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CAFAM双年展讲座 >[第10集]李小山:美术馆与公众关系的现状

CAFAM双年展讲座

视频信息

名称:CAFAM双年展讲座李小山:美术馆与公众关系的现状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522期】张子康:博物馆美术馆的价值体系建设 

【雅昌讲堂第1523期】张子康:博物馆美术馆的思维模式建立

【雅昌讲堂第1524期】曲德益:关渡美术馆的实践经验

【雅昌讲堂第1525期】曲德益:关渡美术馆的实践经验和研究计划

【雅昌讲堂第1526期】王易罡:如何转变博物馆美术馆的职能

 这个位置轮流做庄,轮到我们这场。我听了上午和下午的两场,下午这一场有点儿意思了,和我们美术馆的运营和学术有关系了,因为上午这一场的题目比较大,大学精神与美术馆。关键是我们的大学精神在当下很缺失,我讲如果今天璜生请我们吃饭,有鱼翅、海参,有什么鲍鱼,但是我们到宴席上去一看,没有鱼翅海参,只有在盘子上写了鱼翅、海参这几个字,这就像我们来讨论大学精神,连个独立都没有,哪来大学精神,所以也不怪有些发言者,这个是个禁忌,我们谁都知道脑袋砍一次就没有了,所以大家也就比较乖,但下午呢?谈到具体的问题了,所以你看大家都有一些工作经验,都有一些自己的体会,不管是杭间讲的年轻也好,盛葳讲的,杭间讲的中年也好,盛葳讲的年轻也好。那么我们这一组更具体:被动、主动/被动知识产生。

 

  我想讲那个,我们前面发言的人都谈到美术馆的还是比较抽象,不管是西方的、中国的还是比较抽象,抽象在哪里呢?青年也好、老年也好,他忘记我们中国的美术馆在中国土地上,在中国这样一个生态下,有我们特殊的国情所制约的这样的特点。因为我干这个工作所以到各个地方去要逛一逛美术馆,当然逛美术馆是一个感官,我手中没有一个具体的数据,从网上看,我从网上浏览,各个省的省级美术馆、市级美术馆这个展览的展单,这个清单80%左右是国画和书法。就是我们刚刚上一场谈的青年文化和现有的美术馆生态是毫无关系的。大家可以到网上查一下,从中国美术馆馆开始,我们中国美术馆的副馆长坐在这儿,我不知道中国美术馆一年的展出费是多少,他们也不会公开,反正我大概清楚江浙两省不少,没有门槛,交钱办书法展和国画展,但是不要忘记,我们的中国观众的群众基础也还就是这个,我们不要离开这个国情。那么观众他的欣赏今天有一个上午有一个同学提出来,关于精英化这个问题,讲到精英化,我们连中档化都没有,不要讲精英化,我们都处在底线左右,及格线以下的水平还来谈精英化呢?中央美术学院是试图做精英化的这样一个建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建国以后60多年到现在,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改革开放到目前为止,当代艺术、当代文化没有进入我们的美术馆序列,因为我不想讲美术馆和博物馆,把连带博物馆,博物馆严格来讲和美术馆系统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因为他们的藏品,国外也是这样的,他们有大量的历史性的一些藏品,当代艺术美术馆不一样,它面对的是当下。但我们的当下,我刚刚已经讲过了数据,70%、80%的基本上是群艺馆水平。按照我们美术馆举办的活动来看,越是所谓的前卫,先锋的,观众越是少,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年轻人也没有热情参与,我们使了九牛二虎之力,配套各种项目,热情调动不起来。这个和年龄没有关系,这和生态有关系,在北京这样的雾霾天,我相信就算是中南海它也避免不了,他不可能戴一个防毒面具的。我不知道未来展,璜生花了这么大的功夫,资金、人员、观众会有多少。年轻人里面对于这块的热情有多少,是一个问号。

 

  我们看刚刚春辰放了国外美术馆的一些图片,我相信有很多也在身临其境体验过那种氛围,这个是一个培育过程,当我们的美术馆80%、90%还停留在一个群艺馆的水平下,中央美院也好或者其他有少量的美术馆在做这个工作时候,非常艰难,效果如果不是等于零,基本上1%-2%的水平这个程度。还有一个我就不相信中央美院,很多人为了讨好我们讲这个年龄层次的,为了讨好年轻一代,说年轻一代不懂得生活方式,我完全承认,有不同的生活方式,但是我不相信睡懒觉、打牌、闲聊,大把大把的虚之光阴是一种好的生活方式。不同的生活方式太中性了,就像鲁迅讲的,青年人当中有睡着的,有躺着的,有往前走的,还有往后面走的,我教的学生里面,因为我要上本科生的课,我要上研究生的课,有些本科生的脑子之僵化令人惊讶,比80岁的老头子还僵化。为什么呢?你能怪他吗?我们的教育制度是什么样的制度,我们从小学幼儿园开始一直到高中,也许中央美院的生员是最好的反正我教的学生真是不咋的,我完全不佩服现代的年轻人,不仅不佩服,而且感到遗憾。年轻人里面的少量精英不能代表年轻人,就像我们这50年代出生的,60年代出生的250太多了。生态这样怎么不出250呢?他就是一个精英淘汰制度,这个制度是精英淘汰制,所以关于美术馆的被动和主动这个问题,我们经过实验,我从观众的构成来看,很不理想,现在看是很不理想,所以我们也在准备动脑子、想办法,在明年就是15年,在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还要做一些大胆的实践,大胆的探索。在现有的美术馆展览、公教这样制度的体例下,能不能有一些新的措施出来,让患了“厌食症”的年轻人重新把胃口提一提,我们上学的时候,璜生知道我们上大学那个时候弄一本书看看,我记得很清楚,好多书都是要轮流看,都是当一个通宵看完,再给别的人看,就像一根油条来了,一块大饼来了,太好吃的美味了,现在呢?一桌子宴席上来了,他除了拍两张发两个微信,他没有胃口吃,“厌食症”。你的身体上的“厌食症”和精神上的“厌食症”,那种致命我不相信所谓的年轻人具有天然的革命性。所以主动、被动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的。当然还有一个就是我们还有几位嘉宾,待会儿要发言的,关于美术馆的知识生产的问题,艺术是不是一种知识?我这儿是打了一个问号;它和文化知识是不是一样的?当下的艺术实践比如说从F4,从黄永砯、蔡国强他们,艾未未,一直到年轻这一代,当下的艺术实践是不是一种知识?这个也要打问号。还有一点艺术家的个人经验,我们每个人都有个人经验,我为什么要去到美术馆看一个艺术家的个人经验的展?我自己没有个人经验吗?那么个人经验它够不构成一个艺术知识系统呢?这也是一问题,所以作为这一场我主持,我希望我们三位嘉宾,发言嘉宾完了以后还有点儿时间,大家交流一下,探讨一下,张馆长。

上传日期:2015年03月1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