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王光尧《中国陶瓷发展简史》 >[第14集]王光尧14集:宋代到明代青花瓷器上的外来因素

视频信息

名称:王光尧《中国陶瓷发展简史》王光尧14集:宋代到明代青花瓷器上的外来因素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王光尧:瓷器的中国属性和外来因素介入

  【雅昌讲堂】王光尧:中近东传统的琉璃和低温彩釉生产技术传入中国

  【雅昌讲堂】王光尧:北朝至唐具有胡文化因素的陶瓷器

  【雅昌讲堂】王光尧:唐代青花陶瓷器

  【雅昌讲堂】王光尧:清代瓷器上外来因素的传入

  【雅昌讲堂】王光尧:清代珐琅彩彩料生产的互动

  【雅昌讲堂】王光尧:珐琅彩、洋彩和粉彩的关系

        主讲人介绍:

  王光尧: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学系,入故宫博物院工作至今,现为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长期致力于古陶瓷研究和陶瓷考古工作,尤其关注中国古代官窑制度与官窑瓷器、陶瓷考古方法论方面的研究。承担《清代御窑厂及御窑瓷器》、《明代宫廷陶瓷史》、《元明清三代的官琉璃窑制度》等多项院课题,并参加国家文物局主持的《中国陶瓷史》清代部分的编写工作。

  

  王光尧: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导语:

  中国是世界上几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之一,对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做出了许多重大贡献。在陶瓷技术与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尤其具有特殊重要意义。在中国,制陶技艺的产生可追溯到纪元前4500年至前2500年的时代,可以说,汉族发展史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陶瓷发展史,中国人在科学技术上的成果以及对美的追求与塑造,在许多方面都是通过陶瓷制作来体现的,并形成各时代非常典型的技术与艺术特征。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陶瓷考古专家王光尧老师,应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邀请,为2013级“艺术品鉴赏与市场收藏管理”研究生课程班系统讲授了《中国陶瓷发展简史》和《中国古代瓷器上的外来因素》两门重要课程。

  课程名称:中国古代瓷器上的外来因素

  第五集  宋代到明代青花瓷器上的外来因素

  我们再看宋金时期仿这种玻璃器。还有那种金属器,很多了吧,这个就是汝窑的,这个上午其实已经讲过了,从汝窑到北宋,北宋有没有官窑我们找不到更多的器物,南宋官窑到龙泉窑一直就影响下来了,这个完全是同一个时期玻璃器,这是张工巷窑,在北方烧的张工巷窑。

  好,下面的东西就更多了,我们看看元代不需要太讲,如果我们讲元代的瓷器,我们现在把元朝作为我们的朝廷,把满洲作为我们的朝廷,其实元朝本身我们也处于一种殖民的时代,但只不过元朝的皇帝既要当蒙古的大汉,也要当我们中国人的皇帝,所以他是一种双重的身份,随着大汉地位的崩失,他才转向了中国的皇帝。在中国转向了中国的皇帝,在波斯转向了波斯的苏丹,走向了这样一个路。在俄罗斯地区他们就转向了当地的王宫了,完全被当地同化了,所以元朝人入关以后也在修《宋史》,明朝建立了朝廷以后也修了一个《元史》大概是这样的一个,元朝人更大的一个,因为他们就是对汉人也是外来的,辽人也是外来的,金人也是外来的,所以他就明确地不分南北修了一个《辽史》、《金史》、《宋史》,各自就是按它的纪年,只要是汉人修史辽、金一定不会给他建一个《辽史》和《金史》的,那简直就是敌人,怎么还会给他建个史,肯定会写着哪一年他来逛啊,其实我们中国人包括一直到现在我们的史书上很少讲一句话,讲哪句话呢?

  

金·张公巷窑青釉直颈瓶

  应该说两句话,“甲午战争”我们打败了以后,对我们是一个不平等的条约,但第一条你们知道是什么吗?《甲午马关条约》签订的第一条允许朝鲜独立,所以你到现在汉城去看有一个独立门,我去的时候傻乎乎地还问人家独立门是干什么的?我以为是他们45年从日本人独立起来了,说不是,我们从中国独立了。他们就是这样。《马关条约》我们打败仗了他们就独立了,从此朝鲜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跟我们再没关系了,所以再有关系以后就是毛主席的功劳了,打一场朝鲜战争,再把朝鲜给收复回来,就是说最起码你谈朝鲜你离不开中国就是这一句话,过去哪一个日本人占领了以后,日韩合并以后哪还有我们的事啊,所以要不是朝鲜,第二次朝鲜战争也是,一会儿说到明朝那个,上午也是什么时候说到,刚才说到那个日本人为了得到瓷器打了一次“瓷器战争”也就是万历时期,具体哪一年我忘了,应该是万历三十几,壬辰倭乱,壬辰这一年,他们去打朝鲜,万历皇帝那么无能的一个皇帝还不允许日本人来打朝鲜,派兵去把日本人给打垮了,那么保持了东北亚的局势的平稳格局,也保持了中国人相对来说早早地又坚持了三百年,中国人还能控制朝鲜,应该是万历皇帝很有功劳的一个事,那个功劳应该跟毛主席是一样的。最起码朝鲜必须是在我们的掌控和影响之下,像越南一样,你可以闹一闹,但不能太过分。所以元朝就不一样了,元朝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是在别人控制之下生产瓷器,所以我就把它元青花什么什么都是的,不想讲。

  再讲明朝吧,我们看原料、器物造型、纹样、宗教内容。

  

永乐青花江崖海水纹鼎式炉

  这个东西肯定是中国的,想都不想,大鼎、青花瓷器大家都这样看,你们去故宫看,现在我们正展着呢,把景德镇也拉了,放在一起比,气势磅砣真是很震撼人,进门就看到这样的东西,青花料是别人的,所以你就不能不承认受人家影响了,料都是别人的东西,这是一个。

  这个呢?纹样,纹样是阿拉伯纹,器型阿拉伯器型,生产这样的东西,我不能说全是为出口,但最起码在现在卡塔尔王宫里还有他们旧藏有这样的东西,他们旧藏啊,要知道,阿拉伯人的旧藏应该是来自他们的王公家族世袭传下来的王室,是不是当年这个永宣时期生产这些东西的时候就跟他们有交往?那么如果我们有意识地生产给别人,我们是主动接受别人的结果,如果我们要是被动地还看人家的铜器好,看人家的纹样好,我们还是主动学习的结果,但不管怎么说,在瓷器上出现了人家的纹样,青花原料是别人的,器物造型是别人的,这个也在展着呢,这一次我们展出来了,大家可以看,这在阿拉伯的铜器上有很多,当然了你很快可以问我说缠枝莲纹,缠枝莲纹就不用想了,缠枝莲不是莲是我们给它起了很好的名字,缠枝莲是激情果大家吃过吧。或者知道十香果、百香果就是激情果缠枝莲就是这样的。如果你要把它翻译成缠枝的莲花,肯定是中国人自己做的。全世界都知道这个不是我们的东西,唐朝传给我们以后很快我们所有官式纹样,这个就来得更早了。这个器型到纹样没一个是我们的,我们就可以看了,只不过纹样来得早一点,像这个器物我们就不知道它叫什么,乾隆皇帝说他叫无档尊,那么就叫无档尊了,这个是永乐时期的。

  

永乐青花回纹无档尊

  现在看来在阿拉伯也能找到这样同样造型的铜器,它应该跟阿拉伯那个神庙里面有一种挂起来一种玻璃灯是相关的,那个灯拿下来的时候要放在一个地方,但是需要更多的研究,我不研究这个我只是推测,我想象这个东西是干什么,没时间用,中国人不搞这个东西。你看阿拉伯那种一直到现在当然他们骑着马乱跑了,骑着骆驼乱跑,烧个火啊,在一个支架上把类似的圆底壶烤一烤煮点儿奶就喝了,是不是也要放一个器座啊,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东西我不知道,但是这样你看文字,有人说是回文,有人说是波斯文,反正我不认识,知道不是中国文字,纹样像这样的都跟我们没关,像这样的一种无限的几何形的纹样,我们有时候还想的是橘瓣纹或是莲瓣纹,其实也不是的。也是阿拉伯时期铜器它是无限分割的一种办法,跟我们没有关系,阿拉伯的世界很怪的,全世界一看见这种东西都知道是阿拉伯人,只有中国人过去不知道而已。

  再看这个造型,这个造型点蜡的一种东西,但是这个东西一看到这样的蜡中心是一个大圆孔,不是给我们的了,我们的蜡中间是硬心的,现在你到商店去买的蜡全部是洋蜡是软性的,就是一个线用的蜡,中国古代一定中间是用一个硬的东西,在不停地把动物的尸体那种油转起来,所以两个是,一看见这种蜡台就不是为中国人用的。这个东西在阿拉伯的陶器、金属器,金属器就包括金银铜铁很多东西上都有,看到这样的东西也就是知道永宣时期,这个东西就更多了。可以看看受别人的影响了,当然了这都是青花瓷器,是中国人生产的了,又有中国文化载体,所以这个我们不去说别的,我们现在主要是说别人在我们这个,我们采取了多少外来因素了,像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名字叫什么我们都不知道,在清宫那个瓷器上叫什么?叫王八壶,它长得太像个王八了,所以就叫王八壶,现在这个名称我们不能把它写在书上这也太土了,就叫大扁壶,可能这也是你看瓷器烧这么大,你们去看有这么大,装这儿一壶水,不要说装一壶水,装空的这个东西没人敢拎一下这个环,所以这个东西也应该是仿自阿拉伯那种扁壶铜器这样的东西,它要是铜的那样,就可以背上跑,它一边是平的,平的它就可以搭在骆驼边上什么了,所以跟圆的不一样,我们可以看,主要它这个图案也是阿拉伯式的图案,是不是受人家影响?

  

青花缠枝莲纹双环耳大扁壶

  这又是的,这种小扁壶,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图案。像这样的都是也是清宫旧藏下来我们不能说它完全跟我们没关吧,但是传下来,写错字了。这几个字我都不知道怎么打出来,五笔字形错了我都不知道,反正错了就是错了。这样的东西,这要是再长一点叫藏草瓶,但是跟这个不一样。这应该是叫钧池,钧池又分两个体系的钧池,一种就是这个体系的钧池,这个体系的钧池应该是佛教徒和伊斯兰教徒就是回教徒都用它在利益上洗手的那一点,我后来去在印度参加了一个佛教徒的婚礼,也参加了回教徒的婚礼都有这样的东西,在芭蕉叶子上面,很神圣地放一点东西,有一个焦炉就是我们说的香炉,还有我们说的这样的东西就是这里面装了很少一点水,什么东西滴几点水就算完成这个任务了,也是一种宗教礼仪用器,并不是有的人跟你讲课的时候我就不用说,肯定有专家跟你讲回教徒是喝水,在沙漠里边多么,这是一个,另外你再看有一种所谓的钧池,就是后来在大航海时代福建生产很多这个地方不是这种溪流,这个地方有一个大的小瓶,瓶上有个小口,那个应该是波斯人的水烟袋是两回事,完全不是一回事,大凡要出去看看就知道,不要在咱们这里面自己认为是陶瓷专家,就不会把这个认错,所以这个也不是我们的体系,这个当然是我们的了,还有汉字,但是青花不是我们的,缠枝莲不是我们的。

  这样我们就,这样就是,这个是想看什么呢?从元朝以来,元朝的青花上,到这个时期上就是这个我们叫菱形这一点,其实给那个宗教那个神龛上那种米哈拉布上边那个肩特别像,但是不是受它影响,我一看到很多是不是在里面每一个都能去想象这样的说法,还是让回教徒看,我不知道,因为不是回教徒没这种感觉,但这样的东西我们看,文字不是咱们的,也不是我们的,藏传佛教,我们不能说西藏文化不是中国文化吧,但是西藏文化一定不是汉文化,对汉人来说,对明朝人来说它就是外来的。这样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有争议,过去故宫藏的是元代了,我把它放在这个地方讲,像这样的东西你看这个鼎炉井底纹,鬼纬金地井底纹,这是波斯纹样对我们的影响,像这样松竹梅这是中国的,但是你看我不知道能看清不能或者能想象出来不能,他这个地方所有器物的脚都被割掉了,就像方角一样全割掉了,割掉这个东西是波斯文化的一种,在方角这个地方被割掉是波斯文明在全世界很有影响的一个东西,除了这个炉以外,还有器物也是的,看到了吧,宣德时期的,所以这种东西就给我们带来了另外一种文明,你去看了,当然这个花纹大家都很熟悉了,这不是牵牛花嘛,就是我们说的喇叭花了,所以从这里面每个你去找一下子都能找到一些好似还是相关的,这样的纹案过去我们叫“轮花”,这是故宫档案上,就是后来已经不知道它是什么了,其中这就是阿拉伯式典型的六式的阿拉伯图案之一了。

  

青花轮花绶带葫芦扁瓶

  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东西都不知道它是干什么用的,对中国人来说,但是我们生产了很多这样的东西,这样胡人的形象,胡人献宝,这个他们说是波斯文,其实是什么文我也不知道,有的人如果他认识这个文字,认识这个字母没关系,波斯文的字母跟回文的字母是一样的,就像我们现在看到德文、英文、法文的字母,除去个别的不一样以外大部分是一样,所以对这个文字不精的情况下认不出来的,我们中国人对这个研究过去含混带过,只有欧洲人第一是东西少,第二是对这些东西他们无论如何要去找很多语言学家来认,我们也找过,我没去关注这回事,看这样的花纹,这样的花纹从明朝早期一直到嘉靖万历时期都有,档案上记载叫回回花,回回花纹,所以可见在明朝的宫廷文化里面他们已经接收了很自然而然地接受了回回花纹那个梵文的文字,接受了一些器型,这是影响到最上层了。

  佛教的八宝,这样正德皇帝时期还有生产回纹,当然把正德皇帝说成是一个不好的皇帝了,我们可以看到。正德皇帝说句闲话,正德皇帝当然是不好的了,首先他去江南游玩一次是不对的了,咱们出去叫旅游,他出去是不对的,皇帝嘛,不能乱跑,尤其是南方叛乱都被打平了,他还去,肯定是不应该的了,但是正德皇帝干了几个事我们要知道,正德皇帝在北边打了一次回民的造反,打了一次蒙古人,这在历史上应该是有公平的定义的。但是明朝的史书上把正德皇帝写的不好,为什么,并且甚至怀疑正德皇帝不是他父亲的儿子,这都是有原因的,因为正德皇帝没孩子,正德皇帝以后找了一个堂兄弟,就是嘉靖皇帝来当皇帝,如果嘉靖皇帝把正德皇帝写得特别好,嘉靖皇帝就没法活,所以大凡你看历史上只要不是正统的就是说老子死了儿子当,儿子死了孙子当,凡是让侄子当或者是被别人夺了皇位的人,那个皇帝一定是不好的皇帝,像永乐皇帝明显是一个造反的人,他当了皇帝了,他一定尽管他不杀他的弟子这一点还不错了,把他的侄子、侄孙子们都抓起来,关到凤阳去,一直关到最后到正统时候把一个孩子放出来的时候,他都不知道、不会说话,只会吃饭,就是这样的。

  

青花云龙海马纹罐

  就是说凡是没有自己的孩子给自己在,给自己保持名义的皇帝没一个好下场,正德皇帝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嘉靖皇帝就把他往死了说的不好,再加上一些拍马屁的大臣都会干这个事。所以再加上御窑厂你看这样的东西都很好,谁让他弄这么多回纹呢?这也是他的罪过之一,他不是养了回回,养了什么地这个就是你看也是明朝藩王墓出土的回青很典型,字也写得好,但是在万历十九年,弈庄王墓出土的,就是这一点没烧好,按明朝的规定我上午已经讲了,烧不好是要打碎的,可是到嘉靖万历时期已经不打碎,不打碎谁都可以拿,明朝的王爷当然可以拿了,所以这样的东西就出多了,其实你们要去买这样的东西到日本去找还是能找到的,因为到清朝晚期以后尤其清朝末年第一是我们乱了,第二我们经济也不好了,再加上很多人拼命就是卖一点祖宗的东西去维持着这个家,像当年北京城那个一直从清朝晚期到明,清朝晚期可能还好一点,到民国时期很多大户人家卖东西是嫌丢人的,但是表面上满洲人又要装出来一个样子穷到了极点还要瘦死骆驼比马大,一定要吃好、喝好、穿好,就是说弄点儿油把嘴上抹一抹也要嘴上带着油。

  所以这样的事他们就是卖东西都是偷偷来卖,家里的东西都卖出去了,被这一帮古玩行地收了日本人买走了还是比较多的,法国人、日本人,当时日本人对瓷器的理解比较多,所以他们买的好东西多,法国人、欧洲人只要红的东西,而且只要琅邪红、豇豆红,那个可是很贵的,都是按黄金,几条黄金、几条黄金买的,可能琅邪红和豇豆红,相反现在的价码可能还达不到法国人当年拼命收购的价码,这些东西当年不贵的东西尤其是日本人买的青花、龙泉,现在回过来的时候价码是天价,这个也是一个王爷墓葬出土的,就是同样弈宣王墓出土的,我们可以看到所以我上午不是说了嘛,这种克拉克瓷器不全全都出口了,在王爷墓葬有出土,平民墓葬有出土,耿先生说三四十年代北京城里这种东西多的很。

  

青花花鸟纹开光盘

  所以随便一买一卖都能卖出去,所以也不要把这个东西看得多么跟外销瓷器有关,反正我们知道有这回事,但对我来说我想说什么呢?这两个,今天我们讲到这几个下午不是讲他为什么要打碎,而是讲上面的回文。正德皇帝不是回回嘛,我们看到这么多,那么这一个早期我们知道元朝是进口的青料回青,当时还没叫回青这个名字,有回青这个名字他还没在瓷器上说回青,洪武时期李会丙先生有说法,说是剩的料是烧的,所以烧的不好,但是这个不知道大家各做定论,没人去解释,也没有文献记载,永宣时候为什么又烧好了,有的人说了郑和下西洋带回来好料了,是不是这样反正是这样想吧,到宣德以后,又没有回青了,为什么没有回青了?

  宣德不下西洋了嘛,宣德五年以后停了下西洋,自然没有料了,只有官方贸易每年来一点可能有,民间没有贸易,没有大规模的这样来了。只能用中国的青料了,到嘉庆、正德时期又从云南来了,为什么从云南来,这一次我在一篇文章里提到这个回青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无限想象的空间,正德时期对我们来说我们还没开开,还是明以后早期闭关的这种,但是对西方人,人家已经早就到了,最起码是对葡萄牙人已经占领了马六甲了,他们已经在海上兴风作浪了,到云南是很容易的事。

  

青花花鸟纹开光盘

  他们尽管来打了几仗都打败了,从正德开始大东方来,到万历打了几仗,都被嘉靖、万历都打败了,但是没关系,到嘉靖的时候他不妨碍人家贸易,东方的所有国家之中只有泰国人是一个很鬼的国家,谁来就跟谁贸易,到东亚全变成殖民地的时候日本人后来改革了,没变成殖民地,当然也是被美国人、西亚人武力给打垮,签订了许多不平等条约,只有泰国一个国家没签订过一个不平等条约,永远是独立的,但是它永远是开放的,就像现在一样的,谁来都好,国家永远是独立的。所以我们从云南又得到回青是很正常的,因为我们考虑到泰国人在那个区间贸易的一个结果,人家早就跟南方通了,所以是不是有大航海时代重新打通了海上,带来了这一次还是有结果,当然也不是完全有这样的思考。因为从陕西这个通志上,当年也有回回进贡的时候进到陕西、进到兰州的时候也进了有回青,所以说回青用于瓷器这是文献很有记载了,我们就说回青的两个来路吧。

  这个器物就是让大家看看回青,出去烧的好的,有的不好的,这么多回青,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东西就是我说图案、纹样都不是中国人固有的设计方法了,但是这个你看这里边还是一个典型的,最起码没让人看着那么恶心,还是中国画这种小鸟、山石,这个看的还好一点,但是不管怎么已经受人影响,这种开光式的克拉克瓷器了,已经比较比较对西方化了,还比后来的广彩好一点,这就是我说的青料归纳一下看到,从青料看一下永宣进口,宣德时候部分改釉,后来就停了,没有了,进口了,正德时期又来了,嘉靖、万历都是这样,二十四年回青绝了,只能改成青色了,所以青花又有变化,其实从原料上,我们掌握了原料,原材料和工艺对于我们搞鉴定来说,对搞分期和断代来说,对器物分割的把持来说也都是很好的,其实到后来我们对青料已经知道哪个青怎么烧,从技术上已经掌握了很好了,《江西大志》上有记载,你看全用回青他就不能画得很好的,石青又不亮,所以怎么加怎么弄比较好。

  好,明代说完了,我们休息一会儿再讲清代,清代有很多好听的小故事。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