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杭春晓《水墨背后的概念系统》 >[第10集]杭春晓10集:当代水墨

视频信息

名称:杭春晓《水墨背后的概念系统》杭春晓10集:当代水墨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457期】杭春晓:水墨背后的概念系统——概念的表述

【雅昌讲堂第1458期】杭春晓:水墨背后的概念系统——概念的产生

【雅昌讲堂第1459期】杭春晓:笔墨的基本语言和鉴定系统

【雅昌讲堂第1460期】杭春晓:从新国画概念的产生到去工具化 

【雅昌讲堂第1461期】杭春晓:水墨抽象化风格的产生与发展

【雅昌讲堂第1462期】杭春晓:85思潮的水墨反传统化

【雅昌讲堂第1465期】杭春晓:非风格化的观念水墨

【雅昌讲堂第1466期】杭春晓:新文人画的产生

【雅昌讲堂第1467期】杭春晓:从实验水墨到新水墨

 当代水墨是一个有待深入的讨论的话题,不是今天市场运用的那个把什么人放到一起就是当代,从严格意义上的当代水墨,当代不是一个时间概念的认知态度,当代艺术,当代水墨是一种视觉方法的反思立场,就像我们前面讲的那些东西,他是要对视觉生成,何以生成是具有一种反思性的,所以今天市场上所流行的当代水墨只是一个模糊概念,我个人认为那种当代水墨实际上是在混淆视听,一个严肃的研究的可以被进入文化讨论的当代水墨今天还没有完全成型,今天正在生长的过程中,今天是需要在座所有人共同介入的一个场域,在这个场域中水墨摆脱了一种现代性,摆脱了一种启蒙性,摆脱了一种简单的审美等等,他进入到的是一个对我们立场的反思,是一种什么样立场的反思?是对一种视觉背后的所有生成话语,生成方式的反思。

 

  最后回到这个标题,水墨背后的概念系统,首先我们要理解水墨,水墨与国画与绘事,与传统,回到八十年代中去理解水墨,要理解八十年代的起点是什么,相应而带来的抽象水墨,现代水墨、观念水墨、实验水墨、行为水墨、新水墨、当代水墨,这所有的名词都是一个可以重新放回到他认知系统中去理解的名词,而不是讲A是A,B是B的名词解释,我给大家讲了这么长时间,主要是给大家经历了一场从八十年代到今天,甚至从古典水墨系统,国画系统到今天整个这样的一个概念系统,从我讲的里面讲大有两种“当代”,一个当代是市场性行为的口号性当代;一个是我讲的还在模糊生长中的一个什么?学理型的当代。

  接着这样的讲,就是针对这样的一个模糊生长的学理型号的当代,市场口号我们暂时不说了。类似于像谷文达、徐冰到底是搞当代的人来去拿起毛笔还是拿毛笔的人抓当代的东西,这个是一个很核心的命题。我们今天中国在文化讨论的时候,时常都不是对那种前提用词的前提进行检讨,往往就会想当然地把当代、现代这些词汇全部拿来用,包括我们今天所谓搞当代艺术的有几个是真正的当代?因为当代艺术这个词汇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是90年代以后开始产生的,它的产生背后有一整套的什么?思考系统,整个思考系统也包括了对于现代文明中、现代主义运动中的那种预设逻辑的这种反思,实际上是一个对权力的一个检讨,在今天的当代,它根本意义上是一个认知立场的改变,是一个认知前提的改变,而不是形态学结果的改变。所以今天中国所谓搞当代的人拿起毛笔来,那不叫当代水墨,也不是讲水墨中的一部分人画了一些当代的图像就叫当代水墨,当代水墨实际上是应该践行一种认知前提的改变,就是当代这个词汇不是时间概念,而是一种什么?认知概念,这个图是我在网上找到的,有意思吗?这是我们看到的景观,这个景观我们的火星探测器到了火星,我们坚定的认为科学的火星探测器带来,这个景观是由这个权利控制的。

 

这是一个隐喻,这个隐喻,隐喻的是什么呢?我们对于世界看法的很多是在这些被控制的权力系统的前提下来观看的,现代主义为什么有一个词叫“艺术史终结了”,“艺术终结了”。“艺术史的终结”并不是指艺术发生现象本身的终结,他是指出那一种用一个宏大叙事的统一预示的逻辑所概括的历史的概括方法终结了,而这种概括方法就是这些。这个概括方法就是一个需要检讨的现代主义的最核心的灵魂,因为现代主义最核心的另论是用预设的一个革命论,革命是什么?我预设了一个美好蓝图,然后我告诉你跟着我去走吧,阿Q阿Q跟着我走吧,然后就会产生那个美好的结果。表面上是一种预设,实际上背后是有一个中心的权力,认知的权力的中心区,那么这是现代艺术,如果我们讲现代水墨也拔,讲现代艺术也罢,首先你是在一个这样的知识谱系下产生的,你不理解这样一个知识谱系我们在讲现代这个词的时候往往是会走的一个什么,在中国是庸俗化,在这样的一个庸俗化下的时候讨论现代水墨和当代水墨就根本没办法讨论,那么什么是一种当代实际上立场是对这样的一个认知权力预设系统的一种检讨,它更早的,比如讲在一种思考方法上,比如说来源于像语言学中的这种转向,语言学中最早的对语言能指与所指的结构关系的这种研究下会发现我们所有的语言背后都渗透着一套权力机制,当我们说你好的时候,当我们说什么东西的时候,这个语言背后都有一套的运行机制,我们举一个例子来说,你一个孩子跟你说话的态度、语言、用词是一套规范吧,这样的一种语言实际上背后有一整套规范系统,而在这样的一个规范系统,人们会发现我们作为我们自身的认知主体并不真正存在,我们的认知主体都是在这一整套的语汇系统的规范下和控制下来去决定的,实际上我们不是我,黑格尔从一开始所谈论的“主奴之辩”,所谓主奴之辨实际上我们自身所谓自认为是我的那个“我”根本就不存在,不存在。那么我们反复像一个囚笼中的一个什么,是在一个文化装置中的一个囚笼中,这样的一个文化装置中有很多的这种什么?文化的这种什么?体验方式,文化成果、经验是在这样的一个装置中来确认的“我”,这个文化装置我说你刚才提到了毛泽东,那么我们说在“文革”时期中每一个在天安门广场下拿着《红宝书》欢呼的人,他没有“我”,他是在那一套文化装置中来确认了“我”,这是一个极端案例,但是我们自身的这个人都是在这样的类似于这样的一个极端设置中来确立的,包括什么叫民主?“启蒙运动”,西方启蒙运动所带来的民主,什么叫自由?为什么有积极自由和消极自由的讨论,哈耶克重新讨论了消极自由的价值?

 

基于的是在于这些文化装置在一开始就预设好了很多的既定概念和既定的东西,而我们是在这个概念中跑着的,牢笼中跑着的小白鼠而已,这就是现代。现代性的本质是在于预设了一个要你干什么和去干什么的一个东西,而后现代所带来的一个当代性实际上是把时间从这样的一个遮蔽中,从这样的一个程序预设中给它解放出、释放出来,在这个释放的过程中重新践行人之所以成为人的,所以在当代一书中他往往是具有对某一种既定方法的批判性,如果从直观性的角度来说一种反思性和检讨性,他把我们习以为常的认为的和隐藏在背后的某些前提调动出来,重新作为一个对象来进行检讨,它和现代艺术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不一样的,所以不是讲今天中国讲的所谓玩当代的那个圈子的人拿起水墨就叫当代水墨,还是水墨的人搞了当代的形式就叫当代水墨,其根本是在于在调动水墨这样一个媒材的时候,你是否具有这样的出发点和认知的立场。没有这样的一个出发点和认知立场,我们不过是一套文化装置中的小白鼠而已。文化可以构建一个装置,我们讲家乐福就是一个装置,家乐福是典型的资本主义装置,比如说家乐福中我们所有的人的进口和出口全部被预先设定好了,你在这一路上所观看到的,必须观看到和不得不观看到的全部被编码排好了,而且这种观看往往是从一些什么样的商品到最后的这种什么?实用、食品,在小商品到实品的路径规划中早已经规划好了你必须去看到的东西,而我们去超市往往去买食品,但是食品往往是摆在后面的路径的最后端,你必须要经过一整串的一个,在这一整串中,这一套的装置在不断地调动你消费的欲望而已,这个时候实际上你所谓的消费不是你自身的一个消费,而是一个被装置所设置的规划的消费,这就是现代文明。如果对这些基本概念不进行一个检讨,那么妄谈什么是现代水墨,什么是当代水墨,什么是现代艺术,什么是当代艺术,我想这就是中国人经常现在放的,互相讨论,最后讲的,我跟你讲的都不是一回事,然后还会谈我一切都是世界上最当代的,什么叫世界上最当代的?世界上没有最当代的,用禅宗的一句话来说的话“当你放下的时候,你就当代了。”你放下的是什么?你放下的是一套文化制度,是一套机制系统给我们设定的,所以德里达在2003年去世之前最后写了一本书《无赖》,他讲的一个核心的观点就是“民主是降临”的,是一个作为降临的意义而产生的。

上传日期:2015年02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