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李祥霆《中国古琴文化》 >[第1集]李祥霆01集:古琴艺术的传承发展

视频信息

名称:李祥霆《中国古琴文化》李祥霆01集:古琴艺术的传承发展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503期】李祥霆:古琴的艺术特点

【雅昌讲堂第1504期】李祥霆:古琴艺术的标准与表现力

【雅昌讲堂第1505期】李祥霆:古琴艺术的美学理论 

【雅昌讲堂第1506期】李祥霆:古琴的经典性文学与琴谱

【雅昌讲堂第1507期】李祥霆:古琴的乐器选择

 

 

【雅昌讲堂第1508期】李祥霆:古琴的真伪的辨别

  为什么叫古琴艺术概说呢?是从艺术角度来讲,当然也会从历史角度有所扩展,但是从做艺术来讲,另外概说就是说重要的方面都会提到,但是都是一个基本的观念或者是基本的判断。 在座的各位是不是都对古琴有所了解了,有的可能是了解得比较多,会弹的也有吧,弹过琴的有吗?弹过没有?那就需要稍微讲得具体一点。你们有没有直接听别人弹琴,像这种环境下?有,没有直接听过的人有吗?都听过,太让我惊讶、意外了,我老觉得古琴可怜巴巴,冷门,但是四年前我估计是在宁波有一个讲座,在他们一个大的我也忘了什么地方,很大的一个大厅我一问只有几个人没有任何媒介下听过,都听过,一两个没有听过,有人广播、电视上面我就很惊讶了,你们都直接听过人家弹,那就更惊讶了。

  我为什么说这个呢?古琴艺术是一个很特别的艺术,我们从音乐史上,从全面中国古代的文化去看,在古代古琴是音乐里边是致高无上的,因为说他是或者说他是伏羲造琴,做工也是创造,开始说精神一种神圣的一种崇高的文化产物,有的记载说是皇帝,这样的一种艺术存在,而且产生了像带有神话性质的记载,音乐里边执古琴是这样,历代里有一些重要人物,后边听得见吗?这样说可能好一点。

 

  刚才说的那个意思就是说他在古代是音乐里边是致高无上的一种音乐,然后影响非常广,最广的这种例子可以说证明他,就是周礼里边说“士无故不撤琴瑟”士有上士、中士、下士,基层统治以上,每天都得弹或者都得听,这个就像孔子教育他的儿子说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天天都得学,天天都得读,而且天天要用到,这么重要。而且又产生了很多像伯牙弹琴,子期知音这样一种千古的美谈,还有千古的更美谈就是朱文君与司马相如由于琴结成了最美妙的故事等等,然后皇上对琴入迷的也有,历史重要人物也有,但是到了清朝中期,后期古琴是最冷门的艺术了。所有的中国传统艺术没有像古琴那么重要又那么冷的,以致于快要灭绝了,所以我的老师辈查先生、吴先生他们那辈,尤其是查老作为一种倡议者、推动者就是成立古琴一些社会团体,他推动,然后1936年查老用问卷的方式联络各地琴人收集到了很多当时的琴人的情况,1936年出版了准备出版一本杂志,一本文集,叫《今虞》虞山派的虞《今虞琴刊》,后来37年出版了,那里边会弹琴的人就算,不管什么水平,不管什么类型不到200人,然后又经过了军阀混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到1956年的时候查老又在音乐家协会,我们中央音乐研究所的工作安排下做全国的采访工作,虽然在解放后那个时候音乐学院已经古琴专业有了,电台已经经常有广播,查老他们有很多演出活动,全国会弹琴的不到一百,所以我觉得古琴是非常严重的一个特殊的文化现象,那么重要能变成那么冷,50年代中国人口是5亿左右了,不到100人会弹琴,这个水平还什么水平都有,文革中已经有所恢复了,文革前,因为好几个音乐院校有古琴专业了,我当学生也好,后来毕业留校当老师也好,就是出版物、唱片、广播、电视、出国这些都有了挺多的了,是明显的一个缓慢的回升,但是在我们中央音乐学院一个综合性的音乐学院里边古琴是最被人家忽视的,最重视的是我们的院长赵院长,他上边是音乐家协会主席吕纪,这两个人是了不起的对古琴的保护推动的一个国家性的事业性的,专业性的代表性的领导人物关心,赵峰推动我们副院长作曲家姜先生,还有几个人,还有作曲家王先生学了古琴,就这么重要,刚有这种感觉后来文革一来又不敢弹了,因为我们都知道古琴是什么?明显就是地主阶级的文化,其实那个诗词也是地主阶级的,但是诗词还可以念,李白、杜甫之外的有些都是不当地主不可能有认识字,但古琴就不行了,都不敢弹了,琵琶、古筝算一种艺术的文化的工具、载体,所以可以为地主资产阶级服务,也可以为无产阶级服务,古琴不行,大家都不敢弹了,等到73年前后慢慢开始松动又可以弹了,那个人数恐怕也不会多,另外在中央音乐学院同学们要说到民族音乐好像就比钢琴、小提琴、管弦就低一等,我们很多同学都不好意思在院子里拿着自己的民族乐器走,古琴更不行了,我们民乐系的老师和学生们只有个别少数几位对古琴有兴趣,其实他们都看不起,什么老古董,声音那么小,有的说这肯定都得淘汰,有的说淘了,所以古琴冷门到这种状态,文革以后你们可能文革时候还是小孩,就不知道反差之大,原来对传统文化是完全基本上是否定的,批判继承可能留一点就够了。

 

但是文革以后首先是觉得传统的东西那么重要,就是整个社会的感觉就没有人去号召认识传统的意义和重要性了。音乐里边古琴文人贵族,它倒没那么说文人贵族,好像文革以后文人贵族到吃香了,海外关系也吃香了。所以古琴变成大家觉得要仰望着,所以最初的那段时间我们学校音乐学系、作曲系那些教授们从事音乐理论教学研究的人,那都是很有水平、很有能力的人,对古琴不敢加以评论,一听就听不懂,这个太高贵、高雅,不敢说,然后我们弹古琴的人觉得好像比别的民乐乐器更好过一点,别的乐器别人还不太注意,民乐真正的大的一个整个民族音乐被重视,64年的时候周恩来总理很重视,所以创办了中国音乐学院,那个时候我们还去过一段,文革以后分院我们又回到中央音乐学院了,这种状态下民乐在文革后好一点了,尤其是那些像谭盾这些作曲的人特别有水平,又有影响力,大家都很佩服,就写洋乐,还写民乐,还写用洋乐给民乐伴奏。这个民乐就开始好多了,但是一说到古琴那些人觉得古琴就是这样的感觉,所以古琴就开始进入了春天了,但从人数来说还是乍暖还寒的那种状态,还是会的人少,弹琴的水平不好的人听了以后也没感觉,但是那个感觉就对了,就是古琴这么冷,说了半天什么时候开始暖起来的呢?就是00年,03年古琴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为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的时候,其实也没有很大的转变,只是那时电台找我录音了,找我做节目了,还问关于这个,人民音乐也有写文章了,整个社会的感觉,但是新闻报道就是一句而已,03年还不热,等着不知不觉就开始热了,我03年,02年的时候《古琴使用教程》出版了,这本书你们都没听说过吧,还没有,这是一个教材,我因为从63年毕业留校教古琴的时候就自己草稿式地教学,后来经过了若干年就形成了一个基本教学的一个讲义,后来到97年前后连续出版,第一个人民音乐出版社他没弹成,后来不知不觉地我想放弃了,没有想这个事后来上海音乐出版社愿意出版拿去,一出版,原来我之前有别人写的古琴实用教材,找别人帮助推销、宣传有没什么效果。我后来不停地一次3000册,印了好多次。等到2008年前后,这是修订版,2008年前后就开始有感觉了,08年,2010年前后就更有感觉了,这个感觉就是我有一个学生在国外给我打电话说李老师最近北京有四大俗你听说了吗?我说什么四大俗啊?他说读书读《易经》,修佛修密宗,喝茶喝普洱,弹琴弹古琴。大家都想弄了变成俗的之一了,意思就是弄得太多了,后来开始我就把由春入夏这种感觉了,好像是4月末,5月初立夏,还是比乍暖还寒好一点了,然后已经变成四大俗了,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上海音乐出版社要给我出修订版,因为第一版有100多处错误,我弄了很多年他们也没改,第一版印了5万册,为什么要说这个,那个卖完了它才能出这个呢?说明那5万册都买走了,但是用我的教材的人顶多是全国弹琴的人1/10,因为别的老师他绝不可能用我的教材去教别人,因为他用我的教材就等于他比我低了,他再怎么样他有自己的教材就跟我平了,所以哪怕他刚刚我国学琴没多久要教学,只要不是我的学生他不用我的教材是正常的,那么1/10是5万册,50万人了,这就是大热门,不是热门,不冷了,但是到现在我又感觉他已经不是冷门了,而且暖和了,一个是第二修订版又印了2万9千册,就算两万册卖出去了,七万册就70万人了,这个依据和判断是比较可能符合实际的。

 

  今天我一来你们到下边去照相,这个也是证明不是冷门了。而且你们照相的时候还特别高兴,不是礼节性的,也不是强迫性,也不考勤,所以这个是这样。

  还有一点就是前年神九上天的时候他们找到我,我就用这章琴,不是这章琴,录了《流水》、《忆故人》和《酒狂》新片上去了,回来以后还有新闻发布会,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忽然有人说神十又用了一回,我说这回又暖和了一点,更暖和一点了,我写了一首诗,可能你们不弹琴不知道,没太注意,我的学生叫赵晓霞,她是很优秀的,留在我们学校也当了讲师了,是个年轻的琴家里也是非常有名的,她打电话11月4号那天给我打电话,她说她头一天晚上在新华网看见一个新闻,就是有一个登月的一个飞天航天器,你们听说了吗?叫什么打税票又回来的那个,是那个吧,回来有一个芯片,芯片公布了,上边录了十首曲子,就有我弹的《流水》,这个十首曲子跟别的乐器并列上天了,就是古琴已经是跟他们同样被人家重视,同样被人们认为有这样一种意义和价值放在到月球上去了,不是围着地球转就行了,而且神九神十的时候就是古琴、绘画放在一块,人家觉得古琴是一个特别的文化象征,这次从音乐上来承认了,其他曲子是什么呢?朗朗你们知道吧,朗朗的《月光》,吕思清也知道吧,我那天问有一个学生他不知道吕思清是谁,给我气的,吕思清是《梁祝》,宋飞知道吗?又开始不知道了,民乐你们不知道了,二胡特别有名的,他的《江河水》,然后琵琶你们听过吗?刘德海知道吗?《十面埋伏》,里程碑式的一个人,从60年代以来没有人能超过他的,当然他比我大两岁,我今年75,他77,老一辈了,我也算老一辈,我老意识不到我也算老一辈,他,民乐:琵琶、古筝,琵琶、二胡,古筝是我们学校中年的一个叫袁沙,然后就是古琴,钢琴就是,还有一个你们可能都知道彭丽媛,她唱的《希望的田野上》,还有大提琴王健,另外有几个唱歌的,有个戴玉强,杜松、莫霍伦,莫霍伦是澳门的,他们三个唱一个什么我是雪花天上来,唱的那个,然后还有谭盾写的一个什么曲子音乐,十个曲子十一个音乐家,我们古琴跟他们并列了,这还说冷门就有点儿不凭良心了,有点儿那个,就是不符合实际了,心里不平衡了,现在可以说已经不是冷嫩。

 

所以我就写了一首诗,我先念一下,我给自己的书斋起个斋名叫“醉琴债”,因为我是醉于琴、陶醉于琴。我给自名“醉心斋主”,就刚才这个是神舟瑞器满长空,这个不用解释了,满天都是我们的祥瑞之气,古韵悠然到月宫,上月亮上去了,不光在地球周围围着卫星转,00:18:40说到点上了,进入夏天了,醉心斋主预酩酊,像喝醉似的,当然那天晚上也没喝醉,就是想醉或者说已经醉了,那么古琴到底是怎么看的呢?我们看很多书都是各种各样的子,没有集中的一个提法,我想了很久,我在向人家讲到古琴的时候我应该怎么去说,我一般是这样概括,是现存弟子世界上最古老的活的、成熟的音乐艺术,这句得连起来,最古老的艺术多了,像笙和笛子产生就在古琴之前,打击乐更早,因为人们对声音的感觉先是来源于敲击,生活中就有,后来创造出来鼓等等,然后最古老的活的,什么叫活的,到现在还在生活中,而且一直没有断,你像箜篌都知道,早就失传了,现在想恢复它,瑟也早就失传了,元朝人询朋来搞了瑟谱,其实那个时候瑟是没有的,他创造出来的。什么叫失传,什么叫活着,就是不单乐器还在我们生活中,在文化中正常地存在着、使用着,它的乐器的乐曲,古代的乐曲现在还得有,它的演奏的方法一直在流传使用变化发展,它的音乐的这种观念,它的精神,它的一种艺术上的光彩等等,都是一直流传到现在,古代作品,古代的演奏方法,古代的美学观念等等是活到现在的,而且是音乐艺术,不是别的。

  文学艺术,文学艺术也在变,比如诗最早我们能见到的《诗经》、《楚辞》,到唐朝有格律诗了,格律诗就唐朝才有。前边的《诗经》、《楚辞》的写法可能偶然某些人写,写的也很少了。那个题材就没了,所以只有古琴是这样,音乐也是这样。

  另外其他艺术都是某个时期时期产生没有这么古老,所以我这个概括符合它的实际,现存世界上别的国家就更没有这么古老的活的艺术了,现存世界上最古老的活的成熟的音乐艺术。

上传日期:2015年03月1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