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黑国强《中国家具收藏》 >[第5集]黑国强05集:中国家具收藏家的变化——收藏家思维、品位的变化

视频信息

名称:黑国强《中国家具收藏》黑国强05集:中国家具收藏家的变化——收藏家思维、品位的变化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700期】黑国强:进入中国古董家具之路

【雅昌讲堂第1701期】黑国强:中国家具市场变迁——西方主导時期

【雅昌讲堂第1702期】黑国强:中国家具市场变迁——逆转

【雅昌讲堂第1703期】黑国强:中国家具收藏家的变化——市场的分布、转移

【雅昌讲堂第1705期】黑国强:收藏與价值——软木、硬木的收藏趋势

【雅昌讲堂第1706期】黑国强:家具收藏修复、整理概念的变化

【雅昌讲堂第1707期】黑国强:中国家具收藏——整体观感

【雅昌讲堂第1708期】黑国强:中国家具收藏——细节差异

 

        主讲人介绍:

        黑国强:黑氏古玩业的第二代掌舵人,其父亲黑洪禄先生为香港著名中国明、清古典家具收藏家及古玩商,经营古典家具超过半个世纪。1999年,黑国强创立了研木得益有限公司,从事研究及专营中国古董家具及古美术。这家位于香港艺术集中地荷李活道的古董家具店,现已成为业内首屈一指的艺廊。2006年,他主办了“亚洲国际古玩及艺术品博览会”, 2007年分别在五月及十月举办了第二届“亚洲国际古玩及艺术品博览会”及首届“香港国际当代艺术品博览会”。2008及2009年,两个博览会二合为一,更名“香港国际古玩及艺术品博览会”,现已成为亚洲最顶级的古玩及艺术品的年度博览会,是香港每年十月份不可错过的艺术盛会。

典亚艺博 联席主席及总监 黑国强

        导语:

        最近,晚明一款黄花梨罗汉床以1184万港元在香港成交引发了国内收藏界的广泛关注。近二十年来,中国明清家具的投资收藏日趋火热,在国内外拍卖场都有不凡表现,连创“天价”,更让古典家具收藏市场高温不退。尤其是在近几年中,投身古典家具收藏的人越来越多,逐渐演变成一种趋势。那么,在投资收藏过程中,如何把握好自己的定位,从而购藏到自己喜欢又有收藏升值空间的家具,是许多古典家具收藏爱好者会面临到的问题。

        主题:中国家具的收藏

        第五部分:中国家具收藏家的变化——收藏家思维、品位的变化

        1、西方买家以相对较多雕饰的硬木制品或有中式山水、花鸟纹饰的大漆家具为主

  收藏家的思维、品位的变化,我还是用收藏家,其实就是市场上的一个风向标,市场上有什么需求,那种藏品当然就会升值,早期比如说最早的一些西方有关中国家具的图录都是以大漆家具为主,有机会我向大家推荐几本,现在在应该在孔夫子网能买得到的这些书没有一件是硬木家具,最喜欢的是哪个国家?

纹饰风格的大漆家具

        法国人跟英国人都是漆,有纹样,大量纹样的家具,好多这个柜子,这个柜子在英国,应该是维多利亚阿伯特博物馆。

        2、早期的华人以繁锁雕刻及工艺的红木家具(酸枝)为尚

        大家看到是硬木,你看这个就是红木,清末民初的床,在国外很容易找得到这些东西,桌、案、凳、屏风都是这种,香港市场最多、广东市场是最多。

红木(酸枝)家具

        你现在去上环那些卖中药海味的老铺子里面总是有一套这种家具,那些很烦琐的太师椅就是从广东起最流行,最不舒服,是用来赶客的一种椅子,早期赶客的椅子是什么?玫瑰椅一样,所以为什么最近香港嘉德拍卖只有一套六张的玫瑰椅,因为它的量是比较大的,是客人坐的,主人不坐,主人坐什么,我待会儿也讲到四出头官帽椅,因为我家里还有一套玫瑰椅,也是六张真的很不舒服。

        3、渐趋线条简约的明式家具

  还有什么变化呢?就是简约跟复杂,线条简约跟复杂的区别。当然谈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是简约的明式家具为上,为主,也跟现代的家居是最配合的,我鼓励大家不要全放中式家具,要混搭,北京叫混搭,很多有关家居设计的早期的图书,特别是欧美的已经很多这种配搭,我自己也是这样,纯中式,我不会说砸自己,但是我们现在是接受不了的,因为你心想家具你一定要用,你要用得舒服,看着舒服才行,这是收藏的要点。

  其实安思远也说过了,你不想跟它生活的东西别收、别买,你一心想着要赚钱你去当行家别当收藏家。既要当行家,既要当收藏家需要一点时间,好像我这样,我也有不卖的东西,但是我没有说永远不卖,因为我们到最后是看不见、带不走,我们才是过客,东西不是过客,我们自己才是过客,有这种心态绝对没什么压力,搞收藏也比较舒服,也比较享受、比较满足,这是我的由衷之言。

  同期海外的古玩还是以传统红木紫檀那种多工多雕刻为主,以摆设为主,作为单一的收藏品很少。香港还好一点,出了几个收藏家,叶承耀医生,比如说刚才说的洪氏,此外也有一两位,但是年轻的还是比较少,年轻的转移到国内来了大部分。

  2000年以后,二十一世纪大陆藏家开始欣赏收藏线条简约的明式家具,当然原始大部分都是说追求原皮壳的东西,脏了的其实对我而言是,为什么我有这种心态呢?他们认为保持原状的脏的东西应该问题不大,是原始,就是说我们当年铲地皮找到的就是这种家具,养猪旁边是家具,养鸡笼那个门就是一块花板我都看过明代的花板,当然你不能要了,因为是残件,也没用,就让它留在原地,但是我看过不少。

  这里面我没写的,因为我当时我跟我爸学的,跟他的步伐是一样的,我是洗涤、洗东西,洗笔筒、洗盒子,洗家具,天天洗,洗了三年,其实他没有教我一句就是说精妙,我都自己,因为后来我觉悟是说刚才我跟张先生也讨论过,这是懂材料的最好的一种方法,看书看不到,你只是看照片你摸不着,质感很重要,因为我们看东西收藏,大部分连字画也是五感都要用得上,眼睛看着,耳朵听的,要敲。

  触感皮肤要摸,我看家具有一个习惯,我看完面摸底,材料的厚薄,它有没有碰撞的痕迹,损坏的痕迹,它底下有没有漆,是不是原装漆,其实摸能大概知道七成,再用一个手电一照就很清楚,其实以前用手电不是在拍卖场上用手电,拍卖场上灯光已经那么厉害还用手电干嘛,因为以前铲地皮跑农村,农村没灯,就有一个小灯泡,一个柴房里边一个小灯泡,你跑!没有公路也没有高铁,你到天津可能就半天的时间都黑了,你就要手电去看东西,就是这么来的。

  他们很多初期收藏所谓原皮壳家具,他们觉得安全一点,假东西出现的机会比较少,其实这种做假比较容易,脏的皮壳,火烧,墨水的痕迹,当切菜板,我现在都能做出来,我看过有人把一件木器就像农村里扔到粪池里面,再捞上来,洗干净了,然后后期就用酸咬、用碱咬,其实不难做,我现在也能做出来,因为我要知道怎么分辨成,我现在每天做实验,很多时候我很少亲手修家具,但是有问题我得要做实验,看自己能得出一些心得出来,因为家具木柴是跟瓷器不一样,他反而有点儿像玉器,他会吸人气,你通过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时期、不同的用途。

  我现在有一个心得你最好天天用老的、新的也好,你天天做,天天用,天天摸,包浆都出来了,好的包浆,特别是黄花梨有一个特点,不管是现在说的海南或者是越南也好,以前不分的,其实我太相信老黄花梨家具的材料是海南岛来的,怎么运,反而更合逻辑的应该是从越南那边来的,因为越南交趾在明代就是一个进贡的国家,跟现在的所谓走私路线是一样的,到广东、到福建,从运河运到北京来,很自然的一件事情。

  黄花梨有一个特点:它同样的体积,它的重量、硬度可以相差很远,有时候差一半。我们看家具有时候就掂,就是一种感觉。能大概猜到这种材料质量好不好,硬不硬,密度高不高,油份充不充,因为黄花梨你现在把它锯开了,还是非常像老家具,马上就有一层油,亮的油,你看得见、闻得到,这是一个特点。

  有一个小故事我爸爸跟我说的,他当时还在打工的时候,在工厂有一个大的画案,有工的,应该是清代的东西,卖给一个老外,他要锯腿改成一个大的咖啡桌,我爸当时就在工厂,因为当时是冬天刮北风,当时所谓的工厂就在外面搭个棚,大棚里面就是一个工厂,那个师傅已经在锯了,他锯,他就闻到一种味道,因为当时是当红木卖的那个家具,刮北风,他背着风向他闻到不是酸的,他闻到是香的,他说停,原来那个画案是染黑的,染成红木一样,因为清末民初不好黄花梨,好红木、紫檀,草花梨都是染黑的,现在很多市场上看到的笔桶其实就是黄花梨染黑了,当时在文物店一律都写硬木、都写红木,因为已经给染黑了,他们没洗、没看,所以当时笔筒很便宜,那么大一个60块钱买得到,现在是怎么算呢?20公分以下一万,就是直径。超过20公分的可能就两万。

        4、转攻早年流至海外、已经整修及打磨的明清家具

  安思远那个拍卖有一个笔筒,我爸当时是送给他,因为他在香港租了一个房子,送给他当垃圾桶,35公分,当时买的价钱6000,35公分拍了多少钱?200多万人民币现在。就是硬木柴有那么大的差距可以,很好玩的,收藏真的是很好玩的。

  然后皮壳,其实以前西方人他是要用的,他要摆在家里要好看的,所以一定弄得干干净净,等于我们大陆市场说的都没皮了,不要了,不买了。原始的时候他们是怎么想的,你看这件雕塑从美国买回来的,50年代香港买的,已经是这个样子,修好了,弄得干干净净打蜡,烫蜡,我们叫烫蜡,还有很多是在美国,因为这种东西可能你天天用了十年八年就要保养。

  在美国市场上很多这种美国人自己修的家具给修坏了,有一年某大拍卖公司封面的东西有一对大的两格柜,后面打了洞,里面多了一层一个层板,一个格,以前没有平面电视,都是四四方方的电视,是放电视用的,另外一只,有镜子,改成是酒柜,打开就是酒杯、酒。把那种镜子都给用螺丝给钉在上面,大家有机会在美国能看到很多这种家具,改的,他们随便改,用他们那种牛皮胶粘的家具不少,也刷漆了,他们用那种油漆刷底不是我们的大漆、披麻披灰他们都给去掉了,所以有时候他们说看那个底不是原装的,肯定不是原装的,他们都给去掉了,麻、灰、漆,他们不需要,因为把它铲掉重新刷他们的黑漆,很多这种家具。

  软屉改成硬屉,因为他们没有那种工艺,都是木板贴草席还不是藤席,大家一看这种家具就知道一定是改的,其实这种修理方法是香港人发明的,就传到美国、欧洲去,现在也做不了啦,因为这种草席台湾来的,台湾找这种席很难,反而现在恢复了传统的藤面工艺。

上传日期:2015年07月2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