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北大文化投资平台培育工程/张公者《优秀书画家与优秀书画作品的遴选》 >[第1集]张公者01集:优秀书画家与优秀书画作品的遴选(上)

视频信息

名称:北大文化投资平台培育工程/张公者《优秀书画家与优秀书画作品的遴选》张公者01集:优秀书画家与优秀书画作品的遴选(上)
 

  【相关链接】

  张公者:优秀书画家与优秀书画作品的遴选(下)

  张公者,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西泠印社社员,中国国家画院张公者工作室导师,《中国书画》杂志副主编,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北京语言大学兼职教授,四川大学客座教授,中国传媒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艺术价值是不会受任何其他方面的各种外来因素的影响的,或者说它应该是永恒的和历史的。我们现在看到的流传下来的古代书画作品,古代的一些大师们的作品,很可能他在那个时代并没有受到相有的重视,但是到今天的时候可能我们去看他们的时候,觉得他是那个时代最重要的书画家人物,就是他是历史的,但是艺术价值一般情况下即便是在当时的社会它也是被认可和承认的,无论他的社会地位是什么样的,无论他有没有很大的名气,那么他的艺术价值,他的体现是在他的时代和历史是应该说是不变的。随着历史的推移是更加得明显或者是更加得被认可而已,能够还原到他的本来面目。

  比如历史上有很多的书法家,在中国古代的时候,从宋代的时候,北宋宋徽宗时期有宫廷画院,到清代都有的,很多宫廷,宋代的北宋时期的宫廷画家基本上是占有了那个时代的最高水平,都说到宫廷画家。而到其他几个时代明和清,我们现在看到的当时的宫廷画家基本上在历史上都是二流、三流,都是这样的。真正高手的比如明清的,大家知道的四僧,应该讲艺术水平要超过当时正统的四王的,明四家都是这样的,他的艺术水平是很高的,到后期的宫廷画家虽然主宰着整个当时的书画界在那个时代的时候,但是他的艺术水平不是最高的,而即便是那个时代大家对四僧,还有明四家等等这些人,包括清代的这几位大家都是很认可的,而现在我们当然肯定是把比如四僧,还有清应该最前面的,他的艺术价值那个时代也是很认可的。艺术价值应该是永恒不变的,这里边一会儿我会谈的,有一个问题,很可能我们当时的时代就认可你的艺术价值很高,但是你的市场的价格不一定是很高的。这两个是不矛盾的,就是艺术品的价格和价值永远不会一致的,我这件艺术品的艺术价值很高,但它不一定卖出很高的价钱来,这两个方面是永远都是无法保持相辅相成的。一会儿我会专门讲这个问题,所以大家别理解说为什么那个时代就认可了,比如说八大的作品,石涛的作品,时代高人也都认可他,但他肯定卖不了那个时候宫廷画家的价格,价格和价值很难相辅相成的,而价格和价值是什么时候才可以达到了比较准确的地位呢?是几百年、上千年之后,时代的时候都不是这样的。一会儿我专门有一个这个问题做一个说明。艺术价值是放在第一位的,除去艺术价值之外第二个方面就是关于他的文物和文献的价值。我们这个是作为一件艺术品的价值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他在历史上很可能不是一个了不起的,在艺术史上不是一个了不起的书画家,但是他有很重要的作为人物来说,他有很重要的历史地位,而且这个历史地位往往不是艺术史本身的,比如说弘历的,乾隆皇帝的。他的书画作品无论在那个时代,包括今天看历史很普通的一位,如果把他划在书画家里边他是极普通的一位书画家,甚至于还不太入格入流的,但是因为他作为一个皇帝,他本身个人本身所承载的信息资料价值对社会、对历史的作用那是书画家所不具备的。因而你要在他的作品当中要把这个因素、这个价值要加进去的,他很可能他的一个随手写的一个东西,那里边肯定很可能有很多的需要历史学家,需要我们人类去研究的那个时代价值,这个价值是一定要加进去的,艺术价值之外很重要的文献价值和文物价值。如果说皇帝的作品,皇帝的字画,他这个人物就很重要,如果出现在另外的一个作者的身上,虽然他的人物不重要,但很可能他这件东西所承载记录,比如说假如说今天是北大历史上一个重要的一刻,很可能今天我们创作的东西它又加入这个成份,它记录了这一段历史这个事件的时候它又要增加一个成份,因而说文物价值、文献价值有的时候变得也很重要。我们经常在拍卖会上看到这件东西作品水平一般,但是他里边承载的是什么东西。

 

  上次中央电视台二套的《一锤定音》刘益谦拿了三件东西《功甫帖》和杨维桢的《七安诗》,还有一个祝允明给唐寅写的墓志铭。大家知道唐寅大家知道唐伯虎是明四家之一,文沈唐仇,祝允明和唐寅又是吴中四才子之一,除去他俩之外有一个文徵明再加一个祝允明、唐寅、文徵明、徐祯卿这四个人,就是当时在江南吴中四才子,我这儿有一件祝允明的东西。

  祝允明和唐寅又是很好的朋友,祝允明长唐寅十岁,唐寅先去世的,五十四岁就去世了,祝允明那个时候六十四岁,两个人很好的朋友,经历又很坎坷,祝允明亲自为唐寅写的墓志铭的内容,一个长卷。这样写完了之后,手稿被毛毛(刘益谦)买去了,写得一般,不是这张,要是写得这么好还了得了。那个东西我听说花了一千多万,有点儿贵了。我就说祝允明那副字写得一般,小行书的带行草的。可是他里边有一个很重要的价值就是如果那件作品作为祝允明来说是普通的一件作品,当然那么高的一个高手怎么写差也差不哪儿去,就是不是他最好的作品,可是他能够拍卖的时候拍卖那么高,就是因为这件东西是他写给唐寅的,而且唐寅的墓志铭,两个又是重要的书画界的历史人物,所以它又增加了这个价值,不然可能那个东西就卖到五百万,结果卖了一千多万。唐寅的墓志铭的墓碑是王宠写的,内容是祝允明写的,在苏州呢,这样他就文献价值、文物价值要加进去。

  比如刚才说《兰亭序》也是,它后来变成了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的时候,作为《兰亭序》本身这个作品来说不仅仅是艺术,还要加上那个价值,兰亭变成一个事件了,这些东西都要加进去的,因而文物价值、文献价值它应该排在这件作品价值的第二个位置。

  还有一个就是附加价值。附加价值一般在你那个时代的时候,作家那个时代的时候是最明显,我上次在百年讲堂上讲这个问题,如果我现在是书协主席,假如说我的艺术作品、艺术水平也很高,你本身就是一个书协主席,就是一个历史人物了,在书法史上,这个肯定是要加进去的。另外作为书协主席,假如栗老师现在是书协主席,你买栗老师的字的时候,书协主席本身他的艺术水平一般来讲不会太差,然后他又是书协主席,这两个加进去之后你拿一个书协主席和一个书协理事的作品去送礼的时候,对方在看到这个礼物的时候它所赋给你的那种心灵各个方面的回报的价值是不一样的。你说要去北大主席,人家就想要张海先生书协主席先生的字,你要再拿一个我的,当然我也没有张海先生写得好,即便我比张海先生写得好,那是不一样的,好多人点名要谁谁的作品,就是这样,这个附加价值在当代的时候是最明显的。就是这样,卖得最好的应该是书协主席、副主席,然后理事、然后会员,基本上这样,画界也是这样,但是画界不那么明显,绘画,当代的中国绘画比书法要相对来说在市场上的价格方面更接近于它艺术的本体本身,就是我刚才讲的,大家你要去买当代书法家的字的时候,肯定老先生那辈除外了,沈鹏先生、欧阳先生这两位不谈,就是现在在位置的,肯定第一个最贵的是书协主席,一般情况下是这样,也有几个特例的,一会儿大家可以交流,包括秘书长之类的。第三是理事;第四是会员,然后再非会员,我们书法界现在能够不是理事的,能够卖字的,卖得好,寥寥几个人,一两个、两三个,当然也有一个位置,仅此而已,这是书法界的,绘画界的不是这样,不完全是这样.

 

  这是附加知道,我自己总结这三个方面,就是一件书画艺术作品的价值第一是艺术价值,然后就是文献、文物价值,这两个价值应该是最重要的,再加上一个附加的价值,这个附加的价值随着时间和历史的推移会被附加掉的。再过五百年你爱谁主席就主席,没人管你的事,完全看你的作品,历史是相对来说比较公正的,即便历史不定真实的,但是它是公正的。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历史不一定是真实的,但它是公正的,而艺术作品没什么商量的,这个东西比如祝允明这个东西他只存在一个真、赝这个东西,但是他不会说因为祝允明没当官或者辞职不干了,也不会因为八大一个遗民,也没当过画院院长,也没当过美协主席,不看这个,完全看你的艺术作品。

  因而我就谈下一个问题,就是你收藏什么样的作品?收藏大家知道了既然艺术价值是它第一位的,你在收藏作品的时候一定第一考虑是它艺术品本体的价值。一定要先考虑这个,其他的附加价值,附加价值如果你们做生意的,下午董国强讲,你们可以专门问他,当然董国强是一个很懂艺术的人,但是他现在做了公司之后他最重要作为一个公司的老总,作为一个生意人最重要的是利润,而不是他的价值,所以拍卖公司为什么有那么多假画?中国《拍卖法》规定当中是不负责作品的真赝的,大家老觉得这个不合理。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真和假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的。

  我上次说米芾北宋时期、宋徽宗时期,大书法家,宋四家之一,米芾每次都是先关掉再打开,我找米芾,这是米芾的。那个时期据说王羲之的东西还很多,这次你们去故宫去看有米芾两件东西。经常比如说你们谁拿一件王羲之的一个东西或者其他的王献之的东西,米芾借来看三天之后还你两件一模一样的,他临的,然后叫你来选哪个是你的。北宋时期离近也比较近,纸各方面大家也不至于像现在有科技那么好看的,那个时候的工具,中国在清代之前,一千、两千多年的历史,尤其一千多年的历史基本上变化不是很大的,都是慢慢延续,只是换一个人当皇帝,差不多,变革都是近现代开始那就很大。唐代人,唐太宗也没看过电脑,弘历也没看过电脑,就是说当皇帝也没用,他那个时代没具备那些东西,所以在中国古代那个历史应该讲是很接近的,米芾在造一件什么样的东西的时候,造东晋一件东西的时候虽然那么几百年,不算什么时间,拿两件给你米芾的叫你去选,一般都选临的那件选走的,所以现在我们看了好多东西,好多是米芾临的,你们去故宫看,这次没拿回来《中秋帖》王献之的那个就是米芾临的,估计当时王献之肯定写了《中秋帖》所谓的一笔书笔主,看好了他就临一张,好,选走了,他那张真的他就留下,留下也就没了。然后还有一个王献之的《东山帖》也在故宫博物院唐摹本,这两个都认为是唐摹本,也是米芾造的。还有一个颜真卿的《湖州帖》,也在故宫博物院,那纯是米芾的,我上次看了看,一看就是米芾的。你无论怎样去临别人的一个东西,你所具备的你的尤其像米芾的个性极强的人,无论是在他的人生的生活当中的个性,在皇帝身边的个性,以及他平时所写的画的个性,随时都流露出来,米芾见到拜访苏东坡的时候,叫苏东坡给他,苏东坡对他来说是前辈大名家,叫他给题题字,不叫推荐信,写一个吹捧的文章,好有名。苏东坡看了之后说“元章不需要我们这些人来吹捧,将来要形大名的,米芾米元章。”苏东坡眼光也高了,一看就知道你将来什么样的,所以米芾的个性那么强,他写什么东西都有他自己的东西在里边,因而你要现在的历史回头一看把米芾的东西看过了比较,这是米芾的笔路,不是颜真卿的笔路,也不是王献之的笔路,米芾就有这个本事,我讲乱了。不是不备课,没按照规矩讲,没按照那个什么出牌,有点儿乱了。

 

  艺术价值是第一位的,这一点大家一定你们在选择作品的时候要考虑它的艺术价值。

  然后文物、文献价值也作为考虑,但是我认为大家别作为首要的考虑。好多人我看在买作品的时候,把这人近现代的无论国民党、共产党都比较敬重的一个人物,历史任务再重要,那个作品的艺术价值一般,你也别花太大价钱去收藏他的东西。我总觉得同样那个时代的人物你不如收藏那个时代大师的一件作品,也可以。所以说你的情真的有的是,还有一大堆钱收藏大师的艺术品,还有一堆的闲钱收藏这些人的艺术作品可以,如果你那个钱要很有限地来分配用的时候,一定把艺术价值放在第一位,历史不是看你这个人物你当时的地位什么样的。

  说到了既然艺术性是第一的,什么样的作品他的艺术性是高的,我们就按照这个从头开始说,往下推。就是如何来欣赏书画的问题,这个我想是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搞这个专业的,搞专业的我们做一个交流,不搞专业的我谈谈我自己的一些观点,你如何来看见这些艺术作品它本身所具备的艺术含量的高和低?这个就涉及到一个书画作品欣赏的问题。纯粹地看它的艺术本身不看它的任何其他外面的因素。这里边我自己有一个欣赏的观点。基本上他体上是正确的,无论是艺术品,包括任何东西一定是两个方面组成的。一个方面是他这个东西本体之外的方面,比如我们说苹果手机,它的本体是什么呢?是它的手机,手机用来接听电话以及其他各种方面的功能,这是它的本体,而当你除去这个之外,还有苹果,还有三星,还有小米,还有等等,它的功能都是一样的,这是本体,本体之间肯定要有一个比较,这是本体的要有一个比较,除去这个之外还有一个,手机或者书画作品,或者这个人有一个摆在那儿之后你就有一个感觉你喜欢不喜欢他,这是什么呢?你也没用,假如这个东西我们都不知道、不了解,都摆在那儿不知道他的本体功能的时候,三件桌子摆在那儿,你也不知道是酸枝的,也不知道它是紫檀的,也不知道它是普通的木头,假如我们在这方面一点知识都没有都摆在那儿的时候,不谈他在这方面,摆在那儿之后你会有一种这个感觉,我就是喜欢中间的那个,可能是紫檀的或者是黄花梨的,你在不了解的时候,你没有任何的对它的了解,你就能感觉到我就是喜欢那个,我就是有点儿不喜欢那个,这个他反映出来的什么呢?这种物质或者是人反映出的它本身的气息、格调,所以所有的东西都是有两个大方面组成的,气息格调是一方面,这个方面是精神层面的,另外那个方面就是本体的东西是什么木头的,或者它是什么品牌的,是它的物质方面的,这两个方面组成了我们审美和接受一种事物的重要的两个方面,基本上我们给它画的时候就画人,这个人无论他长得丑、俊、漂不漂亮,它有一种气质在里边,这个人进来了你就能感觉到是一种气质,这个就是精神层面的,然后你再知道这个人品也很好,这个人其实他的学养很好,各个方面都很好,那是他本身具备,这个人人品很差,但是他的气质方面反映出来的与这些是有直接关系的,可是你可以把他分开两个方面,你在欣赏一件艺术作品的时候一定把这两方面合在一起。

  第一次看的时候往往是他的精神层面,而且那个精神方面那种反映的气息和格调,无论你是不是做这个专业的,你都有一个评论,你都有一个定位,而且往往这个定位对你个人来说是准确的,你不搞书画,不搞创作,你看见那个东西,你觉得这个作品不俗气,不俗气就是一个很好的精神的定位,不俗气是美,很褒奖的一个时代,你往往看的这个东西基本上是准确的,你不需要对这个专业有任何的研究,你感觉这个东西,这个格调就是不俗,基本上是准确的,除非你是一个俗人,那你找自己的原因,如果你不是一个俗人,你看的东西,比如栗老师看什么都不会看俗的,他本身不是一个俗人,就是这样的。你说怎么看,我怎么就看不出它高雅来呢?你赶紧找自己的原因(笑)。应该不带这么讲的,人家说你有毛病,那是你的问题,不可以这样,得给自己找,你感觉这个东西好,基本上差不太多,不论你懂不懂,你说开一个飞机过来,我们谁也没研究飞机,这个不错,感觉这个飞机不错目前,就是这种感觉,而这种感觉是你的学养,真的是你的气质是赋予的,是你的品质所附加在它身上的。

 

  我原来经常讲我们小时候读一首古诗,五岁时候读的,没上学前和十二岁时候读的,小学毕业上初中的时候读的,同样一首诗一个字没换,你读起来感觉是不一样的,是什么呢?因为中间是你增加了阅历,你增加了知识,你到二十五岁大学毕业的时候你再读这首诗的时候你又不一样了,因为你真的提高了,你到六十岁、七十岁、八十岁的时候再去读同样这二十个字,这二十八个字,这四十个字,这五十六个字的时候又不一样了,因为你已经变得很了不起了,你可能给这首诗所赋予的价值又不一样了,他和你的阅历,和你的水平,假如在一个层次上你觉得这首诗和我小的时候理解不一样,它真的是太高了,如果你看这首诗我小时候觉得很好,现在怎么一般了呢?那不是这首诗的改变,是因为你的水平提高了,所以就会出现两种结果:一种小时候你认为它很好,长大了觉得很一般,你提高了;一种认为小时候很好,现在又很好,那你是也提高了,而且这首诗说明它真的是很高,一种是你当时认为它不好,现在认为它好了,就这三种情况。当时不好现在好了,那么说明你的水平高,一种是好,一种是普通这种,都是与你的本身的个人的关系,于它没有任何的关系,它一直在那儿没动的。中国古代的人类的任何经典的东西都是这样的,当我们读到一件经典的东西,二十个人当中有十九个人都说这个好,可你就认为它不好,这个时候我是指古代经典,你一定要找自己的原因,就是你的水平有多高,你所赋予的经典就有多高。就是这样的。我指的是经典,什么样叫做经典的呢?能够历代人都认可的,能够传承下来,或者历代人,大多数人都认可的是好的东西,优秀的东西,这样的东西是经典的,而且一定要经过历史的,没经过历史是不可以,就像刚才我们说字画,当代人的东西他所赋予的价格价值它有很多附加的因素,而历史他一般不看这些东西,这就是我说到的第一个你看任何东西的时候一定要看它的精神层面,第一步,这个是最重要的。而且我们一会儿再谈本体的价值,即便说我就喜欢这个东西,它到市场就卖两块钱,可是你喜欢它不得了,你赋予它的价值可能到二十,到二百,到两千、到两万,甚至更多的时间,它对你的价值,你看到它就高兴,你想想它所给你带来的那种价值可不就是比本身的市场的两块钱的问题的。它这个对你的意义很大,你初恋的时候给你的女朋友写信的时候用这支笔,你想想这支笔对你来说价值要远远比它对我的价值要高的。所以这种精神层面你自己就可以,因为经常谁拿来叫我看字画的时候,我就问他你想看什么,你要想成为一个书法家,成为一个大书法家什么,我告诉你说实话,不是说真话,就是说按照这个说,你说我就自己玩着高兴你写什么样都行,你就自己高兴就行,你写什么样就自己看着高兴就行,这个时候你也一定要附和他说好很好。这些东西是最重要的,因而大家在看东西干什么,包括自己做什么事情的时候第一你一定要叫自己高兴,愉悦,好多收藏人花了好几个亿买的全是假的,他自己高兴买假就假呗。你不要去揭露他这些东西,他就自己高兴,他自己玩的高兴挺好的。但是有一个基本的原则,你自己愉悦的同时不要影响其他人,不要给其他人带来不便,你说我就喜欢在大街上唱歌,没关系,你要不影响别人也可以,你一影响别人不行,说我开车就要在中国就要从左面开,如果路就是你们家的你开就开,你在北京大街上不可以的,因为你妨碍了别人,要有一个共同遵守的公共道德,那就是规章制度和法律,就是在愉悦自己的同时别影响别人你是一个高人,影响了别人你就是一个坏人。给自己带来快乐的同时给别人也带来了快乐你就是一个圣人。

  晋代有一个人,我忘了那个人叫什么名字,那个谁的文章里写叫“植薪歌于延濑”,心就草字头搁个新旧的薪,砍柴。歌唱的歌,延濑是延安的延,濑是三点水搁一个这个赖,延濑就是指水边也可以指一个地名。晋朝有一个人在延濑碰见一个砍柴的老头就问他说你这一辈子就这么砍柴吗?那意思就是你也太没出息了,你一辈子在这儿砍柴,天天反复的,周而复始地做这件事情,他觉得没有志向、没有抱负、没有理想,真没出息。老头跟他说句话,说我听圣人说,人生的最重要的是修养自己的道德和品质,我砍柴同样可以修养自己的道德品质。这个人真的是无话可答,走之前唱了两首砍柴歌然后就走了,这个砍柴的老人那是个高人。我忘了,栗老师写《中国哲学史》那个,汤先生的老师是谁来着。中国哲学史,最早三十几岁写的,谁来着。冯友兰,大概的意思,说人,人生三个方面,不叫境界,叫事情。

  第一种如果这个人想写诗做艺术、做学问,天分第一重要。我谈的是他的观点,也是我接受的观点,但是有些话是我添油加醋说里的,不是人家冯先生的原话,观点是他的,我也比较赞同的。就是你做学问,你做艺术,天分第一重要。说这个人,这都不是他说的话了,只是观点是他的,你们可能千万别说冯先生也这么讲的。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沙子里有黄金,淘出金来了,你去努力地淘你能淘到金子,如果这里边没有黄金,你就把它翻几个个儿也没用的,你不是这个料的时候,你要做多大努力,最后你成不了大师,所以学艺术,做学问第一是天分,你是这个料,你是这个中,你再去干这个事,否则你别给自己期望过高,经常见家长叫孩子成音乐大师,他五音都不全,他怎么能成为音乐大师呢?贝多芬聋的时候他还能弹,他前面早就做到了,音乐对他来讲干什么都一样,那是到高深的程度了,所以冯友兰的观点就是做学问第一是天分,我也很赞同,尤其艺术方面,他不是一个音乐家的料,就不要去做,但是他努力了,即便他没有这么大的天分,他也比那些不努力的人强,你说淘金金里边这个河里边真没有金,他没准儿能弄出一块铁来呢,也有收获,也比从那儿坐着看着的人强,所以提倡大家还独努力,不是不努力,但是你就别指望自己成大师。因而好的老人、高人往往指点晚辈或者是什么,这个人适合做什么很重要,选择自己正确的适合自己的事业,你往往是叫事半功倍,否则正好相反,冯友兰的观点就是这样,第一是做学问、做艺术方面真是天分。

  还有一个说中国古人要当官,仕途,靠的是机遇,你说你天天搁这儿干活,咱班里有没有也不知道,天天干活,班长也没看到你干活,也不给你机会,班主任也不给你机会,栗老师不给你机会,校长也不给你机会,你干到什么样都没用的,所以当官一定要有机会,皇帝一看,上边领导一看就提拔了你,当官靠的不仅是努力,要靠的机遇,这是冯友兰的观点,前边说班里的事是我说的。

  第三个方面,你做一个高尚的人,不需要任何的外加条件,你自己努力做就行了。而人生最重要的是做一个高尚的人,远远要比做学问,比当官要重要得多,所以我说的延歌薪濑这个故事,我不知道古人总结没总结叫延歌薪濑,是我自己说的,那天我专门把它写出来,比那个更重要,比艺术、比什么都重要,做一个高尚的人,又不影响别人,我觉得冯友兰这个观点很好的。前边两个要靠你的那个什么,我先接个电话。

  讲讲又讲跑题了。讲哪儿了?高尚的人,冯友兰,讲跑题了。咱们怎么回去呢?回到艺术本体,这个课怎么能这么讲呢?精神层面欣赏一件作品格调气息是第一位的。如果你看那个作品,气息要不好的话,你无论你做不做这个专业,你自己感受一下,这个是第一重要的。因而书画作品到最后孙过庭在《书谱》里边说一段话很经典,我觉得放之四海而用之,这个原作三千多字,唐代的古文,学王羲之的,原作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我看过原作。

 

  说写字,怎么说的呢?初学分布,但求平正;初学写字的时候先要求平正。然后就等于第二个过程“既知平正,务追险绝;”知道了平正之后一定要去追求险绝、追求风格、追求个性,第二阶段;第三个阶段,既知险绝,你把那个已经知道了,也掌握到了,知识掌握了,复归平正,再回去。所以这三个过程,往往也讲了三个境界,做任何事情都是这样的,就这三个方面,一开始你一定是要规规矩矩地按照艺术的规矩,按照任何规矩做,做到一定程度之后一定要有一个追求自己的风貌、个性的时期,然后最后归于平正,人生也是这样,生下来的时候你一开始一定要规规矩矩做事、学东西、做人,你不能生下来就跑的,慢慢做,做到当你长大之后你一定要有自己的性格、个性、人生的价值的体现,这个人生才不白过的,到老的时候你肯定还要归于平淡,但是前边的,前一 时期的平正它是一个初级的阶段和后一时期的复归平正那是两种境界。。精神层面是第一重要,大家看气息、看格调,真的是这件作品你一看就是俗气的,你不用说,你不要去买这种作品,你挂了之后都影响你的,一看格调是很高的,这个东西你就看。然后第二呢?再有就看……这是讲的观点有问题,你不要以为它听不懂的,真的,我发个信息给你的时候,你看见信息在空中走了吗?但是我对到你手机号你就收到了,你看不见的不等于不存在的,你咋知道它听不懂呢?它比我们高人家不说。我们打一下疼,你知道的,打这个桌子它不知道疼你怎么知道它不知道疼呢?你把硫酸浇到它上边是不是它有反应。人家的反应不叫慢,人家的反应比较从容。有反应,所以你不要以为它听不懂,佛家是这么说的,佛教叫做得是平等,得到的得,是不是平等。得是平等,佛家讲的万物全是平等的,无论是猫、狗更不用说,那是生命,树,植物也算,其他这种东西都算的,都有它的生命,你看一个东西,你天天跟那个桌子玩儿你也有感情的,它对你也有感情的,只是它实在是有时候无能为力,你去哪儿跟着哪儿,你得抱着它,就是这样的,你不能说它没有感情,动物感情的敏感一些而已,别跑题接着讲第二个本体语言。

  精神层面之后就本体,这一块是需要你有专业知识的,说你不写字、不画画,你就能够欣赏比较难一些,因而经常见一些理论家指手划脚老说不到点子上,他不练啊,叫隔靴搔痒。总搔不到疼处、痛处,搔不到好处的,因而一般作为精神层面需要的是你本身的学养,你的智慧,你的才情,你自己本身所带来的修养,那个方面你无论做什么,你是一个正常生活成长的人一般都会有一个品位的,所以我说的真的是自己,你自己的品位多高,你赋予有多高,我想这个方面从任何角度你都可以得到,你无论是做什么的,你在经济学是个高人,你也能够欣赏艺术的,你的气息感觉是不会差的,你说我是一个扫地的,把它地扫得最好,你也能够欣赏艺术作品它的气息格调的,那个境界不一样的,这种没有高和低之分的,我也在单位也负责一个部门,我经常跟我的职工讲的,工作的时候没有高低贵 贱之分的,一样的。我是单位这个部门一把手的时候,我的部门没有做好工作,我就不如你在做一个普通编辑你工作做得好,我就是没有你工作做得好,你就是在这方面比我高的,你说我们单位打扫卫生,卫生打扫得好,我一把手工作没做好,哪个事情没做好,你就是在这方面比我高的,没有高低贵贱,工作没有高低贵贱,职务有高和低,做事情没有高低,你对那种格调气息精神层面的欣赏那是自己的事情,而且往往是对的。所以一看经常一些不搞书画的人一看哪个东西看出来,看着这么不舒服,你就对了,看着不舒服就对了,他写的时候不舒服,你看的时候怎么会舒服,这就是对的,这个方面大家在别的方面是可以把他们用过来,而且这个是第一重要,然后是本体的,就这两个方面,本体的方面真的需要你要去对本体语言要了解,而且往往需要你去实践才能够看得更准确,我今天所讲的,大家可能有的练字画画,如果没有练、没有画,你可以拿我的东西做一个什么呢?一个参考,你去来欣赏,但是这个确实真的需要你去拿起笔来之后你能体会得更深,如果你可以做参考拿着去比较一下一般也不会差太多。

上传日期:2014年08月26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