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北大文化投资平台培育工程/张公者《优秀书画家与优秀书画作品的遴选》 >[第2集]张公者02集:优秀书画家与优秀书画作品的遴选(下)

视频信息

名称:北大文化投资平台培育工程/张公者《优秀书画家与优秀书画作品的遴选》张公者02集:优秀书画家与优秀书画作品的遴选(下)
 

  【相关链接】

  张公者:优秀书画家与优秀书画作品的遴选(上)

  张公者,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西泠印社社员,中国国家画院张公者工作室导师,《中国书画》杂志副主编,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北京语言大学兼职教授,四川大学客座教授,中国传媒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本体的语言我们现在就重点说书画了,没讲跑题但是不能太远了,太远讲不回来了。本体的语言就书法、绘画,包括哪个方面,我应该有PPT的,我能找到的。我可以找到的。不找那个,还是我讲吧,你们不用记了,我点图就重要了,这个《中秋帖》还是我讲吧,文字的不用,到时候网上也有查的,这就是刚才我说的米芾的《中秋帖》,说是王羲之的,但是这应该是米芾临的,你看那个笔路,这一块王羲之不这么写的,一看宋人的东西,当你总看的时候这个东西拿了之后昨天是不是刘先生也讲了一打开就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时代的,我们这些人你扔到唐代的时候一看你就不是那个唐代的人,你把唐代的人扔到我们这儿来,穿的衣服跟我们一样你就看到可能傻乎乎的,不是唐人不傻,不一样那个时代的,时代的气息不可能在你的身上你装出来的,石涛在《话语录》上笔墨当随时代,这个话不用说,但是石涛前后是有句的,所以来了一句,大家天天引用“笔墨当随时代”,你不用随你就跟着去的,你那个时代你天天吃的东西,你说我们现在要在欧洲的话你没有中餐的时候天天吃他那个面包,天天吃他那个东西的时候,你没有两代人就长成那样的,长长就长成那样,为什么长成那样?饮食文化,最重要的饮食习惯有很大的关系,哪个时代一看就是宋代人,东晋认不是这样,气息不一样,这个东西有时候说不清楚,你叫我用语言完全给它表达出来特别难,因为它所有的东西都是我自己对他的了解、学养和掌握的感受出来的,我也可以把他写出来,要写十万字都说不明白,真的是这样的。所以好多技法的东西,我下面要说的关于本体语言的东西,是讲不清楚的东西,只能说尽力讲清楚,那个是太难把技法讲清楚,技法一般你去看,你慢慢感受还差不多。作为书法和绘画我先说书法,来欣赏它的时候,你们作为参考。比如《中秋帖》写的晋王羲之《中秋帖》,这个是乾隆皇帝的题字,我看看,这几个字是乾隆皇帝的,这都是乾隆皇帝的章,《乾隆鉴赏》、《石渠宝笈》、《玉书》这都是,这个绍兴不是,这个是宋内府的,你看经过宋内府,所以这个东西不可能晚于宋代,我你就知道这是宋内府的章,不可能晚于宋代,有可能抄于宋代,因为宋朝人已经看过了,宋徽宗已经看过了,就不可能说晚于宋代,假如说这个东西是对的,当然这个章也有可能后人打,但是出于颜色什么大家还都是认可的。这都是乾隆的,乾隆皇帝的。他一个是乾隆皇帝本身,这是我老祖宗,他喜欢,写得也很好,也勤奋,身体也好。一天工作那么忙,还玩玩字画多高雅,总比明代皇帝不管朝政去做木匠活强,你要是乾隆皇帝天天玩字画那就跟宋徽宗一样的,要国破家亡的,皇帝就应该做皇帝的事情,不然你就别做,去当画院院长去,当什么皇帝,国家丢了。乾隆皇帝不是,国家管理好好的,业余时间玩玩,显得多有品位,你说习总现在国家搞不好,天天玩字画,你去当美协主席就行了,还属于正国级美协主席括号正国级。宋徽宗就干这个事,最后弄得那么惨,跑到东北去冻死、额死的。欣赏一件书法作品三个方面,我说本体语言:第一个重要的是在书法当中叫做点画(帮我倒点儿水吧,今天讲课真轻松,栗老师,谢谢。人一迟到以后不紧张了,反正已经这样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上次在百年讲堂我早早就来了,规规矩矩穿着衣服有灯一照这课讲的,前边几张后来讲得放松,放松的时间又不够的,没讲开。第一是看他的点画,你们记住了,前边两个大方面,精神方面、格调方面的,然后就是本体的语言方面,画这个线下来,现在我们就来开始细分析如何来欣赏他的具体的语言这门艺术所具备的独特的语言,作为书法也分三个方面第一是点画,有时候用西方那种绘画语言叫线条,这个线条应该讲不适合用于中国绘画和中国书法,大家都说也懂了,也明白线条是什么意思,只这么说不太舒服,不太准确,就像我们有的时候说说中国那个时候加一句英文这样的,有的时候是觉得OK,大家还都明白,拜拜还都明白,这已经成了中国汉字,变成译音了,这个时候坦克译音过来还可以,但是要夹杂线条,总觉得不是中国书画的语言,可是大家都用,有的时候可能我除非写文章的时候少用,但是有的时候说着说着也这么说的,希望大家能够理解,不是我故意要输的。这种点画是一件书法作品本体语言所具备的东西,第一重要的。所以大家在欣赏书法作品,你第一看他的点画怎么样,就是笔法组成这幅汉字的每一个字的一点一画是怎么样,这些东西过不过关,这是第一要看的。

 

  第二要看它的解字,比如说这个“禾”字,你看它的解字怎么样。我就拿这副字,它的安排是不是合理?中字,中秋这两个字,组成中秋这个笔画横折竖秋连在一起了,一笔书,这些字之外,你看这个字太明显就是米芾的,它都不需要鉴定。(笑)真的,王献之怎么能这么些呢?

  第二个方面就是它的解字,这个秋字这个禾字和火字怎么安排,解字。

  第三个方面这么多字弄到一起,就这么大一个纸它怎么排列,章法,体在欣赏一件书法作品你们就从这三个方面去看,大家都约定俗成认可的,第一看点画;第二看解字;第三看它这些东西怎么排列叫章法。

  你在欣赏的时候正好从后往前看,这个东西拿来之后你不可能一般都离远看,不会先看点画,往往先看它的章法,这些纸张这么大纸这个东西放在这儿,放在这个纸里就这么大一个屋把这个人放在这儿,你觉得合不合理,舒不舒服,这个和格调气息有些关系。和你的欣赏,和你的观点也差不多,这个本体语言应该包括它,但它还属于另外一个带一点精神层面的、气息层面的,你一看舒服,摆这张纸,你要觉得他这个组写在这张纸上总觉得放在这儿别别扭扭,不舒服,那它的章法是有问题的。所以这个我觉得还是大家平时的积累就可以了。不能完全100%算在本比语言当中去的,一看很舒服摆在这儿,这就是章法就比较合适的。

  然后再往前推,再细看,你就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看,比如市我要看这个“人”字,看它的结构,一撇一撇,他安排得不是结构合理,结构合理大家你就掌握一个原则,这个字它两个笔画,秋字这么多笔画合在一起,这一个字它写到这儿之后是不是平稳的,如果这个字摆在那儿是平稳的,它的结构也是舒服,结构就基本合理,我们中国人从小就写汉字,在结构方面一般老师在校学的时候写的时候就告诉你,基本上你的审美观点都不会太离谱,你看着这个字这么安排别别扭扭,经常见到一些书法家写字这个笔画,那个笔画怎么看着这么不舒服,有的时候不是搞专业的人就说人家书法家都那么些,这纯是骗人的。如果你看着真的不舒服,可能就真的有问题,但是也有那些真是达到另外的一个高处不胜寒的境界的结构,这样是有的,那可能是你的这方面本体的训练不够,大多数你看着别扭那个结构,歪歪扭扭,肯定是有问题的。除非这个人真的是大名家,你要想,比如沈鹏先生这个结构怎么这么安排,你想想可能老先生一定还是有道理的,这个时候他的境界就不是原始共产主义社会,那是真正的共产主义,你就得需要把奴隶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你都走一圈,你才明白,大多数人都是原始初级的共产主义社会,歪歪扭扭的书法家多着呢,画画也是这样,大多数不过关,解字的时候你看那个字是否平稳,说这个人字如果不看这块这么别扭,还有一个原则这个时候如果这种字比如像人和禾连在一起了,你把这两个字看成一个字的结构,人字单独呆着是有点儿倒了,可是一笔下来之后和这个禾字连在一起变成一个组织了,变成那种连体的,他就是稳定的,这个时候是可以的,你不能说我单独就挑这个人字,不能个体地看它的一个字的结构,你要把两个字,有的时候每个字都觉得这个,你再看通篇的很完整也可以,所以在看结构的时候别态度理,就看一个字,如果是楷书的没什么商量,你真就得看一个字,我拿这个做例子,像这种行书、草书一般情况下可能几个字连在一起看,也可能是通篇看,从后往前欣赏,先看整个章法,因为这些字怎么排在这张纸上舒服,第二个就看它的结构,结构最重要的是重心稳定合理,可能一个字、两个字、三个字,行草书,也可能是通篇都可以接受,然后再往细看的时候,这个时候才是书法作品当中最重要的点画。如果点画不过关,前边的东西,点画不美不过关所要求的那种美的东西都不具备的话,前两跳没用,章法再好,解字再好白搭的。所以现在我们经常看到这一个人,真是假如说这个人不是高水平的,章法也没有问题,解字也挺好,我们大家经常看一个作品,觉得规规矩矩的,没有什么毛病,为什么行家、专家一看说不行呢?就出现在前面一个过程,点划没有过关,这个才是作为书法本体语言当中的点画最重要的部分。

 

  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就像盖这个楼,盖这个房子,当我们从外边进来的时候,看的时候这个楼的设计,那就相当于这副字的章法,你看到之后觉得这个楼设计得很好、很舒服、很美,那么章法应该是可以的,然后走进来之后这么大的面积每个屋干什么,这个地方摆在哪儿等于它的结构,字的结构,你看它是不是合理,是不是舒服,这是第二个方面。而剩下最重要的再看什么?设计也很漂亮,结构安排也都很合理,每两天楼就倒了,倒了什么原因呢?组成它的材料有问题,这个材料就相当于书法作品当中的点画,这个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这个楼盖得很难看,东西摆在那儿,楼里的设计也不太合理,但是那个东西组成的材料很结实,你能用,你看日本鬼子那个碉堡到现在推翻了还不倒呢?多结实。在东北铁路经常有日本鬼子当年做得小碉堡,你推倒的时候它还不坏,材料好,所以点画第一重要,就是盖这个楼里的一个钢筋,这个不过关,你设计再花哨都没有用,风一吹就倒的,因而你在欣赏书法作品最重要看点画,这是第一重要的,欣赏我们是从后往前欣赏,而练习的时候要从前往来,要先练点画,盖这个楼先把材料准备好,钢筋够不够,水泥够不够,其他材料好不好,然后再把结构哪个地方在哪儿开始盖,练字的时候肯定要先练点画,我们从小写字的时候先练笔画一笔一画怎么写,然后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然后再写一个通篇就是这样的,欣赏书法作品也是它的本体语言就是这三个方面。但是这里边就有一个很难的一个问题,结构也好欣赏,章法也好看,你多看了,对联也那么写,横披也那么写,斗方也那么写,条幅也那么些,都有一个模式,高手拿一张纸怎么都能排好,这个都简单,相对来说最难的就是点画,这个就是最难的,这个真的需要下工夫练的,这里边我没有办法给大家细讲,应该讲是需要很多时间你去体会的。什么样的点画是好的,这里边我只做一个叫你们做参考的,我这儿还忘记了,就是无论怎么样有一点我觉得你在看点画的时候,要有力量,你说这个笔画写得也很好,也很有力量,这个我觉得是总不是美的,《红楼梦》里写林黛玉,写到她很美,但是她老是病怏怏的,你老是觉得这个美她的基本的条件不够,因而你要说我不知道栗老师,我在这里只能点出栗老师的名字来,栗老师不好意思,只能拿你做例子。讲课的时候一定要有几个例子,好的坏的都在你身上,栗老师,我估计他不会选林黛玉,估计选薛宝钗,我也选薛宝钗,你说你娶一个媳妇天天病病怏怏的,一会儿耍点儿小脾气,没说大家你们别说了,他一定要有力量,要有生命,生命是最美的,大家记住了。他是活的,是鲜活的,那个是最美的,只要有生命存在是最美的,高尔基说年轻最美,说的都很好的,到老了美不哪儿去,往那儿一坐动都动不了啦,所以最恐怖的当你老的时候,但是像我们,像栗老师已经不怕老了,到境界了,佛教讲已经超越了生死,那个挺难的,我觉得这个点画要有力量,这个很重要。有力量是这样的,有的那种力量是表面上的,比如写字,一个书法家拿写字,你叫一个举重运动员拿着毛笔和像沈鹏这样天天风一吹就要倒的到先生,沈先生我老师,拿起毛笔来一写你看那个老头精神头马上就足了,眼睛都发亮光,写完之后坐那儿就动不了啦,他用的是巧劲,你拿那个举重运动员,那么几百斤的东西拿着毛笔怎么也拔不了,那个远的东西怎么也拔不了,他是另外的一个劲,所以这个力量不是说有劲就能怎么样,,很轻松地慢悠悠地写,启生也是这样慢悠悠地写,启先生也是这样慢悠悠地写,王羲之没有看过,都是这样,很自然地写字,我们都写到王羲之这样的时候王羲之也这么写,不然你写不到这样,方法很重要,这样靠的不是蛮力,所以你在欣赏的时候毛笔是软的,您能把握的,用一个软的东西写出很有力量的东西确实在逻辑学上是有一定的难度的,但是你要把它把握得很好,叫笔远则奇怪深远,越是远的东西,往往能出现奇特的效果,硬的东西有时出不来,中国的艺术,中国的哲学都是这样的,以柔克刚,你看这个人往那儿一坐,如来佛坐那儿也没跳来跳去的。孙悟空天天跑,天天碰到如来佛一下压到那儿了,人也没动,高人啊,才是这样的。跑来跑去,跳来跳去的,中国的艺术也是这样,毛笔那么软就能给你写出那么刚劲有力的字来,靠的是你的修养,你对他掌控的能力,能够把硬的东西掌握主了绝对没有能够把软的东西掌控得很好的人高,需要技巧,如果足球变成一个铁球,那你好掌握,踢也踢不动或者怎么样,那个足球里边是空的,下午董国强肯定讲,讲讲就讲球去了。栗老师叫我讲一分钟球,西班牙怎么能出局呢?真是,每次世界杯冠军都出局。我那天在青州搞展览,搞展览前一天是半夜三点钟,张铁林说好,他跟济南说一定开车过去,他看球,好好5:1输了之后最后早上要给我打电话说都不想来了,后来他也会讲话说看了我展览之后心情好一点了。这次估计德国能冠军,赌球有得赌得狠……别讲跑题,到点了吧,反正我得压堂。这两个讲完我就给大家留时间我们交流,这个笔画我觉得点画第一要有力量,这个很重要,但不能生硬,那种力量的现象什么样呢?像铁丝那样的线,转来转去,绕来绕去有弹性,不能像角铁那样看着很生硬,角铁我估计这种弄锤子一凿就凿会的,铁丝掰来掰去有时候弄来弄去还能够有弹性,书法的点画线条包括中国画应该向铁线那样有弹性,这样比较好,不能像那些硬的东西那样,所以这种力量一定是在他的表面看着有力量的同时一定还是柔和的,刚柔相济的点画就好,所以只有中国的毛笔容易表现出来,里边是有柔,有钢的,有阴有阳的才能把它表现出来的,有变化的。除去这个力量之外我觉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大家在欣赏的时候,就是关于它的点画的变化,你说我刚才还举这个例子,你拿一根铁线假如书法这个线条每一根都像贴现那样的有力量,老是粗细均匀的,比如这个《中秋帖》,粗细均匀这么下来一直写到最后,力量是有了,刚柔也是有了,缺了什么呢?缺了变化,壮如算子,像算盘珠那样大小一样,不美,没有变化,如果我们的人说哪个地方好看,说这个人鼻子弄成这样是最好看,所有的五官都弄成跟鼻子那样的,那就很难看,为什么说人的五官好看,每个地方都不一样,点画也是这样,每一个组成的部分都很好的,单独拿一个没有什么问题,组在一起就很难看了,就是因为没有变化,像鸭蛋,你没有什么毛病,一样的,脸像鸭蛋是不行的,肯定有一些起伏,有一些变化,因而这个点画一定要有变化,这个变化在书法当中叫做提按转折,我们举个例子,具体的方法今天还挺好这个,比如这个得字,你看这个笔画这么过来,不是一样粗细的,你们细看,这一根线下来一个点下来,这就重了,就提起来了,提起来笔转过来又回过来了,中间有微妙的关系,这个就需要功夫了,这个一定要练的,不练大家你们试试,给你们一支毛笔,你能写一样粗细没问题,你能写出力量也行,问题也不是很大,当然有难度,而你能够在有力量的同时又能有细微的变化,要一辈子的工夫,真的是这样,所以这就只能练习熟能生巧,没有任何的办法,当老师告诉你的时候你知道怎么来欣赏,如果没有变化这个笔画你就即便是这个你看,差不多一样粗细,你细看,这种微妙地看,转折这块,当然这块应该严格点儿说这块要有一个换锋提笔的过程,没换,米芾没换是大师,偶尔不换也是一个高人,有点儿小毛病就有点儿小毛病吧,这个不能太较真的,整体看这个都是小毛病,不是毛病,偶尔到那儿,有时候拐弯是没打转向,就没打,但是不能总那样,这个不是毛病,可以的,没影响别人,后面没有车。从这儿,应该换一下锋的,这块要有一个换锋的过程,这部分直接过来了,但是有粗细变化,很微妙,这个很美,这种微妙是最美的,第一个要有力量,还要有变化,这个变化一定是悄悄地变化,不动声色的,《兰亭序》就比《书谱》,孙过庭的《书谱》,《兰亭序》当然也是唐摹本了,王羲之的,原籍已经没有了,在北故宫孙过庭《书谱》就是刚才我说的写得好,孙过庭的《书谱》这里我没有,变化特别明显,每个笔画的提按转折粗细非常得变化,基本像这样的,但比这个还变化大呢?粗细变化非常明显,我举个例子,非常明显的,而王羲之的《兰亭序》我还先关掉,天下第一行书这是唐摹的《兰亭序》,这个是那个谁的,一会儿讲。

 

  放大,这个放大就虚了,还得小一点。

  他的笔画的变化再放大一下。人字,变化不是那么明显,很微妙,但是有变化,所以《兰亭序》比他们要比《书谱》高一些,他的变化很微妙,不露声色,这是高手的,而且那种变化难,你说也有人说我的笔画也有粗细的变化,好,写一个横这么粗,写一个竖这么细,一粗一系,这种变化太简单,这种简单是不入流的,不需要技术的,我为了我自己穿衣服的变化我上身穿一个红的,我下身穿一个绿颜色的,一看很有变化,一看这种东西是很不入流的,一定又协调又有对比,那才是高手,那种简单的粗细的变化不需要任何的功力都能做到,说我不需要功力我都能做到不好吗?往往事物就是这样的,不需要任何劲就能做到的东西,往往不是很美的,人类在审美的时候所形成的审美标准和准则是约定俗成的,我们看这个东西,我们看这个人,我们觉得很漂亮,人类基本看都差不多,中国人、外国人看基本差不多,无论黑的、白的这个人很漂亮,叫狗要看它不一定美的,我们和狗的审美不一样,所以我们一定要用人的审美去看,你说我不那样,我的粗细变化我也有变化,你那个不行,你要有约定俗成,大家都认可的公共的审美准则,这个东西不是谁定的,是所有人类几千年过来之后都这么认为,就这个美的,你真的是说这个人我们都说美,狗不一定认为他是美的,所以你这个审美一定要是大家共同遵守的准则,不能一粗细,一粗一变化,这种变化太简单,不需要练习,不需要练的东西,不需要下工夫的东西,往往里边所储存、所具备的内涵往往是少的,没有内涵的东西在欣赏者看来它是简单的,简单的东西往往没有给你更多的思考,没有给你更多的启迪,这样的东西往往你不往心理去,你不往心理去的东西不会深刻,不深刻的东西不回肠九的,也不是美的,就是这样的。所以我就说笔墨点画这种欣赏基本上这么几块,大家做参考。因为没有办法,我也没有这个本事把它讲得更加的怎么能够真的就是能说拿一幅作品来,当代人或者什么时候的作品,古人一般不会太差的,流传下来,哪个好,哪个不好,我可以点的。这是书法的。因为时间关系我不再做具体的讲得更深。

  下面我说中国画的。这是范宽的另一张东西,范宽北宋的,这个东西好像在台北。范宽比较著名的《溪山行旅图》,在台北故宫博物院,范宽,宽窄的宽,范宽北宋时期的人,范宽,启功先生说有一次启先生讲鉴定范宽的画,启先生鉴定有他的一个角度,老先生我去拜访,请教过,他比较好玩的一个老先生,学问也好。他说看一个东西写着“臣范宽”,古人凡是写臣的时候,一般这个东西是给皇帝看的,臣,对皇帝的尊重。启先生当时说范宽那幅画,启先生就几个字界定,挺简单的,说这个画肯定是假的,或者这副题的字,宋代人是不加字的,有的时候加在树底下很小的,启先生记忆力好,有时候在家里讲,在哪儿呢?树底下几个字就写在那儿,看不见了,我一查就在那儿呢,他的字过目不忘的,写臣的时候肯定送给皇帝的,说范宽,宽不是他的名字,名字叫中正,范中正,宽是外号,就是这个人心比较大。哪有给皇帝落名落范宽的,落一个外号是不着调,管自己叫范不着调,一定要规规正正给皇帝写叫范中正,不能写范宽,这是启先生的观点,我也不是特别赞成,大家还认为宽可以作为一个名字,就是说启先生鉴定有一个他的方法,范宽,我们欣赏一幅绘画作品,比如拿他我找一个别的做例子,这个怎么关呢?又找不到了。

  欣赏绘画作品也是这三个方面,或者说大同小异,第一个你一定看的也是这张画的构图,他的构图是什么样的?好,我找张画。赵孟頫的,元代的,大书画家赵孟頫赵子昂,是赵匡胤的后裔,但是宋代被推翻,南宋被推翻之后,赵孟頫做了元代的元世祖皇帝身边的对他很器重的,所以在历史上对赵孟頫老师认为人品有问题,认为这简直是太无稽之谈了,和人品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赵孟頫,我们现在看他留下的手迹好多《归去来辞》,他是浙江湖州人,吴兴人,现在的浙江湖州。与他的人品没有任何关系,人品不能用他的政治的身份,以及政治方面的观点来衡量这个人的人品。如果这个人是杀人放火,做一些违反人类的事情,他的人品不好,如果是因为政治的需要,对他的政治如何不能是人品的问题,一定要分开的。所以我们现在经常把他的政治观点与他的人品那么直接地挂钩,政治观点不同怎么能说人品不好呢?有时候小时候我读书就不懂,这个人对周围的人都那么好,又施舍这些人,他怎么是个坏人呢?就不懂了,到境界的时候动物都一样,都是平等的,那就是佛家讲的境界,这个得请栗老师讲。

 

  这张是赵孟頫的画,我们拿这张欣赏,我们先说这张画,这张画大概是赵孟頫,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的,43岁画的,《鹊华秋色图》,鹊就是喜鹊的鹊,华是中华的华,秋色,秋天,秋色图,这两个山实际是有的,在济南的郊区,我记不得,这个好像山叫华山,小华山,当地叫华不注山,哪几个字呢?中华的华,华,不(fu)是不是的不,注意的注,他们叫华不注山,写的时候是“华不注”,很多人读华不注,它的音是华不注山,这个是准确的。这个山我登过的,带学生们,这个还有一个山,应该是鹊山,这个我们登过,在济南郊区,当时赵孟頫济南做官,老家湖州,在湖州有一个朋友,湖州做官的那个人老家是济南的,从来没有去国际难,所以赵孟頫回到湖州就问他自己老家济南是什么样,赵孟頫说我画张画就画这样一张画,送给他,这上边应该有的,送给谁谁谁,那个款上应该有的,这张画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我们就比如说欣赏这张画,你也从三个方面就可以的,基本的语言。

  第一个,你看他的构图,这张画两个山,一个在这儿,一个在这儿,然后当然山本身形式一个是这样的,一个是这样平的,里边有船,有树,有房子等等,你感觉这些章假如说我们把这些题跋都能够去掉,本来面目的时候这都是没有的,我们的老祖宗是到处打章,都是乾隆皇帝的,全是,都是。古昔天子都是他的,影响欣赏的。

  徐邦达先生有一次在家里骂我们老祖宗一句话,我不能学。他看到就来气,乾隆,影响到画面,题跋不能影响画面,就是你别提当不当正不正的地方,人家做着开会你蹭就坐中间了,你坐边上,可以,但是话说回来现在鉴定界就开始叫传承有序。乾隆皇帝过过眼,不可以这样的,题到边上,还有翎子题到那儿上,但是我们古代流传下来的都是一看有宋内府的张,这个章是对的。有乾隆皇帝的时候按《石渠宝笈》是对的,我一直有一次开玩笑说没有功夫做这事,印刷的时候把上边所有的跋章全部去掉,印刷可以,美编一分钟就全部去掉,还原成本来面目。然后重新印一遍,挺好的。对照这事赶紧你们去做,能赚钱。你想想那种感受回到艺术本身,艺术本体多舒服,赵孟頫讲看着很舒服,别谈离题了,想象中他不这个东西,这个章法很好的,很美的,章法你看着很舒服,安排得很合理,但是千万不要用所谓油画的观点去欣赏它,透视不准,这个山,华不注山也是好几百米,这棵树就十米高怎么差这么多。那个人比那个房子还大,你就不懂中国艺术了,中国艺术是所谓的散点透视,多点透视,他是更多的绘画作品不是自然界的再现,共产党不说过嘛,来源于生活要高于生活,文化大革命说这个的时候一说谁也不敢批斗你,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古人不是这么讲的,他是一种欣赏审美观。你看儿童画画的时候经常把他爸画得比他还矮,他是自己的一个思想,最终绘画作品、所有艺术作品要表达的不是自然界本身,是表达你这个人的思想,是通过这个手段去表达而已,有的人是通过音乐表达出来,有的人是通过绘画表达出来,有的人通过绘画表达,有的人通过小说表现,有的人通过喝酒表现,有的人通过看球表现,有各种表达你内心世界的一种方式,只是这种东西更高雅一点,就是这样的。一样的,每个人有不同的表达方式,中国书画表达的更高雅,而且能够叫大家都觉得很雅,而且能够叫很多人都能够欣赏到,不是你一个人在那儿玩儿,就是这样,所以你不能用这种东西去欣赏,在中国绘画的构图这方面一定用你的心去感受,如果你感受很舒服基本上差很多,第一个看他的构图,怎么来排列这些东西,两个山怎么排列,然后这个树在哪儿,方自在哪儿,远近大概的远近要差不多,也不能差太多,你说真的说这个船你画到山上去了,这是太不符合自然规律,这个船在这儿怎么跑上山区上去了,那是想象化的,儿童化的,中国绘画还要尊重于现实就不能太离谱,这个船基本上在水里才能走,你说画到树上也不行,这些别违反,不能太离谱,齐白石讲叫做太似太像,太似则欺世,欺骗世人,欺骗世界,太似则……不似不像,不似则欺世,一点都不像那是欺骗世人的,太似则媚俗,太像了那个船就这么大,你有画这么大,什么都一样,媚俗、俗气了,艺术一定要高雅,这是内心的表现,齐白石这两句话讲得非常好,不似则欺世,太似则媚俗,我忘了前后句。这两个不能太离谱的,不能画这个水杯,最后变成笔了,这不是骗人的吗?那是我的思想观点,你是精神病,这是不可以的,欣赏觉得这样能接受这是可以的,这是第一个,你先看整体构图,第二个方面也一样,基本上也是看它的,这个就是和书法当中要接近,就是章法、构成,这个可以算在一起排列等等组合,房子、树、山、花鸟、人物等等这些东西都合适了,第二个方面一般情况下,如果要是说比如说参考他的画,一般看他的色彩怎么样,中国绘画有的就是笔墨。

 

  这个《水生图》,这个在故宫博物院,这张画得好,碎了一点,有点儿碎,这个画得好,整个假如说这又是乾隆皇帝的,“乾隆御览之宝”,这些都去掉以后,整个山很远,感觉很舒服,心情很好的。看到这儿心旷神怡,一点憋屈事也没有了。还有下回,都好了,他的题跋就在这儿,感觉这张画悄悄地放在这儿,要很远,这种心情很好,把自然界拿过来之后,构图整体很好,这些东西是水墨的,这个时候你说颜色,你说我怎么看色彩,是这样,墨分五色,浓淡干湿焦,中国绘画到很高的时候真的不用颜色,而且画得很高,八大也不用颜色,你看那里边那么多丰富的变化,挺了不起的,比直接用色彩去求颜色的变化还要高一酬。你说我为了颜色变化用花花绿绿什么的,这种变化还是在浅层次的,他运用几种颜色搭配很大的变化,中国书法也是这样的,有难度也更加得高贵。就是这样的。所以中国绘画有的时候颜色就是墨分五色的,里边一定要有墨色的变化,书法不需要过多的追求,不能故意,而绘画你要有墨色的变化,这里边像花鸟,不能下去这一笔全是黑的,一点变化都没有的,或者你下一笔能给他借回来,要有墨色的变化,这个变化不能在于表面层次的,跟刚才我们欣赏的点画变化是一样的,不能集中在表面层次,这个大家到时候慢慢来。他的本体语言中最重要的还是书法当中的点画,绘画当中可以用西方语言,线条,实际上应该叫什么呢?准确的词比较好的叫笔墨。这个是中国绘画的最重要的本体语言的最重要的东西,而且是一辈子的事情,你看一件绘画作品,其实什么构图、造型,我刚才说的没说明白,就是构图,然后造型,我刚才色彩也讲了,不是最重要的,构图、造型。构图大家刚才看到了,就是怎么来排列,然后是造型,房子不能不像房子,树不能不像树,但是不要用特别自然界的给它对号入座,人不能画成狗就可以,五官都在,有时候勾一个脸就是脸就行了,剩下就是笔墨,也是这三个方面,构图、造型,中国画的造型不是特别的像西画那样的,西方绘画主要是油画,更多的是接近于科学,中国绘画更多的是接近于艺术本体,当然西方绘画到后来的时候也不这样,毕加索、梵高、印象派也是那样的,还是表达自己艺术,艺术最终还要表达自己的心情,其他的物象都是你所介入的手段,那才是高层次的,不然你说画得像我们有照相机了,比你还要更简单了,所以一定要通过,只是你表达你内心世界的一个方法,一个途径,一个媒介而已,中国绘画中国几千年就是这样的,不能说中国人不比他们高明,还是比他们高明一些。早就知道这些东西,他是人类最重要表达内心的东西。

  构图、造型这些东西你们都好看,一看舒服、差不多这就够了。然后最重要的就是笔墨,跟书法当中的点画、笔画它是划同等号的,真的是一辈子的过程,你在欣赏它的时候你真的是完全可以用欣赏中国书法的笔墨点画的方法、审美要求来欣赏中国绘画,他俩的审美要求欣赏是一样的,所以说中国古人在绘画落款没有写画的,某某写,写可以表达心绪,写骨子是谢字,三点水加一个写字,把情绪放出去,这叫写,画是把这个东西描出来,刻出来是工匠,工匠总是照艺术家差一个档次,但是一个艺术家一定要先做成工匠,你连工匠都做不到,你不可能成为一个艺术大师,而工匠是艺术家的前一阶段,说我这个人一下来就成了艺术大师,前边都没有,你肯定不可能的,你那个过程资本主义还没弄就到共产主义,赶紧去赚钱、去补课去,就是这个道理,你人的思想还没有达到那个境界,怎么能按需分配呢,有个东西大家都来抢了。你当境界达到那个时候你要什么有什么,你有都是钱的时候你还能拿钱放在眼里吗?当然也有那种人拿赚钱当事业的,也有这样的,好多有钱人最后不是钱当事业,那是另当别论的,还不是最高境界,最高境界拥有了就不会拿它,看得很清楚了,这种本体的语言就是他的笔墨,这是中国绘画的灵魂的。你在欣赏中国绘画的笔墨的时候,你完全可以按照书法,刚才我说的那个说法去欣赏,没有任何问题,比如赵孟頫后边的远山,你看看每一笔的点,笔墨或者说你用线条去看,都不是一样粗细,都是有变化的,而且都很微妙,刚才我讲到书法上一笔书下来,如果说好有力量你去拿有没有力量,丰不丰富,如果说好,我为什么说钢笔字,硬笔字,他们自己称为硬笔书法,是不能加书法俩字,就是硬笔字,很难成为艺术,他没有太多的变化,好一点的所谓的硬笔书法是来借助毛笔的审美观点来写,就是拿硬笔写毛笔字,这样还是好的,如果只是一个,你说我做到笔画有力量,拿着钢笔,拿着硬笔,我你说毛笔不好用吗?怎么不好用,毛笔做不到吗?可以做到,怎么做到?你把毛笔的笔毛剪齐了,然后弄成个硬笔,你不需要功夫,拉着线都是一样的,一样有弹性,没有变化的。变化不了的,硬笔怎么变化,靠的什么?这个提按太难了,毛笔在滚的当中那种提按很微妙,需要的劲很巧的。你说到书法家在写字的时候转来转去的,微妙的提按都在里边,而且瞬间全部完成,需要工夫的,当你明白真的需要工夫,那个没有任何办法,笔墨和点画就只能靠,而且那是技术活,你一定要做很多年工匠,要天天在那儿写,一天写25个小时,没有什么商量的,不下工夫谁都做不到的,一出来就是大师,一会儿我们不再讲了,讲太多了,就讲远了,靠最后学养。学养再好的人没做工匠这个活你成不了大师,一个艺术大师首先是一个工艺大师,艺术两个字一个是艺一个是术,先做术人,先做术,然后道的层次,技,技步入道才可以做到这一点,这个真的是要练的,大家没有什么,大家在欣赏的时候你们知道这些,知道怎么欣赏就可以了,但是如果你不练往往还欣赏不到好处,你直到我想最起码你有一个目标我应该这么看,技术要练的,多么聪明的人,多么笨的人都得练,而且无论你多笨你都能练成。有个什么经常看新闻弄一个猴弄一个毛笔还能写字,当然猴很聪明,武大郎很笨,据说武大郎做的烧饼很好的,据说他烙了烧饼之后不用看的,往后这么一扔后边全都落到一起去了。这个你不用怀疑的,他形成一种叫心理学讲的动力定型,他那一个劲跟机器一样的,这么一扔就肯定的。你看工厂的设备,啤酒瓶,盖到那儿,武大郎练到这种,只能靠练,聪明人也得这么练,聪明人练人家武大郎没有想别的事,出去潘金莲就是这个。这么练就练武豪华了,技术就得练,方法要正确,练技术的时候方法非常重要,不然的话你就南辕北辙,越走越远,技术这个活一般情况下要有老师指导的,你会很快,他告诉你,你这块应该这么提过来,毛笔你跟那儿说不清楚,一边写让自己过去为什么叫入室弟子呢?能够进到屋里的呢?老师能告诉你说真话,不然都是说书上的话,看也看不明白,说也说不清楚,自己的亲学生他会告诉你这个东西怎么样(笑),你们都是栗老师的亲学生,他就告诉你这个怎么样,入室弟子,这个技术活要由老师指导,一指导你就明白了,很快,然后就靠你练了,一练就差不多了,我就讲这么多。

 

  不用休息了,你们接着提问,都已经晚了,大家有什么问题交流吧。还有好多问题不能再讲,一会儿提问吧。

  我再讲一点,剩下的时间给大家留下来我们做一个交流。栗老师也叫我特别说的,应该收藏什么样的书画作品?我刚才讲的有价值的,然后艺术性靠第一位的,我讲的在什么样人的,作为另外一个角度,假如你要有机会的情况下你肯定就是当前半部分那种艺术价值、文献价值都具备的情况下你就开始选择,选择什么样的人,什么时期的时候,我说前边那些条件是基本的那个又算一个本体的语言,一定要选择那样的东西的,剩下的就是这些东西都具备,有宋代的,有唐代的,有民国的,有当代的,都具备这些东西的时候,假如在你认为或者真的都具备,假如都具备,这个时候你还得去选择的时候,你第一一定要去选择中国古代的书画作品,这肯定是第一要选择古代的。当你有这个实力的时候,这个没有什么可商量的,也比较简单,古代的东西第一它是经过历史来验证的,经过历史检验过的,清之前再近一点,上世纪到民国的,你先选择这个。然后还有它离我们的时间越久远,它存下来的东西越少,在你收藏的时候有一个物以稀为贵的。杜牧的《张好好诗》就一件,在故宫博物院品相还挺好的,第一个,我们鉴定的时候就比较有难度,没有比较,有比较好鉴定,没有比较。鉴定的时候最重要要有一个参照系,这个东西大家都认为真,拿它做比较就是,比较哪儿不行,哪儿上哪儿,这种孤本比较难见面。

  还有李白的《上阳台帖》,徐邦达先生跟我讲,徐老师说那是假的,我说怎么是假的呢?他说唐朝人不用这个毛笔,我不懂了,也不好鉴定,因为是孤本,只能鉴定笔墨、纸是不是那个时代的。东西会越来越少,所以当你有资金的时候,当那些条件都具备了,艺术价值、文献价值等等,佛家的等等都算上,你肯定要先选择古代的,当然越古越好了。你要了解一下绘画史,唐代之前的绘画纸本墨,现在我们能看到最早的能够落到绢和纸上,最早的纸本应该是隋代的展子虔的《游春图》,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再往上都是一些还有一些帛画,很少,但艺术水平都一般,中国绘画现在我们看到的比较好的绘画水平高的、艺术水平高的唐代,辽博的《簪花仕女图》等等这些。然后达到顶峰的是北宋,北宋无论是山水画和花鸟达到顶峰。在往下宋、元、明、清都是这样的。

  到清代,北宋开始中国的文人画已经开始基本上逐渐地成熟,到元代达到了一个顶峰,明清开始逐渐往下划了一点。到清代八大山人朱耷,明代的后裔,朱元璋的后裔,石涛也是朱元璋的后裔,达到一个更高的,八大达到一个很高的境界,八大早年的绘画他还是对清代的不满,国破家亡,等于把他自己的国家,明代对他来说是他的家的,不是普通概念的,真是他自己朱家的天下的,所以他对清代是很反动的,画到眼睛,动物的眼睛都是翻白眼的,到晚年的时候他很平和了,都看透了,这个世界是谁的,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那是毛主席说的,是年轻人的。大家都明白了,他晚年很平和,原来给《读者》写文章一期一期发的时候就那么说的,谈到晚年八大的作品境界高,平和了,那种境界也比较高超了。

 

  近现代的要比当代人肯定要经过检验,又有了一百年的时间,所以还相对来说公正一点,但也绝对不是公正的,因为他的徒子徒孙们还在,没有哪个人说老师坏的,说老师坏等于骂自己一样,说自己的老师一定要尊重,那也是夸老师也是夸他自己呢,夸自己的学生也是夸自己呢,你学生都这么差,你老师能高哪儿去啊,天天骂自己学生单独骂行了,在外边不能说,我到外边全捧自己的学生,好,比我写得好。夸你自己呢,所以他的徒子徒孙都在,一般还有一些人为的因素,而到清往前这种东西就越来越少,因而第一你要选择的时候肯定要选择清以前古代的,然后近现代的,然后再考虑当代的,这个很重要。当代的时候你一定要慎重,当代的附加的值太多,如果说你说我就想去办这个事情送礼的,你好,你选择当代的家喻户晓的大名家,某某名家,这样人家你要送这个礼,送礼不都是说行贿,古人就讲礼尚往来,比如栗老师我们俩好,我很尊重栗老师,我就送他一幅字,他接受我觉得很有面子,别理解送礼就是行贿,当然我们现在送礼多数是因为行贿的代名词,你找一个名家的肯定人家送了他知道的,这样附加成份太多,因为你收藏当代画家、书画家的时候你要慎重的,如果你做生意,我这不是在宣扬什么,下午你们可以问董国强,做生意不管你这个人东西是真是假,是把利润当地一位的,我这个东西十块钱买来我能卖十二块钱,利润20%,赚到钱了,看这儿,东西假的真的和他没关系,甚至把它只看成商品。作为一个艺术家和一个所有良知的收藏家可能会把那个看得很重,而作为一个商人我就会把他看成是商品,商品的真假对他来说不放在首位的,这里边当然有一个道德的约束,当代的人附加太多,因而大家收藏的时候我建议大家慎重一些,如果你不是作为那种做用途来用,我要有用,真要办成一件什么事情,而且这件事情把这个东西送给他,或者拿到他就可以办成,你平衡一下,没关系的。我花一百万买了,我能办成五百万的事情,对你来说值,就不用考虑我这个东西值不值得收藏,是另外的一个概念,你作为自己来收藏,我喜欢我要把他收藏,甚至希望它能够流传下去,能够传承下去,能够有很好的艺术价值,能够有很好的审美价值给我愉悦,那个时候你就要慎重考虑,如果说我的收藏只是为了摆在家里好看,我看着高兴,你也不用考虑其他什么艺术价值,真和假这些艺术,你挂那儿看着高兴,给你带来的是另外一个,就看你的收藏目的是什么,我想说这个东西装饰家里又不是名家,可能行家说画得一般,但是你摆在家里很协调,你很喜欢,也可以的,这些东西转换成另外的价值观念的时候,对来说前边我说的那些条件,欣赏、收藏条件都变得不重要了,你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说我为了它增值,这个时候我建议大家选择当代人物的时候,你要选择有潜力的,第一一定要看艺术价值,我为了它增值,因为历史就像我们前边讨论的,历史就是这样的,要看艺术价值,你一定要学好这个书画家的作品的艺术价值很高,而且你尽量可以选择一些中青年的,四五十岁左右的,因为中国书画成熟都比较晚,我们了解的,比如这几个号称天下第一行书的,这个是唐代的摹本,是神龙本,原作在故宫博物院,王羲之的《兰亭序》王羲之51岁的时候写的,王羲之活了59岁,我们说虚岁,中国人都用虚岁来吝的,虚岁很科学,周岁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人不吝周岁,从怀胎的时候就要算一岁,要算年龄的,这个讲的是很有科学道理的,王羲之51岁的时候写的,他活到59岁,在浙江的绍兴兰亭这个地方,王羲之后来晚年他等于在南京,东晋政府是在南京,后来他辗转晚年到绍兴,最后选了嵊州这个地方,就是现在的绍兴有一个嵊州县,我去过,王羲之墓都在那儿,跟沈鹏老师去拜谒过。很成熟的作品,51岁的,号称天下第一行书,你再看看,号称天下第二行书的,颜真卿的《祭侄文稿》。

  颜真卿是唐代“安史之乱”时期的忠臣,人品、书品、逸品是中国人最推崇的一个人,“安史之乱”的时候他的哥哥、侄子全部被安禄山叛军杀害,头都砍下来了,写了一个祭文,叫《祭侄文稿》,这个原作在台北故宫博物院,麻纸写得这么大,写得很悲愤,所有的东西都被称为天下第二行书。平时颜真卿写楷书大家知道颜体字最多,但是功力到了,下起笔来之后真是不含糊,他没想任何艺术的东西,就往下来写,要祭文,但是在笔墨方面点画没有任何毛病,每个都很精到,这就是功夫到了,下笔就有,自然而然就生发了,章法也是,写到最后的时候就是这样,你看到最后悲愤的不得了,写到这儿,呜呼!那种气氛,勾勾抹抹,因为就是文稿,像我们写文章一样写错了改的这个样子。写这个的时候颜真卿50岁,颜真卿大概活了75岁还是76岁,最后是被这个叛军抓了之后叫他投降,叫他悔过,不悔过,被勒了,这是一个忠臣。

 

  王羲之和颜真卿都是山东人,山东琅邪人,现在的临沂,颜真卿是临沂的费县人,我还去过颜氏家陵去拜谒过。王羲之也是,琅邪人,琅邪人是什么人?但是他没在那儿,他小时候在那儿呆过。这是五十岁,被称为天下第三行书的苏东坡的《黄州寒食帖》,前两天中央电视台一锤定音,讲到毛毛的《功甫帖》的时候他们问《寒食帖》我还给他们回答这个问题,苏东坡被贬到黄州的时候,苏东坡的医生总是贬来贬去的,他老跟政府提意见,但是宋代是文人最喜欢的时代,不杀文人就老贬你,去那儿又去那儿,然后寒食节现在没有了,就在清明前后,清明前,那天要吃冷食的,所以他到那儿之后写了寒食诗,写了两首寒食诗,你想那种被贬的心情也不好,一个满腔报国的热情最后被泼了冷水,总觉得自己对吗?皇帝没这么认为,黄州寒食诗两首,这样他写这首诗的时候大概是46岁,但是这个不是他当时就写了,诗写抄下来好像大概1082年还是八几年,应该是17岁,所以大家看一看,中国书画的成熟基本都是这样,都是50岁前后,当然古人的寿命没有现代人的长,苏东坡活了65岁,王羲之59岁,颜真卿70多岁,米芾也是活了60多岁,然后米芾写《苕溪诗》的时候大概只有三十几岁,那个时候米芾成熟比较早,当然他们的年轻的时候作品现在留存下来少,写的也都很好的,所以你收藏中国书画的时候当代人,你说太年轻了,真的是没成熟,中国书画笔墨的锤炼我讲过一句话大家做参考,没有十年你要别谈入门,连门都没入,我只谈方法,正确的情况下,没有二十年你都不要谈自己是专家,这个年份你得够,年份不够这个墨都是出不来包浆的,中国书画就是个慢慢的这么养出来的,靠学问养出来的,他那个东西不是西药,吃了之后头疼吃止痛片就好了,中医慢慢渗透到你骨子里,中国的书画、中国的艺术就是这样的,他得养,所以你说二十岁就能出来很精彩的作品,比较难,篆刻还好点儿,书画尤其像书法,真的是到人书我俱老,生活挺讲究的,人书俱老的境界,我的一个很好的朋友(郑雪河)学问非常好的,前几年我说,我们俩同岁,过四十多岁可以留点儿作品了,在那儿之前,我们还不像古人,古人从小写字是规规矩矩地写,我们年轻的时候老想创新,老想怎么样,写得乌烟瘴气的,现在看着很后悔,网上一出来赶紧告诉他们多少钱都买下来。然后给你换,你自己那个时候古人规规矩矩地写,即便说不成熟,但是不烦人,我们就想你现在看自己都烦,又很躁,又很大脾气,一看就喝了酒,因而大家收藏的时候还是年龄你在40岁之后的比较好,选那样,成熟了也差不多了,50岁左右后的这个年龄段是需要的,从小练也得三四十岁才到这个年龄的,得慢慢养,慢慢学问够了,就出来了,养出来了,新二选择中青年的比较好,如果说这个人到七八十岁作品还普通,你说将来还有发展空间,那是骂人的。一般地骂人这个人字和画不行的时候,很有发展空间的。原来江浙的老先生们,前辈,林散之先生他们都这样,当然谁拿来作品之后你的不好,他不说不好,修养都比较高的,你这个纸不错啊,这个印泥不好,你要懂了,老先生说你字不好,你一定要懂的,人家没直接骂你,拐着弯跟你点的,都有修养的,你有时候真以为这个纸会天天研究纸,换纸。不研究笔墨,你要懂的。所以我建议大家收藏中青年的,选择这个年龄段的,然后一定要选择笔墨是靠慢慢地这么练的,就像刚刚说武大郎练得好,看学养比较好的,很重,最后你能不能成大师,靠的不是你的手头的技术,就是我们在欣赏的时候两个方面,更多的是那种精神层面的,而这些完全是靠你的修养,笔墨都能够练,只要下工夫练方法正确都能练个差不多,为什么老拿武大郎做例子呢,因为我们一直以为他笨,实际上应该讲不会太笨的。太笨能娶潘金莲吗?但是换句话说娶潘金莲也够笨的了。娶漂亮的媳妇,多笨的人技法都能练出来,所以这个技法,应该讲不是特别难,他有章可循,能够看得见、摸得着,那个东西都好做到,就怕看不见,摸不着还存在,你眼看着这个信息就到这儿了,你就没看见他来,你说你害不害怕。你说这个石头过来,你看它过来还能躲还能接啊,看不见的。那就容易产生的效果更叫你意想不到,而这个学养就是这样的,这种格调气息靠你的修养,所以你们在选择这个人的时候出于年龄要考虑中青年,中青年确实有潜力的,中青年的作品绝对部分会要在年龄段不会比当代的那些年龄大的名家要高,我们字肯定卖不过沈老师的价格。所以相对你在收藏的时候,价格还相对来说低,你要选对了人,很可能将来真的是增值空间会很大,选择人的时候除去笔墨之外学养很重要,有没有空间发展,他的学养最后决定他的最终的因素的时候,我们看历代的书画大家学养都是好的。你说苏东坡这个诗他自己写的,颜真卿的文章,兰亭序是王羲之自己写的,兰亭序在《古文观止》里收到的,最后感叹人生,此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最后的时候是“后之览者有感于思。”我都告诉你了,你们后边人看的时候还是有感想,都给你说得明明白白的,晋朝的时候,一千七百来年了,都告诉你了,苏东坡也是,都是,好的东西一定是自己的诗文能做到更好,所以这个人你说文章也写不好,抄别人抄错了,他的学养不够,很难有大的空间,看这个人的学养,学养是决定他将来能不能成为参天大树的一个重要的基础。你这个树这个材料它这个人很好,潜质很高,能成大师的,可是你给他放在花盆里,他最多就长这么高,为什么长这么高?

 

        本来说能长十米就长两米呢?你她们底下养分不够了,他的学养就是这个土,养分不够了,营养没有了,怎么长?而你把它移到大地里去的时候,大地的养分,就是你学养很多,大地相当于你的学养那么多,你能有多大的潜质就能长多高,能长到十米,成参天大树,这就是学养的作用,最终看了,大家讲说最后看修养,看学养,年轻的时候不懂,这个东西说钱钟书学养很好的,怎么写字就一般,他没拿书法当回事,他也没在技法上下功夫,那是另当别论,杨雄讲叫雕虫小技,壮夫不为。他没拿书画当那么重要,因为拿学问,拿别的事情当重要,当你拿书画当成很重要的时候,你知道学养很重要,但不是说我学问越深我就越是高度,不是的,要够用,你能长十米你一定要有十米的养分,有学养,有八米的养料你就能长到八米了,两米你就浪费了,所以你压根儿就是两米,你有多少养分也没用,这还需要有一个天分,因而我建议你收藏的时候一定要看这个修养怎么样,很重要的,修养是全方面的,读书的情况跟联系的中国文化历史掌握的情况,一个书画家如果不熟谙书画史不会创作出自己的风格来的。你一出来一种风格,自己认为风格可告诉他晋朝人就这么些了,就这么画了,阅历不够,眼光短,孤陋寡闻,你一定要阅历很丰富,你看得很多,到处看东西,到处都看,就知道自己在哪儿了,这样才可以,学养不是说我学养深了就能起到,它是间接,这个间接作用往往是深入到作者的骨髓里去的,说我拿东西,比如这个《黄州寒食帖》我一看就知道苏东坡这个东西,现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当年在圆明园,圆明园八国联军的时候烧都没有烧坏,说有火痕,最后又展览到日本,日本当时国民党的宣传部长什么又花了重金买过来运到台湾去,最后结果给故宫博物院,你把这些来龙去脉你都知道的时候,你就能研究他的历史,这些东西你觉得没有什么用,他的用处大了去了,他来指导你怎么做这件事情,说学养能够把这个东西看到之后,你能够从中领会到它的内在的高的东西,低的东西,哪些东西适合你,哪些东西不适合你,你把这些养分就吸收过来了,你的学养好,刚才栗老师开玩笑讲我把茶叶给他,他一看告诉我这是忽悠你的,这不是什么茶。我没有这么多茶的知识,我拿它当好东西,我喝完之后有毒,因为你的学养不够,当你知道这个东西,你学养够的时候你拿来的时候你没喝看看就知道什么,见得多了都是学养。这个东西最后决定我还拿它当宝贝,天天在那儿不好意思喝,舍不得喝的,最后不对的,这个学养就是起到这个作用的,因而你要选择一个书画家,当然要看一下这个方面,看这方面有时候你不知道他有什么样,你可以看看他有没有著作,或者说他的学历也起到重要的作用,现在我们很多的博士,当然学历不能代表一个人的水平,但是可以说明一些问题,怎么得把那些该考试的东西得学,不然也考不上,一个研究生总要比一个小学生的水平要高一些,你给他打个八折、七折,他是博士你打个折扣,怎么也是一个本科生,还有一个小学生,你还是选一个博士吧,你多打点儿折,但是有的人学历不高,水平高,这个你就要看他的东西,你跟他聊天,他的话当中差不多聊聊,为什么有时候要有面试呢?一见了面看这个人怎么样,基本上学养都出来了。这个要了解这个书画家,别只听别人说,你坐那儿你要看看,一聊天说我来讲课,栗老师先跟我见个面说我看看你行不行,就是说他在面试,聊两句他就知道,茶摆在那儿他一喝你拿那么好的茶你说这个一般,一看你就不懂,这些东西每一个东西都能看出一个人的学养来,我建议大家看看这个东西,这个就是潜质,这些东西够了之后还有一个本体最重要的,一件能够在历史上传下来的作品一定要具备两个方面:第一是个性,风格。如果这件作品没有风格,没有个性,他在历史上只是一个绿叶,我们中国尤其书法史上,中国人生下来就是写字的,那么多写得好的,你看没有什么毛病,字写得很好的人真是太多了,随便从农村,从乡里找一个秀才,找一个当时的读书人都不能写成这样,因为在历史上他们没有传下来,作品没有传下来,名字也没有传下来呢?就因为这样的人士太多,也是因为有这么多的写字的人,写得也很好的,在点画、技法方面都写得好,虽然说没有个性,但是他捧起了、推起了作为一个土壤,把大师给养起来了,养起大师是什么?个性,历史上没有个性的人很多,所以没有个性,我们现在提到宋代,宋四家,提到元代赵孟頫,然后画画提到元四家,明代,历史是有代表人物组成的,不是由所有的民众,虽然说人民创造的历史,但是英雄代表着人民出现的。西班牙没踢好,也配合不好,你配合得再好没有球星临门一脚踢人家门里去了,当然也挺了不起的。一定要有球星,一定要有代表人物,这个代表人物一定要在广泛的基础上,这个代表人物在书画史上肯定首先要有个性,为什么你做代表呢?你把名字盖上之后知道是你的作品你才可以代表,你盖不上都一样不用看名字,那是那个时代,是这样的,要有代表人物。代表人物第一他的作品一定要有风格、有个性。说有风格、有个性的人在历史上也有很多。我们举个例子百你赛跑,我们所提倡的是靠自己的速度在守规则的情况下,然后谁的速度快,谁是英雄,谁是第一,说我没有这个本事,想叫大家记住我,怎么办呢?跳着跑、蹦着跑、瘸着跑,也有个性,这是野狐禅,是不被人家认可的,所以就又回到原点,要有共同的遵守的审美准则,因而说你只有个性,我们现在经常见到,扑到哪个地方拿着一个写,叼着毛笔写的,拿着脚写的,一看就是他写的,也很有个性,为什么我们不去认可?因为他缺少共性,你的个性必须建立在共性的基础上。共性是什么呢?是这一门,比如说书画它所大家共同认可的、共同遵循的、约定俗成的审美准则,我们都认为应该什么样的字是好的,什么样的画是好我的,这个不是一个人认可,大家都认可的,必须要有这个审美准则,如果脱离了这个,你的个性越强,你的野狐禅越高,如果你在这种共性的基础上你掌握得很好,你的个性越强,你的历史地位越高,你的价值越大,你就是一个大师,我们历史上的大师,我们现在能提到起来的这几位全是这样,你看苏东坡,比如苏东坡这张字我们最喜欢的,他的所有的笔墨,我们刚才说的基本的那种技法里边都有的,全在里边,笔墨这个写的,点画、提按、转折、章法都具备了,符合书法大家审美的要求,你挑不出毛病来的,然后一看那个字古人没有这么写,他的前边没有人,他的同代没有人,只有他这么写,又有很强的个性,大师。如果你共性具备了,你的个性越强,你越了不起,就是这样的。你的个性要强没有共性,那是绝对存在不下来的,个性只有个性,没有共性是传不下来的,只有共性没有个性是没有价值的。或者叫价值很小,因而大家在收藏的时候你要看这个人当共性具备的时候,他的风格是否强烈,一看就是他的,那么这个将来价值很大,所以我给大家建议,收藏当代人一个是中青年大家多考虑,因为前辈们年龄大的人价格也很高,当然历史你们要选好,他有潜质,价格又不一定很高。再有看他自己的艺术水平的本身,个性是不是够,共性是不是有,这几个方面具备了,还有学养,你们就可以来考虑。

上传日期:2014年08月26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