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曾璜《影像艺术品收藏和投资》 >[第11集]曾璜11集:影像艺术品的众筹模式和房地产模式

视频信息

名称:曾璜《影像艺术品收藏和投资》曾璜11集:影像艺术品的众筹模式和房地产模式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曾璜:什么是摄影收藏

  【雅昌讲堂】曾璜:摄影收藏案例

  【雅昌讲堂】曾璜:摄影发展的趋势

  【雅昌讲堂】曾璜:影像艺术品投资大环境

  【雅昌讲堂】曾璜:关于国家摄影收藏和影像的真迹

  【雅昌讲堂】曾璜:关于影像的真迹

  【雅昌讲堂】曾璜:中国摄影收藏的类别

  【雅昌讲堂】曾璜:影像艺术品的金融特性——复数真迹

  【雅昌讲堂】曾璜:影像艺术品商业模式

  【雅昌讲堂】曾璜:影像艺术品交换模式

  【雅昌讲堂】曾璜:影像艺术品的众筹模式和房地产模式

  【雅昌讲堂】曾璜:云志模式 企业品牌的模式和可能的新模式

  【雅昌讲堂】曾璜:影像艺术品价格体系

  【雅昌讲堂】曾璜:影像艺术品收藏发展趋势

  

  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  曾璜

  这个项目是这样,这个项目现在就是去年2014年的时候,赵振海,河南的一个摄影家,郑州河南一个摄影家,60多岁非常好的摄影家,老年痴呆,才60多岁,身体好,老年痴呆了,老婆必须什么呢?辞职在家里面照顾他,他会走丢的,所以他们家就基本上没有收入的,但是他有作品,所以就有一个画廊就出来了,这个画廊叫罗勇,谁是罗勇呢?就是你们看到那篇文章,前头那篇叫做“国际上的摄影收藏”的那篇文章就是罗勇写的,罗勇的画廊就出来了,就帮助赵振海做义卖,我们大家就都也都按照这个模式都买了他的作品。

        但是从更多的来说,从对摄影家的一种支持,但确确实实他的东西也还是有一定的收藏价值的,这没有问题的,所以我们回到刚才的王富春,王富春就是我最早的时候跟大家讲的最早的宣纸照片的那个哥们,看着我们了,在一次一个场合我们刚做完这件事没多久他看到我们冲上来,两手握着我的手哎哟你们做了一个真的大好事,现在我们摄影家从心里面都觉得有保障了,因为什么呢?像他们这些知名摄影家我们都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只要他们如果碰到这种困难,我们都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为他去做一些市场化的融资,说真的回过来叫什么?众筹,实际上就是众筹,很时尚的这个。

  

  行,就跟你讲,我就把鼓浪屿这个掰开了揉碎了,讲说我怎么做,但是我只是说真的我是这一步一步做出来的,并不见得它一定就是最好的,我相信你们大家能坐在这里的人绝对都是聪明人。你们一定会在我的案例中间,你们去发现出你们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或者说会产生一个全新的模式。

  我给你讲一个薛蛮子的房地产的模式,我估计你们大家会有很多人能够借鉴。

  薛蛮子最早是跟着马未都买东西,买完之后两个人就成了一个合作伙伴了,后来他们不知道怎么样了,意识到影像艺术品是一个可以开发的东西,他们就投资做了一个国际影像,大家去查这个,从IDG跟从这些都是每个最大的投资公司,风险投资的,拿着了风险投资做国际影像。

        但做国际影像做完之后,王文澜呢?解海龙呢?这批人全都是参与了这个项目,也是非常主要的人,但是他们在投资当代影像艺术品的时候,他们发现一个问题,就是什么?中国艺术家的多版数跟诚信问题,比如说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艺术家,我也一直在推这个艺术家,咱不说他的名字了,因为他还活着。他现在还活着,活蹦乱跳的,七八十岁了,他的东西就是可以批发的,我们跟他说,我说哎呀,某老您这个东西别这么做,我已经把你的作品已经做到两万块钱一张了,他说“曾璜我跟你说,我等不及了。”他七八十岁了,上个月刚刚去世的一个叫吕老,吕老也是这样的,吕厚民嘛,毛主席的摄影记者吕老,他也是这样的问题,就是他们吕老也是这个项目,也是马未都跟薛蛮子这个项目的这个参与者,里面还有好多好玩的故事呢,参与者完之后呢,然后这个出来他们突然发现这个艺术家本身他版数不固定,尺寸不固定,所以在外面他们要进行资产运作的时候就会出现很多问题。

        确确实实咱应该从投资者的角度,他们会出现很多问题,所以最后薛蛮子就转过来就买老照片,就跑到全世界买老照片,大家去看一个他买的最贵的一个老照片210万买下来的,买下的北京全景,六联张的北京全景,在网上你们一查就有,那篇文章是我写的,因为他给我打电话问说210万买值不值,后来我给他写了一篇文章就说这个210万照片价值在哪里?价格是怎么样的?值不值?我写了一篇文章,这里不展开说了。

  

  实际上他在做什么呢?他是想到北京跟观复一样,从北京市政府拿一块地去做北京老照片博物馆。你在北京你要想让政府给你地去做博物馆几乎都很少很少的可能,但是中国到现在没有老照片博物馆,北京没有老照片博物馆,北京不光是北京的档案馆、北京的图书馆跟北京所有的都没有老照片的这个东西,所以说他收下来这个东西他是有可能拿着这块地去做北京老照片博物馆的。这是有可能的。

  但即使在北京不行的话,OK我们换一点,退一步中国的各个省市自治区,中国摄影博物馆成都就我们新华社跟成都市政府办的,一块地20亩,我不敢说是15亩还是20亩我有点儿忘了,这个数据,但是那个建筑物是2万平方米的建筑物,这是肯定的。两万平方米的建筑物中间5千平方米做摄影博物馆,其他的1万5千米的建筑物是可以给新华社做运作,为什么你挣钱以后要把这5千平方米的摄影博物馆得给我养起来,这是他们的模式,签下来了,这个具体操作的人是谁呢?叫陈燮的,因为我在这里不是跟你们讲故事,这都是讲我亲身经历的。

        陈燮是谁呢?新华社成都分社摄影部主任,他呢,拍了一张大家看到汶川地震有没有,有一个中学生站在废墟上面给下面一个中学生埋在地上,他拿着瓶子那张照片谁都知道,陈燮拍的,就是我们那个同事拍的。这个人呢?打了电话,“曾璜曾璜,你一定得帮我,你一定得帮我。“我说怎么了?他说我今天为新华社挣了20个亿。就是这个项目谈下来了,新华社跟成都市政府签约,成都市政府给一个地给新华社出图纸,成都市给他盖房子,盖完房子这块东西全部无偿地给新华社用,20个亿。大家听懂我在说的什么吗?这里面就是他有很多房地产的模式在这个里面。

上传日期:2015年11月2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