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艺术家策展人讲座 >[第50集]吕佩尔茨:对于艺术的立场

艺术家策展人讲座

视频信息

名称:艺术家策展人讲座吕佩尔茨:对于艺术的立场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622期】吕佩尔茨:如何看待“天才”

【雅昌讲堂第1623期】吕佩尔茨:如何看待绘画的命运

【雅昌讲堂第1624期】易英:德国新表现主义在中国的影响

【雅昌讲堂第1625期】易英 马路:吕佩尔茨的作品风格及解读

【雅昌讲堂第1626期】吕佩尔茨:绘画中的“残缺”与“完美”   

我们所看到的吕佩尔茨

 

        马库斯·吕佩尔茨,1941年生于利贝雷茨,上世纪60年代开始从事艺术创作,80年代即已经获得了国际声誉,与基弗、伊门多夫、巴塞利兹、彭克、波尔克等人共同作为德国新表现主义最重要的艺术家闻名于世,亦被誉为德国国宝级艺术家。作为国际知名的艺术家,吕佩尔茨在艺术上有着独特的个人主义追求,同时,作为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的院长(任职期长达21年),又需要承担起带领艺术学院发展的责任,并成功地开启了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众星云集的时代。新表现主义艺术家如:彭克、伊门多夫、波尔克、里希特这些璀璨的名字都与吕佩尔茨有着深入的交往与共事经历。这看似矛盾又充满挑战的双重身份共同成就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吕佩尔茨。

艺术家  马库斯·吕佩尔茨

        本次讲座以“绘画的当代方式”为主题,艺术家吕佩尔茨结合自己的艺术经历分享自己对绘画的理解。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艺术探索历程中,吕佩尔茨的艺术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面貌,既有极大的情感张力,同时又在其中隐含了丰富的现实性内涵。以吕佩尔茨为代表的德国新表现主义的绘画在80年代曾一度产生了重要的世界性影响力,其不仅仅是作为独特的欧洲艺术方式,打破了此前一度影响欧洲的美国波普艺术一统天下的局面,并从精神层面上为绘画的表达方式提供了更多的源泉和给养。

 

  请允许我再说一下我自己对于艺术的立场:对于每一个单独的作品,我都希望重新开始,我希望这幅画不是某个系列当中的第几号,我希望总有某种实验性的东西在其中。

  对不起,前面译错一句话,就是说“我不希望我的作品,是某个实验当中、系列当中的一部分,而是它有自己的一个焦点。”我希望每个作品它都有始有终。因为对待每一幅画,我在开始画的时候,我都要去学习如何开始画一幅画,在他结束的时候,他成为某种完整的一个作品结束了。而每一幅画都能够匹配上我的这个要求。所以有的时候,我自己画我会有非常厚厚的边框,保障我的画当中,没有任何装饰性的东西。我希望我的画能够作为一个独一无二的,有自身特质的东西,从展示的那个墙壁当中凸显出来。所以每一幅画,你实际上都是去学习如何开始,如何结束,如何在无法完满当中、缺憾当中去靠近完满,那么他也是一个消解这些可能性的一个尝试。

艺术家 吕佩尔茨

  当然我们所有的人都是犯错的,当然有的时候我要针对绘画来绘画。我也是画特别大幅的那个画的。比如说3米×9米等等,或者说8米、14米等等,所有的这些都是在油画板、画布上画的,但是我从来没有由此就忘记了去绘画,而且也包括一些非常小巧的,小幅的一些绘画。也就是说这些画能够促使我去集中精力,我所梦想的,我所设想的画,它是存在在观众当中的,存在人群当中的。

  我希望就是说,与我这个时代所应对的问题,能够有共鸣或者是说能够辨识出来。我希望我最为个体的问题,也是最为普遍的时代的问题。而观众必须要对图像有这种饥渴,当然画家就更毋庸置疑了,总之我希望能够给图像以一种独立性,最直接的方式去看,这个画是如何,它是如何呈现的。

  当然图像有很多同义词,如静物他总是包含着一些特定的静物的对象,风景画他总包含着一些特定的对象,比如说树木、前景、背景等等,人体也都是人体绘画的样子,我并不是以一种插图的方式来呈现我要画的东西,而是我要画的,是作为图像的现象显现,当然这会导致很多误解。因为人们在看画的时候,总是看到的是自己投置、放置在其中的形象,自己想看的东西。除了这些所谓的抽象画也好,或者是先锋艺术也好,而人们通过新媒体只会变得越来越市民气,人们把自己的眼睛也都弄俗了,弄浅了。艺术变成了某种喧嚣的一些事件,艺术变成了消遣、娱乐。荒诞的、精彩的等等,就是热闹的,对不起,色情的或者是挑衅的,笑嘻嘻的,或者是调侃的,而我却要画画。

  范迪安:这一段比他第一段更进了一步,更进了一种他的思想打开让我们能够和他进行一种共鸣式的交流的这样一种进步。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范迪安

  范迪安:各位朋友我们应该进入尾声了,我们不能让吕佩尔茨先生过分劳累,但是无论如何今天下午我们大家还是渡过了一个非常愉快和有意义的时间,其实我们每个在座的无论是我们老师还是同学都对吕佩尔茨先生的艺术有很多自己理解的视角,其实我今天我也准备了一大堆片子,跟易英老师的也不太相同,也试图从我的角度来谈谈吕佩尔茨和我理解中的绘画的危机与绘画的突围,其实在听完他刚才所阐述的这些之后,我又觉得是否还有另外一些问题比绘画本身还重要,实际上我今天本来也想再做一段所谓的我的小小的发言,是想谈“残墟、碎片和我们的态度”。

  我刚才马路先生在找这个词的时候,包括吕佩尔茨本人也都在用残墟这个词,我觉得这个词似乎很重要,虽然术语的确立有它自己的一些历史渊源,但是对一些问题的认识如何站在今天这个文化的一个新的语境中却非常重要。我简单最简单地说法就是我们处在一个面临着巨大的遗产的一个时代,这就是因为信息化、全球化带来一个我们前所未有地看到了同时看到了许多遗产向我们走来,或者他们还躺在历史的帷幕之中,这样你用什么样的态度来看待历史,包括艺术的进程,如果只是把所有的历史看成碎片的话你会觉得他们是一些毫无相关的物体,他们只是在那里存在,当然尊重存在也是一种尊重,但是我更重要的,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把他们看作是残墟,之所以残墟和碎片不同就是碎片是零散化的,而残墟是在零散的个体中应有它内在的整体性,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对于传统文化、我们对于文化传统可能在今天更多的要用一种整体性的一种视角来看待那些极为丰富的,看上去毫无相干的一些个体、零散,这样我们就不会再过分零散或者世界面前完全失去了信息,而拯救绘画、捍卫绘画首先需要的是一种信心,好,我想我们今天再一次用掌声感谢易英教授、马路教授、王老师,更感谢吕佩尔茨先生的精彩的讲座。好,也谢谢大家!谢谢!

上传日期:2015年05月2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