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CAFAM双年展讲座 >[第15集]王易罡:如何转变美术馆的职能

CAFAM双年展讲座

视频信息

名称:CAFAM双年展讲座王易罡:如何转变美术馆的职能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521期】李小山:博物馆美术馆与公众关系的现状

【雅昌讲堂第1522期】张子康:博物馆美术馆的价值体系建设 

【雅昌讲堂第1523期】张子康:博物馆美术馆的思维模式建立

【雅昌讲堂第1524期】曲德益:关渡美术馆的实践经验

【雅昌讲堂第1525期】曲德益:关渡美术馆的实践经验和研究计划

 

 

 

  因为刚才听到了瞿馆长的介绍,我们除了羡慕还是羡慕。为啥呢?因为你这个馆是你自己,你是老大你说了算,所以说制定展览,选择方向,选择艺术家做什么样的活动,其中包括经费的支配,但是因为上午大家讨论方方面面的问题,我们就是说想在大陆的美术馆馆长,我们很辛苦,现在面临的工作都是非常具体。怎么能说苦不堪言,但是在学院当中做美术馆生存下来,并让他对大学产生作用,同时又对于他的知识生产输出又对社会和公益产生影响,这个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因为我们这个我们一旦,因为一进入大学就变成相对普及性的教育,已经非精英化,在我们的美术馆当中,像刚才小山先生说的观点我不完全同意,就是说美术馆我们是要做精英,还是要普及,那么这就有一个问题是什么呢?精英呢他肯定要曲高和寡,他相对来说可能是要小众,那么美术馆它又面临着一个公共场所,所以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今天这个话题就有这么一个话题,就是主动与被动。

 

就是被动是什么?主动是什么?知识生产、有效性,这是对什么说的?我们在这个话题当中谈到在当代语境下,美术馆就是说越来越不是一个单独的场地,更期待着一个单独的场域,对艺术家和公众具有多元性,今天的美术馆,从美术馆建馆初期,从私人收藏,贵族收藏、皇家收藏,然后在14几几年差不多从贵族,从皇家包括卢浮宫开始,把贵族的受藏宾拿出来分享的时候,他强调的理念是不是我们今天,在我们今天的美术馆,在我们大学的美术馆里是否做到了就是在从拿坡仑时代以后的一个美术馆的理念,他对市民对公众的要求,对美术馆的定义,可能他就应该是说平等的,应该是分享的,和市民共同拥有、享有视觉资源和对历史以及审美的平等性,这里可能应该是作为美术馆的一个最初的一个定义,但是我们发展到了今天,实际上我们美术馆,包括这次展览,每次开展,每次因为我们做美术馆,每次展览的活动开幕的时候都是非常热闹,但是这个热闹就像有的时候就像什么呢?就像一顿豪华的盛宴,在一个瞬间,热闹过后然后就整个是杯盘狼籍,人走茶凉,之后还有多少人进美术馆?这个可能就是说是我们应该今天有一个话题要讨论的。就是说我们美术馆现在已经是不是要转变职能,是不是要转变美术馆的原有的概念。就是除了我们学艺术,学生和我们自己研究艺术的人来去关注美术馆、美术馆的作品,那么有多少公众真正地市民,能走进美术馆,美术馆给社会带来什么意义,我们通过作品能传达出来什么东西,我们说的大学精神或者是艺术精神,真正有多少东西,通过我们的美术馆或者通过我们的大学、思想输出,潜移默化的影响着这个城市,影响着儿童和青年人,以至于老人,可能美术馆就是它不仅仅是一个让艺术家或者成功或者扬名立万,确定身份的这么一个场所,它更重要的它要输出不同的知识与文化,从历史的,昨天的,今天的,包括展览当中年轻人反映的这些东西,我们今天去看这个作品我们说是精英的还是大众的,甚至虽然是年轻人的,但是我看作品当然是做得都不错,而且很大一部分应该还是属于精英化的,比较就是更多的我们看出来青年艺术家这种独立的判断和思考,希望自己的作品表达一个原创性的,一个自发的一种精神和事件的一种承载。

 

但是这些东西呢?就是对于社会的意义,我们要通过时间样的手段来传播,今天传媒大学因为他的职业,他第一句话我就觉得这个事非常重要,今天的知识输出与传播的关系,刚才我听璜生馆长讲微博差不多有30几万,实际上这个都是很重要的,而且未来的美术馆,我想也不应该仅仅局限在一个简单的一个场馆当中,就是我们从有局限性的,观众来到美术馆来参观,而且更多的可能是在虚拟,在网络,也可能是在更广泛的空间当中,因为我们每次来美术馆,像我们是业内人士会看的作品会有信息,同时也会带走相应的相关的资料,但是因为美术馆一旦转变职能是更多的强调公众的参与性,但是在参与性的过程当中我们用什么方式让公众参与,你比如我们去国外参观的时候我们会常常看到幼儿园的孩子,小学、甚至大学有部分美术史课程就是在美术馆来上,我们有一个这次就是我们学校有一个学生研究贾克梅蒂的作品什么什么空间性,是我们学校的一个研究生,我说这个可能性很小,第一个是什么?也没有见过贾克梅蒂的作品的原作,因为尤其是雕塑,你只是通过画册来去揣测贾克梅蒂是如何利用空间,这个就是不现实的一个东西,因为当时申请中国人当时我们就没有同意,这是同样从儿童就开始他又进美术馆,看几岁的孩子,你想他在临摹米罗,在临摹德库宁,我特意在一个小孩的旁边拍了一个照片,画了德库宁的几条线,但是他不一定是真的懂德库宁到底是什么意义,但是从小的耳濡目睹这种渲染,他对视觉传承的关系,我想对于他后来的成长,无论他做什么职业都是非常有意义的,而且美术馆呢?就是在今天的美术馆我们面临的问题非常多,就是说我们说一个是转变职能,其中还有一部分是教育职能,社会教育,可能对于成年人或者是青年人,因为他是一辈子要学习,一辈子要对艺术不断地去提升、去欣赏,去不断地接受新的东西,但是美术馆有可能去承担这部分工作的,它和大学教育也是有区别的,这个时候,实际上美术馆应该适当地开一些相应的课程,或者是定期地一些讲座,当然我也做了很多,但实际上我们现在是假期,因为假期我们学校就放假了,但是美术馆就闲着了,然后我们就组织什么志愿者,就是给中小学,我们免费辅导中小学你自己来画点儿什么东西,做点儿陶或者是画点儿什么东西,我们都有研究生或者是毕业生在做志愿者来服务,实际就是请市民,请公众走进美术馆,可能我们要让更多人参与,这样美术馆可能就慢慢的会真正的改变,让更多地人得到分享这些美的资源,所以这个是我是觉得美术馆就是刚才从我们这个话题当中如何转变美术馆的职能,另外再一个传播,传播我们说画册,因为文化不仅仅是说作品本身,刚才讲文化有很多延伸,它的延伸变成衍生品,但是很多东西实际上可以,文化不仅是说我唱戏是文化,工业是文化,农业也是文化,但是你在哪个层面上去解读它的时候,它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比如说这个展览可以很多,除了包,我们常知道书、什么画册,就是一定要让每一个走进美术馆的人都要带点儿出去,哪怕贴一个什么,就让他和这次的活动相关,而且在今后的生活当中偶尔会提醒他,他的生活会和美术馆相关联。

  因为今天上午大家讨论还是想了很多问题,脑子也很乱,因为来也确实是对我来说也是个学习的过程,而且我觉得信息,今天接受了很多,但是也是大致反正就是思考这么多,时间业有限,我就大致吧,反正就是说刚才那个,那个瞿馆长说他们台湾的梦,他自己的梦,我们也是做很多梦,中国有梦,但是中国还有一句老话叫梦里千条路,醒来的时候得卖豆腐,所以说我就讲到这儿,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5年03月19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