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CAFAM双年展讲座 >[第7集]杨劲松:博物馆美术馆在当今起的作用

CAFAM双年展讲座

视频信息

名称:CAFAM双年展讲座杨劲松:博物馆美术馆在当今起的作用
 

  首先感谢王璜生馆长的邀请,感谢中央美术学院搭了一个这么好的平台,让我们在地方上做了一些艺术推广与交流的这样一些人有一些困扰在这样的平台上跟大家一块交流,非常感谢,也感谢各位来宾、听众。

  我其实是讲题是变了好几遍,就是因为开始我是在第二部分,现在又换到第一部分,所以我干脆就不讲那么多理论,直接从我们的案例入手来跟各位朋友们一块交流美术馆在今天怎么样起作用,因为题目变了很多,所以我就不用题目了。

  我们刚刚做了一个1:1计划,这个1:1计划最早的初衷是很想把大学强强联合来共同面对当下的艺术教育、创作以及很多质疑的这样一些话题。这个展览计划撮合了一年,很多原因,我觉得这个展览可以带出来很多话题,这个展览从一年前预设到一年后的今天才开始推进,我们在大学美术馆和社会这三个层面里面遭遇的问题是我们大学美术馆的体制和美术馆本身作为大学的教辅还是知识生产的这样的一个身份,以及我们推出的产品如何成为像王璜生馆长反复在强调大学美术馆应该成为知识生产这样的一个场所,可是我们竭尽全力,这个知识生产的场所是好像有,但是它根本就跟社会以及大学的固有体制之间的矛盾使得这个关系没有容易做,我就想着做了一个我是做了一个所谓的准备,今天的青年是大学教育的主题,是未来这样的说分,古今中外都是这样说的,可是我觉得怎么样去面对这样一个话题的态度和角度以及方法是完全,结果是万四部同的。因此这样的一个命题是一个绝对命题,但是绝对命题里边一定是有它的范畴,这几个范畴一定包含着基础知识,就是青年是未来的基础知识是什么他的创造性的实质是什么,我们所要做的这件事情的致力精神是什么,这三个范畴是绕不过去的,因为今天只要我们想把这个事情做好我很羡慕中央美院做第二届创客做得很好,中央美院一定是一个表率,这个没有办法,因为它是独立的,我们都是教辅单位,所以大学美术馆最尴尬的……

  王璜生:我们也是教辅单位。

 

  杨劲松:但是好很多,我们都在争取,我们学校也在努力改变这个状态,现在是在杭间馆长的倡导下是三管合一争取全国所谓重点美术馆,我们现在正在做,但是我们现在遭遇的尴尬正是这个尴尬,所以我们今天无论我们是使用大学美术馆论坛的方式来面对这个命题,还是我们有一腔热血想把青年的不循规蹈矩的热情能够变成创造力,这样的一些东西,可能前面的这三个范畴我们必须去面对,就像我们说知识改变命运,什么是知识,哪些知识是有效的,哪些知识是腐败的,其实我们没有做这个判断,今天的状态、思想状态是一个碎片化的状态,我们对什么东西好像都觉得有理,但是没有一个事情我们做透它,这就是目前我们大学美术馆遭遇的最难的地方。我们做了这样一个展览,这个展览的反响使得我们看到中央美院和中国美院有一种合作的强烈的愿望,但是我们为了这个事情做了很长的铺垫,就是说我们在我们本校组织的博士、硕士、本科生一块来组织话题,希望他们来面对同是在一个专业里面的不同两个学校的老师、艺术家,他们又有一批作品的情况下这样的一个现场各位博士、硕士和本科生们能够就他们所在读书的时候碰到的问题,以及他们在创作中间的问题来跟老师或者跟艺术家进行面对面的沟通,可是事实上的情况是,学生基本上很感兴趣或者是没有能力去捕捉那个老师的转折点在哪里,他们只会看这个作品技术性的关系,他们只会去分析你如何获得的成功,大概不会去因为当然这里面这两位艺术家和这两位老师各有特点,各有不同的侧重,然后艺术创作上的影响力也非常的不一样,可能也分解掉了很多学生的关注点,但是实际上我们在组织的学生进行话题分类,以及提问的方式,然后其实到了研讨会的时候学生还是无法去面对这样的一种交流方式,就是其实我觉得可能我们的模式是错的,就是说让艺术家太强势坐在上面跟学生们形成一个好像我还是老大,你们在下面听着这样的一种关系可能是一个方面,但是实际上是我们经常发现近三十年来我们对技术的崇拜,以及我们进入之前的三十年的这种对技术的渴望,埋下了这种所谓的心理的技术受虐狂的心态,使得我们对技术的分析远远超乎对文化的分析,就像刚才范院长也讲到了,其实我们最核心的所谓的思想的力量是我们认识观的打造和价值观的重新塑造,如果这个认识我们都看不到自己所谓的真实与虚假的关系的时候,我们就没有办法去把我们的一身武功真正地对准所谓的敌人或者对准自己所谓的问题,所以我们在这个里边,我觉得1:1计划给我们带来的美术馆的启示就是我们其实是是大学美术馆、社会三大关系,不仅仅是大学美术馆,但是大学作为教育的场所,这里面包含着教师和学生,同时也有他的实践方式和生产方式,以前是围墙式的生产方式,现在是一个跨越式的方式,跨领域的方式,大学现在有希望了。美术馆以前我们是教辅单位,美术馆跟图书馆还有所谓实验室现在成了新的大学模式,那么这些大学的美术馆和实验室作为一个新兴的力量它确实是给到大学有很大的帮助,但是美术馆的这个教辅的这个大学美术馆教辅的身份使得我们在汇集、归类、典藏的关系里边是一种被动的状态,我们无法主动提出,就像范院长刚刚讲到分类是一个过去时,但是我们现在是过去式的状态下来做当下和未来式,其实现在一谈到知识生产的时候我们就认为这个美术馆他有一种主动性,这个主动性是在我们对知识的分类和知识的推广这样一种不同的理论和方式的价值下的这样一种实践,但是我们看到的一个最有意思的现象是大学美术教育的系科分类的内容70%是在社会的固有化的那个层面上,我是说社会分成了三类,大概三类类型,一个是固化的类型,一个是正在形成的类型,一个是指向未来的可能性,传统的大学的所谓的系科的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以及教学理论大概是我粗略的一个比喻70%是指向固化的那个教学的计划是这样的,教学方法理论基本上是这样的。20%在,就是因为教改,所以20%的里面还有正在形成的所谓的部分,还有10%是因为各个工作室老师的偏好和喜好,他们可能会尝试一些拓宽的实验者和跨领域的方式,大概传统系科基本上是这个类型。

 

  然后所谓新设专业大概是在10%、20%是面对传统的资源如何孵化,而不是传统知识的固化,这一点上是新设专业一个很那样的关系,70%是在指向就是正在形成的这个是社科人文包括艺术类的这样一些学科知识里边的这样一种视觉艺术的教育。20%大概是指向未来,但是呢?我分析了一下这三类关系,前一二类传统系科主要是靠体制的红利和政府的支持;第二三类主要是靠企业和国内外的基金会以及政府的宽容,大概是这样的,我们处在的一个处境大概是这样子的。

  这样的一个认识是在我们做了大量的调查,这个调查就是说我们发现所有的杭漂、北漂的这帮人都是曾经的院校里边的尖子生,这批曾经在大学里边获得金银铜奖的,答辩所有的这样的学生一毕业就创作失效,一毕业就失业,他们处在的这样一种状况,我们在想是我们教育处了问题还是大学出了问题,还是美术馆出了问题。实际上我们发现这个里边最主要的一个关系就是刚才也谈到的其实就是我们关于这个知识也好,关于大学也好,关于美术馆,关于艺术也好,我们的浅表性的理解使得我们在认识与解决问题方法的这种能力上判断能力上和价值观的现象,这方面的空缺导致我们很多只知道技术得以改变,技术可以改变一个社会制度,但是技术需要的是那些有脑袋的人,就是有认识观和价值观判断的人,但是我们的大学教育基本上忽视了这一块,所以使得我们美术馆在所谓的知识生产和知识的所谓的辅助的这个功能上面打乱仗。

  我觉得最大的提示是学生都得到了一些提示就是发现专业和技术技巧的娴熟优势,以前的这都是我们的优势,都是美院的优势,可是现在不是优势了,现在的优势不是这个东西,他们基本上也认识到这样的一些东西只是工具,他还不是艺术。所有被教授的这种所谓的专业技术形式风格政治只能算基础知识,如果我们还是在用之前我们喜欢就是我们经济发展最大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拷贝,就是拷贝人家的,就是山寨人家的东西,如果我们还用这种所谓的挪用、移植的所谓的技术支持的方式,我们的艺术创造是不可能有新的东西的,是不可能有创造力的发现和创造力的作品提供给这个社会的。

  第三点就是说艺术生产、流通、传播模式已经不再是自主自足的模式,就是说我们曾经美术学院所有的老师都喜欢在搞不过体制的所谓的要求的时候就说我要为艺术而艺术,其实这都是一种逃避,因为今天的艺术流通模式不是这个模式了,这个模式已经被一种叫做所谓的话语层面的所谓的新的实践方法论所替代,这个替代的板块是大学的美术馆,策展人、赞助人、管理商或者画廊,还有这个所谓批评家、学者,只是这个艺术生产的物理层面的东西,他还不是进入社会的这个关系,那么另外一个行之有效的就是所谓的话语层面的东西,他在催生和新的生产方式和惯常方式分配的这种生产的结果,如果我们在这个美术馆大学美术馆的拥有雄厚的知识背景的这样的大学美术馆,如果我们仅仅是盯着我们曾经的知识制度的欠缺和我们现有的可能的优势就是我们至少不会像是外面的基金会那么如此地注重商业的回报率,我们会增加很多务虚的批判精神,可是其实我们还有这样认识上和操作上的短版,使得我们在大学美术馆面对社会流通的这个关系里边的时候出现的巨大的落差。所以说我说三年来我们踉踉跄跄地做了什么美术馆项目,做了什么青年扶持计划,做了1:1计划了,其实是踉踉跄跄的,就是说没有中央美院这么立体的对它推进的这样一种理念,因为我们面对的一些问题还没有那么容易那么快速地被解决,我提到的希望是艺术大学知识背景中的美术馆应该尽快摆脱教辅地位,所谓的被动的精英模式应该尽快适应新的知识生产的一个关系。

 

  第二就是说提供艺术杂交实验平台。鼓励专业的业余状态,精炼人们的精神,这是我关于这个大学美术馆短期的作用的一个设想。

  第三个是我没有结论,我相信结论在各位心中。谢谢,我大概介绍到这儿。

  王璜生:谢谢杨馆长,杨馆长从自身的一个实践还有一些案例方面提供了很多很深刻的一些思考,包括这种美术馆的运营模式的思考,还有学院的这种知识生产模式还有社会的这样一个运行模式等等之间的关系和其中的一些问题这方面我觉得感觉很有意思。当然我想到你谈到1:1计划,在座的不知道,因为讲得比较简单,因为我们会稍微留一点点,但是在座的不知道大家了解多少,我想我们就插着乱,想着问题问你说这个1:1计划的主要的初衷还有具体的实践和实行是怎么样的?

  杨馆长:谢谢!我不知道各位感不感兴趣这个话题,因为在推进这个计划的时候我们发现国油版雕或者是新的专业,其实最不专业的就是版画系,只有国油版雕这里面,我不知道在座的是不是这样子,只有版画系,我是版画系毕业的,所以我们当初的在读书的时候老师都说一定要树立好专业精神,你们不要去画油画,你们不要去搞雕塑,你们知道你们只有版画系在这里焦虑,我们读书的时候,我们读书的时候,77、78级的焦虑就是你们要好好地读专业,但是我发现恰恰是焦虑使得版画系出来了很多艺术家,所以我觉得我在油画里头去找1:1和雕塑里找1:1的时候比较困难,因为谁也不卖账,我都很厉害,但是版画系里边是各个都有,所以在版画系里边选了苏新平和邱志杰就变成了一个顺理成章的事情,然后这个话题最主要是针对学生的,当你们在学专业的时候应该面对的是你学这个专业是干嘛,你的生活难道就不比那个课堂里教的那个美更重要吗?那个美真的帮你找到美吗?如果不能的时候为什么不自己去确立和面对它,这就是我们做1:1计划的时候当初请的这两位艺术家又是教师,又是曾经的版画同一专业的学生,这样的三个身份来面对在校的同学,好像这个关系还是没有理顺,也许还是我们的问题。

上传日期:2015年03月1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