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艺术家策展人讲座 >[第49集]吕佩尔茨:绘画中的“残缺”与“完美”

艺术家策展人讲座

视频信息

名称:艺术家策展人讲座吕佩尔茨:绘画中的“残缺”与“完美”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622期】吕佩尔茨:如何看待“天才”

【雅昌讲堂第1623期】吕佩尔茨:如何看待绘画的命运

【雅昌讲堂第1624期】易英:德国新表现主义在中国的影响

【雅昌讲堂第1625期】易英 马路:吕佩尔茨的作品风格及解读

【雅昌讲堂第1627期】吕佩尔茨:对于艺术的立场   

 

我们所看到的吕佩尔茨

 

        马库斯·吕佩尔茨,1941年生于利贝雷茨,上世纪60年代开始从事艺术创作,80年代即已经获得了国际声誉,与基弗、伊门多夫、巴塞利兹、彭克、波尔克等人共同作为德国新表现主义最重要的艺术家闻名于世,亦被誉为德国国宝级艺术家。作为国际知名的艺术家,吕佩尔茨在艺术上有着独特的个人主义追求,同时,作为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的院长(任职期长达21年),又需要承担起带领艺术学院发展的责任,并成功地开启了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众星云集的时代。新表现主义艺术家如:彭克、伊门多夫、波尔克、里希特这些璀璨的名字都与吕佩尔茨有着深入的交往与共事经历。这看似矛盾又充满挑战的双重身份共同成就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吕佩尔茨。

艺术家  马库斯·吕佩尔茨

        本次讲座以“绘画的当代方式”为主题,艺术家吕佩尔茨结合自己的艺术经历分享自己对绘画的理解。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艺术探索历程中,吕佩尔茨的艺术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面貌,既有极大的情感张力,同时又在其中隐含了丰富的现实性内涵。以吕佩尔茨为代表的德国新表现主义的绘画在80年代曾一度产生了重要的世界性影响力,其不仅仅是作为独特的欧洲艺术方式,打破了此前一度影响欧洲的美国波普艺术一统天下的局面,并从精神层面上为绘画的表达方式提供了更多的源泉和给养。

 

 

中央美院院长 范迪安

  范迪安:我们今天讲座的主人是吕佩尔茨先生,我想按照我们刚才你谈的,和这两位教授所谈话的,其实都回到一个我们比较关切的问题,就是尽管你拒绝认为绘画应该拒绝解释,或者说绘画没有一个唯一的解释,但是就您自己几十年的绘画生涯,不管在五六十年代您的属于青年的反叛时期,还是到七十年代应该说在风格上相对稳定,一直到今天,你的不同时段的作品,的确还是有很多可以称之为母题的这样一个母题,艺术上也可以叫主题,在音乐中就是有母题,包括马路的交响曲,他总是有几个母题在不断地出现,由此我们也会继续追寻一个艺术家他的动机,他作画的动机,除了他要解决艺术的语言本身、形式本身的问题之外,他总有某种跟他的思想、情感、他的历史意识,他的一种关于世界的这个感受的这种动机,所以一个是母题,一个是动机,至少我认为仍然是绘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前置,没有这个前提,似乎绘画也就不能生长,不能得以生长,所以我想就前面我们这一节的话题,想请吕佩尔茨先生再继续说一说,一会儿我们下边有很多教授们还有我们年轻的学生们还有问题要跟你交流。

  吕佩尔茨:首先我要感谢一左一右两位同仁,感谢你们非常个人的,并且非常好地阐释,你们的阐释都是对的。

  您们好像观察到一种现象,就是强调我作品的这种难以归类。因为我是等于是在做一个反美的“欧洲战争”。我要反对这个所谓帝国主义的美国的艺术观念。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就排斥说拒斥美国在五六十年代有过非常了不起的表现。这些画家他们使得绘画、使得艺术更加丰富,并且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是大家不能忘却的是欧洲的绘画的传统,所以我不时地要给大家提个醒,这是一个方面。

 

艺术家 吕佩尔茨

 美国人其实发明了一种不可混淆的风格,比如说每一个人就马上能看出来,这是里希特时代。他的作品,因为他的作品都是20个人、30个人一起来创作的。当然这也无可厚非,当然这个对艺术市场也比较有帮助了。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墙上这个画是属于哪个艺术家的。而且也知道什么人去把这些画来展出这些画。甚至也知道这个大概要多少价钱。当然这本身也是一种荣誉。

  因为整个的艺术市场他要的是可识别性,要的是品牌,要的是你自己的不可混淆的某种痕迹。这也使得很多欧洲的艺术家在市场、在艺术市场上比较声名鹊起,比较出名,比较成功。差不多我的很多画画的朋友都有不可混淆的自己的标签,有的人把画给弄模糊了,有的人把画画给颠倒过来,有的再填上一些别的线条,或者是说用上一些奇幻的一些边边角角。当然所有的这些都是巨大的贡献。但是这些都从没有让我自己感到有意思过,没有吸引过我。

  我一直在抵抗这种所谓的不可混淆,我一直在抵抗这种标签,这种标识。当然我一直也在坚持的是我的这个绘画当中,他有某种特质,是内在的不可混淆的东西。美国的艺术或者说是画家,他总是要回答某一些问题,而欧洲的画家总想用问题来回应问题,这是欧洲的传统,我们整个的文化圈是基于古典文明的。尽管像古希腊文明、古典文明他是以某种,他被看成是完美的,作为历史的流传,但是所有地到我们手中的都是一些残缺的东西。

艺术家 吕佩尔茨

  正是出于这样的一些经验,就是完美的传统古典所传递到给我们今天的,是一些废墟,是一些碎片,是一些残片。所以在19世纪的时候,法国的雕塑家罗丹,他才会把这些残肢或者是断片,看成是塑造成独立的完整的作品。因为在我们每个人的脑子里,我们对完满,就是完满的东西,都有着一种想象。

  然而这些现象都是传说,我们不能达到的那些东西,不可企及的东西,他都会在我们的心灵、心智上造成一种沉重的负担。我们追求完满,但是又深知这是不可企及的。这种尴尬,这种无意义,把我们置于一个绝望的境地。我们知道尽管我们再努力,再具有天分,我们还是注定要抱憾终生的。米开朗基罗也没能成功,一直到今天的很多艺术家,都是抱憾于此。

  所以绘画或者是艺术总带有某种沉郁的东西在,让我们没有办法欢快起来。所以艺术家必须要知道他是受苦的,他是失败者。但是使得一个艺术家得以具有伟大知名的,恰好是他失败的那个水平、水准。所以我们对待这种注定的,不可企及的,那个完美的所带来的失败感,我们能够在一个很高的水平上去失败。我们失败的水准越高,那么我们的艺术就会越棒。

  而对于我们来说什么意味着接近完美呢?就是我们的作品最后也烟消云散,没有痕迹,而剩下的只有传说。我们考虑一下古典时期著名的雕塑家波利克莱特,他被看成是那个时代最伟大的雕塑家,但是他却没有任何一个流传下来的真品,有两三个罗马时期的复制品,余下的都是传说。他是那个时代最伟大的雕塑家。我认为这是一种完满的可能性。

  当然我不想为此消灭我所有的作品,这个代价太大了。这还是由时间来裁决,艺术家其实是总是要处于一种想象的一个状态,也就是说你所呈现的,必须我们要能够信以为真的,我们能够相信的一些东西,然而新媒体或者是摄影,却消除了这种以为真的相信。但是这只是随便提及的不重要的事情。

上传日期:2015年05月2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