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王光尧《中国陶瓷发展简史》 >[第9集]王光尧09集:明清——从官窑走向御窑

视频信息

名称:王光尧《中国陶瓷发展简史》王光尧09集:明清——从官窑走向御窑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王光尧:陶与瓷的认知及白陶的出现

  【雅昌讲堂】王光尧:高岭土生产技术的南传与原始青瓷的出现

  【雅昌讲堂】王光尧:原始青瓷的生产及青瓷生产中心的形成

  【雅昌讲堂】王光尧:六朝时期生产的发展与外来技术的介入

  【雅昌讲堂】王光尧:白瓷的出现与瓷器生产二元格局的形成

  【雅昌讲堂】王光尧:宋金代瓷器生产的多元化(上)

  【雅昌讲堂】王光尧:宋金代瓷器生产的多元化(下)

  【雅昌讲堂】王光尧:元代瓷业的新格局

        主讲人介绍:

        王光尧: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学系,入故宫博物院工作至今,现为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长期致力于古陶瓷研究和陶瓷考古工作,尤其关注中国古代官窑制度与官窑瓷器、陶瓷考古方法论方面的研究。承担《清代御窑厂及御窑瓷器》、《明代宫廷陶瓷史》、《元明清三代的官琉璃窑制度》等多项院课题,并参加国家文物局主持的《中国陶瓷史》清代部分的编写工作。

  王光尧: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导语:

        中国是世界上几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之一,对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做出了许多重大贡献。在陶瓷技术与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尤其具有特殊重要意义。在中国,制陶技艺的产生可追溯到纪元前4500年至前2500年的时代,可以说,汉族发展史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陶瓷发展史,中国人在科学技术上的成果以及对美的追求与塑造,在许多方面都是通过陶瓷制作来体现的,并形成各时代非常典型的技术与艺术特征。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陶瓷考古专家王光尧老师,应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邀请,为2013级“艺术品鉴赏与市场收藏管理”研究生课程班系统讲授了《中国陶瓷发展简史》和《中国古代瓷器上的外来因素》两门重要课程。

        课程名称:中国陶瓷发展简史

 

        第九集  明清——从官窑走向御窑

  明清就更反动了,从官窑走向御窑了,皇帝的东西别人用就杀头了,这就是明清那个最大的特点。再反动就走下来就是现行反革命了,不能乱说话了,明清走向御窑,那么这个是关于景德镇如何如何好,我们就是大家常说的,但是这个地方明朝建立以后四大官窑,我刚才了四大官窑的存在,随着景德镇的发展传统的民窑全部取消掉,不是取消掉了,被击跨了,市场上没有了,慢慢地就出现了景德镇窑、北方的磁州窑以及地方的窑厂,龙泉窑到明朝中期以后有成地方窑厂了,只有一个景德镇成为全国的窑厂,和漳州窑,和德化这种出口的窑还算可以。

  这个就是你看明窑林立这个时代已经终结了,如果你要说跟皇帝专制相关不相关呢?我不能肯定说这都是相关,但正因为是皇帝,太专制了,给景德镇设置御窑厂,促进了景德镇瓷器的大发展,就把别处给击跨,反过来说我们过去就是我们其实想象所谓美国的民主,美国就是搞这种军工生产、军事生产、委托机构打动生产,带动了民间生产,我们过去军工只是军工,民工就是民工。

        所以我们军工搞的很好的情况下,民间没有发展,轻工业不行;随着改革开放钧哥、民哥打通了以后我们工业也起来了,大概就景德镇设立一个御窑厂,它的作用和价值对世界文明的影响,对世界瓷器发展史的影响应该是过去我们更多的是属于它的反对的一年,因为毛主席的手段大概皇帝是反动的,我们都是说反对的。随着现在我们看景德镇御窑厂的设计对景德镇的发展,造就了天下的瓷器斗争,造就了青白瓷,造就了青花瓷器,影响了全世界的青花,所以它的势头我们还是要好一点去思考一下子。

  

  景德镇御窑遗址

  关于景德镇御器厂说起来很长,其实景德镇从洪武二年,朱元璋建明朝开始已经有窑厂在给皇帝烧瓷器但不叫御器厂叫陶厂,瓷器的机构仍叫瓷局,到洪熙元年9月,宣宗就是宣德皇帝当皇帝以后了一个玉器厂,在哪儿呢?这个御器厂是不管生产,只管给皇帝挑瓷器。

        这个御器厂还是在饶州府波阳县等正德时期这个厂才迁到景德镇去,给生产的厂家和管理的厂、管理机构合为一体,这个时候文献上很清楚只不过后来人懒得去搞,把它搞乱了,所以给大家讲一下子,在明朝其实从洪武二十六年开始的样式要求是非常精美,有画样,有实物样,有木样,都很精,下去了,为了给皇帝垄断瓷器,这就是我说的那个你看这都是一窝一窝的,这就是我们挖出来的,这一窝瓷器挖出来不知道能拼多少件。

  这个瓷器为什么打碎呢?看它打的痕迹还存在,看到了吧,一锤子就打碎了,看看这个龙是几爪,这个地方是几爪,所以就要打碎它,就画错这一点,皇帝又不要错,皇帝一看错了,还不要杀头啊。所以挑的是很严的,跟皇帝说打碎了瓷器有两种:第一种是烧的不好的,第二种是多余的,明朝的时候给皇帝烧瓷器是要烧一套备一套,大概假如皇帝的窑十件,那边至少要烧十五件准备着,这边的命令传过去说完成任务了,大家皆大欢喜,那边怎么办?打碎吧,好的也打碎,这是好坏的本身没烧成的,没有烧成的肯定有多种多样,第一烧歪了的肯定是废品。这个落选品质是什么?是纹样没好,发色不好,粘了窑渣了,总之是器型不短装都要打碎。所以有成坑成坑的,打碎也不需要别人用。

  

  洪武山石芭蕉青花执壶

  这是修复件我们可以看到,这是故宫的传世的好的,这个是很有名的,在那个什么来着,在那个大阪东亚陶瓷美术馆,大家可以去看看,这个也是拼的,02年我们挖出来的,这是03年挖的,这都是03年挖的,这是故宫传下来的,我们快看这两个,这个现在正在展览的大家可以去看,正在展览的是洪武、永乐、宣德时期的瓷器,这是传世大家都知道的总共有四个,现在已经有五个半了,这个压手杯,你看这两面是一个狮心的两个狮子,花心的永乐年制,传世的青花款的就这几件。

        这是03年我们挖出来的永乐年制,所有永乐款的东西,大家看只要带款都是在碗,高足碗的里边还有压手杯的里面,都是这四个字“永乐年制”,印的、刻的、写的青花,并且全是在釉下,所以说如果有人给你拿来洪永乐款,并且款写在外底送钱都不要它,假的嘛,毁自己的眼睛,早期的款,到宣德时期款就很乱了,随便写,因为也是刚开始不宜规矩,所以这个是宣德是仿哥窑的了,这个就是我说挖出来你看没打碎多狠,孔雀蓝。

  这个这是写在底下的了,这个款你看写在里边,孙瀛洲就归纳下来宣德的款识很乱、很写,为什么是很乱呢?到处各种写法的都有,四个字的、六个字的,竖着写的,横着写的,器物内底、外底、外身到处都写。我个人认为不是他不会写,而是他用了那个永乐的刚有款,宣德时候的款我也排过也是先从碗里边这四个撰字到四个楷款,从釉下到釉上很快发展到外面,就这样四个字到六个字发展,也是处于一个刚学习、摸索发展的过程,所以还不规矩,在接触下来就是所谓的空白期没有见,到成化时候已经开始规矩了,一直到宣统时期就没在变化了,总之是一个发展过程,我们把它这样理解,你看这是我归纳的这几个,刻四字、六字,篆书、楷书都有。

  

  弘治黄釉描金尊

  这就是很有名的娇黄釉了,大家看一下东西太多。这个东西……大家都知道值多少钱了,刘益谦还敢拿它喝茶呢,2亿7千万哈,所以这个东西是玫茵堂的藏品,从瑞士给卖出来了,所以卖了两个亿,其实我个人认为不算贵,不管他拍几次,像这样的东西又是当年烧了给皇帝,当年就是烧了给皇帝用的没几件,并且现在传世你像北京故宫只有两件,台北也只有二十多件,并且这样的东西你不管台北,你哪怕故宫有一千件或者台北有一千件,没用你市面上没有,国有的东西永远在藏着,它只是代表一个当年生产的量。

        像这个两个合起来才几十件,皇帝好不容易传下来又这么好的东西,欧洲那一幅破画卖那么贵,我们凭什么卖这么便宜啊,卖个八个亿也值。真的是这样思考,我们还是要不是说我们就是民族倾向强一点,有些东西在当年就是按艺术品生产管理很严的,跟我用的碗不一样,它本身就是有无上的价值在里面,还是应该给它推到它应有的价值上去,不要大家就是说我想龚老师没有,作为老师,不要像有些藏家你收藏了我就说你这个不好便宜,去攻击别人干什么,有本事你也去收藏啊,他出两亿七,你出两亿八呀。是吧?

  这样的东西你看,刚才我说早期还打碎,到嘉靖、万历的时候已经不打碎了,像这样没烧好的东西送给皇帝肯定是要砍头的,可是到现在已经不砍头了,不砍头这个是留在景德镇,被人家发现在这个……清江县一个王爷墓里头挖出来了,为什么出现在王爷墓,王爷私自拿是要砍头的,可是这个时候不砍头,其实从龙庆、嘉靖以后这种东西烧坏了就扔在了窑厂没人管,后来呢?到万历时期他们跟皇帝写奏折说这个东西扔这儿没人管挺浪费的。

        咱们算算值多少钱,给这些官员们折俸抵工资,官员们一听这破玩艺儿拿来当工资不要,坚决不要,所以就没卖出去,扔在那儿一直都没人要,这样的青花一直到雍正六年,大量的东西都扔在厂里边没人要,所以现在从日本回流的大量的都是这样的,嘉靖、万历的东西没烧好的,一看这里边有点儿疵,那里边有点儿疵,其实故宫我查了查也有几件嘉靖的东西烧成这样,在北京也出来了几件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东西已经开始没人管流向市场了,我印象当中是,不叫流向市场,叫流向民间了当年,我印象中是一把烧窑的人,管厂的人,随便拿去送人没人管。

  

  鸡缸杯

  哎!这个我就顺便再说一句,这不管呢后来有一个人叫唐英你们知道吧?烧造瓷器的唐英,大家都知道吧,唐英自作聪明,为了表示给皇帝的忠,显示他,他给雍正皇帝写封信说你看这样皇帝放在厂里边没人管,浪费,我给你按每年进贡,春秋两季我也给你运到北京去,你去赏赐人,你去卖钱都想,雍正皇帝反正想着,雍正皇帝怎么想我不知道,我是这样想雍正皇帝的,你送来我就要呗,能卖就卖,能赏就赏。雍正皇帝还稀里糊涂地让他在这儿干,到乾隆皇帝以后,乾隆皇帝说这个东西你送给我干什么?在景德镇卖钱吧,景德镇卖钱,雍正皇帝说卖多少算多少,送到北京卖,乾隆皇帝就说你不要随便卖,正品拉到北京来,次品算算有多少,次品规定了,假如说一个盘子,烧造一个盘子折抵一两银子他就规定你给我卖八钱,卖15钱,卖十几钱,唐英一看傻了,根本卖不能出去,没人要啊。

        谁去要这个东西,官窑的东西太贵了,民窑人家也能烧那么好,想加款偷偷也能加上啊,没人要唐英赶紧跟皇帝说,这是乾隆七年,给皇帝写了一个奏折说这个不行啊,说这个你看这上面是五爪龙,是黄釉啊,是祭器啊,民间不能用,乾隆皇帝马上就回了一个奏折,在乾隆八年,说少来这一套啊,五爪龙民间多得是,继续卖钱,除去黄釉继续拉到北京所有其他东西就在景德镇卖钱,从此开始卖不出去两年以后赔钱,卖不出去两年以后赔钱,烧废了也让唐英赔钱,第一次赔了6000两银子,第二次赔了多少,对皇帝一张口几万两银子是小事,赔6000两银子,一个清朝的宰相一年的工资是300两银子,所以唐英没几天就整垮了,唐英家就穷了,唐英穷了,后来奎德也穷了,唐英还没自杀,下一个督陶官就自杀了。

  所以在唐英以前的督陶官没有不发财的,没有不活下来的,唐英以后的督陶官没有不倒霉的,为什么呢?乾隆皇帝管严了,要烧不好赔钱,废品去卖钱,没人要怎么办?赔啊,那还不赔,把另外一个督陶官整的什么样?把他北京的家产全查抄了,把老婆的嫁妆也给抓来了。

        后来那个大臣还不敢,那个大臣也不是好东西,都互相攻击说他没有儿子,但是他侄子还在内务府当差,每年还有工资,把他侄子的俸禄也给查了,乾隆皇帝说自古以来只查儿子,没有查侄子的,你们这帮人太不人道,这个不能查,他老婆娘家陪的嫁妆是人家娘家的呀,留下来,再给他留一处家产,让他自己去养着,剩下全查,所以说为什么他开始有一种决算制度,早期只有预算,所以你看明朝生产,为了生产这一堆瓷器说十万两银子,五万两银子,皇帝说同意就烧呗,烧烂了就打碎,到清朝为什么不打碎呢?卖钱还卖不出来呢?所以就不舍得打碎了,嘉靖、万历以后不打碎是那帮官员太腐败了,懒得管了,所以就开始流向民间了,不打碎也挺好的,现在才传世多一点。

  

  17世纪克拉克盘

  好,这是不打碎,这个就是属于克拉克瓷器了,为什么我放这个呢?民窑其实给我们今天讲的是民窑我就没过多地说,只是说一下,但是这个还是想说一句,这样的东西到现在开始应该是中国人已经沦为给西方加工的一个东西了,早期的瓷器出口我们很难说哪个窑厂是专门出口的,就是中国人最早我们卖出去的东西我们生产什么卖什么,后来稍微考虑一下子主动考虑一下子,东南亚这些人用的东西跟我们不一样,这个时期中国人完全是已经不掌握这个文化主动权了,人家说你给我们加工这个,我们就加工这个。那么就带来了另外一个关于克拉克盘子的事,关于克拉克瓷器的事。

  有的学者认为只有景德镇生产的叫克拉克瓷器,是景德镇影响了漳州、影响了日本、影响了波斯。我是反过来思考的,我们不掌握这个主动权,我们是给别人加工的,人家那个西班牙人来把样子,荷兰人来把样子交给中国人,交给景德镇人,景德镇人生产;交给漳州,漳州人生产;交给日本,日本人生产;交给波斯,波斯人生产,所以说所有都叫克拉克瓷器,你不用管它生产的好与不好,因为不是景德镇生产的别人偷偷学景德镇,是人家把样子交给谁生产。

        就像我们现在,哎我们现在替外国人加工的是什么呀?手机,iphone手机在我老家加工的,我想起来了,那个与我老家没一点关系,我们加工一个iphone手机只赚100多块钱,美国鬼子把钱都拿跑了,就这样的东西一样,所以这个假如说英国人也在加工手机,俄国人也在加工手机,他肯定不是学我们,全世界加工厂都是在加工Iphone手机是不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们这样理解一下子我就是想说这个事,但是!这样的盘子也不是全卖出去了,在中国内地也多得是,去年我在故宫挖瓷器的,挖了一坑瓷器,有一片这样的瓷器,所以说当年也进到皇宫了,千万不要认为所有这样的风格都卖出去了,没有一个窑厂专以生产这个不生产别的,哪个窑厂敢这样生产一定饿死他。洋鬼子不来怎么办,所以说千万不要相信有的人说有专门的外销瓷器窑厂,一句话,我就是想说这句话。

  

  加饰Manuel I徽章的青花执壶

  看,这也是给人家加工的。这个当然早了,这是明代,这个我把钧窑放在这儿讲,这个字是烧造瓷器时候的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是小器,一是大器,为什么有这个呢?你清朝一来就是有配套的这种说法,乾隆时候就在上面改刻了一些字,他把两个东西放在一起,这个二跟三能够放在一起能够对上了,他说好把那个上面的二改掉,重新刻上一个三,二就铲掉了,有这样的记载。这样的小字看这样的小字明显看是刻上去的,建福宫假山用,就是按清朝宫廷的名字大的宫廷。

        你们去故宫关注一下都知道,大的宫里面还有一些小地名,这个就是大地名横着刻,小地名竖着刻,这都是乾隆皇帝规定的,乾隆十一年到乾隆十五年干了很多这样的坏事。钧窑从清朝,从明朝到清朝一直没有地位,在宫里面,都是拿来放在各处去养花,放在外面,放在屋里全是干这样的,雍正时期大量的,康熙时期连这样的档案都没找出来,五大名窑里边只有钧窑是这样没地位,就是这样花的花盆,如此你就想一下子最起码在明朝到清朝,晚明到清朝这些人看来钧窑不值钱。

  这是要烧瓷器杀头的,我们可以看到,把这几个放出来就知道龙泉窑快完了,就是想说龙泉窑,这是烧不好的龙泉窑,龙泉的,这个是要说磁州窑的,刚才我不说磁州窑有很好嘛,我们看看这个(处地尊)跟钧窑那个尊还都有几分相像吧,再看一下子这个,再看一下子这个,这个葫芦瓶,龙泉要有没有同样造型的,像这样的缠枝花纹,在景德镇是经常能看的,所以说我把写东西在故宫藏这些东西,这些东西你一看就知道是故宫藏的,只要看下面这种编号,但你可千万不要看这样的话。

        这样的尺寸在外面买,现在造假的连故宫这样的假纸、假笺、假号都在上面写着去卖钱。这个瓶扁壶大家看到了,能不能想起永乐、宣德时期同样的扁壶,还有下面的凤纹,好,这个是,有这个就是,刚才那个奏折就是烧造这个瓷器的时候光绪时期烧造了一个样子,为了烧造这个东西是同治十三年下样,要烧造这个梅花鹿,光绪元年二年我找到奏折上说烧不成,第一次造了一个完整的烧不成;第一次分段烧仍烧不成,后来我在江西省考古研究所的库房看到这个东西了,所以证明了文献上说分段烧也烧不成,这已经到光绪时期了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