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曾璜《影像艺术品收藏和投资》 >[第9集]曾璜09集:影像艺术品商业模式

视频信息

名称:曾璜《影像艺术品收藏和投资》曾璜09集:影像艺术品商业模式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曾璜:什么是摄影收藏

  【雅昌讲堂】曾璜:摄影收藏案例

  【雅昌讲堂】曾璜:摄影发展的趋势

  【雅昌讲堂】曾璜:影像艺术品投资大环境

  【雅昌讲堂】曾璜:关于国家摄影收藏和影像的真迹

  【雅昌讲堂】曾璜:关于影像的真迹

  【雅昌讲堂】曾璜:中国摄影收藏的类别

  【雅昌讲堂】曾璜:影像艺术品的金融特性——复数真迹

  【雅昌讲堂】曾璜:影像艺术品商业模式

  【雅昌讲堂】曾璜:影像艺术品交换模式

  【雅昌讲堂】曾璜:影像艺术品的众筹模式和房地产模式

  【雅昌讲堂】曾璜:云志模式 企业品牌的模式和可能的新模式

  【雅昌讲堂】曾璜:影像艺术品价格体系

  【雅昌讲堂】曾璜:影像艺术品收藏发展趋势

 

  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  曾璜

  所以说在中国这样的话影像艺术品作为金融资产,它实际上已经有很多模式了,作为个人的金融模式,个人的金融资产的模式,这个东西已经出现了,就是我刚才跟你讲的每个人,每个中国知名艺术家实际上如果说他把他的作品做成了艺术品,他一般都拥有在百万到千万的这样的影像艺术品的个人的金融资产,然后艺术品有地产模式,很成熟,会所模式很成熟,企业品牌模式很成熟,艺术品抵押甚至在中国居然还可以把它做成折旧,我都没想到,可以把他的艺术品作为固定资产跟作为原材料,就是我们的叫做什么生产资料去折旧,然后艺术品开发增值这些我刚才也提到了,非常成熟的商业模式,现在中国已经有两个,他们已经投了上亿元的,投了几千万的至少有十个八个,比如说我刚才提到的朱勇,就是说上了福布斯杂志的这个朱勇,他也投了几千万在影像艺术品,另外投资基金也都出现了。

  我先跟大家讲一下这个,我做过的一个案例,这个案例实际上联系得非常多,也是慢慢成熟的,里面可能大家可以悟出非常有意思的一个东西。

  鼓浪屿是一个岛,去过的举一下手,我看过我要讲多少东西,大多数人都去过了,大概有2/3去过了,鼓浪屿是一个岛,你们去上面,在上面吃过一顿饭的人举一下手,就剩下很少的了,为什么你们为什么在上面吃顿饭,吃得好吗?我相信都吃得不好,你们看有人觉得鼓浪屿吃饭吃得好的举个手吧,没有吧,还挺贵的是吧。为什么呢?他是一个旅游景点,所以进去玩之后每年现在每年大概有600万以上的顾客上了鼓浪屿岛,但是绝大多数80%、90%的人在鼓浪屿没吃饭就走,为什么?他就看完了,就走了,所以鼓浪屿也很着急,赚不着人家吃饭的钱,赚不着吃饭的,所以把我们找去了,因为我从小在鼓浪屿长大的,我厦门人,我们找去了,跟他说吃完之后我们说这样子吧,把鼓浪屿做成博物馆岛,鼓浪屿上面有几个很好的博物馆,最好的是钢琴博物馆,大家去过吧,去鼓浪屿去过钢琴博物馆,最好的。中国最好的钢琴博物馆,世界最好的钢琴博物馆之一就是那个东西特别棒。

  

  我们说这个模式可以复制,我在鼓浪屿上面多增加几个馆,多增加几个馆,您哥们来说您只要再多看一到两个馆两小时就没了,两小时就没了,原来你去古玩金店得三小时,两小时,三小时就五小时,五小时你肯定在鼓浪屿楼上吃顿饭了嘛,这样你看再下来我们说我们做十个馆、二十个馆,大家就觉得什么,因为馆里面可以有两种,这个馆里面可以有两种展览,一个是固定展览,就是让人家觉得有学术、有历史这样的固定展览,一个是变化的展览,你有变化的展览就会什么呢?人家会第二次来,第三次来,你好多展览会因为这一个展览来,要不然人家说我看了我就不来了,所以说这样子的一个。

  最后现在已经到了一个什么样程度呢?就是中国美术馆有鼓浪屿分馆,那个时候范迪安在做筹划,范迪安也是福建人,然后给央美的美术馆的分馆,最近刚刚签约,你们在网上看得见,什么呢?故宫博物院的海外人家赠送的藏品,人家赠送的礼品他要给他专门设一个馆,为什么?故宫,人家外国人送给故宫这些皇室的这些东西在故宫算个屁啊,根本连展的地方都没有,没他展都在库房里边堆着呢,鼓浪屿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它是中外商贸的一个地方,你想在里边设一个馆,外国人送的,一百多年前哪一个外国使节或者哪一个外国皇家送的什么礼品在里面展,我估计去看的人也不少。

  然后再下来呢?我跟他说,我帮你做一个摄影的博物馆,为什么做摄影博物馆呢?因为最早我提过了,摄影术是什么?是外国传进来五口通商,厦门是之一,你们去看中国摄影史,包括刚刚大家看到的这本中国摄影史,第一个把摄影术从国外带回来的这个人叫做林征,厦门人,死在鼓浪屿,他在文字上有记录,但是这个人的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了,没关系,你把这个东西有这个东西不就好办了嘛,是吧,外国摄影术登陆中国的登陆地,最重要的登陆地之一,另外接着还有好多好多东西,我写过一个摄影的鼓浪屿的一篇文章,在我的博客上有,我就列出了在鼓浪屿曾经发生过的一些中国摄影史上的重要人物跟重要历史的这篇文章,我就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而且摄影是一个什么?摄影是一个西方过来的这种文化,它跟鼓浪屿这个地方,钢琴、建筑这些东西都是吻合得非常好,你做一个摄影馆挺好,有的是房子,摄影又小,鼓浪屿特别不好办是什么?鼓浪屿那个地方是没有汽车的,不让有汽车,只能用板车推,你说你想想你推两个钢琴多困难,摄影的话,运输起来挺方便的,板车一推一整个展室就出来了,所以他们同意了,但是同意是什么呢?东西特别少,东西特别少,好,没关系,我就先要什么,我就先要了他们的鼓浪屿的音乐厅,鼓浪屿音乐厅的边上两面墙,我说我们先不要,我们先要做摄影画廊,在上面,这个画廊叫做每年给它做四个展览,叫做鼓浪屿摄影画廊四季展,我把中国最好的这些摄影家每个人请到那个地方去办展览,然后就挂在它的音乐厅的两边,那为什么呢?

  

  因为他那个当时就是说要让这些游客到鼓浪屿来的这些游客有的玩,而且鼓浪屿是音乐之岛,所以就盖了音乐客厅音乐厅很小,只是能够做六七百人,但是每天下午的三点钟还是四点钟我忘了,每天晚上的七点钟一定有什么?叫做“天天演”,就是鼓浪屿音乐会,他把这个开起来让厦门市的那些专业的摄影团体跟学音乐的专业的学生,你们来报名都可以去演,我不收你的钱,我的场地让你这里去用去,因为学生团体都排练什么东西他都需要这种地方跟场合,所以他就非常好的,就是让他们去用这个地方,他们用这个地方的话,所有游客到了四点钟,到了晚上七点钟,就会跑来听音乐,一听音乐的话,另外还有一个他们每个我月都会有几个非常好的,就是真的是中国最好的音乐会,它也得有这样的东西,反正厦门市政府的文化产业拿钱来做这样的东西,一到了这样非常好的音乐会,全厦门的这些叫什么?全厦门的这些附庸风雅的这些人就都到鼓浪屿来了,到鼓浪屿来的话他得坐船过去,坐船过去你不可能掐着点五分钟俩,他就提早十五分钟来,干嘛?看看展览,音乐会跟音乐会之间干嘛?有十五分钟的休息,干嘛?看看展览,完了之后带着朋友聊聊天,五六百个人全是坐着小船也不可能,都分头坐吧,那就来得晚一点,花十分钟、十五分钟,我看看展览,所以就这么样的话,鼓浪屿画廊特别得就非常得好,它600万的游客,我跟他算如果是1%的话这一个展览就有,看摄影展览的人就有6万,6万以上,然后再分掉除掉4,有两万人,1.5万-2万人看一个展览,那不得了啦,一个摄影展览,所以经常碰到什么呢?中国摄影家协会的罗更前在北京我给他在鼓浪屿做了一个展览,他接了好几个电话人家在他展览上“大罗大罗我看着你,我在鼓浪屿的摄影画廊里面看你的展览了”,他就接到这样的电话,像王文澜我也给他在里面办了一个展览。

  这个东西怎么操作呢?就是说我说他一个展览就给我3万块钱,我就去制作,制作的都是制作的展览级的,但是我会制作一两张收藏级的,请艺术家们签上名,说哥们人家给你做了一个展览,你把这个照片给人家留一两张留下来,然后我也曾经请了一个世界上非常著名的叫大卫的摄影师在那边办了展览,大卫就留下一张照片签上名留下来了,所以这么几年下来的话我已经为他们留下来一百张的原作,这里面有谁呢?徐肖冰,徐肖冰走了;张祖道走了;孟兆瑞走了;侯波老人现在还在,但是侯波老人已经切气管了,已经不能签字了;赵铁林走了;这里面都一大批走了,走的意味着什么?走的意味你可以在他的作品直接在前头加1或者在后面加0,是不是这么回事。

  

  徐肖冰的2009年的9月27号我还去看老人家,老人家说还送到门口把我送到门口“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我说你老人家多好啊,你还能送我们到门口。“我不行了,我不行了……”不到一个月10月20几号就去世了,去世完之后我正好在编图录,我正好在编这个图录,我直接就在前头就直接给他加了一个1,直接在后面加了一个0,他后面是8000块钱,他那个时候作品只有8000块钱,我就直接在后面给他加了一个0,变80000块钱底价,拍卖拍到14万。卖出去完了之后才觉得这张照片还真的那个人还值了。

  为什么呢?徐老一直想做这张照片,他觉得这张照片好,一直跟我说,毛主席在延安的时候坐在这个地方,朱德在他边上,两个人都戴着国民党的帽子,大家印象有没有这张照片?朱德趴在毛主席的边上,两个人在看地图,还看什么,就那张照片,他一直想做这张照片,但是我觉得这张照片在视觉上没有美感,所以我一共就给他做了3张,一张送到平遥做展览,一张留给平遥,因为平遥也是这样的,因为他获得了平遥国际摄影大奖,也拿了10万块钱奖金,但是这10万块钱奖金的回报是要给人家留作品,进入了平遥国际摄影博物馆,留作品,另外一张留在他们家里面,说这样,我一共就做了三张,所以那张照片请侯老签完字之后展览,虽然流落到市场现在目前来说可能只有,可能流进市场的两张中间的一张,因为他们家还有一张。没想到什么我这些事情全都做完之后,卖也卖完的时候,1949年美国《时代周刊》介绍中国共和国成立的封面照片居然用的就是这张照片,所以说当时你要卖这张照片你就把那一期杂志找来,把这张照片再放上去你说你要多少钱,中国就是这张作品的原作,存世量就三张,一张在博物馆,一张在他们家,一张在市场上,所以这个的话就是……那这个坦率地说,我当时不知道是这么回事,我要知道这么回事就给鼓浪屿摄影博物馆就留这张照片,但我给鼓浪屿摄影博物馆留的不是这张,是哪一张呢?是毛主席他们一排的人,全国,9月21号,1949年9月21号,这个全国政协开会的时候在天坛的时候一排的人往前走的,大概前后中国最重要的领导人都在这里,他给了一张照片起名叫做《走向共和》,大家在网上一搜就可以搜得到,我给鼓浪屿摄影博物馆留的徐老的照片是那一张,那张照片怎么现在也是一个很好的价格的这样的一个东西。

  

  这个时候鼓浪屿拿到了有一百张这样子的原作,原版照片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就把它的摄影画廊,大家记住我刚才说的是摄影画廊,这个时候就提升为什么呢?提升为摄影的美术馆。就把他们收藏的这一百多张照片就展示起来,然后接着再做一个就是还是做四季展,就是说这个每半年三个月给他们换一个展览,这样子的四季展,下面还可以做一些这种什么摄影文化交流、咖啡厅,什么摄影的沙龙的东西,这样子地去做,那个音乐厅那个地方我还是不放弃,房地产呢?那边客流量大,因为大家有保证客流量,听音乐会的人,所以展览的开展还在音乐厅,摄影画廊里面做,做完之后展一段时间,因为音乐厅那个地方也很多人惦记上,因为从我做了展览之后很多人觉得这个模式很好,他们书画的也来了,油画的也来了,什么漆画的也来了,都想要那块地方,没问题,大家一块玩呗,我在那边办完展览之后,十天半个月之后我把我的展览挪到摄影博物馆,这两个场地大概距离不到一百米左右,把它挪进来,挪进来之后厦门是什么?

  大家可能不太了解,但是所有搞摄影的人都知道,厦门到最后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胶卷的生产基地,柯达公司的分厂在厦门,厦门有感光厂,我们早期洗照片都是厦门感光厂,所以想办法再借用一下这样的资源,然后跟马未都学,马未都不是有设什么什么?观复博物馆他不是设什么……什么IDG展室,设这个什么大众展室,就由这些大公司来赞助这个地方,所以我想我们去跟柯达谈一谈,柯达不干我跟富士谈一谈,富士想,柯达一想富士跑我厦门来了,柯达最大的生产基地还在厦门,我只是讲说下面可以再去运作,去让这些大的器材公司,爱普生什么这样的公司到他们那边去设展室,这样就可以把摄影的美术馆最后到最后做成摄影的博物馆,这样去做。然后我们他政府也会支持,他是这样子的,就现代的政府里面的资金的运作大概是这样子的,就是收支两条线,大家都知道收支两条线,什么叫收支两条线呢?不同的政府它有不同的收支两条线,鼓浪屿这个地方是你每年来的这些收入,门票收入、营业收入、渡船收入,这些所有的钱都算鼓浪屿交上来的财政收入交到我这个政府来,但这笔钱对我政府来说特别少,你给我报项目,我认为这个项目好,价格合理,我把这笔钱全部都返还给你鼓浪屿,是这么样一个它是收支两条线是这样一个,我们的摄影画廊,摄影美术馆这个项目已经是很有口碑了,是算鼓浪屿最好的,可能算第二,就是钢琴是最好的,钢琴博物馆是最好的,摄影应该是算第二好的这样一个项目,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一个模式去把这样的东西做起来。

上传日期:2015年11月2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