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王光尧《中国陶瓷发展简史》 >[第16集]王光尧16集:清代珐琅彩彩料生产的互动

视频信息

名称:王光尧《中国陶瓷发展简史》王光尧16集:清代珐琅彩彩料生产的互动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王光尧:瓷器的中国属性和外来因素介入

  【雅昌讲堂】王光尧:中近东传统的琉璃和低温彩釉生产技术传入中国

  【雅昌讲堂】王光尧:北朝至唐具有胡文化因素的陶瓷器

  【雅昌讲堂】王光尧:唐代青花陶瓷器

  【雅昌讲堂】王光尧:宋代到明代青花瓷器上的外来因素

  【雅昌讲堂】王光尧:清代瓷器上外来因素的传入

  【雅昌讲堂】王光尧:珐琅彩、洋彩和粉彩的关系

        主讲人介绍:

  王光尧: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学系,入故宫博物院工作至今,现为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长期致力于古陶瓷研究和陶瓷考古工作,尤其关注中国古代官窑制度与官窑瓷器、陶瓷考古方法论方面的研究。承担《清代御窑厂及御窑瓷器》、《明代宫廷陶瓷史》、《元明清三代的官琉璃窑制度》等多项院课题,并参加国家文物局主持的《中国陶瓷史》清代部分的编写工作。

  

  王光尧: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导语:

  中国是世界上几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之一,对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做出了许多重大贡献。在陶瓷技术与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尤其具有特殊重要意义。在中国,制陶技艺的产生可追溯到纪元前4500年至前2500年的时代,可以说,汉族发展史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陶瓷发展史,中国人在科学技术上的成果以及对美的追求与塑造,在许多方面都是通过陶瓷制作来体现的,并形成各时代非常典型的技术与艺术特征。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陶瓷考古专家王光尧老师,应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邀请,为2013级“艺术品鉴赏与市场收藏管理”研究生课程班系统讲授了《中国陶瓷发展简史》和《中国古代瓷器上的外来因素》两门重要课程。

  课程名称:中国古代瓷器上的外来因素

  第七集  清代珐琅彩彩料生产的互动

  得到这个的东西不是中国人传统的,不是汉民族传统的,是皇上圣明引进来了,所以那些大臣们都拼命当今我皇上圣明怎么怎么,这个前一个古人尧舜都不及了,反正这种拍马屁的话全来了,雍正皇帝给他爹这一套全学来了,雍正二年到雍正四年开始珐琅彩刚刚烧成功还没烧的很好的情况下,那个珐琅还不是瓷胎的珐琅,是铜胎的,都已经开始大量地赏赐给人了,所以说珐琅在市面上有是完全正常的,根本不是说有些人说珐琅就宫里这几件,根本不是这样,一会儿我再说宫里由于件,雍正二年、雍正四年一直开始每年我们都能查出来,烧的珐琅首先是赏赐,蒙古的王公,哈萨克的王公,还有西藏的班禅,那两个人叫什么,达赖跟班禅,还有一些王公、活佛,还有赏赐最多的它边上站岗的那个拿枪的人都赏赐,他就是靠这个去笼络,就是显示我皇上圣明,我能生产出来这个。

  过去汉人生产部出来了,西洋的科技我也能引进来,反正是洋人有的,我都有,我还有的我要赏赐给大家,从心里上让大家把他供为一个天子、供为一个神,应该是这样的一种效果,那么我们可以看看什么是珐琅就是这样的东西,这样的东西一看,你看珐琅开光里边使着呢,外面是红底,紫底,什么底,早期的珐琅全是在色胎上画出来的,并且一定要有底,为什么他有底呢,里面是釉,外面是不上釉的,如果他就画这一点这上面不画他多脏啊,多不好看啊,所以不画画的地方也给他再上上彩色的底,所以这是一直到雍正四年以前,大概都是这样干法,是一种早期对工艺的特点,好,你看这个是在底下还有点儿釉了,画釉上的彩,康熙御制,那么这个也是康熙御制,全是这种带底子的,红底什么黄底,我们再看,这个是出现一个瓷器了,出现一个铜器了,也是康熙款的掐丝珐琅。

  

  康熙款掐丝珐琅长方碟

  有一个瓶子就是雇工子经常出的就这么小的一个瓶子,下面不是烧上去的字是拿刀子刻上去的字,瓷器就拿北京烧好了。怎么没款?就拿刀子上刻上去几个字,所以烧一个珐琅很不容易,康熙皇帝的时候我们其实没烧成多好,康熙晚期我们也炼,开始练珐琅料,炼不成,那么好,说到这个炼料,什么是炼料呢?烧粉彩、烧五彩、烧这样的东西,料不用炼,直接把那个东西弄上去就行,烧珐琅不一样,首先把这个原料烧成彩色玻璃,你就这样理解吧,就是彩色玻璃了,把这个料已经玻璃化了,炼成了玻璃,不同颜色的玻璃,就是刚才给你说的几样颜色,月白色,黄色,什么什么,就是烧成这样的玻璃已经结晶了,就这样简单,所以如果你去区分珐琅彩跟粉彩最大差别就是拿个放大镜看看或者是眼看看这个彩有没有结晶,有结晶就是珐琅,没结晶就是粉彩。

  什么是结晶呢?你看他是不是一层玻璃,透明不透明,透明的摸着光的就是珐琅,看着不透明摸着涩就是粉彩。

  拍卖行的东西我都是从图录上看到的,过去经常会有拍卖行的专家们我把珐琅当成粉彩卖了,至少出10倍、20倍的价钱。懂行的人拼命就买了,但是价钱我肯定没提起来,所以有一批这样的珐琅你们就找前几年那个图录经常有,后来若干年以后我就看到有人写,写了一篇文章,把这个珐琅当成粉彩了,也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几年我看没有认错了,这几年是要出现拼命地把珐琅、洋彩都往珐琅上去靠,因为一靠价钱就不知道差到哪儿了。

  

  康熙御制款紫地珐琅彩缠莲瓶

  我给你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有一个我的一个师妹拿一个东西说师兄你给我看一下,我这个东西能卖四万块钱不能,我说你说错了,又重说,马上就变成两万了,我说又错了,说着说着五千块钱,我逗了他一回,我说往高了说,四万、八万、十万、二十万,我说多多多,继续往高了说,说到50万以后再也不敢说了。我说我给你十个胆子你往上说,说到200万,我再给你十个胆子就往上说,没人敢说,我说你这都是几千万的东西,他说怎么了?我说这是珐琅彩,大清雍正御制的珐琅彩,但是你这个不是雍正的珐琅,是光绪晚期仿的珐琅,就是清朝末年仿的一个,说完了他不信,他说你能不能让耿先生给我看看,我说可以啊,跟耿先生说,耿先生看完了,我才给他说的是千万啊,耿先生又翻了一番,拿着来的时候走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走,所以珐琅的价钱你就知道有多大了,所以现在没人卖错了,前几年经常卖错,以后关注,看着珐琅,看到拍卖行出现粉彩赶紧去买了,说不定就是珐琅。

  哎,出来了,就是刚才说这一个,看,这个也是外面就看这个都知道都没上釉,凡是上彩的地方都不上釉,在色胎上烧这个东西,到雍正时期才实验成功,就在瓷器上画珐琅那就成功了,这是一个很对中国人来说是很艰难的一个过程,那么我们看如果要是说看这个时期珐琅其实烧的还并不是很好的,只是说把珐琅料真正地给烧上去了而已。

  

  雍正款珐琅彩黄地兰石小碗

  后来在釉上面烧珐琅才把它烧得好一点,是回来了还是前进了,回来了,怎么一回事,你看到雍正早期的时候还是这样,一定要在色胎上烧,慢慢地实验成功了,就到这样,我们可以看,东西很薄,在雍正早期刚烧珐琅的时候真的是拿了永乐的甜白釉碗在烧的,文献上记载拿去四个旧烧烂仨,所以也不敢随便乱烧了,让景德镇烧了很多的甜白釉拿过来。在这样烧,我们可以看,上次有人鉴定以后看了青花款的珐琅彩的东西我认为是真的,马上就反对我,说你见过珐琅彩是青花款吗?当时我都愣了,我说为什么没有呢?你看上林苑那个小瓶子是不是珐琅彩,是不是青花款说,别人当时也认为是专家的人说一口咬定说没有,没有青花的,我说你看完了再说,所以还是这个,我们千万我不是想说别人不行,包括我自己跟你说的鉴定什么有与没有,你听过只是说做参考,一定要自己去看。

  那么这也是,从这个我们就可以看到,我们就想如果说前面这几个,这两个东西你折枝花什么都可以看,只能说珐琅料是进口的,这一个,这个图案你看到这样的东西,这样的花纹,这样的图案在中国的传统图案上基本上已经很生疏了,相反如果你们到蒙古,不是到蒙古了,到欧洲不管是德国、法国宫廷那个院子你去看他们种的花,他们种的小草,我不知道那个草叫什么名字,但是他也是带着粉粉的一种白,那个叶子上也是这样长长这种卷草,这种卷叶子,你就看到有一些原形在上面,其实不仅仅在宫廷艺术品上,不仅仅瓷器上有,丝织品、家具,甚至清宫紫檀家具上的图案都已经刻上了这样,这个时期受西方的影响应该是传教士带来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但这个图案可完完全全是中国的。

  

  故154851-乾隆珐琅彩勾莲纹象耳瓶

  我们可以看看这样的珐琅好的不得了,拍卖了假的新生产的也都拍了两个亿了,大家都已经在香港已经拍出去了,我们知道像这样除去珐琅料以外没有进口的东西,但是我们有珐琅料,我们只能归纳为进口。

  像这个就更好玩了,你看下面还是乾隆年制的,但是你看这个图案像这样的花纹全是西洋式的,跟中国没关系了,器型也是我们中国的,我们可以看看从彩料,款从这几个方向上去分析一下子,像这样的瓶,还是应该是完全是东洋跟……东方和西方的一种结合,瓷器是中国的,把这个结合在一起,还有这种洋人到乾隆时期这样的人已经可以出现了,在康熙时期他们明确跟欧洲人来的传教士给欧洲人写信说一定不能拿着这样的人体特征比较明显的东西来,说即便是圣母玛丽亚的东西也不要拿来,说中国人不喜欢,不允许出现这个。

  到乾隆时期应该是稍微稍微开化一点了,放开一点,我们可以看看除去它的叶脉纹以外,人物图案,包括这样的画法,中国人大概是一般中国的画师是不会去想象,在瓷器上这样画的,所以这样西洋文化的因素还是比较多的,珐琅,都是看。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