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CAFAM双年展讲座 >[第6集]范迪安:现代大学与博物馆美术馆

CAFAM双年展讲座

视频信息

名称:CAFAM双年展讲座范迪安:现代大学与博物馆美术馆
 

  各位同仁、各位嘉宾,首先我还是要代表中央美术学院热忱地欢迎各位前来学院美术馆来聚会,也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在期末工作的百忙之际抽出时间远道而来。我想在美术馆学院这个层面和美术学院的美术馆这个层面我们都有说不尽的话题,也特别有许多在自己的工作实践中遇到的新的现象,思考的新的问题,需要大家共同来分享和交流。因此借助昨天第二届CAFAM未来展的开幕能够有这么多同行也是专家共同来探讨大学美术馆这样一个主题,我作为美术馆界的曾经的工作者又作为今天在学校工作的一员,我深深感觉到这个题目才是也包括我们在座各位的这个叫做职业生涯与学术理想联系在一起,大学美术馆是两个概念,但是在我们这次论坛上显然我们要把它作为一个共同的这样一个概念我们进行来进一步地思考分析。

  昨天璜生馆长叫我在开幕上做一个简单的所谓的致词的时候,我在想我也不能光是说几句热忱的欢迎的话,我还是就这个题目做了非常粗浅的思考。首先我是想大学与美术馆这个话题在我们这次论坛上提出他有过一定的准备,特别是新世纪以来我们在推动大学教育特别是高等美术教育的时候的话,就开始思考高等教育,高等美术教育要创造或者是更新哪些平台能够成为当代的艺术智慧的汇聚地,特别是艺术创新的一个新的策源地。我想所有的高等美术学院都在思考21世纪中国和世界新的交流的一个情况下如何有自己一些新的举措,这些举措不仅仅是停留在对于一种思想性的这个描述上,而更多的是思考在大学,在美术学院自己的空间里,自己的所谓的可视的自身的这个环境里还能够在哪些方面给予加强,使得美术学院,也包括各种艺术类的综合性的大学,都在一起能够为新的思想的滋长、资深和成长能够提供信号的土壤,毫无疑问博物馆、美术馆就成为大学公众的一个重要的新的方面,应该说进入21世纪的十几年里一个很突出的表征就是大学的博物馆和美术馆在中国比较蓬勃的发展起来,虽然还没有成为一个很普泛的文化的热点或者是学术的热点,但是至少这些年来像北京大学这样的综合性大学也有各种比较专门性的大学,无论是文科的还是理科的,或者是艺术综合类别的,更不用说在美术学院美术馆得到高等的重视,今天有这么多美术学院的美术馆的馆长前来与会,就是可以交流最新经验的,最新信息的一次契机。这是一个方面。

 

  另外一个方面中国的整个的美术馆界或者说艺术博物馆界也越来越活跃,这也表现在21世纪以来的美术馆的发展上,所以毫无疑问美术馆这个概念显得更大,它跟整个国际艺术博物馆界的整个的叫做新博物馆学、新的艺术展示、研究、传播方法的更新换代都有过密切的联系,因此美术馆自身也有说不尽言不道的,言不完的新的话题,但是重要的是这两者之间肯定不仅仅是一个在物质层面上相互依存的一个关系,更重要的是如何在思想根源上找到它们真正内在的关联,从而使大学和美术馆能够成为推动学术创新,特别是艺术创新的一个新的发动机。只有这两者达到更好的结合,内在的结合,因此才能够展望这个发动机有足够的新的能量,这是我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可能我希望这个论坛通过大家的交流可以更多地描述或者说是更多地归纳一下21世纪以来大学和美术馆这种相互,相互触动的一种欣喜的关系。

  第二个大学里面的博物馆或者美术馆在做什么,其实这个问题西方学者做得很长时间的研究。我的一个粗浅的考虑是当我们谈到大学和博物馆或者和美术馆的关系的时候我们试图可以回到最早的原点,就是大学的或者学院的博物馆是为何建立起来的。就是我想到公元前几乎是4世纪,亚里士多德在00:07:39学院提倡的一种为后来的博物馆发展提供的一个思想源泉的一个框架,这个框架就是要对事务进行分类与描述,对事务的分类这其实是人类的一个知识系统进展的一个很重要的象征。有了分类,描述才可能落到实处,才能够跟进所有类别的本质揭示。所以我想分类描述这在亚里士多德最初的这样一个动机几乎成了后来几千年特别是17世纪以来现代类型的大学和现代的博物馆、美术馆出现之后的不二法门,也就是说基本上是在这样一个主要任务上,包括19世纪甚至20世纪前期都在努力做这个,当然这个类别是有变化的,从最初的物种型的,物质媒体型的,到后来风格型的,思想型的,更不用说是地区型、国家型或者民族型的,所以分类与描述几乎成了一个博物馆和美术馆最重要的或者最共同形成的它的一个学术性的功能,学术的功能,且不说它的服务,但是我想进入20世纪就像这个展览,创客创客这个展览所要揭示的是要试图找到一个在新的一个人类交往方式的新的样式或者新的模式的这个基础上来思考艺术创新,所以我觉得就想从这个展览也可以返过来看我们这次论坛谈大学与美术馆是不是要考虑到我们今天的大学美术馆的主要任务可能已经不是在分类与描述,分类与描述显然这个在时间思想上是过去式的,它是基于已有的往常,基于已经存在的现象而去进行分类与描述,而我们今天要提供的一个可能是酝酿着或者是再生产新知、艺术新知与新见的这样一个场域,由此关于“类”的决定就可能有一个全新的开始,或者说我们要展望的是未来的之类,这个未来的类已经不是原有概念的类,特别在视觉上毫无疑问,我们同行们都知道有无限的新的可能性,所以我也很欣赏这次展览中提出了云数据,云的数据和源的代码,一个是在高的所谓的云端,这个云端不是一个一般的仓储,他更是一个制式的会聚点,但是它要更多的在云和源之间建立起联系,所以我想我们今天从所谓的一个抽象的意义上来谈大学美术馆,可能大概能够向往到跟以往整个传统的体系有一点本质的不同,或者说有很多本质的不同,在这个意义上可以更好地探讨。这只是我想这个论坛是不是能够在一些理论上或者是思想上有一点新的形成了新的共识,好像还可以作为一个更大的意义。

 

  第三个当然说无论是论坛还是展览都是面向未来,寄望于青年,大学今年特别是艺术类的大学、美术大学,更多的是要真正培养能够具有在综合知识情况这个条件下创意的新一代。那么现在我们各个美术学院都在紧锣密鼓地在思考中国的改革,深化的改革,特别是一种能够在原有的发展的基础上怎么能够使各种学科、专业有更多的交融性、交汇性、交叉性,因此来构筑年轻一代学子,从思想观念到具体的实践能力的一个新的支持。

  昨天晚上我没来得及跟很多外地的同道交流,因为我和刘小东先生约了很长,结果约到昨天晚上在一起做一些畅谈,刘小东现在是我们中央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的副主任,显然他也是一个真正从青年走向成熟的,从美术学院走向具有国际影响的平台的这样一个重要代表,当然我们谈了很多,但是有一个老师傅可以跟大家分享,就是他提出了一个如何在美术学院能够在青年学子之间建立青春高度。也就是说青春高度可以作为一个理想,成为既是年轻学生的一种理想如何能够在自己的最春旺盛的这样一个时代能够在学术上能够去面对和试图解答尖锐的问题,也许这个问题并不明确,但是它是一些具有前沿性的,具有未知性的这些课题。那么学院也应该为所有的学生能够达到青春高度而努力,由此我想我们的未来展就很好地提供了这样一种平台,我们今天的探讨和交流也更多在理论上为我们年轻一代的成长和成才提供智力和支持,由此我祝这次论坛成功。谢谢各位!

上传日期:2015年03月1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