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杭春晓《水墨背后的概念系统》 >[第6集]杭春晓06集:85思潮的反传统化

视频信息

名称:杭春晓《水墨背后的概念系统》杭春晓06集:85思潮的反传统化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457期】杭春晓:水墨背后的概念系统——概念的表述

【雅昌讲堂第1458期】杭春晓:水墨背后的概念系统——概念的产生

【雅昌讲堂第1459期】杭春晓:笔墨的基本语言和鉴定系统

【雅昌讲堂第1460期】杭春晓:从新国画概念的产生到去工具化 

【雅昌讲堂第1461期】杭春晓:水墨抽象化风格的产生与发展

【雅昌讲堂第1465期】杭春晓:非风格化的观念水墨

【雅昌讲堂第1466期】杭春晓:新文人画的产生

【雅昌讲堂第1467期】杭春晓:从实验水墨到新水墨

 

 

【雅昌讲堂第1468期】杭春晓:当代水墨——视觉方法的反思立场

  其实最典型的一个炮弹就是1985年7月李小山在《江苏画刊》刊登的“中国画之我见”,他直接提出了中国画已经到了穷途末路,这个时候所攻击的对象,当然所谓李小山讲的穷途末路是有定语的,是讲如果不变革的话就到了穷途末路,我们把他最后简化为在社会传播中被简化版了。当这样的一个命题抛出了以后他的革命对象或者是面对的对象就不再简单只是工具化、政治化的中国画,还包括了像小品画,还包括了所谓的抒发闲情逸致的古典绘画,还包括了无关政治的那些山水、花鸟等等一系列绘画。应该说这篇文章适得其时,正好切入了85开始产生的一种精神主流,就是反传统的一种信号弹,这样的一个信号弹抛出以后水墨革新的对象不再是政治,而是传统,问题在于我们当时对于传统的理也都是简化版的传统理解,实际上任何一个民族在文化的发展中都不可能真正通过反传统而建立新的,所有的东西都是要在消化传统中而产生的传统的改变,但是在那一个时期由于一种激进主义的文化态度,传统成为一个固定的对象的时候怎样去颠覆传统、怎样去反对传统,针对传统水墨画,针对于传统绘画,水墨何去何从?这是应该说85思潮中对于传统中激进主义态度所激发的一种变革。

 

  针对传统绘画水墨何去?实际上这不是85自身所面对的,从某种角度来说它是整个二十世纪所面对的。所以在这个点上,我们又有必要去淡开一笔,所有的历史是错综复杂的,绝不是简单版的。在85当抛出这样的一个传统有一个人被逐渐重新受到重视,林风眠。林风眠不是抽象,林风眠获得了一个重视,我们看这样的一个,林风眠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呢?林风眠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呢?林风眠是一个西画的传统,林风眠那个人一生充满悲剧化,悲情化的,他的艺术主张实际上是对中国传统水墨画或者传统绘画进行西化的一种改变,一生主张有三次西画潮流,开始是他26岁回国当了北平艺专的校长建立了一次西画,但是这三次的西画运动在林风眠个人身上获得成果,但作为一个社会化运动都失败了。他的这种西画不同于徐悲鸿留学回来的那种现实主义的西画路径,他是把西方的风格形式性试图消化为中国画的那种表现性。我讲这个词大家能反映过来吗?是把西方的一种风格形式性消化为一种跟中国东方的那种意象抒情性进行结合,所以这样的一条路线是他对中国本身绘画中所具有的抒情性的一次再次理解,但是他的前三次运动都不生效,他当过北平艺专的,可以讲他是两院院长,今天中央美院前身的院长,南方中国美院前身的院长,都不成功,在建国后他显然这条路径是被什么?不可能被认可的,五十年代初他就隐居上海了,到改革开放79年他就申请出国探亲定居香港,他的一生充满着一种很悲剧化的,他个人的创作依托着把一种抒情性变成一种形式的风格,而把一种传统的抒情性、意象抒情性变成一种形式的风格来践行着中西融合的命题下对于中国画的现代性的建设。应该说这样的是他典型的一种作品,在85之后,当我们重新要面对不是一个政治化的变革对象,而是面对一个传统的变革对象的时候,林风眠这样的一个西画路径就受到了一次重新的检讨,实际上类似的努力包括张大千、包括刘国松,刘国松在台湾的,刘国松、张大千,张大千不是讲画假画的张大千,是指他五六十年代到美国以后用泼彩的方法绘画的张大千,是把一种形式进行一种重新抒情的重新释放,应该说形式进行一种风格化的抒情释放这是林风眠所代表的一种中西熔化路线,这种中西熔化路线所建立的对于中国画变革的现代性成为了85反思中国画的一个重新检讨。

  表现主义的东方化可以这么去简单概括。表现主义是强调形式的书写性,我们且这么说,强调形式的节奏、形式的律动,这些东西本身就是中国自身绘画中所具有的。将这样一种表现主义的风格形式与东方化的意象抒情进行结合,他就开始从85的反传统这样的一个语境下开始替代抽象水墨,大家记住这句话,开始替代抽象水墨,成为了一种新的方向。这个方向是什么?现代水墨,所以这个现代水墨是要建立一种形式的风格化对于传统的意象形式的重新改变。

 

  1985年湖北中国画新作邀请展成为当时现代水墨很重要的一次展览。在这样的一个展览中不再是抽象,不再是其他的这些什么?抽象来代表着中国画的形式的独立性,它开始强调一种形式结合中的创新性,形式结合中的创新性,类似于重新衔接了林风眠这样的一种西画的路径,而到此为止,我们无法回避的一个命题是什么呢?就是这样的一种现代水墨永远面对的是一个中西融会的问题,它是要把中西之间的这种图像经验,描绘经验和抒情经验进行一种混溶,这种混溶比如我们讲在85湖北中国画新作展中今天有一个人经常被称为现代水墨很重要的老前辈叫周韶华,大家知道吧。就是因为周韶华本身是高干、老干部,他在湖北掌据着话语权,这样一个中国画新作展的成功办跟他的支持有着莫大的关系。在当时这样的展览中一大批新的绘画形式,这种绘画形式我再次强调不是抽象的绘画形式,另外的各种各样的绘画形式形成一个叫开创革新的这些话语,所以现代水墨从某种角度来说可以等同为通过形式与图像的结合的开创与革新重新建设出一个现代化的中国画。而这样的一个现代化的中国画不同于现代水墨、不同于抽象水墨的生效,如果说抽象水墨是在八十年代前半叶所具有的思想启蒙运动,这个现代水墨就直接在85之后衔接了二十世纪以来受到西方文明冲击的中国文明的一个根本问题,怎样在中西的融会中重建中国的现代性,重建一个现代中国?应该说这样的一个基本命题在社会学上就变成了一系列的革命,一系列的社会运动,在文化上就变成了一系列的罗拉出走。而1985之后的现代水墨也是基于重新衔接到这样一个逻辑上,而这个逻辑的前奏曲是林风眠,在图像经验里。

  我们可以看到85思潮中这样的一个1985年湖北中国画新作展中有这样一件作品大家知道吗?大家有知道吗?这一张,这个人也很重要,叫沈勤,勤奋的勤。他这张画较早期的在水墨画中把超现实主义的叙事结构进行一种表述,我们知道超现在主义这个里边它的这张画是不是完全的超现实主义呢?又不是,因为超现实,我没有时间给大家讲,我只是简化说一下。超现实主义实际上在潜意识心理学产生以后所产生的一种绘画的叙事结构,它强调是什么呢?我们显性的逻辑化世界,我这么讲我们显性的逻辑化世界并不是真实的世界,只有反对把这种显性的逻辑化世界进行打乱了,重构了,那个才是浅世界中的真实世界,所以超现实主义这种叙事结构是强调一个更加的真实,是要把摆脱一个逻辑化的真实,所以像达利这个东西,所谓叫“梦中的真实”,这个跟弗洛伊德有关系,而达利本身就跟心理学拉康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关系。

 

但是这样的一张师徒对话却不是西方简单的反逻辑的,他只是把一些超现实主义的叙事并置手法运用过来,比如说看上去这背后的椅子挺无厘头,后面的地平线上,前面这两个人,这个人叫什么?叫师徒对话,一个人有面部,一个人没有面部,师徒对话显然讲的是我们的一个禅宗的问题,把一个超现实主义的叙事手法纳入到了一个东方禅宗的意境的一个重新的解读中,这张画在当年中国画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有人就把沈勤和谷文达并称为“85水墨两大干将”,在我们这种表述中这样的一张图在首次的用了一个不是中国画既有传统中的叙事方式来进行表述的,既不是一个古典传统的叙事方式,也不是一个新中国新国画的叙事方式,现实主义的叙事方式,他在一定程度上引进了超现实主义,但是又用东方的禅宗、玄宗来意境说改变超现实主义中的对创,构建了用超现实主义的叙事手法重新构建了一个温和的统一的世界。而这种把一个看似无厘头的东西进行重新温和统一的背后是禅宗的禅宗思想,非风动也,非幡动也,是汝心之动也!所谓禅宗思想如果简单来说,那么他是一个“名实之变”,是把语言学中的“名”把它抽离掉,然后回到物本身,以物而观物本身。所以像这样的一张作品就是我们讲当时比较具有代表性的现代水墨。这样的一个现代水墨他们重新回到二十世纪中怎样构建出一个具有现代化的命题的文化形态,积极地去吸纳西方绘画中或者西方一书中的某些叙事手法,把这种叙事手法转换为结合于本土的某一种视觉体验和经验体验进行结合。在这种结合中来改变传统。

  这是一种西画,这是一个新的解释的西画。如果说新中国的新国画也是一场西画,它建立在于把中国画简化为笔墨,把西方绘画简化为造型,笔墨加造型通过写生的方式来描绘现实生活并服务于政治表述,那么林风眠所代表的西画路径就是代表了一个从传统本身出发并且积极地在形式或者叙事手段上去吸纳西方绘画,改造出一个具有现代性文明特征的中国画,他具有一定的超公立化。

  这样的一种革新浪潮就构建出了85之后不同于85之前的抽象水墨的话语系统,进入到现代水墨的话语系统,在现代水墨话语系统中,我们讲现代水墨所针对的对象主要是传统,两种传统,一个是农耕文明的传统,我们讲的简单化,就是李小山的文章中所说的,一个是兼顾政治意义下的传统,面对两个传统的重新检讨,对于艺术风格的重新追求和这种艺术风格与时代精神的自我表述进行的一次结合,对西画路径宣导。现象这样一个路径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对什么人的一件作品的继续延伸?是对《矿工图》,《矿工图》仍然是具象的,通过形式的构成和风格的构成,《矿工图》实际上它如果说《师徒对话》是超现实主义的形式吸纳,像《矿工图》就是对一种形式构成的西方视觉系统,保持西方视觉系统的接受和吸纳,从而再造一种风格。林风眠、《矿工图》,到《师徒对话》这样的一个整个现代水墨它的命题针对对象和自身的演化路径是不同于抽象水墨的,但是抽象水墨仍然要寻找自己的发生与变化,那种具有抽象化的东西怎样继续获得变化与发展呢?不是这种风格化的,我们讲不是这种绘画形式与风格主题表现对象的风格化的,有另外一种水墨的产生叫非风格化的观念水墨。

上传日期:2015年02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