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CAFAM双年展讲座 >[第11集]张子康:美术馆价值体系建设

CAFAM双年展讲座

视频信息

名称:CAFAM双年展讲座张子康:美术馆价值体系建设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521期】李小山:博物馆美术馆与公众关系的现状

【雅昌讲堂第1523期】张子康:博物馆美术馆的思维模式建立

【雅昌讲堂第1524期】曲德益:关渡美术馆的实践经验

【雅昌讲堂第1525期】曲德益:关渡美术馆的实践经验和研究计划

【雅昌讲堂第1526期】王易罡:如何转变博物馆美术馆的职能

  学就是有价值,我想这个还是一个未知,有的你比如说他这个可能在学校这样有价值,可能教学上能够推荐学生认知一些技法层面上的东西或者是某一种颜色方面的问题,或者是某一种写实绘画这种绘画留派性等等这些知识性我们经典性的知识性对它的一些了解,但是这个学校你成果你做得再那什么,这些人临摹得再好,或者你做了很多很多作品,它不代表你这个学校是一个一流的学校,因为最后在全世界的排名在前面的学校都是培养出来主要是看你的学生有没有创造力,这是感到,所以说在学校,我觉得一个被动学习跟主动学习,跟后来做美术馆也有点儿像。

 

  然后后来以后呢就是做出版,我做了很长时间的出版,所以说中国名画家全集,以及世界名画家全集都是我编的,然后这些书你再看看,其实值得去学习。然后我就发现了美术史的一个发展,一个如果我们看今天的东西的价值的时候,培养一个人的思维方式是特别重要的,因为我做了那么多的出版有几本有价值?我想90%是垃圾,我确确实实我感觉我出的东西是垃圾,并且还是获了很多大奖,但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它的价值、它的新的知识,它创造出来新的价值有多少?因为一个书遍地出,重复地在出版,然后改了一下又出版一个,它到底新的东西有多少?我觉得又是做了几项出版我觉得很失败,但是我从出版当中看到了一个也要比起你出版做点儿有价值的东西,这个价值的东西怎么去建立?怎么才能出得有价值?我觉得面临的问题就是一个市场,然后你要不要迎合市场,要不要挑战我们的市场,然后这又是你不得不在市场来低头,然后你必须迎合我们的观众,然后大家喜欢的东西,甚至认为粗俗的东西或者其他的东西,没有意义的东西,大家喜欢能卖钱然后就做大量这样的一个工作,刚才我觉得我挺同意李小山老师那个,这是一个生态问题。然后后来到了美术馆,我觉得到了美术馆以后,我就想就是我们为什么文革时期里边出现的艺术很难出现一流的艺术家,因为我们那个时候我们是推崇的是什么?在政治那个是很强的时候,后来改革开放以后我们更多地倾向于文化了,就是说那个时期我们都知道在文革时期,我们反思那个时期,我们是站在一个政治的基础上,并且那个时候给你制定这样的创作作品必须是高大上,这样在创作当中我们必须奔着这样的原则去做创作,所以很多在这个时期也出现了代表那个时期很经典的东西,所以说最后是形成一个大的一个流派,这个流派,这个思想是建立在一个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的一个这样的基础上,所以说它有价值吗?它有那个社会,那个阶段里边的跟社会的内部价值。我觉得也不能说没价值,这个价值它是另一种价值,它更偏重于一种政治的价值或者说我们在这个发展当中的一种价值,但是从一个艺术的角度去思考那一天的艺术的时候,也确确实实也实现了我们艺术上的突破,确实也体现了。比如说这个很多作品就是在创作这种大体制上有了我们自己这样一种创作的中国的特有的一种,艺术家在这样的一种命题的状况下又放大了自己,然后也创造了很多优秀的作品,可是我们今天说美术馆是怎么去创造一个价值,我现在看一看我们现在的思维模式,怎么才能创造永远有价值的东西,这个东西挺值得大家思考的,就是我想了半天,就是现在你看到的展览上,我说一直在想有多少有价值,这个价值又体现在哪儿?有很多人体现我们一定要做学术展,有时候学习是什么?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大学里都有学术,再一个知识的积累都叫学术,好像字典上我查了一查好像就是这样的意思。但是我们做的学术展不一定有价值,价值怎么去建立?因为你的学术展里面你哪些东西出来是新的知识,你建立了一个新的知识,让这个知识能够放大于社会,然后它的价值就出现了。能不能把这样的一种我们的学术展从价值层面去考虑,如果假如说我们一个美术馆来说它是一个什么机构,先把它的定位搞清楚,是建造长远价值的一个场所,是收藏我们这个文化的价值的场所,是一个学术研究的场所,是一个教育的场所,是一个它是一个整个的放大于社会,提高整个人类审美的一个场所,所以说要从这个定位上我们再判定我们的美术馆的价值的体系的时候,那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展览?

 

  那天我说,我说为什么美术馆什么时候做好了?就是黄宾虹,大家都知道活着的时候没人认可他,然后他死了以后也没人要作品,博物馆也不要,最后可能图书馆有点儿地方,也是朋友算了放这儿吧,大家都知道,是这样的一个事情。我想那个时候,我们的美术馆,如果是这样的话,把这些艺术家放在这样的一个层面上,我们的美术馆是失效的,我们失去了一个美术馆的这种作用,因为美术馆你是负责把一个好的艺术,有长远价值的艺术放大于社会,你没有放大于社会,只是应付于社会那个时候是没有意义的,所以说今天提出美术馆的一个价值的时候,我就想首先你真的要想想你建立的是什么样的,是短线的一个价值还是长线的一个价值,短线的一个效应还是长远的一个价值,我想短线的没有价值它是效应,有很多东西我们觉得来了很多观众,这个观众他产生了什么样的价值,可能是一种社会层面另一种价值体系,但是美术馆根本的价值在哪儿?在于艺术,如果失去了一个艺术博物馆失去了艺术本质的东西,那就不成为一个艺术博物馆所完成的,你可以做任何其他的美术馆,你可以做毛主席展览馆,也可以做另一个农业展览馆,也可以做其他的宣传的阵地。然后也可以做群艺馆糊斗,跟群众互动,我觉得美术馆首先要能够坚持自己长远的价值体系,长远的价值体系才有未来,如果我们不是这样的话说,我们再反思文革的时候,你的收藏体系建立的时候,你收藏的那个体系可能你最后收藏的是一个流派,然后美术史给你写的这些人物往往那个时期不是你提倡的人物进入美术史,我们那个时期发展到这样,我们今天已经是改革开放的时代,我觉得更不应该是这样的一个时代,不应该再犯这样的一种重复性的错误,因为我们写进美术史的是我们回想一下写进美术史的那个时期是哪些人?黄胄、李可染、吴冠中,这些人将成为美术史的,可是我们那个时候推崇的呢?所以说这就是我们在一个博物馆里面如果不考虑这个长远价值的这种体系建造的时候,我们会出现什么,但是那个时候是有一个政治体系的一个社会里边,我们今天是一个开放的一个社会里边,一个研究机构有这么好的定位,为什么不去努力地去把这个东西实现,把这个东西根源上的东西努力地我们去实现它呢?我觉得呢?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

上传日期:2015年03月1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