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杭春晓《水墨背后的概念系统》 >[第2集]杭春晓02集:概念的产生

视频信息

名称:杭春晓《水墨背后的概念系统》杭春晓02集:概念的产生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457期】杭春晓:水墨背后的概念系统——概念的表述

【雅昌讲堂第1459期】杭春晓:笔墨的基本语言和鉴定系统

【雅昌讲堂第1460期】杭春晓:从新国画概念的产生到去工具化 

【雅昌讲堂第1461期】杭春晓:水墨抽象化风格的产生与发展

【雅昌讲堂第1462期】杭春晓:85思潮的水墨反传统化

【雅昌讲堂第1465期】杭春晓:非风格化的观念水墨

【雅昌讲堂第1466期】杭春晓:新文人画的产生

 

【雅昌讲堂第1467期】杭春晓:从实验水墨到新水墨

【雅昌讲堂第1468期】杭春晓:当代水墨——视觉方法的反思立场

 

  我刚才讲了半天实际上拿这些例子来说的是什么呢?说的是对于概念的困惑,与其去搞清楚做一个我们以前像孩子一样地讲了这是一个概念,我们把不同的经验装到这个概念中,于是我们就开始理解了这个概念,在我看来不是去装哪些东西到底属于这个概念,而是进一步地去理解这个概念是在何种情况下生效的,为什么会在这种情况下生效,当我们理解了在这种情况下生效的原因的时候,我们自然地就会去知道把哪些经验装到这样的一个概念中。所以面对这样的,我就提出一个问题,水墨到底是什么?水墨到底是什么呢?首先有一个问题,水墨这个概念是自古有之的吗?水墨这个概念是自古有之的吗?水墨作为一个绘画种类,不是指水墨这个词汇,水墨作为一个绘画的名称是自古有之的吗?我想不是的,在我们古人的这样一个经验中,绘画的分科可以分为花鸟、山水、人物、鞍马等等,绘画本身就是绘事,所谓绘事后述。绘者就是绘事或者是批图可见,是指这种图,图和绘事都是已经天然地作为了绘画,然后到了文人画兴起的时候书画同源,所谓书画的这种合璧构成了一个概念,我们会发现不同的概念生成的时候这个概念背后的参照系统就发生了变化,当我们称书画系统的时候一定是指文人画的认知系统已经产生了。没有文人画的认知系统的产生,我们很难去说书画这样的一个基本概念和基本维度。

 

  同样道理到国画呢?我们想想看,国画这个词汇一定要在一个什么样的参照系出现以后才能出现这样的一个概念。西画?有非国画的出现,有非国画的干扰,我们为了建立自身的一个系统,于是建立国画这样的概念,所以国画这个概念并不奇怪,国画我们也可以视作把国画、水墨、绘画都是指我们习惯中的与毛笔,用水墨颜料,用水墨或者是用国画的这种实色颜料、水色颜料来进行描绘的一种绘画种类,这样的绘画对象在不同时代,因为不同认知系统的背景不同,你在游泳池中一定穿的是什么,泳装吧,但是你在教室里穿的泳装合不合适,不合适的原因是什么?参照系发生了变化,这些名称与概念的改变实际上是基于一个认知的参照系统发生的改变。绘事图等这些经验更多的是我们过去概念中关于绘画的一个概念,当文人画系统出现以后书画作为一个概念开始显现出来或呈现出来,当中西方在文化系统上进行了一次交融的时候,国画就开始产生,但这里面带来了一个问题,在乾隆时期宫廷绘画中就有西洋绘画的传入,为什么国画概念在那个时候不出现呢?

  不是主流。谁不是主流?好,当我们在说西洋绘画不是主流的时候,它反向确认的是什么?我们自身的绘画的主体这种身份受没受到威胁?受到威胁了吗?在乾嘉时代的清宫绘画中进行一种西洋绘画的传播的时候,我们自身的绘画系统受到了冲击吗?它的主流身份认可系统受到了冲击吗?没有吧,没有受到身份冲击的时候我要不要强化刻意出一个我跟他的差异,你看那个时候周一贵就讲了,就专门分析西洋绘画不过工匠尔的一种判断,在宫廷绘画中像一些西洋画家来到这个地方为皇帝或者是皇后,或者是像慈禧来画画的时候他们不得不要发生一个改变,就是他要改变单元光塑形的这种系统,绘画系统。

 

在那个时候也有西洋绘画,也有非国画的出现,但却没有国画之概念的生成,我提出这一点想提示大家去想一个问题的是什么?国画这个概念的出生基于的是一个中国主体身份的这种什么?受到了什么?冲击,在中国主体身份受到冲击的时候,这个概念才会什么?出现,这样的概念是用于干什么的呢?进一步地确立我们相对于他者的那种文化身份,当我们意识到我们是中国人的时候,我们就一定在强化着受到了一种什么?我们不是中国人的那种强大力量的异化的这种什么?抗争。所以越当你在说我是谁的时候,实际上你的这个谁本身就受到了越大的冲击,所以国画这个系统的概念的产生是基于二十世纪的经验,在二十世纪的经验中我们知道五六十年代即使这样的一个调整,在今天的中央美院,在今天的各大美院也保留着一种痕迹,我们讲的叫国画学院,但是这个东西就不好说了,什么叫国画学院,中国固有之绘画难道就叫国画吗?这个时候就带来一个五十年代油画的这种本土化,能不能称之为国画,如果说油画进行了本土化以后,油画的本土化就不同于西洋绘画的油画,这种东西也是中国固有之绘画,为什么不能称之为国画呢?我们以前的版画,版画系统很发达的,我们现在的版画又复杂化了,不再是以前我们的那种版画了。比如讲现在的水印版画,石印、铜印等等这些,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版画,我们的版画为什么不称之为国画呢?这样的原因是基于是国的这个概念,是中国固有之这样一个概念。于是这样的一个概念在八十年代受到了重新的什么?讨论,这样的分科似乎是不合理的,因为我们很难道说话什么东西中国画的油画现在实际上也是西方绘画中油画自然生长不起来的,比如讲像开国大典,那种平面化、平图化,那种装饰性趣味的油画系统,可能也不是西方绘画的,我们用国画无法去确认,这个时候在八十年代的中期开始出现了一个概念,这个概念试图也是基于一个什么呢?翻译过程中,比如说我们翻译成中国画的时候,翻译成英文,只能是什么?没法翻译,老外是不懂的,这个时候就找到了一个词汇就是Water and ink,水和墨,水和墨是这种很特殊的材料,这样的一个特殊的材料于是就转换为了替代了国画的这个概念的一个概念,所以我们今天在我们流行的话语中的时候,还有没有国画这个概念,渐渐地越来越什么?渐渐地越来越少了,我们一谈,谈到的都是水墨,可以说这三十年就是水墨和国画这个概念的更替,这样的一个更替我想背后还有一种身份的这种意图的转换,我们不再那么纠结于自己的中国身份的时候,我们开始去拿出我们文化材料中的某一种特殊性来去跟世界进行交流,而不是拿一个中国身份来跟世界去交流。于是水墨成为了最好的一种方式,在用水墨跟世界进行交流的时候,我们不再是强调自己的一个中国身份,我们是用我们一个特殊的文化媒材,所以水墨作为一个对于绘画种类的概念的产生并不是天然合法的,它是在一个历史的认知维度的改变中自身慢慢产生的,当Water and ink这样一个词汇成为一个我们去交流的对于中国本土文化的某一种规定词的时候,那么水墨就在新的时代成为了一个对于中国画既有的绘画经验的某一种什么?名称概念。所以在这里面我们讲大家注意这个问题,为什么这一画种的名称发生了变化,实际上并不代表着这个绘画是一定要怎么变,而是在于我们对这个绘画的认知需要发生了什么?变化。背后的认知观念发生了变化才是这些概念产生变化的重要的原因,在这里面开始的时候大家会想你是搞了这么多绕人的概念,绕来绕去像知识的迷宫一样,大家听到有点儿累了吧。我喜欢催眠,两种催眠:一种真的把你催睡着了的催眠;一种是进入到你的思想系统中催眠,然后把你思想系统中的某一个关节调一下,两种催眠你们都可以敞开胸怀接受,也可以在昏昏欲睡的下午接受第一个非常直观的催眠,当我的声音在你的耳畔忽远忽近,悠悠忽忽,这个雅昌到时候要删掉,你可以安然入睡,当你如果有失眠症的时候,你会感谢我的。日常经验中你有失眠这个习惯你会感谢我的。

 

  还有一种就是随着这样一个步步的概念我们慢慢地进入到了某一种思想,我们自己会意识到的那个背后的东西的时候,忽然间我们会发现原来这些东西可以这么看,所以你看这个概念比较绕的。大家读一下是啥。绘画的什么?概念这是一个词,与绘画,实际上是不是我刚才一直在说的,我们要进行分离,作为对象的绘画一幅《溪山行旅图》,一幅马远的《踏歌图》,一幅《万壑松风图》,一幅《夏景山口待渡图》,一幅《潇湘图》,一幅《开国大典》,什么?我用了并列的方式没错吧,排比句,排比句容易让人振奋,一般煽情的人都会用排比句,今天前段时间好像我们美院的院长就用了一系列排比句来抒情。这些对象和我们怎么看待这些对象一样吗?不一样。回头我们还会说到这个事情,相同的绘画在不同的认知结构中会怎样?如果我把这个问题置换为相同的同学在不同的称谓条件下,称谓会怎么样?会不一样,是不是?所以相同的绘画在不同的认知结构中结果也是不一样的。理解前数所有的我们新水墨也罢,当代水墨也罢,等等这些水墨的名称重要的是在于理解这些名称背后的是什么?认知结构,重要的是你要知道在什么场合下喊他的名字,我们讲国家领导人,也应该是什么?夫妻两个之间也有昵称。他们两个之间称昵称肯定没有问题的,但是不好意思,他们有一次出家,出席国际型的场合下的时候,他们两个手握着手,不好意思这个麦克还没关掉,这个时候他要喊出这个名字出来合不合适,这就像黑人总统,奥巴马在选举前跟普京讲了一句话,成为一个政治丑闻,大家知道吧,普京,奥巴马意思是讲哥们你现在别闹腾,你给我选举选完了以后你再闹腾好不好,大概是这么一个意思,一下子产生当时的轩然大波,可能奥巴马在私下没有卖的时候,他说也没有问题,但是有了雅昌的录像的时候,一说他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什么?问题,这就是不同的认知结构系统下同样的一句话,同样的一个事情都会要发生变异,所以事无定痕,所谓定痕并不是讲这个事情一定要发生变化,而是在于这个事情被认知系统在不断地改变,所以理解绘画的概念和理解绘画是不同的,返过来理解绘画的概念又有助于和我们去理解绘画,看上去是一个悖论,但确实需要理解的一个,所以前面绕了一大圈,很绕人的,很抽象的,我们慢慢会进入到一些比较具象化的,理解水墨概念的葵花宝典。

上传日期:2015年02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