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杭春晓《水墨背后的概念系统》 >[第1集]杭春晓01集:概念的表述

视频信息

名称:杭春晓《水墨背后的概念系统》杭春晓01集:概念的表述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458期】杭春晓:水墨背后的概念系统——概念的产生 

【雅昌讲堂第1459期】杭春晓:笔墨的基本语言和鉴定系统

【雅昌讲堂第1460期】杭春晓:从新国画概念的产生到去工具化 

【雅昌讲堂第1461期】杭春晓:水墨抽象化风格的产生与发展

【雅昌讲堂第1462期】杭春晓:85思潮的水墨反传统化

【雅昌讲堂第1465期】杭春晓:非风格化的观念水墨

【雅昌讲堂第1466期】杭春晓:新文人画的产生

 

【雅昌讲堂第1467期】杭春晓:从实验水墨到新水墨

 

【雅昌讲堂第1468期】杭春晓:当代水墨——视觉方法的反思立场

  杭春晓:好,很高兴跟大家聊一下关于水墨的问题,实际上关于水墨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最复杂的问题,我们会在市场上会看到大量的水墨概念,这种水墨概念有的在运用过程中本身市场在运用这个过程中也非常不讲究,它的不讲究会带来了很多的这种概念处于一种混乱,接到北大这样的一个邀请讲是谈一下水墨,我开始想要不要来说,因为这个是个挺复杂的问题,是不是能用这么短的时间把它说清楚,实际上对我来说是一个想法。后来在迟疑过程中这边课程已经安排好了,我想想就硬着头皮来给大家整理一下这样的一个概念。表面上是在整理概念,实际上是在整理一个什么东西呢?就是我们脑海中记忆事情的时候,记忆和这个世界发生关系的时候,你都会做出很多储藏的效果盒子,以备于你把某些东西放在这些盒子里边,以备于你什么呢?以备于你重新在面对事物的时候你能调用这个盒子里准确地找到在哪一个盒子里,当这个世界发生错乱的时候实际上不是这个世界本身错乱了,是我们面对世界整理的这个整理盒发生了错乱,当对世界的整理盒发生错乱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把哪些新的东西放到哪一个盒子里,我们也不知道我们要在我们原先的记忆中哪一个盒子里去找到我想找到的东西,基于此,实际上表面是在整理一个关于概念的问题,实际上是在整理一个历史,整理一个历史的现象,整理一段在这个历史现象中我们到底应该用怎样的眼光去看待这里面的变化或者看待这里面的这种什么,这种现象发生的原因或者说我们对这些现象做出怎样进一步的判断。所以基于此水墨背后的概念系统就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这样的一个问题可能到今天也没有人专门来把这个事情作为一个专门的讨论,在学术界各种各样的文章中会对某些概念进行了一些什么?表述,而这种概念的表述好像贵校让我曾经提供一个材料我就提供了一个去年还是前年我写的一篇文章关于实验水墨和抽象水墨的一个概念,但是那篇文章我相信在座的朋友们可能都不愿意把它全部读完,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因为学术论文的写作它不是,它只可能是给一个交流平台是给另外一些做同样研究的人可能会有兴趣读下去,就像我的朋友经常说你在微信上经常转的文章怎么这么变态,我说怎么了?都不愿意读下去。比如说今天早上我转了一篇别人眼中的马克思,就是这样的一个马克思到底是什么样的,他实际上是在把我们惯常理解中的马克思,他是一个西方人,包括在西方的立场下对于马克思的这种认识重新给它剔除掉,把马克思这个概念还原到马克思的存在状态,当然这里面文字会比较纠缠、纠结,也不会有太多的朋友会读,我发给大家的这篇文章估计也不会有太多的人读,这就想起了我在这一门课上或者是在这样一个下午该怎样跟大家进行一个交流,这个交流怎样才能做到既是我想说的,同时也能便于大家理解。那么我就想从这样的一个水墨这个词本身出发,从水墨这个词本身出发的话,首先需要一个,到底有哪些概念现在困扰着我们,是不是大家会首先看到这两年比较引人注目的是叫什么?新水墨。于是大家都会满脑子想到底什么是新水墨。于是我们会在拍卖行中看到大量的官以新水墨的,是不是只要画出不一样的就叫新水墨的呢?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现代水墨,我相信这也是大家时常会什么?面对的一个概念。

  第三实验水墨。

  第四抽象水墨。

  第五当代水墨。

  第六观念水墨。在这些水墨之外,大家还有没有想要了解的水墨可以现场跟我发生沟通或者是交流。把这些名词,这些概念全部并列起来以后,我们去发现这些名词统统都有一个核心词,偏正结构的核心词是什么?水墨两个字,只是讲在这水墨的两个字前面又加上了一些定语,这个定语是新、现代、实验、抽象、当代、观念等一系列的这种定语。我们对于这样的一个问题不直接进入到这些具体的概念到底指什么,我们先跳开一个概念,就是水墨到底是什么?因为这是一个偏正结构,我们想搞清楚水墨是什么,然后我们就会再把前面这个定语加入进来,来理解这个是不是水墨是什么是不是一个大家都直观就知道的答案?有没有人想过水墨是什么?在座有没有人能跟我讨论一下水墨,你印象中水墨是什么?

  水墨是一种颜色,是一种什么样的颜色?不着色的颜色?不着色的还叫颜色吗?就是黑白的,我想起了一个比较有诗意的话,就是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吧?这句诗是谁的?北岛的。顾成的。然后我想用另外一个人哲学家叫阿甘本,大家知道吗?有没有人知道现在新左派很重要的思想家阿甘本,阿甘本他说了一句话叫什么呢?他是分析尼采的时候他说的,他说只有直视黑暗的人,才是当代人,这句话什么意思呢?在阿甘本的描述中,光明就是我们讲的颜色,是由光引发的。光明是一种修辞,请大家注意我在这个里面,光明是一种修辞,光明是一种什么修辞呢?这个时代你看今天是中华民族的复兴的时代,我们在这样的一个修辞下去理解这个时代,今天是中国腾飞的时代,我们是不是在这样一个修辞中,这个修辞构建出了一个是什么?是一个我们该怎样去面对这个世界的一个前置的条件,这样的一个前置条件就像光线,就像色彩一样,在阿甘本看来怎样才是当代的人,正用顾诚那句话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寻找什么样的光明?是遮蔽在黑夜背后的。如果这个时候在黑夜有夜光对顾诚来说是不是光明呢?我想不是。月光就是阿甘本所讲的是在这个黑暗中,在这个时代中投射下来的一些修辞,我们的能力是要在黑夜中去发现黑夜背后的这种光明,这实际上是一个认知的一个东西,这样的一个认知在生物学上是有支撑的,什么支撑呢?黑夜是什么?黑色,或者我们刚才讲颜色,颜色是视网膜对于光线的反应,黑也是视网膜对光线的反应,黑视网膜对光线的反应是基于我们眼球内部有一种细胞叫闭合细胞。这个闭合细胞是起什么作用呢?这个闭合细胞是在眼睛没有光线刺激的情况下开始生产出一种什么?颜色。生产出一种颜色,在没有光线刺激的眼球就会自己,他也没有颜色,也没有光,没有什么东西,于是闭合细胞会产生黑色的色彩。从这个角度来说,黑色和其他的颜色一样的都是一种什么?我们视网膜对于光的一种反应,是正向光那个反应还是没有光的一个补缺反应,所以水墨你讲它是一种颜色OK,但是我问一下如果在我们现在在一幅水墨画中填上了颜色你还称它为水墨吗?还会称它为水墨我们在今天的拍卖市场上我们看到好多水墨都是有颜色的,这又怎么说呢?水墨难道真的是这种没有颜色的就叫水墨吗?显然不是,水墨这个概念到底是什么?

 

  水墨这个概念大家有想过吗?中国画OK。好了,涉及跟油画,跟其他不一样的中国画的画种我们一致称之为水墨画,干脆称中国画就得了,为什么还要再加一个水墨画这样一个概念呢?请大家注意,这个很有意思了。这个的意思是在于什么呢?你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你叫这个名字的时候,背后一定有一套系统支撑着你叫做这个名字,在座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你有几种名字?好几种。你就一种,你有好几种。你的一种就是身份证上的名字,回家以后呢?你小时候呢?你还有好几种名字,你几种名字?网络上的名字、微信上的名字。除此之外除了比较公共场域的名字还有你身份证上的名字。父母叫的是小名,还有呢?朋友叫你外号,还有呢?你会发现有很多,好了。同样一个人被叫出了不同的名字,是这个人变了,还是这个名字的生效系统变了?理解,不好意思,我们假设你的外号叫什么?假设你的外号叫什么,你的朋友?喊你说?叫什么的都有,大象。你的本名叫什么?李海。我们现在就拿这位同学,我们开玩笑地说的,这个名字李海和大象到底是这个对象变了,还是这个名字的生效系统变了?比如说我跟你一点不认识,我突然喊你大象是不是很别扭?对。不别扭是吗?你的恋人喊你什么?有另外一个。如果在座的你身边这位朋友突然喊你恋人喊你的名字别扭不别扭。我也别扭(笑)。你也别扭。应该会吧。这里面讲的实际上是一个什么呢?名称并不是对象的改变,是这个名称是所以称为这个名称背后一套认知系统的改变,明白吗?是一套生效系统和认知系统的改变,所以理解名称不是理解对象,是理解为什么叫这个对象这个名称的生效系统,我这么讲,你看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你可以很抒情、很煽情地去理解这首诗,你也可以很哲学地去理解这首诗,很煽情地理解这首诗,我在黑夜中等待着那星星的光芒,来自星星的都教授。但是你也可以很哲学的,很哲学地怎么去理解这样的一个呢?就是这样的黑夜在天文学家看来,他的产生是在星星和星星中间的黑不是因为没有星星,我们想宇宙何其庞大,在所有的星星中都有填充的其他的星星,只不过其他的星星在宇宙的外围离我们遥远的外围,他的这种扩散速度大于了光的这种奔向我们赶过来的速度,于是他的光芒永远抵达不我们,这个时候带来一个很有意思的,当我们面对黑暗的黑夜的时候,在这个黑夜的背后有一个不断地试图向我们到达,但又不断地永远到达不了而远去的一个光线、光明,这个时候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的时候,这个诗意完全又改变了,所以不是在于这首诗本身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不是在于这位同学,这位美女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而是在于她在什么样的生效系统中被称呼了。所以我们理解这些名词与其说我们想理解出具体的A是A,B是B,我们不如说去理解A何以在此称为A,B何以在此称为B,我们有了这样一个思考出发点的时候,面对纷繁复杂的水墨系统的名称的时候,我们就不会纠结于或者是纠缠于,有雅昌的录像生效系统就发生了变化。因为生效系统发生了变化,我们就要对自己的表述发生了变化。我从来不相信剪辑,剪辑就是一次再次的制造。

上传日期:2015年02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