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陆宗润《书画修复理论与实践》 >[第2集]陆宗润:三种观点

陆宗润《书画修复理论与实践》

视频信息

名称:陆宗润《书画修复理论与实践》陆宗润:三种观点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379期】陆宗润:书画修复的维护古色与去污

【雅昌讲堂第1382期】书画修复的四大难题与案例

【雅昌讲堂第1383期】书画装潢的早期形式之手卷

【雅昌讲堂第1384期】书画装潢的早期形式之册页

【雅昌讲堂第1385期】书画装潢的早期形式之挂轴 

  

修复的三个观点:维持现状的修复观点,第二个恢复原状的修复观点,第三个是我提出的,部分复原。我们一张画少了一个山头,少了一个人头,少了半个人物,给它画半个人上去。其实画的人是凭推论来做的,所以我们看到是完整不是完美。而我们把一个人物补上去,把一个树补上去,把一个山头补上去以后,以为是完美的,不,它是完整的,但实际上是两个人的合作。所以真正保持一件作品的原貌就是说尽量少动手。如果你要做一些复原的操作,我们叫补色、接笔,必须要考虑有没有根据。有根据的修,没根据的不要修。我提出一个“吾随物性”。它需要怎么样,我们跟它怎么样;而不是我想怎么样,给它做怎么样。第二个是“能为不能为,可为不可为”。有些事情是不可以去做的,但一定要去做。比如说一个山头坏了,你去画一个山头上去,其实不好做,却一定去做。如果说一件作品是可以补的,比如说一根线条中间断了,一根直线两边可以连的,可以顺起来。如果你没有技术,或是技术差,就不要去连。就是能为不能为和可为不可为。不可为的事不能做,可以做的事情没能力,也不要去做。待会大家休息的时候可以看一下那幅字,一部分接笔把它接完了,一部分没有接。现在是维持现状的修复,就是很明显是有区分的,原作和修补的部分是有明显的区别。其实维持现状这一个世界流行的说法本身是有商讨的余地的。什么是现状?当你把作品交给我的时候,现状;我把作品打开,泡在水里面洗过以后它不是现状,我改变了现状。因为现状不好,需要改变现状,所以才需要修复。应该是维持原貌,作品的原状。

  这是在大英博物馆修的。这种往往是日本人在西方修的,是在西方工作的日本技师们修复的。

  这是一幅僧人图,就是僧人取经图,这个图全世界大概有十二三幅吧。这一幅实际上不是取经,往往我们说是印度人,是梵像。是印度人的话可能是送经吧。这也是一个顶像。日本和尚到中国留学以后,老师会把自己的一个像传给他,并且在上面写几段字,表示这个学生毕业了,回到日本去,可以开山立宗了。所以日本保留了我们很多宋元禅宗高僧的遗像。

  这是我们辽宁省博物馆藏的。像这些,以前我们说,是没有技术修。从资料角度上讲,用这个方法保存资料是很好的方法。因为资料主要是阅读,而不是总体像绘画那样艺术审美。所以维持现状的修复方法往往用在资料方面。在艺术方面,比如说这幅画,这是一个是日本江户时期江户琳派大师的作品。他是勾了金的,上面几朵花用了白粉,糊粉透到了背面。透到背面以后,如果用常规的方法修复,把背面的纸去掉,一去,颜料就没了,影响这件作品。其他老化的纸张,还有一些不上颜色的纸,把它去掉,而有颜料的纸,就把它留下。这是修复的一个过程,大家可以看这个过程。也就是说,我们修完以后。所以大家说一张画我去裱了以后怎么失神了,神没了。一个就是说你们用的颜料是浮在表面的,被人裱了以后沉到底下去了,所以层次减少了。一张画托得好与不好,关系到一张作品的生命。特别是工笔,如果水分一多,线条一糊的话,产生朦胧感,但其实是坏了,不是朦胧感。所以一件作品的修复,不仅仅是按照程序去做,而是要读解这件作品,去理解这件作品。要知道作者怎么画的,他怎么想的,为什么要这样去画。之后考虑我用什么方法,使它变得更漂亮,更好。所以审美的眼光比技术更重要。

  

 

这是于右任的一幅字,是台湾故宫的,不知道遇到什么东西变成这副模样了。后来我查了,结果呢,它浆糊里面放了石灰,石灰干了以后把画弄坏了。所以这原来不是白的。这是经过修复以后恢复原样。所以每件作品生的病都是不一样的。刚才说维持现状的修复。下面说复原的修复。

  这幅李可染是澳门的一个藏家藏的。他是从李家家里买的,交给一个师傅去裱,裱完以后变成这个模样。他跟他说对不起我裱坏了。其实这件作品被人家剥去了一半纸张,就是变成了两幅。右面就是我修复以后的。大家可以看到么,那几个木桩地下都是坏的,都是损坏的。身体也是损坏的,一条腿有颜色,一条腿没颜色。这两个手臂都没颜色。为什么说他没颜色呢,因为李可染这个秋趣题材画了好多,根据其他图他一定是有颜色。根据这个给他进行复原。这个部分是我根据这个,根据他画册上面给他将补不了一下。这个人物我补完了,那个草帽也修完了。这是我们中国传统的复原,复原不是凭你想象的去涂,如果找不到李可染的秋趣图我也不敢动,因为你没根据。这就是说有一些技术很高超的,一张画可以变成两张的,这是盗窃,这是强盗的行为,比偷更坏。他毁了一件艺术品。这是一个局部。从局部可以看到很多纸张已经没了。偷这张画的人往往大部分在自己手里的,一部分给人家的。我还遇到一个伊秉绶的,伊秉绶的一幅字,大字,多少钱,180万。回去以后款被挖掉了,只留一个印章,大文字也被剥完了。所以现在好多藏品不愿意轻易拿出去修。那个人在中国是很有市场的,当年广东人劝我回来说,某某人两个老婆三部宝马三套别墅,你为什么不回来。我说我回来赚不到钱的,真正的修复花时间的,花精力的,是赚不到钱的,除非你干坏事。干坏事不能干。这些就是我们挂在这的一幅。

  又回到说部分复原,刚才说维持现状,第二个是完全复原,第三个是部分复原。第一个文字大家看到有头有尾的,中间减少了一段,我们就把它修补了。而像那个“乃”字,无论如何没法修的。如果说黄丹书先生他自己活过来,他也接不好这一笔。那怎么办呢?与其弄坏,不如保持现状。所以这张作品,“变”字也没动。这笔也没动,“米”字中间也是坏的。但总体上我们会有整体的美,所以我就是求的一个完整的美。所以是追求一个最大公约数,而不是通过这件作品摆弄自己的技术,摆弄自己的才能,不是那个。它需要什么,我们提供什么。所以核心就是“吾随物性”。第二个,可为不可为,能为不能为。我相信这一笔我是能为的,但这一笔我是不能为的。谁都不能画得好。那么修复一件作品呢,第一就是恢复它总体的美,把这件作品保留下来,恢复它的艺术审美的价值。这就是部分复原,能复的复,不能复的不要去弄。与其毁掉,不如让它存在。这件作品大家等会可以到那去看,前面都看到了,至少五百个破洞,大家看的话,我想已经看不到了。这就是我们中国传统的技术。所以做书画修复这一行,有时候有人要问陆老师你修得很好,我跟他说所有东西都不是我的,是我们老祖宗的。我就像大海的边上捡了很多贝壳。它有很多贝壳,我捡了一些把它组合起来,又捡了一些把它组合起另一个模样而已。我们祖宗太伟大了,我们没有什么可以发明的东西。只有你们搞艺术的可以创作,我们不能创作,我们只能是保守,保守是我们的本分。这张图版可以看到完整的一件作品。这是嘉靖时候的一件作品。人物脸部已经坏了大家可以看到,右下方第三个图版,没有画线条。但让你得到一个整体的感觉。所以尽量不要动手画线条,线条绝对画不好。只能哄哄人的眼睛而已。所以自己要明白,没有画线条。所以就是求得一个最大公约数,在艺术品的鉴赏和科学保护方面进行一个平衡。艺术鉴赏不是说画了以后完整了就是完美。不,完整不等于完美。有时候完整的部分相反变成一个缺陷。这是一个画修复的过程。大家可以看到很残破。最后那个印章没去修。告诉你们印章是能修得好的。修印章只要有标本,在电脑上做个假印章,很好弄的。问题就是你没有办法把印泥调好。

 

印泥往往是50年变一次,实际上不到50年就变一次。印泥,往往干了以后就丢掉了,不会重做。重新做印泥的话,加油,一加油又变成新的。所以你要研究印泥的话,唯一的方法,买印谱。印谱是没被折腾过的,在字画上面都被洗过,被弄过,不是原貌。而印谱,它是一本书,放在函套,难得打开几次,所以它是印泥的标准品。由此为了修这一个收藏印谱。你不知道自己修复的对象,没法瞎弄。先说做旧,以为弄点脏就是旧。脏和旧两码事情。明朝印泥最漂亮,无可比拟。明朝的印泥、明朝的墨,后人是没法达到那个程度。当然你要把它修复要把它修好的话,还是有办法的。刚才说了,没有办不到的事情,只要你寻找方法。真要给你修,我可以把半方印章给你修好了,把另外半方印章给你配上去,看不出修过的。所以不存在要调一个明朝印泥的感觉,不存在。明朝的印泥在画上面是有变化的。

  这么一个过程就是玩,把自己的工作当成玩。这个工作非常枯燥的,你工作10年还是一个小弟弟,没人会理你。工作20年差不多会独立工作,独立做。所以你要守得住10年,你要是守不住10年的话,就没有前途。那么怎么守过来,在当今运作这么快的时代,我们怎么坚持一个行业。我的方法就是说傻傻地跟,在跟的过程中发现一条路。到时候说没路了,踩一条路,就有路了吧。天下本来就没路的,是给人走出来的。你在中国走过,到日本走一条,日本走过以后再回到中国,天下都是路。一个人一辈子干一件工作可能是很蠢的,有很多人说走不出。你能坚持的话一定会成功的。

  粘合剂。现在机裱用的化学品,各种各样的,其实最安全的是浆糊。其他的都有危险。日本人用的是后面这个,叫布海苔,是一种海藻溶胶,类似于我们说喜之郎果冻那个东西。后面是几个比较,一个是石花菜,为什么特意写了石花菜,因为我们这推广过石花菜。我在某一个博物馆的网页上看了科技成果以后,特意在台湾发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其中有一张照片,它将来如何。我们修复这个工作不是为了当下,而是为了将来在修复。站在当下面对未来。我们每一个操作每一个材料,都承担一个历史的责任,社会的责任。只要有一个高度的责任感,那么你会发现很多解决不了的问题,不断地寻找不断地寻找,时间过得很快,我一直泡在日本,当北大请我讲课的时候,38年过去了,弹指一挥间。过了38年,他们发现有我这么一个人在,请我到北大讲课。那次我跟院长说:你请我讲课,我是中学文凭。他说到你这个份上还谈文凭吗?!所以北大的学生,这一位就是我北大的硕士学生。这就说明一个人只要埋头苦干,总有一天社会会认可你的。不要着急让社会认可你,不要着急地赶快让我赚钱让我发财,没这事的,除非你有个好爸爸。我说你要好爸爸,爸爸把我养大了就是好爸爸。你们说的好爸爸,我来做。一般说好爸爸就是给儿子房子弄好了,车弄好了,存款弄好了,全安排好了是好爸爸,对么?养大我们就是好爸爸。你们说的好爸爸,没关系,我没有,我来做一个,对吗?所以人认准一条道,就要不停地往前走,不要管别人。

  

 

这是我们中国传统的浆糊。用镊子做了一个圆形的,这个秀什么呢?就是告诉你们,我不再是传统的浆糊,也不是歪门邪道的化学品,我们做的浆糊弹性多好,看到了吗?当卷的时候随你卷,当打开的时候,“嘣”弹起来。这是一个进步。这些进步就是来自于一点一滴的每天每月每一年积累,跟很多朋友去往来,然后慢慢地做研究。而我喜欢往来的,不是同行。同行在一起那不成。跟不同行的人在一起,可以得到很多智慧、很多启发、很多帮助。

  这几种粘合剂涂布以后,甲基纤维素是化学品,台湾从1965年到现在,至少毁了300张画,就是用甲基纤维素泡过了。所以他们修过的画全部是塑料片,将来全部会毁掉的,现在还在继续。第二布海苔,还有石花菜。布海苔是日本用的,石花菜是我们故宫推广的。淀粉浆糊,就是我们刚才看到柔软性很好的那个。当你把几种淀粉混合起来调的时候,它会产生很好的效果。不要简单拿一种淀粉去调,不同的淀粉是有不同的性能的。为了寻找这个比例我花了半年的时间,去寻找什么样的比例是最好的,哪几种是最好的。什么叫好,刚才看了,有弹性的,浆糊有弹性的。它具有随和性和亲和力。天然的淀粉,如果不成,将来还可以重新再修复。这是一个几种材料比较。石花菜表面看污染最大。而真正把画毁灭掉是甲基纤维素。它是塑料、塑胶,是树脂。台湾现在用这个,所以说台湾故宫的画将来会毁掉的。这个话总有一天要有人来说。写过文章他们不理,照样用。

上传日期:2015年01月0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