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王光尧《中国陶瓷发展简史》 >[第7集]王光尧07集:宋金代瓷器生产的多元化(下)

视频信息

名称:王光尧《中国陶瓷发展简史》王光尧07集:宋金代瓷器生产的多元化(下)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王光尧:陶与瓷的认知及白陶的出现

  【雅昌讲堂】王光尧:高岭土生产技术的南传与原始青瓷的出现

  【雅昌讲堂】王光尧:原始青瓷的生产及青瓷生产中心的形成

  【雅昌讲堂】王光尧:六朝时期生产的发展与外来技术的介入

  【雅昌讲堂】王光尧:白瓷的出现与瓷器生产二元格局的形成

  【雅昌讲堂】王光尧:宋金代瓷器生产的多元化(上)

  【雅昌讲堂】王光尧:元代瓷业的新格局

  【雅昌讲堂】王光尧:明清——从官窑走向御窑

        主讲人介绍:

        王光尧: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学系,入故宫博物院工作至今,现为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长期致力于古陶瓷研究和陶瓷考古工作,尤其关注中国古代官窑制度与官窑瓷器、陶瓷考古方法论方面的研究。承担《清代御窑厂及御窑瓷器》、《明代宫廷陶瓷史》、《元明清三代的官琉璃窑制度》等多项院课题,并参加国家文物局主持的《中国陶瓷史》清代部分的编写工作。

  王光尧: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导语:

        中国是世界上几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之一,对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做出了许多重大贡献。在陶瓷技术与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尤其具有特殊重要意义。在中国,制陶技艺的产生可追溯到纪元前4500年至前2500年的时代,可以说,汉族发展史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陶瓷发展史,中国人在科学技术上的成果以及对美的追求与塑造,在许多方面都是通过陶瓷制作来体现的,并形成各时代非常典型的技术与艺术特征。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陶瓷考古专家王光尧老师,应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邀请,为2013级“艺术品鉴赏与市场收藏管理”研究生课程班系统讲授了《中国陶瓷发展简史》和《中国古代瓷器上的外来因素》两门重要课程。

        课程名称:中国陶瓷发展简史

 

        第七集  宋金代瓷器生产的多元化(下)

  龙泉窑还是比较多一点,像这种瓶我在这儿写了汝窑、官窑、张公相窑,到龙泉窑都有这种瓶,其实都是来自汝窑的影响,汝窑它整个把中国北宋晚期以来中国青瓷的釉色给转变了,如果说越窑我刚才说越窑是传统的透明青瓷,到进入汝窑以后从着釉的青瓷,更加像玉,更加像冰了以后,所以2000年前,3000年前,当南方的人拿着一个破瓷器到北方来说这是玉器坤窑,到这个时候真的实现了玉器的一种真的像玉器。

        现在那个我们不知道你们关注不关注龙泉烧的一些好的玉的挂件、摆件、手件,有的真的像釉的那个质感和玉的那种感觉,真的是很像,冰清玉润的,这是故宫那种很多了,最近关于汝窑的小孩枕也是名声大起,当然不是这一个了,那一个不是最后你们也看到咱们多说一句话这个小孩趴着睡时候这个腿是这样盘着的,像澳门拍卖的那个女孩子枕,美人枕侧着身睡小腿也是这样盘着的,不知道怎么盘。所以从人体力学上来说那个是没办法的,这个也是定窑的过去说绿定、紫定、红定、柿定啊,很多,我放了一个绿定.

  但是我想给大家讲一个紫定的问题,90%的人把紫定给搞错了,就那柿红定当紫定,紫定真的是有紫定,我不知道我这里面出现了没有,如果你们谁感兴趣以后去找我看照片,我个人知道全世界大概只有在窑址挖到一个紫定就是两片他们长期以来密不示人的,真的像葡萄的颜色一样一般人看到的就是故宫展览,包括故宫博物院的展览就把柿红定当成紫定了,其实红定就是红定,紫定就是紫定,文献上记载紫若葡萄,葡萄嘛,你想,就是咱们葡萄熟的时候上面带着紫,紫的上面又带着一层白灰的那种感觉,就是那个颜色。

        在定窑考古大概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挖出来了一片没有发表,绿定其实也不多,故宫也就几片冯先生当年得到几片瓷片,后来还交还了一片给初光美术馆,当然了是个人的感情什么后来他们攻击冯先生也攻击的很厉害,这就是我说的青白釉了,就是南方人用龙窑烧白瓷在这种先天两种技术上生产,一定会得到两种技术的一个、两种文化的特点,就出现了青白瓷,随着生产好有意识地往这种釉上去配,所以慢慢地就配出了这种真的像湖水冰那种,冬天结了点儿冰看着又透又不透,带着点儿青,反正就是感觉更好,这种东西比较多,从青白瓷也是比较这种龙虎瓶,但是这种东西大家家里都没收藏吧,有没有啊?有的大家举手我就不说了。

  

  龚老师:没有,一般没有人收藏这个。

  王光尧:这个东西阴气太重,一个木料藏两个,家里最好不要收藏,故宫博物院那个地库里面,有一个库我专装了这些东西,有一天我进去了以后就感到啊柜子都没打开都感到后背都是凉的。一打开这个我起来就跑了,我懒得去动它,真的是说实话,所以收藏这个事包括用这个古代这个东西,给大家敲一点打击的东西,打击的话,收藏可以救命,子孙后代有钱了你买一点东西,家败了,子孙把它拿去卖钱。可以救命钱,但是收藏终究会遭至是破家的,有些东西不归我们拥有还是慎重为主地尤其是像这样的东西,命名是给死人做的东西的时候要拿来活人玩儿恐怕不好。迷信迷信可以不信,魂停,其实很多东西都是给死人用的,但是。火葬一直就有,这个是喝茶的,其实挖出来几套这样喝茶的,这个都不属于使用器,茶碾。

  这个我们都可以看到与喝茶相关的,这个东西最近炒的特别火,我不知道大家看到过这个照片没有,收到这个照片了,这个照片是号称是在杭州出土的,就是这个烂的东西别人给出了200万他还没卖。我在杭州的时候他们说拿给我看了一眼,当时没有怎么,后来又说拿到北京来,我说想化验一下子,东西已经送到故宫了,但是那一天我上机器没法上,我第一次就说这个东西如果说窑变烧这么好的,全世界传世的,我们也只有知道在金家堂文库有一个,被日本定为国宝,不允许出境的一个东西。

        这个东西从地下挖出来有没有这么好,我首先我不想说人家是假的,但是大家还是希望再挖出来一个,后来我就到建窑上去找,结果是什么你们猜,真是找到了一片,就在碗底上找到一片烧的这个蓝就像这个地方蓝中带红,好极了。真的是有这样的东西。真的是有这样的东西,所以想否定别人也不那么容易,这个东西是杭州的一个收藏家,在杭州的收藏家手上,但是就这个器物能完整到这么一个程度,在生活遗址出来,我是支持的态度,生活遗址给我们在挖景德镇官窑,挖南宋窑这些,当年烧出来不好,我只说瓷器别的不说,这一堆瓷器打碎直接就埋了,现在可能拼起来。就像现在我这个杯子烂了,烂了我随便就扔了。你还能把它拼起来吗?那可能性是很小的,它跟皇帝有意识地打碎,当时就打碎,一堆全在这儿打碎就埋,埋了以后几百年以后又被我们挖出来。

  

  肯定一个坑,我们当时挖出来的时候都感到随便一拿就能拼起来一个,随便一拿,有一次我在景德镇挖,一会儿挖出来半个,一会儿又挖出来半个,直接又拼在一起了,两个就是,在北大搞过展览一个红釉碗两个就打碎两个就粘起来,所以一般咱们生活遗址能拼这么好我是持不支持的态度的,但是想否定它真的没证据,喝茶这种东西,我们可以看。

        这个也是这个就是当时宋代一个器型我们可以看看这儿,还是比较多的,这个是官窑的,我们可以看,好说到红绿彩我们可以看一下子在北方,就是除去北方化妆土这种白瓷出现以后,南方是一种彩,北方是一种彩,南方一会儿再讲,北方这种红绿彩过去关于红绿彩历史上有个反弹的认识,在早年的时候我们这个史学观可能是发生了很大变化,说这个我有时候在现在在真是在反思自己,反想古人的时候,我们说五大名窑,说哥窑、钧窑都是宋代的也未尝不可,为什么这样说呢?民国以前中国史官不承认有金,不承认有辽,不承认有西夏,这个时代都是宋。

  所以呢,宋一家伙就长了,有北宋,有南宋,你包括到现在80岁的老头,不知道他在哪儿个大学当教授给你讲这个宋辽金元,他们满脑子里就没有宋,没有辽金,那都是蛮人,那都不能进入时代,所以说金人生产的东西也完全可以放到宋。所以这样的东西古代叫宋加彩,过去叫宋加彩,这么好的东西金人怎么能生产出来,一个满洲人,一个女真人,他不可能干这样的好事,所以一概是宋加彩。到后来一些少数民族专家像叶哲民先生他是满洲人,哎!满洲人对中国的历史贡献很大,就像这样的东西,再加上我们现在倡导的一种是唯物的史观,是谁就是谁。

        这是金加彩,到现在又有一帮反潮流而动的所谓的学者们,试图把他往前更推说这不是金的又是宋的,有一些民间的藏家,民间的研究者这几连搞的比较厉害,还要把它说成宋,其实这一帮人大概是不读书的一个结果,为什么这样说?宋朝制度很严,一般人不允许用彩的东西,像咱们穿衣服只允许穿灰的、白的和躁的三种颜色,用彩色要杀头的,明确规定只有唱戏的戏子才可以穿带彩的衣服,这样你就反过来想不允许用红,不允许用彩,钧窑不可能,红绿彩色不可能,所以在北宋统治下不可能,那么为什么到女真人,女真人来了大字不认识,所有制度不懂,像满洲人入关一样爱怎么怎么,所以少数民族进关也有好处,你有一个新的文化上的一个喷发式的发展,大概是这样带来了一个这个金加彩出现应该与这个有关,当然了也跟这个白瓷的发展什么这个技术整个当时时代风格还是有关的。

  

  红绿彩碗

  好关于五大名窑说一点,五大名窑是明代晚期才有一个,因为这个不说肯定是不行的,定窑、汝窑、官窑见于宋代记载,文献考古什么都能定,这个不用怀疑,哥窑与钧窑时间有争议,我们争议是哪儿呢?哥窑能找到什么时候?过去说是宋代的,宋代连哥窑的影子都没看到,但是现在他们说龙泉那个文献上有哥窑,真的很难说,考古发现了所有跟传世哥窑相对的都是元代以后的东西,元到明初的,那么在老虎洞,刚才我说了有个修内司官窑窑址在杭州老虎洞,老虎洞两个官窑一个是焦坛下官窑,一个是修内司官窑,焦坛下官窑挖出来以后有龙泉的,有官窑的,还有烧的非常不好的东西,当时没人敢想它的地层能从北宋到南宋再到元代,想都没敢想.

  因为是焦坛下有官窑的东西完全对上了,那全是只能说有好坏差别,没有想着是时代上的差别,好了后来到90年代又发现了所谓的修内司官窑以后在凤凰山发现,乌龟山发现了以后,里面有八思巴文出现了,这就好了,知道这批东西有八思巴文一定是元代,南宋打死也造不出来八思巴文啊,所以这个就知道八思巴文的时代还在生产,看起来这个窑厂已经到元代了,元代的东西没有南宋的好。

        所以就给我们带来了南宋的官窑,窑哥不分到哥窑的东西,因为它也有哥窑的东西,所以我个人认为即便这个窑不是唯一的哥窑的产地,它能在时代上给我们排出来哥窑晚于官窑,晚于南宋官窑,并且处于官哥不分的后段,我为什么能这样认为呢?考古学排出来的地层先是好的官窑,官哥不分的不好的,再所谓的类官窑、类哥窑这种东西,时代上是这样的,就是这个地层关系给我们有一个提示,我是这样认为,所以由此看来哥窑的最早时代早不过南宋,就是应该是南宋这些窑工们烧造的质量不好的结果。

        为什么质量越来越不好?南宋对工人的态度是发钱,还把工人当人看,元朝是一种野蛮的奴隶制度,反正他们来了就是说我烧瓷器子子孙孙都烧瓷器,只管饭不发钱,所以大家烧着烧着就没兴趣了,只要不杀头的情况下我就随便糊弄呗,就像现在我们豆腐渣工程,给皇帝建故宫的时候怎么没豆腐渣工程。搞不好就杀头,所以就是一样糊弄的事了,越烧越不好,就变成哥窑了,应该是这样一个发展过程,这是一家之言,至于钧窑我也刚才说了,那就很晚了,我们往下再说,具体说。

  耀州窑明天再说,现在陕西很多人说他们手上五代的东西就是柴窑。如果让我个人说柴荣那几年仗都没打完,并且完全我们是用了一个子虚乌有的文献说的是子虚乌有的东西,又套在一个仗还没打完,一心以军国大事为皇帝的头上,可能性太少,但是我们不能否定五代时候耀州窑烧很好的东西就是他们陕西现在拿着那种田青釉那种东西,不要否定这个,但是那个东西未必就是柴窑。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