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第1集]白盒子艺术馆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下)

视频信息

名称:白盒子艺术馆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下)
 

 【相关链接】

    【画廊故事第36期】白盒子艺术馆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上)

 雅昌艺术网:王老师刚才艺术家也谈了,不是说艺术馆是接了这个项目或者是接了这个钱,然后我就一定会做,那么我想批评家、策展人在选择自己的展览和选择空间的时候也会有这样的一种考虑,就是什么样的艺术馆或者是画廊空间、机构空间适合您的策展的理念,您怎么考虑这些?

  王春辰:这个倒不是一个绝对的,这样问问题就显得很绝对了,首先是当然你说从白盒子角度来讲他做得品质越来越好,还有他的自我的把握是越来越好,因为一个是靠外界吸收包括跟批评家、策展人,其他艺术家合作,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一个特点,当然了,从策展人、批评家当然是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你去邀请任何人他都会愿意去跟你进行合作,这都是一个互相非常好的一个事情,当然你要是从我自己来讲,我对空间没有更大的要求,因为空间是可以改变的,机构也是可以改变的,是由于你的展览的不同和一种特殊性使得这个空间有了一种特殊的意义,但是我们也,当然在我们的接触当中我们也没有遇到那种特别,或者说他还没有不好的,我们也没有接触到要跟他去合作的程度,所以这个东西这种选择可能是当然也有的空间我们比方要做项目后来也就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做成,倒不是因为空间不好,可能是由于其他的原因,我想空间不能给他设定这个空间,怎么样的是你选择的前提,当然说你要为了展览,空间有很多的该男,一个是它的品牌概念,一个是它实际的空间概念,一个是它自身所做事情的一种要求和需求,或者他要达到自己实现的一个想法,因为想法还是没有实现,当然了,即便是一个很简陋的空间,你应可能实现很好的展览,这是从这个角度,所以说从策展人角度他肯定不会说,当然是一个重要的美术馆邀请展他肯定是乐意,一个重要的艺术空间要求的肯定是乐意,一个重要的艺术空间邀请他肯定是乐意,这是这种情况,但是反过来一个不知名的或者是刚刚开始的一个馆能不能做,你作为一个策展人愿不愿意接受,这是可以不做的,没有说因为他是新开的,你就拒绝,这个不是一个前提,相反做好才是真的叫什么硬道理,才是真功夫,才是这样。

  

 

雅昌艺术网:实际上您刚才提到了就是展览空间本身的意义或者重要性并不是说某一个空间是重要的,或者某一个空间不重要,这个概念就是从艺术生产的这个链条上说,这些展览空间都是重要的?

  孙永增:应该这样讲,你重要是因为你做了重要的事情,你比方说有的空间可能从这个机构或者是不管是美术馆或者是什么,可能也一直都挺好,可能也会做出不是特别有质量的展览或者是活动,这一定会有的,包括我们也会经常也有一个什么展览展完之后你也会说这个展览还有很多的缺陷,这个会的,因为在过程当中你会有各种各样的展览或者是各种各样,有的时候,当然从白盒子来讲它小,它一年菜有几个,它可以一个一个去慢慢地去梳理,这是它的一个特点,当然就798来讲,或者就我们今天的很多空间来讲其实就是空间就是说你还有一点就是你这个问题有一点好像是一个空间必须做出来,每一个展览都是惊天动地的,每一个活动都是好家伙,都是要名流千古的,或者是怎么样的,其实也不是这样的一个要求,每一个活动和展览都有特点,是一个微小的特点都可以,它是积累以后使得假如说是一个机构,美术馆或者是艺术馆或者是画廊都越来越好,如果说你只是靠像发癫痫病一样的突然来一个好的,过了好久特别差,你就永远建立不起来,所以是长期地保持一个品质才是最重要的。

  雅昌艺术网:您怎么看这样的画廊或者是机构空间在艺术生产这个链条上的意义?

  

 

孙永增:当然很重要,这个毫无疑问,重要就是说当然大家是对这个空间,我们把美术馆刨出去,因为美术馆是一个非盈利的,当然对于美术馆在中国的环境下也有很多的批评,这个批评也很尖锐,而它的现实问题也很严重,这个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我们回到市场化的画廊,画廊就是做市场,画廊就是做市场,它的本质它就是要获取维持它发展的利润,如果一个画廊关门了,它不能够获取它持续发展它就结束了,这个是不利于艺术发展、艺术市场发展,这个是一个不符合这个市场规律的,那么在这个发展的做你良性发展的前提是什么呢?你能够坚持你的一个学术判断或者是价值判断,你推或者是推动一种有积极意义的这是好的画廊,但是画廊它也有类型,类别,而且对画廊的要求也要分开来讲,有的画廊做得就跟美术馆一样,它是一个美术史的建构者,也是创造者,是由于这个画廊的发现和坚守,他把某种还不被人所知,甚至不认为他是艺术的现象或对象和人把它推向社会,最后使大家接受了它为重要的艺术家、艺术现象,这样的例子太多,比方说涂鸦艺术,比方说安迪·沃霍尔一样的,安迪·沃霍尔当年他住在加州,没有人问津他,纽约人画了也没有,只是在另外一个州,他住在纽约,是加州的一个州的一个小小的画廊,觉得他的东西很有意思,就把它带到加州去做,使他才开始被人所知,所以说如果说机构没有这样一个独到的发现能力,或愿意去尝试这样的一个事情,那你永远就是一个追随者,说好的画廊是引领者和创造者,为什么说好的画廊它是呢?就是我发现、我倡导,大家接受它,因为艺术本质上来讲它是精神上的一个诉求,而不是说我要跟风,大家都流行做这个,我们全都做这个,肯定都死掉了,所以说画廊的定位特别重要,这个画廊,往往画廊发展的好跟什么有关,不是说我有一套完备的商业模式和操作理念,那是假的,更多的时候画廊的品质就像艺术家的品质是跟这个人有关,你比方说艺术家我谈得特别好,我有很多的构想,最后你没有做出东西,你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没有形成自己一套实际的物品,你还不是一个优秀艺术家,画廊业一样,我谈了很多的道理,经常很多画廊挂得很绚的才会推动当代艺术怎么样,其实他不了解,另外还有一点他自身没有成为这个画廊自身的一个品牌,经常我们看到很多画廊就是请了很多人,这个画廊的所有人是谁你都不知道,为什么很多国外的画廊是以人的名字命名,高古轩、布莱斯顿,这都是人的名字,国外的画廊90%以上都是以人的名字命名的,他的拥有者投入来做他喜欢,最后他就成为一个品牌、品质,那么我们起一个名字,几个合伙人,当然是有一个投资需求,最后这个画廊就成为一个没有个性的一个物质化的鸿渐,这个其实是有时候会有问题的。白盒子能做好是因为孙永增在这里坚持,他不是说走马灯天天换了一个人,其他的人可以换,就是画廊的主席,他的核心或者是主事者不能动,你看北京公社就是因为有冷林,不是靠一堆职业经理人,不是这样的,因为他的皮质就是来自于这样,你看唐人是有郑林,你会发现背后都有这样一个,你再去看那些成功的都是这样,当然非盈利空间又是另一种概念,所以画廊怎么经营,我们没有做,我们只是观察,就是说我自身是一个有追求,我自身是一个充满想法和理想,本质上画廊还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你不能说今天不赚钱我就不做了,可能说你推动了一种艺术,发现了一种很独特的你要坚持的,三年、五年很多画廊都是长达二十年在坚持,最后被接受,因为这个发展的规律我们不能够超越,你超越不了,你想超越它就是泡沫,你想去跨越这个它可能就是短期行为,所以这一点上我想讲我们一个是白盒子空间,一个是刚才你也问到了怎么定位这个问题。

  雅昌艺术网:孙馆刚才王老师也讲了画廊的运营,实际上是跟个人的气质,跟个人的经历或者是跟个人对待艺术的态度是有关系的。您能不能讲一讲您的这个,因为我知道您也有收藏空间,实际上您也是收藏家,是不是跟您的经历是有关系的?包括您的收藏经历。

  

 

孙永增:可能是跟自己逐渐形成的一个对艺术的认知和判断有关系,我们的展览包括我们现在做的收藏,其实就是说现在的这种价值判断实际上尤其是学术判断实际上是当然一方面是多元的,一方面是混乱的,或者是参差不齐的,我基本上一直在坚持一个就是这种当代艺术的这种艺术性和观念性结合得比较好的艺术家,可能在我们展览的序列里边可能都会有一些其实在往前看这些展览的时候,可能都是这样的,包括吕山川老师他对社会现实的关注,包括他的绘画性,他的这种很厚的这种绘画,这肯定都是在具体的每一个展览,每一个艺术家的选择上那你可能就是你个人的一个学术理念。因为当代艺术实际上它是一种更多的其实是一种在艺术性来表现的一种观念性的东西,包括对社会,尤其是在中国特别是跟社会现实有关系,那么包括他可能跟这些反映的社会阴暗面的东西,甚至他有一种批判性,带有一种反思性的东西,这些可能是我们的一个对当代艺术的一个主线,在此之下你看我们每一个艺术家的选择基本上也是围绕着这样,当然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但是我们有一个大致的一个理念或者是一个学术的一个坚持。

  雅昌艺术网:吕老师您和白盒子艺术馆有过合作吗?

  吕山川:有过合作,2013年年底做了一个展览,这个展览基本上就是我个人来看还是很满意的,因为比较成功,很多人展览效果也很好,参观的人也很多,我刚才有一个就是我想插一个,就是国外,原来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有一个班,这个班其中有一个毕业完以后他就来做画廊,结果他全班都出名了,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了,就是说画廊的推动是很重要的,就是说如果画廊能把你推出去,它达到一定的水平把你推出去,你可以跟公众接触,慢慢的你就会有一定的影响,包括90年代有一个美院也是一个进修班,其中那个王昆当时在中国油画杂志当一个主编,结果他全班的人都出名了,为什么当时中国就那儿几本杂志,他因为有这种特殊的身份同学都来登,结果在90年代中期这个培训班所有的人在全国都是名人,所以我觉得画廊、杂志这种推广是很推广的,艺术家他能做的就是自己去画画,把画画好,但画廊业会来选择艺术家,其实我觉得刚才孙总讲的这个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才是一条产业链,但是当代艺术在这个社会刚才孙总讲的我有同感,就说是一种信仰,我一个做生意做得很好的朋友,他对经济很敏感,昨天晚上跟我打一个电话,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他就说他来推断目前的社会经济在三年之内不会太好,叫我要调整,我说我没有办法调整,我只能往下画,我的调整就是我最多就是颜料用少一点,省一点,生活上节省一点,我没法调整,你只能走,就像一个空间一样,它如果生意好当然能坚持,生意不好他可能说我调整就不关了,只能节省开支等等,艺术家也一样,他也一样,他面临的就是他的一种生存的状态。

  

 

雅昌艺术网:您能不能介绍一下最近您的作品。

  吕山川:我觉得我还是沿袭原来的,沿袭我这一条线,下半年是我跟孙馆有一个想法,就是我原来有一件作品,我个人认为是不错的一件作品,但当时我觉得就是展览的形式,我觉得还不够,不达到我的那种要求,我想这件作品可以单独地提出来做一个方案,再重新展示一下,因为这件作品是我参加了前两届的上海双年展,但是我觉得上海双年展是一个很大型的展览,但我可能在那个展览这件作品达不到我想要的那种要求,所以我很想再重新地让它来呈现一下,目前只是这个想法,但会怎么样还要进一步地推敲。

  雅昌艺术网:王老师您对白盒子艺术馆刚才你也讲了很多关于个人气质和艺术空间的这种关系,从您的角度选择展览空间的时候,您比较重视的是哪些因素呢?就是面对一个空间的时候?

  王春辰:其实这不是一个问题,因为任何空间都可以去使用的,当然对空间来讲他就是这样一个现实的条件,你就是按照这个现实条件去应用它,当然你可能会做一些局部的或者是某一部分的改造、改变,通过灯光、通过搭建,如果指的是这样的问题,如果说是我就是这样一个特定的空间,我就需要用不同的作品来去和它对话、符合它,所以这个空间的选择它是一个多变的,如果只是这种展览本身,因为空间概念你可以说这是一个具体的展示的空间,也可以说是一个具体的结构或者是抽象的机构,所以说你的问题是展览本身?

  雅昌艺术网:展览本身。

  王春辰:展览本身就是这样的,我觉得任何空间都可以有效地利用,其实艺术品为什么叫艺术品或者为什么叫策展?它不是因为空间的,任何特殊的空间都可以实施一种展览和作品,这就是对空间,空间就是一个作品,如果讲到白盒子它的空间当然它已形成了自己的高大和一个方整,另外还有错层,另外这个空间还经常发生改变,通过一个短墙、空心墙或者通过一个暗屋的改变,空间会发生变化,甚至我空间也不开灯就是一束光也可以,所以空间不断地在使用和利用当中,它发生了很多自身具有的生命力,应该是对空间的理解应该是这样的。

 

 

 雅昌艺术网:孙馆您在选择策展人方面实际上一直有一个这样的策展人制度,就是白盒子空间。

  孙永增:实际上就是策展人,策展人的一些学术的一些思想,包括自己的一些积累,实际上是非常宝贵的,我觉得就是说作为一个空间来讲要特别重视这些生产知识的人,因为我觉得艺术家是生产作品,策展人和批评家确实是在另一个层面也是在创作他的知识,生产的知识,这些既不是空间自身能够替代,因为空间也有策展部,肯定没有这样的水平,艺术家呢?他是一个艺术创作者,或者是一个具体的艺术作品的生产者,那么他有时候也是需要有一个专门的理论的一些解读和支撑,这个在现阶段来讲,这个空间、策展人,包括批评家和艺术家这几方面的结合是一个好的展览,包括一个好的作品,好的能够呈现给公众的一个比较好的一种方式,我觉得。

  雅昌艺术网:好像您也经历了一些更换策展人或者是更换运营的团队,您是处于什么样的考虑?

  孙永增:这个我觉得其实是一个自然而然的事情,因为每一个阶段有不同的需求,其实包括在我们开始的一些理念里边有一种对于空间包括艺术家的一种开放性,还有一些就是策展人的一种开放性,让更多的人能够参与到一个空间,我觉得这样的话可能在他的一个学术品质来讲是相对比较综合和平衡的,也不至于说陷入到一种或者是一条路线里边来,这个也是一种王老师视为的一种民主,这可能也是一种思想方式。

  雅昌艺术网: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收藏的?收藏当代艺术?

  孙永增:我实际上最开始收藏的不完全是当代艺术,真正的存在接触在我开馆之前的一两年的时间才正式接触当代艺术,当代艺术当时看的时候给我的触动很大,感觉到它是一种完全与众不同的东西,他是一种非常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东西,当时就觉得这个是一种代表未来的东西,再去做其他的事情,已经觉得没有意义了,所以说当时做空间我觉得也是更好的一个接触和收藏当代艺术的一种方式,同时自己能够参与到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里边来,这个经历都是非常宝贵和可贵的。

  雅昌艺术网:刚才咱们拍到沈少民老师做的那一组装置,您是一个什么样的机缘跟他做这个项目的?

  

 

孙永增:是这样的,我们涉及到跟艺术家的一种合作机制,就是一方面就是说有一些是保持开放的,实际上是一种项目性的合作,还有一种是比较稳固的,持续性的合作,这个都是根据双方的一些需求来决定的,当然沈少民老师实际上这件作品是准备参加当时他去年的10月份在白盒子艺术馆做了一个展览,实际上叫“算了吧,风”当时是一个完全是一个空白的空间,他就把他的一些想法和方案做了一些展示,这是在白盒子艺术馆可能也是第一次做这么一个极少的或者是极空的一个展览,当然也是很酷的一个展览,我也非常喜欢这个展览。当时实际上这几件作品是为其中的一个方案来制作的,当时我看了以后也非常喜欢,我们跟沈老师就达成一致,我就把这个作为一个馆里边的一个收藏,这个可能都是跟艺术家包括我们艺术项目的接触当中很多的作品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收藏。

  雅昌艺术网:王老师您和白盒子艺术馆有没有合作过展览?

  王春辰:有过,就是去年,最早是有接触,包括认识,早就认识,最早有接触,但是一直也没有具体去做展览,对话也交流都很多,包括这里之前做的展览举行的讨论会我都来过,去年就集中地做了四个展览,这个密度就挺高的了,甚至有人大家还开玩笑,王老师是不是成了白盒子专职的策展人了?我说没有,这是正好巧合,这几个展览都集中到去年的何云昌的、张小涛的夏天的那个苏勇的,在夏天还有一个韩国艺术家的几个,这几个当然是给大家的音响业非常深刻,就是不同的作品有不同的影响,特别是年初的何云昌,由于去年年初的何云昌的展览引发了去年几乎是一年当中在不同时期都有关于行为艺术的讨论,甚至去年夏天还在神农架有过一次当代艺术、行为艺术的讨论等等,其实就是说一个好的展览或者是一个有意义的展览它会引发很多的话题,这就是展览的效果,当然跟孙总还会有很多其他的合作,最早的合作也是因为我们13年对中国馆,威尼斯中国馆也给予了一个支持,所以说他是很热心,一个方面他自身在发展,同时他还是积极地在支持了很多的艺术,所以说这样的品格或者这样的一种情怀或者是这样一种态度很多的机构画廊是做不到的,他只是说我要赚钱,我的目的是赚钱,但是对白盒子这边除了我有我的开发和市场的拓展等等,另外我还能够因为艺术是一个整体,所以说我还要做一些跟艺术相关的很多的事情也有学术的事情,包括出版的事情,这样都是我去做,肯定会长期来讲一个是他自身来喜欢艺术,另外他也真正是把一个好的艺术的理念推展开了,还有这样的方式他让很多很难一下被人知道的艺术也得到了推广,这个是特别重要的。过去我们经常讲就是说艺术很多时候机构应该做雪中送炭的事,锦上添花的事也要做,最重要是雪中送炭是发现艺术最重要的,什么叫发现?实际上还没有被人所知你去发现,这就相当是帮助、提高,当然也不是没目的的,假如说还是一个初学,还不成熟或者还说不上什么时候也不会,一旦你发现他有价值、有意义,为什么,有眼力、有胆识,而且还有信心,几个方面决定你要做这个事情即便是他一个不见名传的我也要做这才是叫风格和气质、气魄,所以这一点上白盒子还是做得非常很好了,在我的接触过程中是这样的。

  

 

雅昌艺术网:您最近做的展览是能不能介绍一下,最近的一个展览。

  王春辰:最近就是缪老师的,刚刚发生,还正在展,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你看今天又跟白盒子合作做了这个,你知道缪老师对自己的展览,对艺术都是要求很严谨、很严格,比方也有很多机构想让让他做展览,他也看对方的这种品质,他倒不是说看你的空间是大是小,你是自身具有艺术的品质、影响力,就是说的软实力,品牌。假如说一个说不清楚或者是说口碑也说不清楚,他很谨慎,但是跟白盒子他还真的是保持了从威尼斯馆一直到后面的持续性的这种合作的那种信任,你知道吗?艺术家包括策展人、批评家一样,跟机构或者是跟画廊都是信任关系,刚才山川说的是恋爱关系,但是信任关系太重要了,艺术品真的是这样,所以市当然了未来我们如果有时间,孙总这边有需要我们还会继续合作一些事情。

  雅昌艺术网:孙总您全年的展览计划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频率?

  孙永增:基本上去年了数了数,去年感觉非常紧张,结果数了数也就是八个展览,感觉一直马不停蹄的一直在做展览,今年可能也是7-8个展览,除了现在已经做了三个展览之外,后边还有比如说还有几个展览,苍鑫的个展还有包括吕老师的个展,李迪的个展是下个月正在准备当中,基本上整个所以说做艺术机构感觉一年过得非常快,就是说一过年然后一个一个展览然后过来只要把这几个展览完成了,那么就正好就是一年了,那么还有两个群展也在准备,所以说整个展览作为一个空间来讲,实际上我觉得六个展览的频率,一年六个展览的频率是最为合适的,在中国来讲,其实七八个都已经感觉到非常紧张了。

  雅昌艺术网:因为有两个是不能用的。

  孙永增:对。

  雅昌艺术网:从您的这些展览里边看,刚才想说什么我忘了。我想说就是展览,比如说申请一个展览或者是您选择一个展览,您的这个选择,就是流程或者是展览的这样一个制度本身是一个什么样的,比如说我是艺术家,我先申请还是您来选择?

  

 

孙永增:实际上刚才吕山川讲的就是一种双向的,实际上也根据比如说今年的展览都是去年定的,我觉得还是有一个线索的关注,比如说去年主要在实施包括威尼斯和威尼斯之外的几个艺术家的展览,其实都是偏学术性比较强的,甚至带有一种实验性和挑战性,就是观念比较强调观念的,你想从何云昌、张小涛到沈少民、王庆松都是非常有实力的这样一些观念艺术家,当然这个我觉得是去年的一个气质,今年更多的是像架上会稍微关注得更多一些,但是这里边有一条线索,比如说今年前三个都是德国回来的艺术家,我觉得这个就挺有意思的,就是说每个人的经历都不一样,在半年当中可能就会比如说针对几个,这几个艺术家就有一个梳理,从他们的个案出发,其实他们也有一些共性的东西,这个可能都是一个机构需要去梳理和总结的,他有一个脉络,有一个关注的一个点在里边,同时做完了以后他就呈现一种学术的一些价值,我觉得这个是挺有意思的。

  雅昌艺术网:感谢雅昌网友对本期节目的关注

上传日期:2015年03月2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