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第1集]白盒子艺术馆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上)

视频信息

名称:白盒子艺术馆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上)
 

  【相关链接】

        【画廊故事第36期】白盒子艺术馆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下)

孙永增:白盒子艺术馆应该是2008年开始准备,2009年正式开始建设,然后在09年的10月份,实际上也是当代艺术所谓市场最低谷或者是面临着一个全球化的金融危机的这样一个背景下,然后开始运营的,那么到现在已经六年的时间,也逐渐在学术线索上梳理了一个比较明确的一个方向,白盒子艺术馆整体的空间架构我想实际上是一个围合性的一个结构,除了这是中央大厅,就是展览的最核心的部分在这个大厅里面,包括二楼,可能还有一些展览的一些空间,那么围合在它四周的呢一层比如说在一进门包括东侧是一个艺术品商店,那么是白盒子艺术创业中心从一开始成立之初就成立了这样一个创意中心,专门做艺术设计,包括跟艺术家合作的衍生品开发,包括还有一些画册、图书的一些运营,那么这侧的空间实际上是白盒子艺术咖啡,那么就是艺术家包括艺术圈交流的一个地方,在西侧的楼上实际上是一个沙龙的空间,那么经常可能会有一些公共教育的讲座,甚至有一些学术的论坛,包括一些研讨会在这边举行,那么刚才东侧的这个空间实际上是一个收入,实际上是我们的一个收藏空间,可能会经常地有一些作品在上边然后不定期地然后有一个循环的或者是一个展示,基本上是这样的一个空间模式。

  对,那边三楼是我说的是沙龙空间,经常会有一些学术的研讨会,包括一些沙龙,还有一些讲座,那么可能很多艺术圈的人都去过那个空间。白盒子艺术馆实际上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其实或者是说我们在开始的时候就有一个重要的一个内容,其实就是去做当代艺术的收藏,在我做的展览包括展览之外的其实有很多的包括在其他画廊的展览的作品有时候也会做一些我们做一些收藏,收藏是一个空间最重要和最宝贵的一块,那么类似于像这次展览我可能就会缪晓春老师,因为他是第一次推出他的绘画作品,他的绘画在策展人看来叫“算法绘画”,这可能是缪晓春自他的摄影,包括他的影像之后,重要的一个阶段的一个作品,这个作品实际上这件作品是他的共多时的一个场景,那么也是缪老师他非常深有感触的一个场景,他经常就在这个办公的空间里面,他经常跟电脑和数码打交道,他也有很多的既在控制这些东西为他工作,但是同时也给他带来了很多的焦虑,那么这可能是这件作品我觉得除了他的绘画性,他的这些新的形式之外,我觉得也在反思数码给当代人带来的一些困扰,这是这件作品。

  二楼转角这个空间是放了三件沈少民老师的雕塑作品,沈少民老师他也是有“硅胶大王”之称,他做的作品人都是带呼吸的,那么他分别做了三件是在国际当代艺术界的明星,那么也是有这么多粉丝的三位大师,那边是安迪·沃霍尔,这边是博伊斯,还有这个正在下棋的是杜尚,那么他做这三件作品实际上是一个被众多人崇拜或者是学习的同时实际上也被大众,变成大众的一种消费,那么他形象也被消费,那么实际上很多人都会来这边合影,与这三位大师近距离的接触,这也是在公共空间里边呈现的三件作品。

  我这个房间的空间是我们的收入实际上是一个小的收藏空间,经常会置换一些我们的收藏品,后边有一个小的仓库,我身后这件作品也是我们的收藏,是石心宁老师他画的一个叫《奔跑的女人》是2008年画的,那么《奔跑的女人》是他根据一张摄影的作品,一个历史的事件,实际上是美国的肯尼迪总统的夫人杰奎琳在白宫被狗仔队追赶的一个场景,从后背拍的一张照片,那么他把白宫换成了中南海,这里边就有很多的隐喻关系,也是非常有趣的一件我作品。

  我身后这件作品是艺术家文倵也是从德国回来的是1月份在白盒子艺术馆刚做过个展的一个艺术家的作品,他的作品切的是食品、日常生活当中的一些他比如切的一些面包、橙子、草莓,这是切的一张西红柿,我觉得他切就是说他把这种油画材料的这种精神性的东西把它切处理。另外就是说他形式和内容也是高度的统一,这个里边也是非常从视觉的感受来讲也是特别有意思的,让人能够体会到甚至能闻到西红柿的味道那种感觉,这是文武非常精彩的一个系列的作品。

  

 

雅昌艺术网:雅昌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来到了白盒子艺术馆做第34期的画廊故事,这次的主题是“机构的独立生产”,我们今天有幸邀约到了白盒子艺术馆的馆长孙永增先生,还有批评家、策展人王春辰先生,还有艺术家吕山川山生。

  我们先跟孙馆长谈一下这次的主题背景,就是白盒子艺术馆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下渡过了这六年的时间,是不是有一个就是从开始的运营的理念到第六年的时候这个过程有一个变化,或者是不是有一些重要的背景或者是事件影响了您对白盒子艺术馆运营的方法或者是策略?

  孙永增:白盒子艺术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是09年,到现在也确实将近六年的时间了,这六年实际上正好是尤其是在过去的五年当中,实际上是整个国际当代艺术从市场来讲是一个低潮期,从我最开始成立白盒子艺术馆,最开始主要处于对于当代艺术的一个极大的从内心的一种认同,对当代艺术的一些价值观、一些思想,觉得是一个特别值得尊重的这样一件事情来做。实际上当时并不是特别清楚,说要怎么样去做一个当代艺术馆,但是有幸有很多老师还有包括批评家、策展人也一直给我很多的一些非常好的一些建议,但是从开馆到现在我觉得基本的方向一直没有变,实际上就是坚持当代艺术的核心价值的一些传播和推广,包括展览整个是围绕这样的一个方式来进行的,那么只不过是从我个人来讲就是从开始是一个相对比较模糊的状态,到现在基本上越来越清楚,我觉得我也是随着当代艺术包括白盒子艺术馆在逐渐地成长和学习。

  雅昌艺术网:在我的印象里白盒子艺术馆功能越来越丰富,越来越多,艺术的生活化和当代艺术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因为我们知道当代艺术本身它是要介入到生活中去的,和生活关系非常紧密,您能不能介绍一下您的这些功能的区域?

  孙永增:白盒子艺术馆的功能相对是一个比较综合和多元的一个功能设置,这些实际上在最开始建馆的时候就有一个初步的一个概念或者是一个模型,就是要当代艺术如何因为我就是从一个欣赏者或者是一个爱好者然后进入到当代艺术一个亲自的一个参与者,这个过程实际上我当时就想让更多的人能够了解和参与到当代艺术当中来,那么一直也围绕这样的一个所以在开始,在设计的时候,那么除了当代艺术的这种展览之外,包括你讲的让更多的艺术和生活的一个结合,比如说当代艺术设计的一个设置,也设置了衍生品开发中心,就是创意中心,还有就是包括咖啡,实际上都是艺术和大众交流的一个平台,实际上现在也变成了艺术家特别喜欢在这边聊天,包括批评家、策展人经常在这儿聚会的一个平台,一个下午就可能会碰到好几拨人在这儿,我觉得这个都特别重要,当然还有就是包括我们在开始设置像类似于这样的空间,实际上经常做一些学术的研讨,包括一些讲座,还有一些沙龙的活动,这个可能也是更多的人公众能够参与和了解当代艺术的一个途径,所以说白盒子艺术馆从开始的一个初步的模型到现在逐步地就把这些功能逐渐地完善和做实了,实际上是这样一个过程,开始就有这些功能,除了展览大厅就是创意中心下属的一个艺术设计店,到现在有很多各种各样的艺术家和设计师参与,包括甚至图书,这些都是大众或者是公众去消费艺术的一个场所,包括这边的艺术沙龙,那么后来又扩充了一个收藏的空间,就是把我们这些年的一些收藏作品经常在那边做一些展示,定期地做一些更换,也是特别有意思的,朋友们来了都看到有一些收藏的作品。

  雅昌艺术网:刚才孙馆长也讲了经常会有艺术圈的朋友在楼下的咖啡厅交流,王老师您会来这儿吗?有没有这样的经验?

  王春辰:我倒没有,我倒不是来咖啡厅交流,我是来白盒子馆跟孙馆长直接交流。

 

 

 雅昌艺术网:那就更直接了。

  王春辰:直接交流,不是直接来喝咖啡的,因为对于我来讲就是工作习惯就是也很忙,平时白天也在美术馆,经常也出来到白盒子这边,跟孙馆这边也经常交流,很多的展览或者是一些想法、规划,甚至探讨一些具体的彼此的一些信息,所以说一般交流有时候就在办公室或者是到了楼上来,就像刚才介绍一样,我也是看到白盒子艺术馆是一步一步这些年走过来,从最初的地方出现一个建筑工地我就很少这个地方又有一个空间要出现,但是我并不知道这个空间是怎么样,是谁的。其实孙总我一早就认识,可能是08年还是07年的样子,因为当时在清华那边去上课认识了,当然那个时候也不了解,也不知道,突然出现之后发现果然是在中国今天这个社会发展中确实是有社会各个层面的人,不同领域的人都愿意参与到艺术这种发展或者是建设甚至是推广当中特别是在798这个地方,我们也知道在过去这么多年来很多机构就消失掉了,很多空间就没有了,所以说能够在798坚持走过来,而且是能够越做越好,而且在业内获得大家的好评、肯定,这也是一个很艰难,甚至需要细心去维持、维护、建设的一件事情,从这个角度,从这么多年我们接触、交流来看展览,经常也接触,那么白盒子确实是在今天来讲大家还是给予很高的评价,从这一点白盒子还是保持了一种理念、理想主义的理念,再加上这种可操作的,可实施的这种方法,他也不盲目地扩张,也不是那么一味地要追求一个短期利益,他是基于了一个对艺术的理解和艺术的判断,甚至我都几次开玩笑讲,通过这些年的发展和艺术的接触,老孙自己也会开玩笑,以前我不太了解或者我是一个爱好者,其实你现在发现在很多的场合开幕发言,他变得对艺术的阐释和理解已经很到位了,甚至我开玩笑你都可以当批评家了,为什么这样?其实他通过这样不断的接触各种各样的艺术品、艺术家和这种座谈都在学习,大家都在学习,所以白盒子这些年的发展可以这样来归纳,就是说他是在学习当中成长,也是在这种细微的、广泛的吸收不排斥,而且对艺术的理解或者对当代艺术的理解他也是随着他的发展他在不断拓展,而不是停留在某种样式、流行的说法或者是几个人的说法,因为当代艺术它就是要开放,在开放当中你发现有意义的、有价值的,这是它的核心价值,不是说一说当代艺术我们只有几个模型或者是只有几个市场的明星,不是这样的,恰恰是很多过渡市场化的明星恰恰是违背了当代艺术的一个开放的姿态,不能固定化,所以说这是一个新的价值发现的一个地方,所以从这个角度白盒子可能还要继续走。

  雅昌艺术网:吕老师刚才王老师说白盒子艺术馆是一个开放的、循序渐进的这样一个特点或者是特征,您怎么看白盒子艺术馆?

  吕山川:我觉得刚才也聊过,就是说一个美术馆它我也是有风格的,就像一个艺术家他的画画他有个人的风格,我觉得像白盒子现在在我们的印象中一说白盒子三个字你就会想到白盒子的风格是怎么样,这个风格其实是孙馆长他也在参与,他跟艺术家跟评论家的交流,每年策的这些展览,他是背后要做很多工作,所以他自己慢慢地会有自己的风格,他不是商业化的,他是坚持自己的一些理念在里边的,所以我觉得就是一个好的美术馆跟画廊他能坚持走远主要是他要有很鉴定的信念,就像艺术家一样,你不能东张西望,你认定一条路,你就得往前面走,这就是义无反顾的。

  雅昌艺术网:孙馆长您从六年前到现在是一个循序渐进的,给艺术家和受众群体一种感觉就是您是在关注前瞻性的艺术发现,包括这样的一些年轻的艺术家的这个展览,而且做了很多,您能不能回顾一下您在这六年终您感觉有一些什么样的展览作为您记忆犹新的或者是您觉得这个展览对您来说也是很有启示性意义的。

  孙永增:这六年,应该这样的,展览太多,可能我一时要说出哪一个展览来讲……

  

 

雅昌艺术网:或者讲一下这个展览的一个方法,怎么选择?

  孙永增:白盒子艺术馆实际上从我开始到现在其实刚才王老师讲的一个就是开放性,就是我一直在坚持一个在学术上尊重当代艺术核心价值,这样的一个学术性的一个前提下,就是保持一个开放性,还有保持一个传播的一种公众性,这可能是白盒子的一个特点,所以说白盒子从来门口不会收门票,尽量地组织更多的人来参观展览,这可能包括这种开放性,就是保持了对各种艺术形态的一个开放,有很多空间,美术馆也好,画廊也好,是不敢做的展览跟在这边都做了,那么这个我记得,我记得我刚开始的时候在09年还是10年,10年初刚开始没有几个月的时候,我的空间就当时做了一个展览,当时叫吴玉仁,就是当时整个空间我来了以后没有一件作品,那么全是一堆砖头和铁锁,像包括在未来的几年当中其实有各种各样的这种实验性的一些展览,当时我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个展览有多么好的时候,我当时在艺术圈他们说白盒子这个展览太牛B了,就是说实际上保持一个就是觉得比较大胆的一种尝试,我觉得就是说,所以说在开始做展览的时候我基本上采取的一个方式是保持开放性,保持一个跟策展人、艺术家和机构三位一体,比如说基本上是策展人制,这样的话就保证了艺术家,包括这个展览的一个品质,因为首先有好的艺术家,又有好的策展人,那么再加上一个空间,这样的话基本的方向就是说那么这个调子就可以定下来,这可能也是做的一种方式,因为我一直觉得包括你刚才讲到当代艺术馆和画廊的一种独立生产,我一直觉得画廊他不是一个真正的一个产业,老是国家讲文化产业,它确实不是一个产业,它是根据个人趣味,它确实是一个如果是非要说产业的话我以前经常讲它是一个信仰产业,它是输出的是一种价值观,它是生产的是一种思想,它是一种非常有精神性的东西,它跟物质性的,包括跟一种财富和产业实际上还比较远,所以说认清楚这些以后,那么在比如说在空间赚不到钱或者说空间每次做展览还需要付出或者说将来这个学术和市场的关系,你相对心中有数了,就不至于说产生一种恐慌了,或者说别人说市场不好,我觉得这件事情是有价值的,从长远来讲它是有价值的,我们就应该值得去做,在当下来讲每个个体的这种付出我觉得也是特别有意义和有价值的。

  雅昌艺术网:吕老师您从艺术家的角度您觉得像白盒子艺术馆这样的空间给您带来最大的价值是什么?艺术家往往也会选择合适自己的空间。

  吕山川:我觉得这种都是属于一拍即合的那种感觉,比如说我个人,因为我前面有一定的积淀,参加了很多比较重要的展览,然后白盒子其实现在它慢慢变成一个符号了,就是像来798很多人说我要去几个重要的空间看一下,白盒子就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空间。我觉得画廊跟艺术家的这种关系就是就像谈恋爱一样,就像你看一个女孩你一眼很顺,她看你也很顺就定下来了,就恋爱了,其实画廊跟艺术家也是这样,互相觉得那个契合点在,你们就可以合作了,就可以进行某些比如说展览,还有别的活动,我觉得都是相互之间他要匹配,所以就是我刚才讲的是一件比较严肃的事情,而不是随便了,你给我钱我就让你展,而不是这样。

上传日期:2015年03月2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