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谢素贞《当代镜花缘》 >[第5集]谢素贞05集:动漫的未来性

视频信息

名称:谢素贞《当代镜花缘》谢素贞05集:动漫的未来性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511期】谢素贞:当代镜花缘——当代艺术的定义

     【雅昌讲堂第1512期】谢素贞:审美体系的多元化——东方元素的挪用

     【雅昌讲堂第1513期】谢素贞:审美体系的多元化——写实绘画的永存

     【雅昌讲堂第1514期】谢素贞:审美体系的多元化——嘲弄的多元化

     【雅昌讲堂第1516期】谢素贞:叙事的异化延续与水墨艺术的再兴

     【雅昌讲堂第1517期】谢素贞:多媒体的微观与表演艺术的边缘性

     【雅昌讲堂第1518期】谢素贞:审美体系的多元化——台湾艺术界

 

     【雅昌讲堂第1519期】谢素贞:时代趋势的渐取代

 

  接下来我想讲一下动漫的未来性,可能跟在座的几个有一些区别,我曾经在办动漫展的时候第一次让台北当代艺术馆排队两个小时才可以进到美术馆里面就是办了动漫展。当然罪魁祸首就是奈良美智,应该没有人不知道奈良美智,上次吴洪亮,我不知道洪亮也没有来给你们上过课,吴洪亮老师跟我讲,因为那个时候我想请奈良美智到今日美术馆做个展,奈良美智正好答应我的时候又是中日恶交,他就不敢来,怕被打死,但是很多人都很期盼,如果那个时候做得成功,而且中日没有恶交,可以再创草间弥生的排队的状况,应该是在北京先开始,可是我觉得消费主义跟追求时髦的心态上海人还是比较成熟的,所以这一次草间弥生在上海排队两个小时进去的那个事件,请问一下有人看过草间弥生那个展览吗?没有,你们都不是追星族,可是那个时候在上海以及在台湾展奈良美智的时候在网站上所有台大的学生,台大的学生不看展览的,但是我们在展奈良美智的时候,台大的学生在网上是说那个展览你看了没有,如果没有看了你就low了,所以所有的年轻人就去看了这个展览,所以那个时候我们知道奈良美智的海报的时候是一个战略,奈良美智的海报做了这个银幕一半大,每一张有奈良美智的签名,所以那个时候马英九是市长,还打电话来叫秘书跟我们要一个奈良美智的亲名签售海报,那个时候我们做奈良美智的东西非常轰动,奈良美智有他的亲和性,有他把他的可爱跟动漫语汇,其实现在的整个时代,你们看举办那么多动漫的展览,其实我很想去跟大家讨论动漫的内涵跟实质性,其实真正动漫的东西不是可爱,不是甜美,甜美会腻,就像一个女的每次打扮得很可爱,穿一个娃娃装在你面前你想打她,她不是的,所有艺术界在讲的东西叫做个性化,个性化只有你的个性突出你才存在,茫茫宋庄有多少个艺术家会去,艺术市不好到现在有多少人个露夜离开,欠了一屁股的账,艺术界要的是你的个性,所有的美术馆必须定位清楚,艺术家要个性鲜明,要不然对不起,我看不到你,奈良美智这几张图片不是很好的。

 

  奈良美智在台北布展的时候他自己去找老木头回来脸上全部被蚊子咬得一个包一个包在台湾,他就拿一个冰棒走路回美术馆,那个时候已经把全馆的馆员迷倒了,村上隆也来了,村上隆来了就很大牌,什么东西都跟我谈钱,钱钱……我就想不请你吃饭,我就请奈良吃饭,因为我自己当馆长一直也很情绪化,我喜欢不喜欢,蔡国强的展览我也办过,我刚刚介绍一半的展览我都参与过,只是我的个性还是喜欢很纯真的艺术家。其实奈良美智那个时候在台湾还不是很有名,我办过他的展览日本人包机过来,台南的人坐火车上来看,排队那么长,我才知道原来你那么有名。我们办他的签名会,台湾的小孩子是拿着睡袋在门口排队进来要他的签名,他就说你不要安排我的签名,你可不可以安排那些年轻人的,我说你不要傻了好不好,如果没有你,你以为这些人会来排队吗?麻烦你扶植年轻的艺术家,你只有签名了,这些年轻人才有机会他说好,这是一个非常可爱的人,很喜欢喝红酒,还很爱朋友,是一个非常很难得的艺术家,但是他自从他现在跟……我曾经问他为什么不跟名牌合作?村上隆合作了,草间弥生合作了,所有人都在合作,连展望都合作了,为什么你不合作?他跟我说我不敢,我说为什么?他就告诉我说他做了一些限量的文创品非常少,他跟我说我会被名牌吃掉,因为事实上在跟名牌合作的时候,你的艺术家的身份已经不够单纯了,有另外的弊病产生,但是中国人现在只看到了好,任何东西好有伴着弊病的产生,只是你承担的能力有多少,你的命好不好,所以奈良美智的这个部分不愿意跟名牌合作,一直紧守他一床三亩地的本分,他内心跟他展现的部分,其实是内心每一个人里面都有一个小孩住在这里,不管你有多老,为什么叫老小、老小。所以我们在跟日本人借奈良这些作品到台湾展览的时候,每个人都跟我说什么吗?每个人都跟我说我这个是买给我小孩的,我都笑一笑,其实是买给他自己的。

  每个人都有一个小的奈良美智坐在心这里。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像小孩子那个直接的,可爱的、情绪化的,因为你年龄见长,你不能直接表达,这个员工想一刀搓死他,可是因为他帮你一个月赚两万,你就说好吧,其实你很向搓死他,所以我觉得所有的内心就是奈良美智,奈良美智什么时候释放出来看你,我最近看了很多动漫展览,可爱不是动漫要跟你表达的因素,所有全世界的奥运、青运、残障,你知道他的语汇是什么呢?一个动漫的人物,为什么?因为动漫人没有国籍,没有老友,没有年少,没有性别,没有迫害,没有任何的因素,所以你走到哪里的时候,奥运会的时候有一个亲善大使孙悟空的样子。每一年每一个国家在做希望跟全世界沟通语汇的时候他会找一个人物出来,你知道动漫为什么吗?因为动漫没有忧愁,它的忧愁是小忧愁,它是一个沟通的语汇,画动漫是一个黑人还是一个白人,还是一个东方人,只有动漫可以泯灭种族,可以泯灭国籍,可以泯灭所有的东西,他所表达的东西是非常单纯的hello,在跑到艺术里面的境界的时候动漫是什么?谁能够拨动你心中的那根弦,谁能把你心中隐藏的小孩子引诱出来那个就是人性的部分,它不是可爱,可爱绝对不足以代表人性,也不足以代表动漫。

 

  草间弥生,这个点点大概是今年我觉得风靡全世界的包括衣服,包括展览,包括所有的原生。草间弥生是一个重度忧郁症的患者,其实长时间服用所有的药,所以你看他的眼睛这么大,是重度的服药的患者,他的东西只有画这些点的东西才能够平复他的心灵,如果你有空的话麻烦你去看一下草间弥生的传记,从她年轻的时候放浪形骸,在嬉皮时代就开始跟美国的大师混在一起,这类的人不养出艺术的妖精是不可能的。还在五年前的时候草间弥生价格非常得低,怎么起来的?在苏富比香港的画廊展出,苏富比画廊现在所有的拍卖会都做画廊,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趋势,原来没有实体店,每春秋两地是小拍,现在每个都有画廊,而且在香港开始作为交际的开始,第一档原来要办一个雕塑家结果先办了草间弥生,苏富比手上有1500个真正的大买家,全世界里面1500个真正的大买家,草间弥生原来一张画大概100万人民币不到就买到了,非常大,非常好的作品,就是在苏富比那一次还没有展开之前全部卖完就把日本,因为所有的当代艺术是看国力背后的多寡,你知道菲律宾的艺术家或者是越南的艺术家很难冲上一个高价,其实他们原来叫我讲马来西亚、印尼、越南这些东西我没有讲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国力不强,他的历史渊源不厚,他永远没有办法成为影像世界的艺术家,所以日本的东西是能够再起来一次还有最近有一个年轻的日本人开始在炒作,所以你知道全世界还看好日本吗?看当代艺术的发展,当代艺术是否能够成为大家,是全世界对于这个民族的文化认同吗?你知道文化不认同他不会起来吗?

  我记得有一年在艺术博览会一个很重要的院长问了我一句话说为什么在香港整个博览会里面看不到我们中国美协的东西?我觉得这些人根本不懂艺术。我笑了笑,我说你也别生气,为什么呢?因为当代艺术是文化认同,你不认同这个动漫,我告诉你我这几个点点要卖你700万,一个点点卖你700万,你要买吗?我随便去路边买一个气球就长这个样子,当代艺术只有一句话是文化认同。所以你认同中国的文化认同的时候希克当初他调过来中国,他认同中国的文化所以他买了那么多的当代艺术,包括现在你所看到的草间弥生的再运作,奈良的再起来,村上隆的再起来,以及年轻的那个日本的摄影家杉本博司会再起来,代表了一件事情,就是全世界认同日本的文化背景,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但是他的数量很少,包括草间弥生,包括奈良美智,包括村上隆,包括摄影是谁,就是像海面镜子的,我现在突然忘了他名字,有人记得吗?他们的东西日本人通通不认同,到现在奈良美智不能进入国家美术馆展览,只能参加私人美术馆莫莉、森美术馆的联展,他不可能进入国家美术馆展览,草间弥生有点儿难,村上隆都不可能,因为日本人不认为动漫是国家的主要表征,他们真正能够是日本美协,日本美协就是印象派的再延续,还有写实的东西,还有野兽派的延续,跟中国的状况一模一样,所以能够进入他们国家级美术馆的展览的全部是美协的艺术家,至于我们现在全世界知名这些艺术家进不去,就像谷文达不可能进入中国美术馆展览是一样的事情。

 

  南瓜,这是点的镜屋,这是用整个镜子的东西造成的美感。村上隆,有人不知道他的人举手一下,好,非常好,你有叩头也算。

  村上隆,实说我好难接受。我喜欢村上隆是这些,刚开始在拍卖会的时候一冲的时候30万人民币的时候我就开始骂,第二次再看到就1000万了,很快,这个都是村上隆,村上隆刚才这个图,村上隆出了两本书,一部《艺术战斗论》,两本,写得非常好,非常得清楚,他就是东方的安迪·沃霍尔,只是安迪·沃霍尔70年代不好意思把艺术市场讲得这么直接,我觉得在90年代,对不起,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村上隆出了两本书,在讲艺术理论的东西讲得非常好,如果你们有兴趣真的一定要看,就看到一个艺术家怎么把社会玩弄于手掌之中,村上隆所有的这个娃娃风靡全世界,最简单的东西永远抓住人的眼睛,这个在森美术馆,从一进去他上森美术馆天台的时候全部铺得满满的,所以村上隆是一个相当聪明的战略家。我们安排他接受媒体访问,比如我们请艺术媒体来都要送媒体钱,拍媒体的马屁,希望帮我们做宣传,媒体要访问他每一篇50块美金还是100多美金我已经忘了,要付给他,要不然他不接受访问。他是非常聪明的,媒体变成说我这辈子我访问人还要什么,你要访问他要付他钱,要不然他不接受你的访问,他是一个逆操作的形式。这个要讲艺术行销的时候才能够再谈这些问题,麻烦你看到这些logo的时候,你小孩子随便画画的东西,都可以达到你要的东西,讲完村上隆是行销的东西。

上传日期:2015年03月1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