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艺术家策展人讲座 >[第41集]靳之林:靳之林详解董希文三次进藏

艺术家策展人讲座

视频信息

名称:艺术家策展人讲座靳之林:靳之林详解董希文三次进藏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397期】靳之林:董希文的生活背景

        【雅昌讲堂第1416期】靳之林:董希文的艺术历程

       【雅昌讲堂第1417期】靳之林:解读董希文艺术作品之《开国大典》那些事

       雅昌讲堂第1418期】靳之林:解读董希文艺术作品之《红军不怕远征难》那些事

       【雅昌讲堂第1420期】靳之林:解读董希文艺术教育思想体系

      然后董先生通过他的生活实践,理解和感受着光明和生命,这个社会主义新中国的生活,同时要以生命力这个本质作为指导思想,再认识生活路线的具体事物,并且运用形象思维寻找生活中他认为最强烈有生命力的造型艺术形象特点的典型的人物,敏锐地抓住他,以及充满生命的艺术语言去表达他,董先生的三次进藏,他那么样热爱西藏,而西藏作为他的生活基地,固然是由于他熟悉西藏少数民族悲惨的过去,并且被西藏解放后翻身的这种变化所激动的,但是解放的中国到处都发生着这种激动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为什么就选择了西藏?这里翻了身的百万奴隶的充满生命力的豪放、粗犷、强烈的性格形象和这种其实雄伟明朗、强烈的装饰风的色彩,这种喜马拉雅山的高原,可以说他认为是最能够形象地概括新中国社会主义新中国巨大生命力的本质,他和作者自己新生的充满生命力的感情气质,包括对于风格气质的兴趣爱好完全交融在一起,西藏人民的气质,自然面貌的气质和作者自己的情感气质和艺术爱好统一的,主题和艺术手法统一的。

  董先生说中国艺术的特点是写意,形要有感情的形,色要有感情的色,心理性格上的爽朗、豪放、纯朴、纯洁的、抽象的词语加以形象化,把纯理性的东西变成感性的抒发,像唱歌一样流露出来,从无理作画,以理作画达到以情作画的境界。中国画的写意是写意,工笔也是写意。写意可以说是董先生在他的实践油画民族化的道路上所追求的艺术风格的最高理想,而且越到后期这一点越加强烈。

  1957年的长征路线和1962年的西藏写生两次写生来说,我认为他最后一次的西藏写生,他更加能够体现他的理想。这是董先生和藏民在一起的生活。

  再接着往下看,这是翻身的奴隶,非常有代表性。翻身奴隶,豪放……我看看。这是这个。这个是苍劲有力的充满生命力的大写意的笔墨和强烈的装饰风色彩,笔笔传神地描绘到脸部,有点儿生活经历烙印,胸前戴着大红花、代表证。这是这幅大红花、代表证这种悲喜交集,热泪盈眶,热心激动的翻身奴隶的枯木逢春,昔日做牛马,今日做主人,这种翻身奴隶,翻身农奴,怀里揣着西藏日报,年轻的这个。

  这个是牧歌,掌握了文化,学习政治、当家做了主人。蕴含着青春的活力,唱着山歌,扬手阔步向着光明未来的青春一代,牧歌、山歌。

  然后呢?他以流畅的大写意的笔墨洗练到不能再洗练的造型和淳朴恬静的色调,描绘着藏族农村青年姑娘内心的纯净《村姑》。

  《村姑》,这个还不是。先谈这个吧。河边,刚才下边这个,哎,对,是这个。

 

  这个是描绘着藏族青年妇女在拉萨河边沐浴以后扬手迎着风、晨风向着光明未来的拉萨河边。这些妇女董先生说这幅画的主题心声可以说是西藏写生的一幅点题的画。这个他是拉萨河边,西藏的妇女梳小辫子,她是不洗头的,这个头发整个放开,迎风在舒展的心情,一种解放的心情,大写意的笔墨,这种画法在二次进藏的时候他关注的是形神兼备这种小写意,这个和他搜集素材有关系,这个到最后完全是现场写生,一种情感的发挥,大写意。这幅画这批作品,我觉得这次展览里边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一批画,也是他去世之前达到的最高的高峰,这个还会继续往前发展,但是他不幸去世了。留下来的这些和第二次不一样,因为第二次进藏是西藏人民新的生活,而这个不是,这是达赖喇嘛叛变,他叛变以后正好做一个平叛,奴隶社会的彻底推翻,真正的农奴站起来了,百万农奴翻了身,千年土地翻了身,最后董先生画的《千年土地翻了身》,这个是一个奴隶制度的一个大的变化的改变,这个是董先生更大的激情来画的这批作品。

  另外一幅歌颂了翻身,翻着牧民劳动幸福生活的抒情画,这是《村姑》,第二次进藏的时候没有像这么概括的大写意的笔墨。让他再看看,《村姑》这个也是,然后再是风景,画的风景看起来那么强烈,董先生画这个的时候先把最肯定的颜色画上去,然后跟他对倒,而不是先灰下来,所以这个是在色彩里的五行色的最强音,但是他有条件色的基本功,所以处理得非常和谐,但是非常强烈,这也是喜马拉雅山下的场景。

  《千年土地翻了身》,这个是1963年最后完成的是这个。这个也是《千年土地翻了身》,大写意的笔墨,然后没有了。

  然后就是牧笛,这个就是另外一种意境,翻了身的农民幸福劳动生活的这种抒情诗的风景,一种风俗画,那个深远平静的湖面,宁静幸福的绿色调子,用软毛笔画匀净,匀润、恬静的笔意,交织成幸福宁静的神话意境,作者自己很喜欢这幅画,他对这幅画跟我说,你看一切都宁静极了,羊也都醉了静极了,只能听着牧童吹着歌颂喜马拉雅山的西藏人民翻身幸福的悠扬的悦耳的笛声。作者自己也沉浸在幸福的气氛中。1962年做的为人大会堂西藏厅所画的浓厚装饰风的大幅油画《喜马拉雅山颂》就是按照这幅画的原稿放大的,董先生给他的孩子们说,跟伊莎说,就是说家里如果着火了,先抢这幅画出去。

  整个第三次进藏的推翻农奴制度以后这次的到心脏他用各种不同的大写意笔墨表现出不同的情感,但是他的目的不是为了画他们的气质,他是在用粗犷有力的画土地的笔触,流畅奔放的画牦牛的笔触,坚实有力地画喜马拉雅山的笔触等各种具有强烈生命力的笔触,交织成奔放、豪迈生命力的最强音,产生出最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在这里生命力的主题,生命力的形象,生命力的造型,生命力的色彩,生命力的笔墨,都通过作者的内心情感的生命力的交织融合在一起,感召着我们,让我们站在这幅画的前边浑身产生了生命力,画中的一切因素都在形象的共同地说一个单词生命力。

 

  董先生的艺术实践的一生经历了新中国成立之前,成立之后两个不同的阶段,而在1962年之后他是完全明确地找到了自己的路子,完全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实现着自己的理想,并且信心百倍地决心走自己的路子,实现自己的理想。

  1962年的写真可以说是一个转折点,但是十分遗憾的是在他的68岁就逝世了,再没有可能,58岁。再没有可能去实现他的这个理想,一直到最后去世。

  董先生是一位很内向的人,凡是和他接触过的人都会感觉到他的文静、平和,诚以待人,圆以利己,寡言、言谈交际,工作和生活有条不紊,看起来理智的人很理智的,但是所有熟悉他,了解他的人都贴切地感觉到他心里边炽热的激情,董先生在他并不算长的一生中,在繁重的教学和社会工作的完成了这样丰富优秀的艺术作品,在我国的油画界还是很少见的。这和他的旺盛的革命精力,惊人的毅力和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创作态度是紧密关系的,而这一切又来自他饱满的革命热情和生活的激情,董先生对待每一幅创作都是极其严肃认真的,从阅读文件的资料到深入生活,直接体验,进行访问,画大量的写生素材,是他每一幅创作都是具有坚实的生活基础,甚至每一个细节都是有根有据,都是经得起推敲的,这是他的浪漫主义风格的现实主义的基础。他反复勾画草图,反复征求别人的意见,不成熟绝不动笔,但是一经动笔就一气呵成,从来没有一幅创作上了画布以后拖拖拉拉多少个月,甚至多少年才完成,他每次深入生活和完成每一幅创作都是像战士一样进行一场激烈的战斗一样,全神贯注,身临其境,不知疲倦,废寝忘食,倾尽心血。日以继夜地连续奋战,全力以赴地完成任务,他说创作需要精神的高度集中和思维的连续,让一般情况下在构图创作的过程中由于时间、精力分散,往往一再中断,回头再去搞又得重新想起、做起,这样既浪费时间,作品的效果又差,董希文先生几乎在每次深入生活回来,完成每一幅巨作都是筋疲力尽,完成之后大病一场,他从来不知道休息,病也就成了他不得不休息的机会,病床也就成了他两次战斗之间的修整,总结的场所,病一好又开始战斗了,我们怎么能够想到这样知名世界的巨幅油画《开国大典》是在一间画幅上碰上屋顶,下边贴着地板,条件极差的一个夹杂的小屋里完成的,而且画是钉在墙上的,为了争取时间,他常常睡在画室的椅子上过夜,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开国大典》,而巨幅油画《红军不怕远征南》的创作过程又是何等的感人。这一幅画作者经过了长达两年的时间构思酝酿,在这儿期间他不知疲倦地做了大量的工作,他阅读毛主席著作、《党史》和有关文件资料访问了许多当年的红军长征战士一遍又一遍地反复地画着草图和征求各方面人的意见,然后直接下去生活,沿着红军当年长征路线亲自体验红军长征路上艰苦岁月的战斗生活,变成自己的切身感受,他沿路进行访问,听着当年老红军和群众的讲述,画了大量的写生素材,他每一件服装道具甚至草地上的花草、烂泥坑都做了详尽的调查研究和实地写生,做了下来,做到每个细节既要有根据,又要有他的表现力。他这些都活钱在他的眼前,他背着20多斤的画具、翻雪山、过草地,紧张地记录了一切感受,有时他一手拿着干粮用餐,有时是骑在牲口上面边走边画,虽然是夏天还在穿着棉衣过雪山,起先还可以骑牲口,刚才看的那个画就是董先生骑着牲口,但是牲口慢慢的也不能负担人的重量了,鼻孔扇动着,喷着大口大口的气,他只能拉着马尾巴一步一步地上山,一松手就要滑到山下去,有时一阵风、一阵雨还夹杂着冰雹,因为高山缺氧、呼吸困难,他还得抓紧时间画,董先生和我谈到他的画仓德梁子的那幅画时,这幅画他是五分钟之内完成的,上来赶紧画,超过五分钟就因为缺氧窒息下不来了,所以颜色一定要归成几类,一只笔画一类颜色,几只笔画几种颜色才能在五分钟内全画完,

 

不然永久回不来了,到处是烂泥坑,走一步那么困难,一走错就陷到烂泥坑里边去了,但是他想到红军长征的时候那种过雪山、过草地更加困难,但是他们坚强地战胜了难以想象的困难,就是红军这样的精神鼓舞着和教育着董希文先生在半年内走完了长征的路线,在长征路线回来以后他忙着整理草图,激动的心不能够平息,很快地完成了草图,接着他又要呕心沥血地探索着怎么能够表现他,强烈地表达他的感受的色彩表情和艺术语言,一直到他认为全部的准备工作都已就绪才开始上画布制作。而一经开始就全力以赴,日以继夜地连续作战,一气呵成,近两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任务,董先生和其他的创作也是如此,从西藏回来因为在西藏吃的带有绦虫的半生的牛肉,日益消瘦的还得坚持完成创作和教学,他听说有个偏方吃南瓜籽,他让我帮他找南瓜籽,我从王弼照老师家里要了一个南瓜,拿出籽儿来,董先生吃下去拉出来的憋在肠里那么长的绦虫,董先生由1971年患癌症,到1973年逝世期间和疾病斗争的精神的毅力也是我们非常感动的,为了战胜病魔,重返工作岗位,他以极大的毅力受着放射治疗,拔掉全部牙齿的痛苦,他在病中让孩子刻了三颗图章,指导孩子,一颗是“雄关漫道真如铁”,一颗是“抗癌”,一颗是“百折不挠”,作为他和病魔斗争的座右铭,他在病中顽强地坚持着到中国革命博物馆指导开国大典的临摹工作,因为那个时候《开国大典》是三议起稿,开始把高岗去掉了,后来刘少奇去掉换成董必武,文革以后要从董必武换成刘少奇,他已经去世了,然后由别人再临摹完成的,他在病着顽强,顽强地坚持着,由家人扶着去看全国美展,一幅一幅认真地看,关心着我们每一处试演,就是他说的一笔下去要负千年责任这种中国的像汉唐时期那种汉唐时代,那种最高音,中国文化的主体论,而不是一个中国文化的第三世界。他躺在床上已经不能动了,仍然不忘他未能完成的作品,还在想着《春到西藏》的修改,他把对于创作的一点一滴的修法,同志们的意见一条一条记在本子里叫家人保存,他希望有一天能够充分工作岗位,再为党工作。

  董希文先生离开我们40年了,这40年是多么不平凡的40年,在他诞辰百年之际,心情沉重的怀念他,怀念他的一笔下去要负千年的责任和历史使命感,迎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领悟和传承他的艺术和艺术教育体系,董希文先生永远是我们的恩师和导师。

上传日期:2015年01月2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