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谢素贞《当代镜花缘》 >[第6集]谢素贞06集:叙事的异化延续与水墨艺术的再兴

视频信息

名称:谢素贞《当代镜花缘》谢素贞06集:叙事的异化延续与水墨艺术的再兴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511期】谢素贞:当代镜花缘——当代艺术的定义

     【雅昌讲堂第1512期】谢素贞:审美体系的多元化——东方元素的挪用

     【雅昌讲堂第1513期】谢素贞:审美体系的多元化——写实绘画的永存

     【雅昌讲堂第1514期】谢素贞:审美体系的多元化——嘲弄的多元化

     【雅昌讲堂第1515期】谢素贞:审美体系的多元化——动漫的未来性

     【雅昌讲堂第1517期】谢素贞:多媒体的微观与表演艺术的边缘性

     【雅昌讲堂第1518期】谢素贞:审美体系的多元化——台湾艺术界 

     【雅昌讲堂第1519期】谢素贞:时代趋势的渐取代

 

 我也曾经讲过别的地方课,在中国讲的课大概都是投资,可是在

 

  叙事的异化延续,刘小东,也应该都知道,我希望在日后的岁月里面只要人家提起那个艺术家,虽然你不是那方面的专家,但是他在你心中的痕迹是非常明显的,而你不会忘记的。

  刘小东从三峡事件,他现在所有的东西虽然是写实派的大传人,中央美院的两个流通性货币,三个硬货币,一个是靳尚谊,第二个是徐冰,第三个是刘小东,这不是报名牌,这是这几年来的经验,“刘小东写实派”也是现在所有的刘小东的学生画的都像刘小东,代表他的可靠度跟知名度,刘小东已经完全落实,从新疆的时候到驻地的时候去画民工,去画所有人民在地的生活的实验,去画三峡的变迁,从写实、肖像画一个人坐在那边的肖像绘画开始画人生整体的东西,一直转移到中国现象的变迁,我觉得这是刘小东对于写实主义最大的贡献。所以写实主义不再是遥不可及的画像,不再是美化办公室或者是饭厅的或者是美术馆的贡品、圣品,他已经落实到民间,跟民众有关,甚至是所有的喜怒哀乐,当代艺术最重要的从70年代在英国Richard Hamilton的在讲的一件事情就是如何从生活中出发到艺术的部分,这个是从生活中出发是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所以我们看到已经不是再是彭丽媛了,不再是美女了,不再是齐白石了,名流了,有钱人请你画像的全是民工。所有真实三峡的环境,这是真正中国人的生命,生命共同体产生了。所以从刘小东非得走出画室,非得用快速流转生动的笔触去画出与中国土地共同体相连的部分,这是刘小东在写实主义上面非常大的贡献。

 

  宋冬,从以前纽约MOMA展过的艺术家,刚才谈到大都会艺术馆展过的艺术家,宋冬是我上次去纽约MOMA的时候宋冬正好在那边做一个大型的展览,将他母亲所有收藏的旧的东西,暖水瓶、老面盆所有的以前看到的搪瓷缸那一类的东西,几千件放在MOMA的一个展厅里面,一个叙事性的怀旧情绪的东西,宋冬,包括张培力是唯一现在在MOMA展过的艺术家,我们可以看到宋冬很善于用旧的东西来表达跟现代生活之间的差异,还有消费主义的过程,他最近在圣保罗做了一个展览是拿旧的门窗搭成一个类似的空间,然后做了一长条的桌子,自己做北京炸酱面请观众吃饭,所以大家知道了,吃饭是不是艺术?吃饭应该是吧,我告诉你如果是你去做的就不是,除非宋冬请你过去煮那个面,但是宋冬自己下来做了那就叫艺术了。所以宋冬希望借由吃跟消费之间产生文化的联系关系,当你吃了北京炸酱面,你知道你到北京会想吃烤鸭,炸酱面,你到了上海要吃什么?小笼包,你到台湾要吃砢仔煎,这是什么?文化的认同,你已经认同那个文化了,要不然我请你去吃你可能不要,我看过连续剧的小孩到那边黏黏糊糊他也觉得吃得很高兴,因为当他吃的时候他就想起那一幕,他已经被洗脑了,他已经觉得他在谈恋爱了,所以他一定要吃那碗砢仔煎的时候,他就知道说他已经是银幕中的男主角或女主角,只有你到了北京那一碗面吃完的时候,咸到弊的时候你才想北京人吃这么咸,你知道北京人个性很烈、很咸、很油,如果你到台湾都吃黏黏糖糖的,这是南方个性,很温润的,很油腻的东西出现了,所以借由味觉、听觉、视觉所产生的多种感官是当代艺术一直要陈述的语言。这个就是MOMA的图片,所有的旧东西的部分,旧鞋子,他妈妈有恋物癖,所以他妈妈所有的东西都不丢,当然这里面不只是他妈妈的东西,他还收购了相当多的东西,因为我也有这个癖,所以我很了解这个癖所产生的可怕的感觉。所以这个就是用堆积、重复、现成物所产生的东西是一个艺术家非常简单的手法,也是现代艺术家时常用的,包括刚才我们说艾未未用自行车重叠变成一个大装置,宋冬的东西只是现成物的堆积,并没有再制的过程。

  宋冬其实很有名的一个作品是《水日记》,他相信水的中间,他用水写日记写完就没有了,走过无痕,非常禅宗的意思。这也是收集的旧门窗,旧的家具、柜子,以前这个柜子一个30块、50块,最后变200,都买不到了,这里面所有的柜子里面都有他们的故事跟情节,还有当时的美感。

  讲水墨了,这个是我从大概三四年前开始对于水墨开始逐渐有了关心跟爱护,之前是只有喜欢徐冰那一类的东西,是因为我觉得他转换成新的语汇跟新的语法能够跟世界再做一个沟通,曾几何时我开始狂练书法,我就想起熊秉明说的书技、书艺、书道,老年书法班,所以我才知道原来我真的流着中国人的血,因为年纪到了一定会喜欢书法,所有的人,哇,你点头的人好多都一把年纪了。所有当代艺术家都在练书法,你们知道吗?大概三年前开始,几乎,所以你就知道血液基因到了50岁之后就告诉你写书法,再到了几岁告诉你说念心经,我发现我旁边的人都在念心经,好可怕,所以中国人的语汇时间到了基因就会唤醒你记忆中的东西,五千年来不要改变,所以你们为了要保青春,要像奈良美智千万不要写书法。

 

  王天德,王天德最近在苏州博物馆办了一个展览当代水墨的东西,这是他做的一个录像节录的部分,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录像作品,录影的作品,这是他拿烟灰烧的纸的香灰做成这个样子,像一个录影带。所以栗老师我们茶席可以用这个,茶席后面放这个非常好看,放大银幕,好像你在仙山里面泡茶,事实上是烟灰、香灰,王天德是水墨里面新水墨里面有这几个人我都感兴趣,其实我只想讲三个,可是我忍不住又往里面加。

  王天德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艺术家里面,我觉得水墨纸跟墨之间到底五千年还得玩什么,画已经画不过古人,只能搞花样,谁的智慧能够突破这个部分?说实在王子的部分,谷文达是一个动态的强行的像吗啡的方式,徐冰还是版画,这几个人是新水墨的表达,这个是王天德做的拓碑,这是去拓那个碑,这个是拓完以后放在像棺材里面的木盒做的现场装置,这个是他做的绘画,给你们看细节,这个是他所做的现在的近绘画的部分,这个是拿古画去烧,后面垫着一张纸,前面用香烧的洞,这是他自己全部烧的部分,所有的山水会隐约透过来,所有烧的东西是裱褙上去的,如果没有烧好,没有贴很专会有一个孔隙裱褙,所以他那个烧部分会动,会浮出来或翘起来,你知道这个变成2D的变成3D的,老师要看后面的山水看不出来,要看前面的话又被干扰。我们说过雾蒙蒙的美感以前是要画的,宋画的烟雾渺茫是画的,但是他成功地做出来,他这个东西是特殊去烧的皮纸,手工纸,所以都有一些特殊的意境,所以他对我来讲在搞水墨的花样里面还是一个能够将2D的东西变成3D的艺术家,他也是唯一大都会美术馆以及英国大英博物馆有收藏的水墨艺术家。之前在今日美术馆我请他做完个展以后去苏州博物馆,然后再去加拿大的美术馆,接下来可能要到故宫办一个大的个展。所以我觉得这一类的艺术家,我希望,为什么关注他们,我希望是否能够用真正五千年的传统文化滚出一个名堂出来,跟老外能够做一些对话,但是他的东西因为不够强,比如你看奈良美智就是一个大娃娃,村上隆就是一个大的,草间弥生更直接他就到一个点的圆,你什么东西还能够比一个点或者比一个圆更简单吗?他们已经完到西方的极限主义,可是王天德这一类的艺术家老实说还在玩东方的语汇,因为东方的语汇非常得复杂,想要说的话很多。日本人已经不是在这个了。

  李津,李津这个艺术家是法国人最喜欢的水墨艺术家,他所有的东西都在讲食色性也!这里面有食也有色也有性,所以他所有的东西在讲他日常的生活,他就长这个德行,永远拿着一个菜篮子,今年得到雅昌奖的时候他就拿这个菜篮子上去的,这个是他的新婚的太太,这个是他的真实生活,通常是他一个人裸体跟着三个美女,这都是他,他的家里坐无虚客,永远都在吃喝玩乐,江湖四海非常竹林七贤像中国水墨境界那样的艺术家。

 

  在新水墨市场还没有炒起来的时候,李津没有最近如此炉火朝天,而且他的彩墨的在讲中国人的绘画方式,讲比南京的新文人画更放浪形骸,但是更丰富的画笔的东西是法国人非常喜欢的,所以其实他的绘画是很多外国人在收藏。在今日美术馆做个展的时候40米的展厅,他只展一张画,就是从头吃到尾的作品,一张长卷图,搭了一个平台。那天开幕的时候我挤不进去,我致词之后就出来,一直到人潮散掉以后才进去,我们后面做了一个完全一模一样的桌子,所有的蛋糕全部是拿他的画做的,所有的烤猪、烤鸭这个桌子从这边到那边再长,原来要在美术馆里面吃东西,我说我不同意,不能在美术馆里面办晚宴,他跟我翻脸,他说别人都可以为什么你不可以?我说如果你这个吃要有意义,如果是作品的一部分我才可以同意,结果我们多花了40万办了那个晚宴,蜿蜒的烤猪当天晚上我们也是怕老鼠过来,然后那个油不能烤到全熟,烤到全熟血水全部没有,我们要烤到油润、滋润的样子,当天定的大铁叉子当天晚上断掉,就是这样一个展览,晚上还要防老鼠来,猪全部完了以后作废,所有整桌的东西作废。我们记者招待会的时候,所有当天晚上是他请了一百个人来吃那顿饭,一边是西餐,一边是中餐,整个晚宴的时候记者招待会的时候记者,我们记者先开始,记者都不走,每个人都坐在那边享受,我们的花插得很棒,所有的东西按照他的画面做的,等于把一个水墨的东西整个再现,所有人都不想走,尤其是开放那天展览,怕那个小孩子都快爬到桌子上了,我们都吓死了,所有的人都希望坐下来,因为你普通的人是那天晚上不会被邀约进去的,所以你就看所有的观众很自然把椅子拉开来,就坐在那边,自己在那边傻笑,所以你知道说其实当一个水墨的展览不能够满足现代的观众了,因为他的情境跟所有的东西,现在人资讯太多,没有办法借由30米宽的东西来满足于视觉的盛宴,所以装置为什么大行其道,好我跟李津吵的那场架,吵架之前开幕展之前他几乎不想跟我讲话,等到我们展览完了以后他过来握我的手说谢馆长谢谢你,因为我的坚持,我始终不松口,我知道这些艺术家如果你不给他狠狠地一个药他就没有办法开窍,尤其他们已经名利双收,但是我很想告诉他说水墨平面的单纯的水墨无论你画得多好,因为这个时代已经不是一个安静的时代,你没有办法用纯粹的平面艺术来吸引跟取悦更多的观众,这是美术馆的职责。但是当没有人的时候,现在人的修养能够站在一张画面前一直看它十分钟很感动已经没有了,所以你跟他讲这张画100亿他就在旁边看说为什么值100亿,他也不像表演艺术当你看到这张画很棒的时候你在他面前拍手,不可能,人家觉得你是傻B,所以平面艺术面临最大的困难点在什么,它的诱惑力已经大不如从前,他不像你在蒙娜丽莎前面看也不会看很久,你又不是艺术家,你就到那儿到此一游看过了,拜拜你就走了。顶多让你拍照就说我这辈子看过蒙娜丽莎,你会再去吗?我至少没有再去过,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再去,不管哪一张画我都不会再去第二次,只有马德里的国家美术馆的戈雅那张画我这辈子只要再去西班牙我都会去,就是那张画而已。

 

  徐累,这也是水墨界的奇葩。也是刚刚今年在今日美术馆办过展览,也是我邀约的。白马蓝瓷东方元素的再利用,够狠,一张水墨借于彩墨跟水彩之间的作品能够卖到天价,用静谧的画面吸引所有人的注意,这个人也是一个奇才,也是个社会活动家,所以我们看到他的画面上有什么?有太湖石,有蓝色的青花瓷的蓝,有类似剧场的神秘感,有类似皇宫的东西,有类似所有中国人所喜欢静谧的禅学,但是他的东西也是在大都会博物馆受到重视,而不是在中国先卖出来的,这个部分也是徐累比较特殊,徐累教出来的一批学生现在是卖的最好的学生,所有的东西多少用非常细腻、非常宁静的笔触,然后用叙事的手法,尤其是一个两个字的,卖得超好,所有人都看好他的存在,一个年轻的艺术家,如果有兴趣的人再打电话给我,我要收费3000块才告诉你名字。所以他所有带出来的学生都是跟他有异曲同工的宁静的东方的气质,而且一定是工笔,这个工笔的意义就等于我们说的靳尚谊、杨飞云,所以中国人所有的审美还停留在具象。

  李华弌这个念弌,也是从大都会美术馆开始崛起的,因为这个地方他所有的东西看到你以为远远刚刚去看以为是宋画,古代的宋画,李华弌当初画了长时间在台湾的故宫呆着,就是看所有的宋画,宋画的晕染气质,他运用这种全部是平平平一个立体的东西所以变成2D又变3D了,因为如果全面是平面的东西没有办法满足他们,所以李华弌在现在的东西已经是非传统的东西,而且是用淡墨下调子,所有的气质非常得稳定,他们不是画得像古风,他们是本身就抓住了古画的气质,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李华弌的东西。现在一尺多少?那天好像被人家代理说一张现在要几百万一张这样子。所以水墨有个新价钱,现在就是水墨四大天王:王天德、李华弌、刘丹、李津。后起之秀,价钱也是一样,就是翻倍地转。我不是报名牌,我只是希望你们了解说将来人家来讨论到像再讨论到张晓刚这些人你们也都必须要知道,刘丹这个部分。

  刘丹的东西在展的时候,你们可以看到水墨的东西非常细腻,我刚才说过他为了画一个太湖石600万买了一个石头花了600万,这是他画的彩墨,像不像写实?像不像素描?非常素描化的东西,所以是完全不一样的叙事方法,刘丹现在你所看到的东西大部分是复制画,因为刘丹画画非常得慢,所以又应验了那些老板说过的话他六个月才画一张,所以现在刘丹你所看到所有的东西都是复制的,而且刘丹几乎很难拿到他的画,这个人的仙风道骨的气质也很特殊,他是把素描给立体化的一个方式,他的那种气质、风格优雅全是素描是西画的方式,而且他的东西刚开始是在古董店里面开始被推的,他的东西并不是在画廊被推出来,并不是专业画廊,他跟李华弌的东西,还有朱明的东西都是从古董店开始卖起的,古董店开始是卖明式家具的那个时候就开始在卖这些人的画,这些人是直接卖到最高端的人,最后再回流到当代艺术里面,是两条路线的,这是很奇怪的路线。

上传日期:2015年03月1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