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王光尧《中国陶瓷发展简史》 >[第15集]王光尧15集:清代瓷器上外来因素的传入

视频信息

名称:王光尧《中国陶瓷发展简史》王光尧15集:清代瓷器上外来因素的传入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王光尧:瓷器的中国属性和外来因素介入

  【雅昌讲堂】王光尧:中近东传统的琉璃和低温彩釉生产技术传入中国

  【雅昌讲堂】王光尧:北朝至唐具有胡文化因素的陶瓷器

  【雅昌讲堂】王光尧:唐代青花陶瓷器

  【雅昌讲堂】王光尧:宋代到明代青花瓷器上的外来因素

  【雅昌讲堂】王光尧:清代珐琅彩彩料生产的互动

  【雅昌讲堂】王光尧:珐琅彩、洋彩和粉彩的关系

 

        主讲人介绍:

  王光尧: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学系,入故宫博物院工作至今,现为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长期致力于古陶瓷研究和陶瓷考古工作,尤其关注中国古代官窑制度与官窑瓷器、陶瓷考古方法论方面的研究。承担《清代御窑厂及御窑瓷器》、《明代宫廷陶瓷史》、《元明清三代的官琉璃窑制度》等多项院课题,并参加国家文物局主持的《中国陶瓷史》清代部分的编写工作。

  王光尧: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导语:

        中国是世界上几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之一,对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做出了许多重大贡献。在陶瓷技术与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尤其具有特殊重要意义。在中国,制陶技艺的产生可追溯到纪元前4500年至前2500年的时代,可以说,汉族发展史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陶瓷发展史,中国人在科学技术上的成果以及对美的追求与塑造,在许多方面都是通过陶瓷制作来体现的,并形成各时代非常典型的技术与艺术特征。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陶瓷考古专家王光尧老师,应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邀请,为2013级“艺术品鉴赏与市场收藏管理”研究生课程班系统讲授了《中国陶瓷发展简史》和《中国古代瓷器上的外来因素》两门重要课程。

        课程名称:中国古代瓷器上的外来因素

        第六集  清代瓷器上外来因素的传入

 这个相对比较多一点,也离大家近,拍卖行、博物馆展览的都多,大家说一下是珐琅彩还是什么,现在瓷器最值钱的动不动就是珐琅彩,这个大家都知道,其实这里面我们再看看,如果从窑炉,画法、画理、画人及匠人我们来看有哪些。

  另外从文化因素上来看,就是在这个时期我们说的就瓷器的釉色品种来市有没有外来的,就图案来说哪些是外来的,从颜料来说除去这珐琅彩料,什么油这样的,再从器型上来说总之清朝的变化应该是无以复加的,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满洲的几个皇帝,早期有作为的几个皇帝,我不能说它压汉文化吧,最起码提倡这个非汉文化的文化,他没有一个特别要命的事就是非常容易,大家知道有松花石砚,中国自古以来把端砚说的好的不得了。

  松花石那个砚说实话是没一点好可说的就是一块石头,多彩的石头,你找全国各地多得是,满洲的皇帝有作为的皇帝为什么他提那么高,提到御用砚的地位超过了端砚你就想它无外乎就是要把汉人这种文化尤其是这种上层文化知识分子给你这种高傲的心理,你认为满洲人首先不允许你说他是鲁,不允许说他是夷,就是我们现在大家都知道努尔哈赤这几个字,努力的努,努尔哈赤这几个字,满洲族入关以前明朝官方文献奴才的奴,儿子的儿,所以他来了以后全给你改掉,改成一种官方的尊重,就是满洲文化要高于汉文化,一颗破石头做的砚要超过端砚,那么汉人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穿满洲人的衣服,就是彻底让你心里上都打垮了,你要想活着就是奴才,要想活着你就当奴才,你要想不当奴才你就死就这一条道。

雍正中期以后的珐琅彩

  所以从心理上,从人生上各方面就把你的文化贬低到不能贬的地步,再一个让他接受外来的东西的时候提倡他本民族的东西,拼命地提倡,接受外来的东西的时候他不管怎么他没有排斥心理,这个对汉文化一直是排斥的,反过来说有一点凡是少数民族当老大的时候边疆的民族关系都搞的很好,因为他们共同连起来,整汉人,凡是汉人当老大的时候少数民族都共同连起来,你看这个汉人多不好,在历史上从来是这样,你除非是像毛主席,像王震一样枪架上去你敢造次我就杀你,除去这一条永远搞不好这个关系。

  全世界大概是通力,反过来就说这一点我们就想思考了很多,我就是从文化上思考这种为什么从康熙、雍正、乾隆那么提倡珐琅彩,他真的喜欢珐琅彩还是干什么,珐琅彩拿来了他又干什么用呢?以后我们再说,如果有机会我们再交流这个事,但是我们可以看看。

  你看这一年康熙五十五年,这些人拿着西洋的珐琅来了,说近年来有西洋的珐琅传入感到很生动,西洋人拿来吹牛了,说你们中国人虽然有技巧,但是你们不能跟我们这个一样,这话哪儿行,皇帝们不管是中国的皇帝还是满洲的皇帝谁听了都不舒服,天朝大国我什么没有啊?我一定要造珐琅器,造了珐琅器干什么用?

  再下面,因为你看我刚才说北齐和东魏把汉人定位为以前,以前汉,杀一个汉人是这样,到满洲入关的时候汉人的地位还是很低的,这历史消失不远,大家都知道的,那么他造这种珐琅跟中国人没关系,人家说的是你要说中国不行皇帝受不了,但是中国满洲的皇帝又说你们汉人你们吹吧,孔孟之道有什么用呢天天自欺之人,你们这个、那个都是把中国的文化贬得一钱不值,包括出人参,我们说人参很好,康熙皇帝就跟满洲人讲说是人参一点用就没有,只有汉人迂腐至极把人参奉为至宝,拳霸人参发到江南去卖钱,宫里边不吃人参,基本上很少吃人参,反正他们就认为汉人从心里上,但是对这个瓷器说中国不好的时候他受不了,他又说你们这些汉人不悔改,他造出来这个珐琅和大量的赏赐人的时候带点儿他们满洲人自我夸示的性质,你看这是康熙皇帝受不了啦,马上让人从欧洲找人来,给烧造珐琅器,这就是他是很用功的。

故148313-康熙黄地开光珐琅彩花卉纹碗

  我上午讲了一个事说所谓故宫的一些教授们、专家们说这个。康雍乾三个皇帝引进了多少西洋的技术啊,天文仪器、望远镜、火枪啊什么什么,包括计算器都有。没用去教他们满洲人的官学,没有。也没去普及教育,也没有在全国发展,几何原理那个时候都来了呀,你想想书都有,他没发展下来,就等于白来了,唯一一个发展的是什么?就是珐琅彩瓷器,所以改变了中国清朝的彩瓷的走向。

  我们可以看看这个,西洋人开始进入了上两个是受人家刺激有了,这个求人家派人来学,这个我们看到了,到这个时候马国贤来了又带来了赶紧让来人,再看看来了没有,我们看到马国贤说他们人来了,人来了给这几个,马国贤、郎世宁这几个人,郎世宁这个人很会跟中国人打交道,皇帝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所以他在宫里地位比较高,马国贤他们几个干着干着他们中国皇帝这么腐败,这么不好,天天学,天天干,他就故意把它画得很糟糕,皇帝看了很生气地说够了,就你这破作品滚出去,就给马国贤放出去了,所以马国贤在传教士中的地位并不高,因为皇帝,皇帝对尽管满洲皇帝不懂什么文化,但是他们对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一套要求是挺高的。这一帮传教士来了,首先扑灭的是皇帝,是什么,君君臣臣这一套。所以他们一定不许它传教,不许传教可不是现在,只有洪秀全引起随便传教。

  我们再看一下子除去人来了以外,画画的,画珐琅彩是郎世宁这样的人,烧了,我们再看进口原料,雍正六年以前我们基本上是靠进口的原料,雍正七年新料练成以后才送到景德镇去,让烧造瓷器用,那么景德镇才开始有国产的原料,换句话说雍正七年以前只要跟珐琅相关的,原理是西洋人的,技术是西洋影响的,原料是从西洋来的,甚至画画烧的人都是西洋的,那我们还吹什么,好,珐琅彩是中国的好,那么技术上、本质上是西洋的,我们就知道中国当年最好的瓷器现在卖的最好的珐琅彩瓷器原来如此呀,穿了马甲过去我们不认识,就这么简单。

新128098-乾隆珐琅彩缠枝纹合欢瓶

  就是这儿西洋人的东西,我们再看后来我们吹牛的就是新炼的珐琅料,我们比他们多,他们只有几样,我们有几样,那么我们再看看画珐琅,你看有在这个地方,这是文说,这是亲王怡亲王的旨意说我们的西洋人说烧珐琅用调色,就是调色用油,这个油是芸豆油还是什么,反正很快就没有了,咱们要画洋彩和粉彩的时候,要用芸豆油和豇豆油调,总之我不懂你们这个中央美院这一些,我想把中国的彩跟西洋的彩比起来,中国的五彩、三彩、釉上的彩,就是水墨画,用水调色,西洋这个珐琅彩、粉彩和洋彩用油调,这样区别一下子就好了。我是这样理解,但是不是这样呢再说。

  哎,就是这样,好,那就这样。那么你看把这个造办处收藏这些都要弄,查明还要跟年希尧烧瓷,年希尧是在景德镇给皇帝烧瓷器的,早期的珐琅试烧的时候是在北京烧的,那么珐琅在皇帝看来多么又珍贵呢?别人给康熙拍马屁说我们已经烧珐琅了,西洋人烧不过我们,康熙皇帝没理他,雍正皇帝说我们未来一定要烧的比他们还好,这种心理应该说不是促进科学技术进步的结果,就是一个皇帝,普天之下,我一定要最牛那种心理,任性的一种结果,但是果然是成功了,到雍正二年烧出来,康熙时期烧出来珐琅的时候,康熙皇帝都拿这种赏赐了,因为当年洋人拿珐琅来了嘛,这些大臣们都拼命买,一旦烧出来康熙皇帝就把它拿出来赏赐别人。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