学堂等多家电视台讲解国学文化,2013年在中央美术学院设计硕士研究生学分课程“中国茶文化的建立与相关收藏”并主讲部分学时,2014年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举办大型公益讲座“中国茶文化的建立与相关收藏”。

  

  主讲人:著名国学学者 栗强

  课程名称:《紅印——新中国的第一片普洱圆茶》

  第10节:关于“红印”的两点结论

  我们给大家一点结论,今天讲到这儿其实主要的部分讲得差不多了,那么两点结论第一条红印是无论从制作到种植到仓储都既有传统的那一部分,也有我们今天可以看到后来的一些变革,这些变革虽然说一定程度上带来了品质的下降和味道的衰减,但是也带来了一些乱象,可是它的好处是确实扩大了产量,让我们这么多人可以,过去为什么我们管这个普洱茶叫侨销圆茶,今天我们到马连道一看到我们说什么叫茶道,日本茶道宗教文化,中国茶道北京茶道马连道,到马连道一看到任何一个茶叶的茶室的茶城里一看,到任何一个城市去看可以那么多的普洱茶,为什么在50年代、70年代的时候我们要叫侨销圆茶,都要满足侨销。

  就是你卖给这些海外换汇你都生产都供应不过来,因为传统的方法是做不了那么多的,我们今天全中国人能够喝到这些普洱茶,当然绝大多数人喝的是质量特别不好,口感特别成问题,销售过程中充满了编造的一些谎言和模糊的情况,以及喝这个身体也不好,普洱茶真是由于毕竟大家喝到的就是由于这种变革的结果,但是如果没有这个变革你连这个都喝不到。

  那么从年代和口感的角度来看,我想可能大家都能够明白就是一定是强调红印是哪一年生产的,还不如去强调它放到现在的味道是怎么样,虽然说是为什么大家还都要强调,我们这里回来看前面这句话要有一个叫唯年代论的误区,就是我想说可能重要的是这个茶好不好喝而不是说这个到底是哪年生产的更重要,哪年生产的我们也能找到依据,但是如果是不能够做到好喝,光看今天上午说是老师谈的其实有一些地方是我特别认同的,他谈到古琴,一个古琴如果不能宋代的古琴、明代的古琴如果不能弹了,不好听了,修也没法修了,那可能还不如一个新的琴能弹好听,它的目的必须是首先是要弹。

  

蓝 印

  这次在香港保利,大家可以查查香港保利拍卖的纪录,香港保利就有一个明代的古琴非常有名,在香港可能古琴界人所共知的一个古琴特别漂亮,很好听的一个琴,我也请教了唐老师,唐老师当然也知道那个琴,但是只说了一句话说是朋友拿出来的琴,那个琴特别好看,特别标准的明代的古琴,唯一的毛病就是真的不好听,弹起来不好听,如果一个弹起来不好听了,也可能这个就终归就只有文化属性可以卖出很高的价格,也有社交属性,但是作为茶口感就没了,作为琴耳感、听感就没了,这也是不对的。那么我们除了看到它的文化属性、价格属性和社交属性之外还有一个口感,这个口感。

  能够今天在这里讲这个课我会特别提到几位老师,几位朋友。

  首先是何作如先生,我没有何作如先生,我这儿没放何作如先生的照片,何先生是有一个他那个品牌叫什么?都给卖了,还有一个笔记本生产的叫做。GA是吧?是吗?不知道,手写的一个纸本,世界第一大企业的一个老板,这个人是福建人,但是后来就移民到很早就跑到南洋是菲律宾,就是手写的一个本子是他,后来迷恋上喝普洱茶,把自己最大的这个本本的公司卖给了第二大的公司日本,卖给日本,自己推广普洱茶。为人豪爽,我们如果说全中国你想从,刚才说号级茶开始,就是从宋聘什么开始,一直到红汤普洱茶,最后说也就说到这个茶吧,这个茶是叫做,这个茶叫做88青,这个茶比较有名,一会儿大家可以来喝是80年代后期,90年代初期,基本上是90年代初期的一款茶,这款茶叫88青,到88青为止这些红汤茶,尤其是到蓝印、蓝铁之前的那红汤茶价格都很高了,这样一个茶谁要是想完全喝明白,我们说需要几条,一个叫高点,要找到一个高点,最好的茶就是你喝过,第二个环比你要和周围进行比较,第三个反复,你还得反反复复地多喝、多看、多了解,你要想都喝到这些喝明白那真的是不容易,我们今天中国我觉得至少在前几年我自己个人来集中喝这些老茶的那个年代里中国不会超过一百个人能把这些古老的普洱茶都喝明白,都能喝明白这一百个里边至少得有60个人左右的人我觉得是和何先生提供的免费茶就是他泡给大家喝,免费推广这个普洱来喝这个几乎他们老开玩笑说不是教父而是上帝,因为教父得收钱,上帝不要钱。

  

汤色 红印

  何作如何先生而且他的情绪感染和认真对待茶的一种状态,也让我对茶重新唤起了一个希望吧,应该这么说在我接触普洱茶的老茶是在90年代中后期,90年代,其实之前是家里是喝普洱茶,但是没多老都是放的干仓,都放得很干,也有一些转换了就是转换的很慢,我74年的时候家里喝普洱茶一直到93、94年都喝的就是那样的一个茶,就是买了茶放在家里自然放老了也能喝,大概是这样的一个茶,到了96、97、98年之后,开始98年尤其是97、98年之后开始接触一些台湾朋友拿了一些所谓的普洱老茶来喝,一喝之后后来紧接着发现基本上除了极少数的正确的茶之外都是假的,都是的,都是错的,都是完全是明显的喝是身体不舒服的那些茶,那么到02、03年的时候我就发现这个茶完全是没法喝了,当然你到了每次哪儿人说有一个老茶一喝喝起来就很难受,就明白一个事老茶基本上都是假的,都没法喝,大概重新让我唤起对老茶的体系有信心的是在09年前后何作如何老师他们这一批人带着大家来才开始重新又再喝,那么他们把所有的体系整理出来了,基本上大家从他那里喝不到错误,也喝不到假的,每次喝完都很舒服,对身体都很好的一样的茶。所以第一位要感谢的是何作如何老师。

  第二位要感谢的是杨先生,杨先生就是那位香港的新星茶庄的老前辈了。在香港有两个派别的势力,一个派别是比较亲英的,另外一个派别是很亲共的,在五十年代开始他们当时就是街上有两面旗子,到底是要挂青年白日旗还是挂五星红旗的时候,最先挂五星红旗的就是这些人,他们也和我们的国家,他们也来到了北京得到了,他的前辈叫何佳贤,何先生然后来到了北京,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毛主席还给他夹鸡肉,管他叫何夹鸡什么的,然后才开始有了所谓的定制就是才有了港酒茶叶商会,才有了这么多年我们云南的普洱茶可以源源不断地运到香港向全世界出口来换汇的这样一个过程,所以他们是经历了所有普洱茶的前因后果的一代人,在香港有大量的口述的历史和一些香港的茶行里的文物资料、发票资料,早年的一些印级茶的经营的资料是从他们这里我才看到的,所以说如果没有何先生的话我没有办法来,基本的兴趣都没有,如果我们一直说这个事情,一直说就是一个人要完成一个事情首先需要的叫信,相信普洱茶的事能说明白这个我一直就信;第二个欲,就是你得有一个愿望在认识何先生给我们这个信息之前我连这个愿望都已经没有了应该说何先生唤起了我重新整理这个的一个愿望和兴趣;勤,这个全是自己的事,自己要付出一定的努力才行;最后一个便就是方便,给提供这个重要的方便,应该说重要的方便中很多的一部分是由杨先生来提供的。

八零末 七五四二

  那么他也是能够由于他们那个年代收藏了很多很难得的一些老茶和特殊的仓储,你比方如果说去何先生这儿我往往去喝到的是最正宗的最标准的也是价格最高的老茶,我要喝可以喝到红印、宋聘,喝到敬昌、喝到陈云这些很难喝到的这些茶,那么到杨先生这儿我可以喝到我想喝什么样的仓储他可以给我找到什么样的仓储,我说8582真的纯干仓放到现在好不好喝你给我找一套我喝,他能给我找一套,我说如果是很传统的仓储放出来好不好喝,我们能够拿一泡很传统的仓储来喝到,我们说如果说是那些所谓的快速加熟,如果一加那个东西就会加坏,我们知道没有人想把茶做坏,没有人想把茶放坏,谁的茶放坏了谁都要赔钱,他没有人目的就是茶放坏,但是大部分人放坏了是没错,有没有那种错误的时期还有没有放坏的那种可能性的茶有没有,他说有太少了,我拿一泡来给你喝,拿来给我喝,我也可以喝到,就是通过他那儿不同的这个仓、那个仓,不同地区的方,我今天可以明确地说一个茶在这儿和那儿放不一样,实际上当然现在是自己才开始放,在那儿之前真的受杨先生的帮助很多,他可以给我们把各种不同或者是一些很难找到的一些老的茶他能够帮我找到来喝到。而且是让我们相信有很实实在在做事情的一批人,而不是光是会吹嘘。

  第三位是杨凯先生,杨凯先生是云南人,何作如先生是福建人,但是在菲律宾然后回到中国和香港,然后杨先生就是香港人,就是常州人,常州仔,前两天他们还说常州仔,所以他是卢铸勋老的徒弟,那么杨凯呢是云南人,杨凯是纯粹的一个云南人,云南人他会很认真地做了云南的这部分的工作,就是我们大量的云南的中茶公司的一些,包括我们所说的哪个茶是什么时候做的,到底,他在尽他的所能收集了这部分资料,如果说我们所看到的几乎所有的香港的茶的文献是来自于杨先生的收集的话,那么云南的茶的文献各个茶厂的一些仓储、资料到底哪儿生产过红印,哪儿没生产过,七字饼是哪儿生产的,8582是哪儿生产的,用的是收集的是哪儿的茶叶,以及到底8582是哪年做的,有没有7572这个茶,生产多少卖给谁了,这些资料杨凯杨先生那儿都有,包括解放,云南的号级茶、宋聘号、杨聘号、陈云号的资料杨先生大量地收集,如果不是杨先生的收集,我们也无法看到,因为香港人是很难去到云南的,我们也看不到云南这部分资料。

  后面一位感谢的是黑国强先生,黑国强先生让我有机会能够想到讲一片茶。以前从来没有讲过,就是一个茶叫做宋印两个字我可以讲,黑先生上次在我们教育学院讲家具的时候只是讲了一张椅子,他讲了一张椅子却让我们对黄花梨家具有了很深刻的印象,我也希望通过经过讲一片茶仅仅是一款茶能够让大家对普洱茶有一个相对完整的一个认识,如果没有黑先生的这样一个表率作用我也不太可能会能够讲到这样的一片茶。

  

  最后看一张很珍贵的照片,主要是看的是中间的这一位,这位先生叫这是前不久我在香港看到的是油性笔不好擦是吧,怎么会这样呢?麻烦。得换一个好擦一点的笔,不然后边就麻烦了,这个叫刘金钊,刘先生。刘先生,刘先生是我们今天当然如果能讲上这个课还有一个最需要感谢的就是这位先生就是刘金钊刘先生,因为他这一生可能做的,他这个人识字不对,但是会做茶,做茶给香港做的是不错的,他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当年定制了这批茶,是他定制的,由于是他所参与定制经营,他今年84岁,85岁,他现在我前几天又见到他,还又向他问了关于红印的从国内过来的过程,他当年接手的这个文献那些小票什么还都能不能够找得到,他说实际上都还有,到底是来了之后放在哪里是怎么放的,都还在。这位是当年参与定制茶的最,参与定制茶里面的最重要的文化名人,刚刚去年,前年刚过世叫张玲,这个可惜了,书法非常好,写诗也非常好,是大名人。

  然后他的老板,他和张玲的老板就相当于那个人的名字我记不清了,好像是不是好像也姓何,就是霍英东霍先生之前我们国内的政府最信任的那位香港,在香港的老板,所以他们才有机会来到中国来做到红印的生意,那么这位,红印量很大,红印基本上据说到……这个很长的时间都不好喝,大概一直直到放到,那么据我见到的照片来看有很长的时间那个红印就在尖沙咀地区一个停车楼,停车楼是空的,香港我们今天喝到最好喝的红印这一批甚至是在停车楼的一二三四四层楼停车楼,底下停车上面就是空的,就是堆在那儿,那个停车楼和我们这个不一样,没有墙有顶,所以雨淋不到,但是湿气进得来,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天天的香港这个环境可能湿气都很高了,80%、90%了,放到今天这样的茶就称之为红印,就即便这么放转化的还是偏慢,因为红印其实跟号级差比前期工艺还是有一点问题的,具体不讨论细节问题了,那么那一批茶直到2002、03年才真的变得特别的好喝了,06年变得好喝的不得了啦,所以我们看他是那个时候价格发生了蜕变,大家才产生了这样的一个变法,除了这几位之外,当然今天这个讲课还有一个我想感谢的就是一位侯真真,因为今天这里除了极少数的几片茶是我自己的,红印那些茶都是他提供的样品,大家可以看到那个茶,谢谢她!然后如果有任何的问题欢迎大家来提问。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