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书画鉴赏收藏 >[第14集]任梦熊:中国连环画的起源与发展

书画鉴赏收藏

视频信息

名称:书画鉴赏收藏任梦熊:中国连环画的起源与发展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182期】任梦熊:中国连环画的起源与发展

【雅昌讲堂第1184期】任梦熊:走近连环画艺术大师(上)

【雅昌讲堂第1184期】任梦熊:走近连环画艺术大师(下) 

 

 

 嘉宾:谢谢胡主任,胡主任是这儿的领导,亲自参加这个会,而且特意讲完以后三点钟还要到外地。非常感胡主任,也谢谢大家!这么热的天来听我漫谈连环画。

  我想今天的讲座是这样,因为我也是第一讲谈连环画,我首先介绍介绍我自己。

  我是1945年生人,生在北京,45年初到现在应该是70了。工作是62年在北京艺术学院附中,就在现在的大观园,大家热衷的恭王府,我是在那儿上的美术学校,62年以后一直当老师,在少年宫,少年之家,到79年担任了17年的老师。79年以后开始做编辑工作,编辑工作先后在北京电化教育,后来在中国和平出版社做美术编辑工作,我的美术编辑工作主要是编一些书画类的画册、美术的普及读物、书法的普及读物,也出版了不少。一直到07年、08年我算下来,现在还在从事编辑工作,因为一些老朋友,包括我的亲人出画册我都要给帮助做一做。

  连环画是我从小受我父亲的影响,因为我父亲很早他就涉及到连环图画和连环画。我父亲他是在农村出生的,可以说是从农村走出来这么一位人民的艺术家,他一生并没有进过专业学校,咱们今天来的在座的可能有的也是专业学校毕业的,有的是在学习专业,有的是业余喜欢,我的父亲就是从小他就受农村的民间文化包括庙宇的壁画,包括一些读物,他看这些东西,他喜欢这个东西。但是农村他是出生在河北一个农村,那个时候条件可不如现在,那个时候的条件两种:一种是购买一些图书;一种是函授学校。他那个时候函授是要上北京的,还有香港的函授,其中还保留香港往来的信件、信函都有,他是这么读,这么画。在他十几岁二十岁以后,他是辛亥革命出生的,1911年,在1939年他来到北京,来到北京以后拜当时名画家吴玉科先生,那是画人物画得非常好的,学了一年。

 

  第二年经别人介绍到徐燕荪的名下,徐燕荪这个人我后边还要讲一讲,他不但中国画画得好,他的连环画画得也非常精彩,他可以说是北方人物画家的一个宗师,这个人在北京,在北方人物画里头,他起里程碑的作用,为什么?首先他自己承上启下,另外一个他在京华艺专、京华美校担任教学,担任很长时间,北方的这些名画家包括潘洁滋先生,包括王叔晖先生,包括黄军先生,刘凌沧先生,现在可以举几十位,都是出于他的门下,而且徐燕荪先生对学生他教育有方,怎么教育有方呢?他不是说你学生学我的东西,学得好,像我为好,他不是这样,他是鼓励你在学他的基础上要自己学会创造,要会起稿,会自己创造一些东西,所以我父亲在他的指点下经过两三年创作了不少作品,我父亲可能在1941年开始就在各地举办了多次的画展,那个时候画家基本没有工作。就是以卖画为生,然后我父亲从事连环画是1946年以后,1946年以后北京有一个《纪时报》,那是一个包含,他经常连载一些连环图画,因为我父亲画过一些武侠小说的,画过两本,每天刊登两幅。老北京人有时候八十岁以上的人都有记忆,说你父亲那个时候我每天都看你父亲画的画,每天报纸上登两幅,我们就要第二天看连载,那个连载有时候最长可以达到七八十幅,那个可以说是北京、北方最早画连环画的画家,可以这么讲。然后到了1949年,北京和平解放是1月31号,49年的1月31号,为什么这么清楚呢?因为我出生的时间正好是1945年1月31,就在我生日那天,那个时候我四岁,我到了咱们的西四高马市这个大街上,我站在马路的东边来看解放军进北京,四岁已经记事了,我到现在也记得非常清楚,大家都到大街上看,那些解放军戴着毛帽子,全是从东北过来的,冬天毛帽子,拿着冲锋枪、卡车、坦克这么过来的,就知道北京和平解放了。就在和平解放以后,连环画跟年画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毛主席当时党中央非常重视文化的改革,当时就说应该在北京要成立一个出版社,要组织画家,要画很多新年画、新连环画来代替这些旧的东西,因为旧连环画画的有的很不错,但是内容反映武侠、神怪、反映封建迷信的比较多。我现在带了这一本,这本连环画大家可以看一看,这是比较珍惜的一本书了,这个书名字叫《血胆秦心》,这个书的封面早已经没了,封底也没有了,但是我父亲他亲手把这个书又重新粘了封皮,粘了封底,而且还亲自把书名写上,我父亲非常爱惜老版连环画,因为这是解放前出的。解放前北京是不出连环画的,解放前是在上海,上海从二十年代开始出现这些画连环画的高手,所以这本书我爸爸非常珍贵,因为他这样的书也很少,所以一直流传下来,纸都是这样的。非常有意思的是当时文字并不在边上写,现在文字脚本有时候横排,有时候竖牌,他这个文字脚本没有,都是说话,其实要是现在的动漫,有些动漫都是靠嘴里有一个东西说一句话或者发一个音,或者画点儿惊叹号,什么哎,哟!这些东西,可是咱们那个时候的连环画就像这样大家看着说话是从嘴里画出一个三角勾一个轮廓,里边写上你说的话。都是用毛笔写的,非常有意思。有的时候我就看这些东西,我就说大家看起来更直观,有时候文字排在里边,你看看勾画的人物非常生动,像妓院这老妈子画的这个劲头画得非常像,每个人物神态、刻画、语言也非常简练,非常生动。这个连环画我是从小五十年代就看这个东西,对我的影响。说到解放后,49年以后刚成立,从延安来了一批老干部,老干部都是搞文艺的,包括蔡友宏、邵宇、邹亚、古元这些老先生,他们是从延安过来的老干部,这些老干部非常好,他们就说中央既然号召要画新年画,他们贯彻这个精神非常重视请一批老画家,就是请北京的这些有名的中国画家,把大家组织起来,要画新年画、新连环画。当时这些人我记得就是回忆起来他们是亲自到家里去请,像邹亚先生后来去世了,这是很好的一个老干部,曾经在五十年代人美组织春游我也跟他一块出去过,我跟他在香山走了一道聊了一道,当时我也就十几岁,他当时三十岁了,一边走一边聊提拉一个画箱,他画山水,没有一个什么,跟你聊天谈这个东西非常好,非常深厚。这么一个老先生,邹亚先生后来文革后期到北京画院当了院长,但是他到山西体验生活,因为上车,一下子失足了,后来去世了,这些老先生非常好在哪儿?求尊重这些老画家,不是认为这些人就是画这些老中国画,画不了这些东西,他是鼓励你画新年画,所以在这个感召下我父亲可以说是北京,老北京的第一个站出来先画连环画的这么第一人。在他之后他请了老师徐燕荪,包括王叔晖,包括天津的刘继卣,包括北京的还有墨浪,卜孝怀,林锴。林锴是当时51年从杭州艺专毕业,他也过来分配到北京人美,这一批人组织起来,可以说是群星灿烂,这里头有一个照片,就是人美有一个照片,这种老连环画大家欣赏一下,两本,一本呐喊今天我没带来,我只带来这个《血胆秦心》还是上册,我是非常珍惜的,因为什么呢?它传了几代了,《呐喊》这张照片,这张照片我要说一说,这张照片从左向右,最左边是我父亲,最靠左边的,你点了。最靠左边是我父亲,当时他个儿比较高,他有1.8米几,比较瘦,挨着他的正在指点画的是墨浪先生,墨浪先生的原名叫王肃达,墨浪是他的笔名,我一直认为是他的名字,但是我在前几年我父亲因为在89年去世以后安葬在万安公墓,前几年扫墓我发现了他的墓地,他的墓地就在离我父亲不远,立了一个碑,碑上写着他的名字,这个名字姓王,我说这个是谁,一看笔名是墨浪我我才知道,因为墨浪先生在63年去世,他是在人美画家里去世最早的一位,但是他画画也很有成就,他当时家住在后海这边,他去世的时候我还去了,那个时候我已经工作一年了,1963年,他去世的时候我也去了,他是50多岁就去世了,墨浪先生,中间这位就是我爸爸的恩师徐燕荪先生,比较胖,徐燕荪先生一直戴一个那种眼镜,徐燕荪旁边低头这个是刘继卣刘先生,个儿不是很高,但是很结实;刘先生旁边是卜孝怀,卜孝怀他是在人美也是画了很多年画了,我可以讲水浒,胡老师水浒一共是26本吧,全套的画,他一个人画了12,这可以说是连环画里的一个高手也是一个能手,他画了12本,这是了不起的事,第一本就是他画的,第二本《鲁智深》是我父亲画的,鲁智深是一个重头戏,我父亲画的,一会儿我还要讲一下,然后卜孝怀旁边这位女同志是王叔晖先生,王叔晖先生是唯一的人美出版社创作室的唯一的女画家,在全国也是数得着的画年画、画连环画一个最好的女艺术家。王叔晖先生终身未嫁,她就是一个人,这个原因很多我就不说了,但是王叔晖先生她的画带有女人的清秀、俊美,她的线描也是非常飘逸,她画的《西厢记》是人人皆知,而且用她的《西厢记》出的邮票,当年获得了最佳邮票奖,一共胡先生是四张,王叔晖的,她那四张《西厢记》是为邮票单独画的,竖幅的,这个画我现在拿了一个首封,当时我非常喜欢他,因为我集邮,我从五十年代初就集邮,所以当时我就买了,买了以后我就跟我父亲说,因为都是住在一个院,住在东堂子,我说您请王先生给我签个字吧,结果我爸爸拿回来以后(孟雄)小友留念。还写王叔晖84年题4月,邮票是83年初的,但是84年题的,85年王叔晖先生就去世了,她去世的时候是73岁。

  

 

高仿真的跟原作基本一样,她的两张首日封的,四个内容,第一个大家能看得出来,第二个是什么,第三个是什么都能看得出来。他这些邮票都有字,第一张是表现张生跟崔莺莺初次见面,第二个是相会(幽会),第三个是听琴最后一个是离别,这么四部。当时后来我跟我父亲说,我说题孟龙小友,当然关系非常好了,我当时也快40了,这个时候我已经30多了,我说这样吧,王先生是不是再给我题一个,他光签个字了,后来给我题了一套就题了王叔晖,当然这个非常好,这个是给我的,一般他就签字,不写对方的名字,因为我们跟王叔晖先生来往很多,我父亲这个人我要讲一讲,我爸爸这个人虽然是人物画画得非常好,但是他没有门户之见,他鼓励我们要向王叔晖先生学习,我的二哥任孟龙在工艺美校一直教人物,当时就拜王叔晖先生为师,那是正式拜师,他们还拍照片,正式拜师,跟王叔晖先生学他们的人物画,实际上我二哥也画得相当好的人物画,但是还拜师,我的妹妹仁萍也跟王叔晖先生也学,也受王叔晖先生影响很大。他们都受到王叔晖先生的教导,亲手这么教导,王叔晖先生他很少收弟子,他基本不收,当然在王叔晖先生去世的时候,我们都去了。那天我也去了,然后我妹妹是她没有后代,我妹妹是亲自那个照片走在最前面,所以我要讲过去的老画家之间关系也都是非常好的,大家都是互相学习,你画得好,我画得也要好,就是这种感觉。好了,这个就是我说在画家里头,王叔晖这套邮票是最受欢迎的一套。这几个人物是人美创作集体唯一留的这么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在人美出版社建设多少周年中间也用到了,他们请李云其先生叫做群星灿烂,这真是一个群星灿烂这么一个创造集体,大家当时画连环画都是这样,你起完稿子以后,你拿来以后不是你一个人让看,而是大家在一起看你的稿子,互相交流,你看看这个怎么样,提意见,然后写文字脚本的这些人,文字脚本的人编辑也是人美的人,他也参加,参与意见,所以是以一种集体的智慧,虽然画画是个体的,但是你所反映的画中最后的成果是集体的智慧,这张画就明显地反映大家把稿子搁在一块,大家一起看,在这里头我要插一句,就是人美他从51年9月份成立以后,他搬了几次家,最早前身大众说是在新四,现在在鼓楼这儿,然后在五十年代末期,六十年代初期在灯市西口一个小楼这里边。后来搬到现在的北总部胡同32号,前些日子美术出版总社的总编辑林阳写了一本书,叫《北总部胡同32号》,我翻了翻文章,这里的人物,每个人我都很熟悉,因为我经常上人美去,有时候看这些老先生作画,有时候跟他们交谈一下。我就回忆这些人,其中我就想了一个,就是人美那个小楼当时有一个英国留下的一个小楼,那个小楼是两层楼,带的是一个长方形,长方形进去以后中间是天井,四边是房子,然后地板是木质的,

 

在小楼靠北边这一溜正好是向阳,向阳这一面从西向东排列六七张桌子,当时我也没拿相机,我是去看他们画画,我记得最西边是刘继卣刘先生,我父亲是在第三张桌子,他在这个地方,后边接着还排。就是这些创作室人都跟坐火车一样,一个座位我看你的后脑勺,他看他的后脑勺,就是这个条件,为什么借这个光,因为这边来光,他们一天八小时就是画画,就是创作。这个光非常好,桌子也不大,那个时候桌子哪有两米的,桌子也就1.5米,长度1.5米,宽度也就不过80就这样,每个人一个藤椅,藤椅中午睡觉可以在那儿眯瞪会儿盖上个毛巾被,就是这个条件。可是每个人都非常严谨,我去的时候当然都比较熟了,当时刘继卣先生,我看刘继卣先生正画《闹天宫》呢,刘继卣先生就跟我说,他说你看《闹天宫》这么多武将,这么多盔甲,他穿的鞋是什么样式,说我都不是很清楚,我还经常向你爸爸请教,他说你爸爸对这个非常有研究,刘继卣先生那么一个大画家也是非常谦虚。我就说这些画家他不是以我画得如何如何,其实应该说刘继卣了不得的我后边要讲一讲他的父亲刘奎龄,这父子俩,这父子俩是传承非常好,毛主席在有一年到天津的时候,1954年毛主席多天津还特意接见了这父子俩人,还看了刘继卣的作品,就说刘继卣刘家刘氏父子意思是画得非常好,我在印象里可能毛主席接见连环画家,接近画家恐怕很少很少,这个有这么一个轶事,可以谈一谈,所以我就想人美的印象,我那个时候虽然就是不到20岁,但是我去了以后我印象特别深刻,就是那么一个条件,那么一条走道似的,火车似的这么一种画法,可是创造这么好的作品,所以我就想现在很多大画家一说画室几百平米,一说条件特别好,当然现在社会前进了,但是说他们在那个条件下能创作这么好的画,还是一种精神,还是一种对连环画和年画的热爱,他们的一个目的是什么呢?像我父亲说过,说我作画就是让老百姓爱看,我父亲就是这么说,他非常朴实,因为他从农村走过,他知道大家喜欢看什么,他说我作画就要画得尽量好,让大家爱看,说我这个画挂在墙上一看,看一年,你要画得不好,谁爱看啊?你要不耐看看两天人家就不看了,他是出于这种思想,所以那个时候的画家,他那些人品和那种对艺术的追求现在还是值得很多人学习的,也是值得我来学习的,这个对我影响很大

上传日期:2014年08月2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