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黑国强《中国家具收藏》 >[第7集]黑国强07集:家具收藏修复、整理概念的变化

视频信息

名称:黑国强《中国家具收藏》黑国强07集:家具收藏修复、整理概念的变化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700期】黑国强:进入中国古董家具之路

【雅昌讲堂第1701期】黑国强:中国家具市场变迁——西方主导時期

【雅昌讲堂第1702期】黑国强:中国家具市场变迁——逆转

【雅昌讲堂第1703期】黑国强:中国家具收藏家的变化——市场的分布、转移

【雅昌讲堂第1704期】黑国强:中国家具收藏家的变化——收藏家思维、品位的变化

【雅昌讲堂第1705期】黑国强:收藏與价值——软木、硬木的收藏趋势

【雅昌讲堂第1707期】黑国强:中国家具收藏——整体观感

【雅昌讲堂第1708期】黑国强:中国家具收藏——细节差异

 

        主讲人介绍:

        黑国强:黑氏古玩业的第二代掌舵人,其父亲黑洪禄先生为香港著名中国明、清古典家具收藏家及古玩商,经营古典家具超过半个世纪。1999年,黑国强创立了研木得益有限公司,从事研究及专营中国古董家具及古美术。这家位于香港艺术集中地荷李活道的古董家具店,现已成为业内首屈一指的艺廊。2006年,他主办了“亚洲国际古玩及艺术品博览会”, 2007年分别在五月及十月举办了第二届“亚洲国际古玩及艺术品博览会”及首届“香港国际当代艺术品博览会”。2008及2009年,两个博览会二合为一,更名“香港国际古玩及艺术品博览会”,现已成为亚洲最顶级的古玩及艺术品的年度博览会,是香港每年十月份不可错过的艺术盛会。

典亚艺博 联席主席及总监 黑国强

        导语:

        最近,晚明一款黄花梨罗汉床以1184万港元在香港成交引发了国内收藏界的广泛关注。近二十年来,中国明清家具的投资收藏日趋火热,在国内外拍卖场都有不凡表现,连创“天价”,更让古典家具收藏市场高温不退。尤其是在近几年中,投身古典家具收藏的人越来越多,逐渐演变成一种趋势。那么,在投资收藏过程中,如何把握好自己的定位,从而购藏到自己喜欢又有收藏升值空间的家具,是许多古典家具收藏爱好者会面临到的问题。

        主题:中国家具的收藏

        第七部分:家具收藏修复、整理概念的变化

        1、黄花梨、紫檀家具需要定期保养修复

  我为什么那么推崇黄花梨,它的变化比紫檀要大,你怎么用,怎么处理它,怎么保养它,大家对它的观感是会有改变的,就是美,很简单,美。

  比如说同样的款式你用紫檀跟黄花梨放个十年,天天擦,天天用,紫檀的包浆很容易出,没几个月它就要变黑变亮,但是黄花梨天天在用,天天在变,大部分时间是变浅,很多在国外找到的家具浅的跟榆木、柏木是没区别的,但是它就是黄花梨,这是用的周边环境的状态,很多家具的部分,比如说小平头案放在窗边上边放着一个花瓶或者是佛像,晒不怕,水也不怕,就怕干,所以北京的气候很不合适收家具,还有北京修过的家具拿到香港也容易变,所以香港是比较中性的一个地方,潮不怕,潮我们用烫蜡的功夫平时保养,最好的方法就是旧的棉衣,那种越破旧越好,天天擦,什么都不用放,很简单。

紫檀家具

  我曾经替一些收藏家重新保养家具,因为他们就是佣人保养,佣人用那些在超市买到喷的那些东西,那种东西很危险,因为它有腐蚀性,很难救,长期用那种去保养老家具很难救回来,还有现在的方法用一些透明的树脂涂一层,那种是因为快,但是它把整个木柴的纤维都封住,它不会再变深,不会再变浅,水也不怕,火当然不行,但是以后就是这样了,你没法救回来,所以我不是那么推崇那种处理方法。

        2、早期的家具保养修复概念

  早期主要还是西方市场,没有很严谨的修复概念,好像随便改,随便拆,随便组装,随便地改变用途,有时候黄花梨跟一种叫白酸枝就混搭在一起用,白酸枝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因为你要是整个家居用白酸枝做的话,很容易当成黄花梨买跟卖,我也上过当,很像,但是要是放在一起就比较容易分出来,其实白酸枝我最早知道这个词还是广东的师傅跟我说的,其实属于酸枝的一类,只是它的颜色比较白,跟其他酸枝一样它有一种纹路比较容易看,就是好像鸡翅木那种白色的“翅”那种纹路,黄花梨很少有这种纹路,草花梨有,白酸枝有,红酸枝更多。

白酸枝家具

  怎么分辨呢?拿上手一掂,白酸枝不管怎么样都比黄花梨重很多,其实它的重量跟红木、酸枝都是一样的,当时也算不上是做假。到后期所谓修复或者改进,改制这些家具,已经没料了,在北京就很多,就是拿白酸枝来充黄花梨,也不会造假,因为没料,当时早期鲁班馆,有一家叫龙顺成的家具公司,很多这种改的,就是说已经没料了,采用白酸枝,所以单一的白酸枝的家具、整个用白酸枝做的家具大器没有很多,顶多是凳子跟椅子。

        3、中早期的家具保养修复概念

  中早期,等于到了70年代到80年代香港,比较注意了保持原状态,是那么高就那么高,那么矮就那么矮,已经不随便去改动了。我爸做过不少,他说罪过,他做了很多这种家具,大部分在美国,但是,表面处理还是不讲究,我早期跟我爸学的时候,我爸讲有一个师傅,不洗,因为我们洗现在最好是温水慢慢洗、慢慢擦,可能一把椅子要洗几天,你先不用,一个小时就搞定了,用刮刀,所谓的自然风化的那些包浆马上就去掉了,看起来虽然说不是100%的,因为材料不一样,但是这是破坏性的修复,现在是没有了,你一刮不知道几十万就没了,我也刮过,说实在的,也有人刮。早期这种东西要刮,他看材料,用小刀刮,刮完还闻,这是分辨材料的的方法。其实老家具就不用这种方法,要用看,形状很重要。

        4、期的家具保养修复概念

  中期80年代、90年代,这边我写的是跑农村看到很多所谓原皮壳,其实就是不正常使用之下产生的那种皮壳。跟我们所说的天天用,长期累积下来那种皮壳是不一样,我修过一对大的顶箱柜,客人看完之后卖了,我要清洁,清洁是最讨厌的一个工作,但是效果得益是最多的,大顶箱柜大概是1.2米宽,门板是漆的,明代有花鸟草虫的,但是图案都掉了。

黄花梨家具

        我知道要洗里面,因为很脏,我以为那一层就是漆,跟灰、麻、结果不是,越洗越黄,有点儿黄黄绿绿的颜色,也有米壳、草、麦杆在里边,越洗越臭,很臭,臭的不得了。原来我在洗鸡粪,是拿来养鸡的,这是不正常使用产生的一种状态,很恶心。但是现在想起来蛮好玩。什么事情都遇过。有成对柜子以前流落到农村里面养鸡的,但是另一只没事。其实是农村两兄弟,有一个拿来养鸡,另一个没养,所以做家具收藏就有一个好玩的地方,有很多想象空间,很多民间的故事。所谓皮壳就是这么来的。

  还有当过切菜板的更多了,我还能分得出是切什么用的状态,切肉的、还是活面的、还是切菜的。切面的肯定是破坏是得最严重的,因为切面、切菜的刀路频繁,肯定是在饭堂、农村公社里面饭堂用的家具,每天都有在活面,这每个缝都是白面粉,长期以来都变成是黑的、脏的东西,面就长期填在那些缝里面,切菜就是跟肉长期沾着水,桌面已经是一种好像粉状的状态,这种是最难处理的、最难救的。

        所以当时没有办法,很多人就是刮,把桌面刮掉,但我们是慢慢洗,这样把它洗回来,很累,但是很好玩。同样是放在厨房用的,很多时候就是腿给烧了一大部分,特别是画案、条案这种最常流散农村的东西,这就是破坏性的皮壳,破坏性的包浆,跟我们从审美眼光去出发的观感是两码事。

        5、现在的家具保养修复概念

        现在呢,完全相反,这种皮壳的东西我们千方百计要把它恢复原来的状态,要花的工夫要多很多,成本也高很多,所以就是一个潮流的转变,不同市场不同时代的人的口味的转变。

  区域风格的区分,这个因为我刚才说过,不是很多记录、记载文章能把这些风格的区分说给我们听,顶多就是几十年下来的经验,我们大家能分的比如山西家具、山东家具、华东、浙江、福建等,越往南就越明显的那些区别,不同的年代。

四出头官帽椅

  我没放图出来,但是我有几个椅子的例子,我大概能说到太师椅是怎么来的,从南官帽演变到太师椅,它的用料、设计、比例大小,特别是扶手那个地方的变化,我有一年在博览会做过这么一个展览,由始到最后就变成我们现在说的太师椅,当然这些在国内可能专家研究得比我还多。比如大漆家具、细器家具、农村家具,连西北也有家具,西北也找到过黄花梨家具,但是据我爸说应该是从陕西那边过去的,当官的带去西北那边,因为国家博物馆里面有一对交椅就是這樣过来的,在西北。其实跟我们在中原看到的家具没有很大的区别,只是它的体制比较大,包浆我也说了,包浆皮壳很干,干的不得了,比山西的家具还要干,还要白,但是它就是黄花梨家具。

        还有一对紫檀的椅子也是那边过来的,它不黑了已经变得,有点儿青青红红的颜色,就是因为不同的地区使用的状态的不一样。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书里面已经有了,我写得比较俗,因为我不是专家,但是我希望通过自己的一些观感跟故事,因为我现在家具门槛越来越高,当然我是主张最后还是贵精不贵多,数量多不代表是好的收藏,还是质量为主。 

         最受欢迎的古董家具选举我一定投,四出头官帽椅。不管你自己的自身条件也好,你的钱包的关系也好,或者是客观环境也好,要是我出一个题目:你一生只能收入一件家具我就选这件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这两件都是我们家里的东西,我自己拍的照片,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不是呆在公司里面,而是呆在工厂里面。因为拍了可能一生拍了几十万张的照片,就有一些心得,

上传日期:2015年07月2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