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北大文化投资平台培育工程/龚继遂《成功收藏的六个要素与操作流程》 >[第2集]龚继遂02集:六个要素与操作流程

视频信息

名称:北大文化投资平台培育工程/龚继遂《成功收藏的六个要素与操作流程》龚继遂02集:六个要素与操作流程
 

相关链接:

龚继遂:确定藏品标准的四个要素 

 

龚继隧:谢谢大家,谢谢主持人的热情介绍。我只不过是众多从业者中的一员,不过我有自己比较特殊的经历和特殊的视角。中国艺术品市场兴旺发达乃是2000年来所仅见的。全球在一个国家、在一个文化体系里面有这么多人关注艺术品,关注收藏,媒体给予这么密集的报道、关注、头版头条,而且最主要的是全民收藏的热情,全民参与的程度为全世界所仅见。不论是欧洲和美国,绝对没有这种现象,这个现象一方面说明了大家对自己文化、对艺术品的一种渴求,另外一方面也说明了在某种程度上以投资为导向的艺术品收藏,说明了我们这种投资渠道的狭窄,还有对货币分发、货币贬值的担心,所以大家在媒体的忽悠下,全民把艺术品投资当做一个载体。当然是非常的蓬勃兴盛,另外一方面也是衍生了大量的问题。

  这个讲座我在反复思考一些问题,也是我觉得很困惑,我试图给出一个回答。

  大概有两年时间我参加央视《寻宝》节目,我担任过器物方面的专家,我担任过主要字画方面的专家,我担任过价格方面的专家,去过北到赤峰,南到云南,很多很多地方。一般寻宝都是四天的旅程,第一天是飞到,飞到之后开会,第二天早晨都是海选,在各个二线城市,萧山、赤峰、松江每个广场上都是有一两千人排队,一般分四个门类海选,字画是一个门类,陶瓷是一个门类、玉器杂项是一个门类,有时候是青铜,有时候珠宝是一个门类。除了像翡翠之类之外大部分门类所谓传统艺术品,尤其是字画乃至于青铜、玉石、瓷器,一个非常突出的现象就是在各个城市里面这种海选的结果大部分藏家拿来的都是赝品,都是有争议的。

  下午开会要选一些有代表性的,似是而非的赝品,也要选一些真品,为了平衡收视的效果,第二天就是录。第一天到,第二天海选,第三天就是录节目,节目大家都看到是经过剪辑的,第四天大家都各自回家了,在此之前,在此之后有时候也给地方一些比较集中的藏家,地方的一些领导帮他们做一些鉴定,也是真伪不一,有很多很多赝品混杂其间,尤其是很多民企收藏,有成立博物馆的,有成立基金会的,也有成立门类齐全的各类收藏的,有的是持续多年,有是的集中购买的,这个问题更多。甚至真假杂柔的也很多,根本不可思议的,一楼全是真的,二楼、三楼全是假的。这种现象很有中国特色,大部分赝品、民间收藏的赝品,收藏人是不知情的,他以为是真的,一些企业收藏家是充分知情的,他的赝品收藏甚至跟他一些真品混杂在一起,他有他的商业目的,有他的宣传目的,也有他的所谓文化形象,所谓文化地产,作为以藏行贿等等有很多功能。譬如说最早的梁青标给康熙进贡的时候有一个真本,有一个赝本,既然跟皇帝进贡都敢这样,对官僚也是。所以所谓中国艺术品收藏有很强的中国特色,有很复杂的社会功能,也不完全是一个大家的认知水平或者是判断能力的问题。这个并不排除我们在收藏中经常遇见的一些困扰,真伪问题、价格问题,liquidity就是可流动性的问题,就是买了能不能卖,什么情况下能卖。这些问题也是很困扰我,同时我在苏富比有时候也担任类似中国文物、中国电视台鉴宝的嘉宾叫,就是美国版的《鉴宝》节目,等于到各个城市去,有各个苏富比、佳士得的专家参加,有画廊的主管参加,也有一些收藏家参加,也是给老百姓拿来的各种文物,覆盖面极其广泛,含有各种门类的,什么蒂芙尼的台灯一直到十八世纪的桌子,乃至于非洲的木雕,我们作为中国字画门类偶尔参加,大多数还是在华美协进社,就是沪市1924年成立的一个重美文化交流团体,后来成立了一个基金会和一个画廊,在他们的组织下对美国民众中收藏中国文物的东西进行鉴定。

 

  还有一个更大的机构叫做洛克菲勒家族鉴定的,在全美最有名的亚洲提倡和介绍亚洲艺术的,包括西亚的、伊朗的艺术,包括南亚、泰国、菲律宾的艺术,也包括东北亚、日本、韩国和中国的艺术,是白人参加的落后。这是洛克菲勒赞助的。

  华美协进社是胡适,现在基本上董事会都是外(国)人。我也为很多美国的世家旧族,乃至于个人藏家做一些鉴定、估值,这是我的专业,我的专业在美国是做艺术品的估价服务的。很奇怪的是大部分他们的藏品都是真的。这个事就令我很困惑,为什么他们的藏品,特别是美国从十九世纪开始的收藏,二战以后有极大的发展,他们完全不懂中文,完全不懂中国文化,对中国艺术品的真赝根本无从做出鉴定,为什么他们藏的大部分都是真的?为什么中国人自己的传统,景德镇或远货近,远在千里之外,近在所谓陶瓷专家每个城市,主要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文物,自己的专家系统,乃至于我们有文物局、博物馆各个公立、私立的系统,为什么我们的藏家、企业家,持之以恒,多年努力,砸下无数金钱的收藏家,乃至于领导收的基本都是假的或者大部分是假的,这个是为什么?这个问题一直困扰我,在这种非常尖锐的对比下,我就想有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一个最基本的能够建立一个好的收藏,基本对的收藏这么一个流程。

  参与收藏,建立收藏的标准系统是怎么建立起来的?标准又是由什么人来建立起来的?流程是应当怎么样的。这个是我在一直思考的问题。

  除了我接触的中国字画乃至于传统瓷器这个之外,甚至在当代的部分,譬如说中国当代艺术,就是前卫艺术,从85大展之后到89大展,九十年代有一个持续蓬勃发展的一个时期,到零几年的时候才开始推入市场,在此之前中国几乎没有任何藏家给予系统的收藏和任何文化上的关注,也没有任何哪怕是风投意识的人来进行投资。最早是乌里希克买,后来是改尤伦斯买,他们一个说德语,一个说法语,对中文完全不通,他们怎么出于什么动机、什么目的建立了一个规模庞大、主题明确、覆盖完整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学术体系和学术标准是怎么建立的?是通过谁建立的?

  然后像乌里希克和尤伦斯又通过境外的展览,通过学术上获得承认,逐渐把这个东西又推向市场。可以说中国的前卫艺术在中国社会剧烈的转型期由一个威权主义的集权社会转向一个经济社会,市场经济的社会,这个时期就跟明前茶一样是一个很特殊的政治气候,千载难逢的一瞬间有大量的中国前卫艺术诞生,中国的藏家、中国的投资人对这项产品,这个文化现象,这个收藏机会可以说是全体缺席。这个东西从03年-08年基本上所有的东西涨了20倍以上。

  2008年亚洲金融危机我带UBS瑞士银行的机构投资培训,包括首创集团、南方航空公司,他们请UBS做一个机构投资的培训,大概两周。有一个板块是我负责讲艺术品投资,大家都有兴趣,我带他们去看佳士得的展览,大概是5月份,我记得很清楚,还为我们安排了一次专门的倒垃,有一个《八个红领巾》是曾梵志的,大家也都不喜欢,也都不理解,还有的南航的CFO总会计师,让我给他介绍他要买一点比较漂亮的、唯美的,像陈逸飞,还有比较便宜的定个两三百的,这张曾梵志当年底价是1500万港币,后来卖到了差不多7700万港币。随后下半年我在上海双年展上正好民生银行在一个投资座谈会上安排我和这幅画当时的出售人,就是香格纳画廊的劳伦斯进行一个对话,还有一个日本的dealer,美国人在日本开画廊的,我们知道他是在1997年的创作,98年卖的,这幅画他卖的时候是1万5000美金,在上海波特曼画廊卖的,那个画面比较大,他的小画廊还挂不下,只好挂在走廊里,1万5千以当年8还是10算无非是15万到12万人民币,后来卖到7700万港币,这是多少倍?快上千倍了吧。一般都有20倍以上的价差。

 

  这个在十几年以前一文不值的东西,由于什么审美的特点和它的社会功能,是00:16:04,这是我的词,就是被选择做一个投资的载体,产生了一个金融上的对价,目前为止已经差不多又是十几年过去了,价格依然不低,似乎能够进入美术史,成为市场和学术定位双重交叠稳固的一个投资载体,这个流程和标准过程是怎么建立的,这是我感兴趣的,一个根本不值钱的东西,由于什么特色它值了钱了,是因为它intrinsic内在的东西,比如它是一个钻石而值钱了,还是由于我们需要它的社会功能,就是,我们给它一个。譬如说陈永贵是一个劳模,是他的内在,他当副总理是一个特殊时期外在的升值需求给他的,可以这样说吧,平常情况历史情况他不可能当副总理,他不可能当政治局委员,那是给他的。

  我又要问你们,现在我们的投资艺术品是intrinsic内在的价值我们强调的还是它的外在赋予它的价值,现在这个市场上的这个东西,包括你们今天早上听的刘尚勇先生,他是发觉内在的价值把内在体系呈现给你们,还是说目前在中国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金融环境需要它做一个载体,怎么买都对?他们这个liquidity可流动性,就是能值钱、能换钱是time 持续的、永恒的还是(英文)暂时的。这个是我试图今天给你们讨论和回答的问题。

  首先我要问诸位,我说的两个现象就是民间收藏从古典绘画到当代绘画,从瓷器到玉器基本以赝品为主和现代艺术收藏机会就在眼前,几乎就在身边,大家集体缺席,我描述的是个事实吗?我描述的是个事实。这个事不管奇怪不奇怪,值得我们思索吧。值得我们思索。原因是什么?大家各抒己见,都说一两句,是为什么?

  过于商业化;各种人的标准不同;投资、投机;国际市场信息不对称;诚信机制没有……

  龚继隧:这些都对,主要确实都是因为这些原因,这些原因单独呈现危害不大,综合呈现危害巨大。综合呈现就叫“贪嗔痴综合症”。我们就来说艺术品交易的几个特点,我们先说。

  艺术品交易的第一个特点,艺术品是一个信息高度不对称的商品,它不是一个标准化的商品,它不是电视,它不是汽车,它不是食品,它无从检测,它的美学价值、美术史价值变动不居,基本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人的主观判断来断定的,尤其在真伪上,在字画上,我们还没有任何科学检验的方法可以断定真伪。在一个利益纷争的博弈商业环境下专家也可以被收买等等,它是一个利益不对称的。

  第二个就是艺术品它是信息不对称的一个非标准化的产品。第二个就是艺术品的特色,很大程度上如果不是做一个收藏品,而是做一个投资品,它是一个套现渠道非常狭窄的一个商品。

  第三个就是艺术品它确实在目前中国历史阶段和中国的国情下,它是一个被赋予价值和被赋予想象的一个投资载体。我们是00:22:17(英文)被赋于价值和被赋予想象,换句话说它的价格的形成在于它的被宣传、被忽悠、知名度的提升,一旦被忽悠、被想象的流程过程中,或者是形象里面出现瑕疵,比如真伪争议、利益勾结、关连交易、设局、做局、虚假成交……就全下来了。但是它又是manipulated可以被操控的,在目前这个阶段它有它的主观成份,它是一个注意力经济,它的主要功能它的价值不是像黄金、钻石、克拉、洁净度,是它的一个00:23:27社会价值,改变他知名度越大的时候它被转化成社会地位载体这种功能越强,这个东西就是大伙的关注越高,他变成一个00:23:48等于是一个资产价值和文化价值的兑换,我们讲有三个价值体系,法国的布尔迪厄讲有一个金融权利,有一个文化资产,有一个文化权力,还有一个政治权利,政治资产,这三个是要进行交叉兑换的,资产一定要买一些文化话语权和政治话语权,无论是作为他的保护,作为他的00:24:28荣誉,还是作为他的形象,这是绝对必须的,因为光是资产是绝对不行的,光是资产光有钱你们就沦为印尼的华人,就是时时刻刻被人宰割的对象,如果大家关注一下华人财富分布和单纯财富的裸露的生长状态,你没有政治和文化保驾,你的财富是very vulnerable非常脆弱的,时刻会Collapse就是塌陷,而且时时会被人掠夺、侵略等等。所以它有一个流行性是社会上,它向社会知名度转化作为他的一个真正好的企业收藏或者个人收藏绝不是这个东西值钱,是这个东西形成的文化影响力值钱,带给个人或企业的Brand品牌效应、文化影响力、政商关系,这个转化的钱比这个物体本身的钱多的多得多,如果你不会这层转化,你不要做高端和大规模的收藏,没用。这个大体上你们同意吧。

 

  第三个就是它是要靠社会价值转化为经济价值,要靠社会影响力转化为商品价格,这是它的第三个特点。我第一个是讲信息不对称;第二个旧是套现渠道下载;第三个讲是要靠一个社会影响力和文化影响力转换为它的定价,转换为它的价值,这是第三个。

  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现在的艺术品在中国所独有的特有的一个现象是一个有极大的规模,一场拍卖20亿、30亿、40亿、50亿,虽然有假拍、拍假,但是实际付款规模打一半折扣差不多。打一半折扣就是一半,你看保利上市公报是披露了,招股书就是收上钱来就是他卖的公布数字的一半,就是一半。如果你们刘尚勇先生是在中国拍卖协会里,千元以上不付款的大概是要占50%以上,亿元以上不付款的估计占90%以上,就是一年以内,你们做企业都知道,半年以上应收账目无效是放入计提了,中国亿元以上没有任何一个东西一年以上收的上来的,门都没有的,按照财务审计的方法都是计提,都是坏帐了。

  第四个特点是中国的艺术品市场是一个有极大的规模,但是没有任何标准的市场,是一个有规模没标准的市场。不但有规模没标准,而且在某些门类里除了活人画家的之外,死人的东西不管宋朝瓷还是古画乃至于近现代都是以赝品为主。不但在存世上以赝品为主,而且某些特殊门类包括非常流行的门类,像齐白石,而且可流通性也以赝品为主,就是假的。但是赝品我们在底下讲,又有不同的门类,换句话说赝品有的是做得很像的,有的不但做得很像有一定的质量又经过出版、认证,换句话说他们是非法移民可以通过大赦转成合法居民,它是已经被赦免的“非法移民”,它可以进入流通体系了。这个是有一批的,不管是古画还是近现代画,有一批的。当代画不存在的。

  好,我们说这四个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特色很吓人的。我们来慢慢探讨在这么一个形势下你还可不可以投资、可不可以买卖,可不可以建立自己的一个收藏买到可靠的东西,可以流通的东西,大家承认的东西,你可以怡情养性的东西而不是买一肚子烦恼。我们第一点就探讨确立标准,怎么建立一个标准。

  哪位学员能给我讲一讲,上午本来我要来听的,我昨天又讲了一天课实在太累,来不了啦,蛮有意思的,刘尚勇先生他讲得很精彩,有几个朋友给我概述一下他上午的主要的要点,好像第一是拍卖市场很好;第二是买什么都对,是不是这个意思?是买什么都对(笑)。

  怎么买都行,贵的有道理。(笑)第三是别想捡漏。

  他的意思是别想捡漏(十年能捡一回)。

  龚继隧:我觉得我现在跟他做一个隔着午饭距离的对话(笑)。他说了半天的意思就是说艺术品里重在参与,没有标准,可以这么说吗?谁来定的标准,重在参与没有标准,简单地说。我再跟你们说叫“谨慎参与,确有标准。”

  我先跟你们讲讲标准是什么,我观察到的标准是什么。标准第一就是怕买假了,《功甫帖》之类的,都是买假之类的,上午落了。他说是买假也没问题,他的意思买假也没问题。

 

  第二个咱们说出了怕买假之外,咱们作为老百姓,作为投资人,第二怕的是什么?说说你们第二怕的是什么?对,第二怕买赔了。所以咱们艺术品有两怕:一怕买假了,第二怕买赔了。我告诉你什么叫假,什么叫赔,它的制约性是怎么形成的。

  这个假咱们这么说,什么叫假,真假我们现在也不可能看见苏轼在那儿写(笑),也没有公证员,你们大伙儿都公证说他写的时候有录像,遗嘱有录像,银行支票委托办理要有公证,这个没有。历史上的真假是靠什么形成的呢?基本上靠三个东西形成,靠风格,像不像;质量好不好,质量包括用的是不是那个材质、是不是那个工具;第三个靠什么呢?靠专家认不认,基本是这三个。先是一个风格像不像,质量好不好,专家认不认。这三个应当说是四个,第四个是有没有流传、有没有著录、有没有记载。真伪有这四点一般就没问题了,这四点是保证你买不假、买不赔的一个要素。但是这四个重叠就跟对号锁似的,一般对号锁开三个忘了都开不开,四个怎么开啊?四个完全重合的概率是很小的。这个东西你应当首先怎么办呢?我先跟你说,在00:36:41市场现实中这个东西怎么发展的?以前是准家说了算就算,徐邦达说了算就算,谢稚柳说了算就算,什么是专家呢?专家第一首先咱们说所谓专家,他得有这么一个从面上讲,这个专家就是他得有一定的权威性,权威性是怎么来的呢?是他有大量的从业经验,有职位非常重要职位,有影响力就叫话语权,有著作,他的东西叫做目鉴,什么叫目鉴,就是徐半尺打开我看好就是好,他是Subjective完全主观的,主观的他为什么管用呢?因为他有话语权,因为他有影响力。就是这个专家以前是得有经验、职位、现实的,就是大伙买他账的影响力叫专家话语权,以前这就够了,但是职位、您不能管了上博又管故宫,所以你影响力不能说影响了上海又影响了北京吧,所以职位、经验、影响力都有其局限性。这就是文化革命的时候毛泽东在北京市要发《516通知》他发不出去,他到上海去发,这就是刘益谦上海开了讨论会他要到北京来发,没有一个人能一统天下,连毛主席都做不到,刘益谦都做不到,所以职位、经验、影响力是有他的局限性和地域性的。您买不亏、买不假,您北京买您北京卖,上海买你得在上海卖,中国别管美国的事,美国别管中国的事,任何人文的话语权都是有他地域限制,有他文化辐射幅度的限制。这是第一个,所谓权威的目鉴。

  跟目鉴完全对立的一个,因为目鉴有一个叫Subjective,是完全主观的。谢稚柳说的在上博算,徐邦达说的在故宫算,大伙儿要争,争咱们再找找客观的东西,客观的东西就是主观判断、个人意见之外的传世文献,这个叫考据。考据包括著录、出版、展览、引用以前的交易历史西方有一个系统叫传承出处,考据使一个主观判断向客观要素转化。

  我去北京电视台录像,录完了,警卫看着我出来哎哟,我说我护照,他说进门的时候要拿身份证,没有身份证,我只有护照,我还把护照交给他了,我说你没还给我。他不让我进去了,他看见我出来的,他认识我吧,认识我,但是我没有那个客观的护照你懂我的意思吗?我没有身份证我进不去了,荒唐不荒唐,很荒唐吧。他再让人打电话把护照拿出来,我拿着护照我又能近取了,就是主观完全不算,他认识我都不算,他看见我走过警戒线一米我就进不去了,他看见我走出来的,这种情况经常有。包括你取钱什么之类的,换句话说如果密码对,不管这个卡是不是你的,你可以取到钱,机器是只认客观流程的数据,不认主观。由于个人的主观判断的失误,由于利益博弈的复杂,由于见解的偏见,我们现在慢慢的把判断由主观方面移到客观方面了,这是潮流二。潮流一是专家说了算的历史时期已经过去了;潮流二是现在越来越注重传承出处。清楚吗?

 

  隐含的问题三传承出处里也有大量的问题,比如说国家鉴定委员现在已经被提升为国家鉴定委员王连启先生,我的很好的朋友,我说著录的《石渠宝笈》,赵孟頫元代书法家有多少真的,多少假的,他说大概乾隆老爷子收的一半真的,一半假的,更早期的东西什么唐代的东西,那些东西更不靠谱了,所以传承出处也有假的,所以上海博物馆王青正先生讲说现在是鉴定家没落的时期,他也过世了,说现在叫只看收藏家传承出处,不管真与假,只要有传承出处都能卖,在这个层面上刚才我说了三个标准的构成要素一个是风格与质量,包括你能看的风格与质量,包括你能看的风格与质量,一个叫专家的认证,虽然他有地域限制,第三个传承出处,有任何一个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都保证了这个东西的可流行性,就是你买不亏,你能卖,换句话说,北方的齐白石刚卖好了,上海荣宝斋赶紧要去抢着收购齐白石,北方造假集团就把北方造假的齐白石全送到上海去了,北方齐白石的市场已经有八分眼力能卖九分橙色的假货,上海只有六分眼力能卖七分、八分的假货,北京卖不动,他都能卖,这叫风格与质量。权威呢?这边权威认假的,那边都认真,南边看不懂北边的齐白石,北边看不懂南边的吴昌硕,所以现在小拍卖行还有饭吃,就是我请陆俨少的儿子来专门鉴定陆俨少,我请所谓谁的儿子谢稚柳的儿子来专门鉴定谢稚柳,这是上海几个拍卖行的存货之道,也是他的一些业务优势了。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在任何一个层次上,就是说在某一个历史时期专家影响力可以保证商品在这个市场的流头性,在某一个历史时期,某种著录可以保证这个商品在一个特定市场的流通性,这个我猜就是今天早上刘尚勇先生说的是怎么买怎么有理,怎么买都能卖。大概是这个意思。但是如果这三个不叠加的话,他就不是00:46:46,就是时间上它是不能持续的,因为我们的眼力在不断地提高,我们的标准在不断地调整,第二个它这个市场不是可以00:47:04跨境交易的,既能够跨境交易,上海也能卖,北京也能卖,国内也能卖,国外也能卖,今天也能卖,明天也能卖,有没有?当然有,这部分东西大概占流通性文物的10%到50%,根据品类不一样。你看我现在讲的这个东西不是按照我PPT这个,是完全另一套思路跟你们讲,我想比我的PPT跟清晰一点。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买呢?你怎么能买不假,买不亏呢?我建议如果你们是到这个班来的,希望你们是有自己的本业,而不是靠艺术品买卖为生的人,同时我也建议如果可能的话,你买东西是从收藏买起买到投资,如果你从投资买起买到收藏那是完全另一个途径,我是今天只讲收藏,你怎么买东西,你买不假买不亏呢?我觉得就是你首先你先把这个问题,就是你买东西的目的想好,然后你把你买东西的标准想好,我觉得你就基本上买不假,买不贵。如果目的你只是为自己买,为自己收藏买,我有一些东西是文化为我自己买的。我为自己买的东西买的最好,我先跟你们说我自己的一个收藏经验。

  我把我的收藏分成两类:一类我即买即卖的东西,我一定要保证这个东西不是快进快出,基本上是跟拍卖行的部门主管一样,买任何东西的时候如果你是一个逆推的叫00:50:42就是以结果为导向的这么一个思维逻辑,你就绝对买不亏的,我买了就是为了卖,拍卖行所有收的东西都是为了,而且下一季就要卖,不能说三年以后再卖,下一季卖不出去等于你所有的征集、差旅、展览、图录全白费了,它的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的考验,所以这个东西是最锻炼人的,你们基本上买了之所以被忽悠,就是说不是根本没想到买的时候怎么卖,人家说买的时候怎么值钱根本没想到卖,如果你想到以卖为力推的这么一个东西,换句话说你虚拟地卖,虽然你不卖,但是要能卖,以能卖为前提,你就买不亏,但是这个东西就要很多很多标准,首先什么叫能卖,能卖不是你说了算,是买家说了算,能不卖个人说了算,是市场说了算,能卖不是你喜欢,是人家喜欢,能卖不是你做判断是要别人做判断,要卖得好是别人的判断,不是你给别人一个潘石,这对不对,大家做商业都明白吧,你能就是一个00:52:12就是别人的考虑、顾虑为标准系统,你天然有一个标准系统了,但是这个东西你做收藏你们是做企业的,干嘛一天到晚为别人你要给自己买,你自己买我觉得我个人的经验就是第一我绝对我买我自己喜欢的东西;第二,我把买的质量、价格都定好了,在第二个之前第一是我喜欢的风格,第二个包括我喜欢的质量,包括我稀罕的00:53:01的保存状况,第二个我就要把谁替我买这个流程做好。换句话说我刚才说了半天,就是说我外国人基本上为什么买没买错,中国人为什么买错了。我觉得就是一个最根本的问题是外国人买的前提是他假设他自己不懂,中国的老板买东西假设前提是自己懂。最根本的原因是在这儿,你不懂你就买不错,你懂了你就买错了,这是最根本的原因,你不懂,首先你要依赖专业人员形成的,这里头确实有一点没有点破的,就是严格的从瓷器到字画,在目前高仿的环境里非专业人员无从做主的,甚至一个人都无从作主判断,判断像什么?判断像医生看病一样,没经过五年、七年的专业训练没法给人施诊,疑难病症一定要专家会诊,没有能通达天下,从脚气脱发一直到心脏,到牙医都能看的家庭医生,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你要请齐白石的专家看齐白石,请吴昌硕的看专家,看吴昌硕,齐白石的专家看吴昌硕,就是一买一个假,吴昌硕看齐白石买进一大堆不能买的东西,还有不懂你的出发点就要依赖专业人士,不懂你要依赖专业人士特别是外国人,他的思维情况跟我们不一样,他不能请你吃个饭,他要负一个咨询费或者找专业渠道,找最好的供货商还要问第三方独立意见,不懂他第一要依赖专业人士,第二他有第三方提供独立意见的一个风控流程,而且这个风控流程他是付费的。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外国人买中国的东西,中国人基本上原来是第三世界乃至第四世界,能买一些中国文物的基本上都是第一世界的,他有一定的价格优势。那个价格优势通过他的流程设置了一个供货商对他的自律系统,不敢卖假了,卖假了以后丢掉客人。所以西方一些最基本的文化因素制衡00:57:08,无论是社会方面还是金融方面,已经完整的、本能的镶嵌在他的采购系统里,他不买便宜,这是很重要的一点,所以他鼓励良好的供货商,正当得利。

 

  一二三之外还是第四点,就是任何西方的交易在我的理解力其实是最好最好的供货商,比如说00:57:58权倾天下,从192几年到194几年,5几年,就相当于苏富比加上佳士得,他一个人卖的,他是一个文化大使,法国的、美国东西大概80%以上都是他一个人卖的,不得了。就是西方对这种渠道的依赖,依赖他的供货,同时依然有一个00:58:36以不信任为前提,包括洛克菲勒说你为什么卖我这个东西你自己留了一个底本,一个佛像,他马上解释,他说我卖给你的绝对是真的,只不过我太爱好这个了,所以我要留一个东西,他说你是完全违反职业道德的,你有一个底本留下,是以后我不知道我这个是副本还是你那个是副本,他说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做了,Credit信用这个东西是一套很完整的西方商业社会的一套规则,Credit是以信任为结果但是以不信任为前提的。以不信任开始的一个00:59:50采购要依赖专业人员,要有风控形成的第三方意见,要有善驾鼓励良好供货商的正当得利,同时把其他的不可靠的渠道和竞争都挤到可靠的渠道里,让渠道形成一个塞子,让CT陆供货,让CT张要再给我一个东西,他是CT陆的上家价格还低,中国人就会越过这个供货商去找那个,但是所有的供货商在价格层层加码上实际上是鉴定层层把关,他是一个多层筛选机制,跟一道筛子、两道筛子、三道筛子一样,如果你能够明白在一个没有价格系统的文物或者艺术系统里,实际上只要风格好,质量好,往上加价是有无限可能的,你就不能在下面,它不是一个标准化的产品,你不能在成本上克扣他,你不能打乱一个层层过滤的一个筛子,你要把CT张的东西挤进CT陆的渠道里,让CT陆买了CT张的东西再加价卖给你,你往上加价比你往下省钱容易得多,听明白了吗?是这么一个筛选系统,实际上是思维方式的不同,经济力量的不同,交易模式的不同使西方人和我去鉴宝那些以赝品为主的民间收藏有完全不同的筛选机制。这个清楚吗?这是在筛选机制上交易模式的不同,筛选渠道的不同,专业能力的不同,价格水平的不同,这四个不同是外国人收藏中国文物的收藏和中国人自己本土的收藏由完全不同的交易结构、交易流程形成完全不同的结果。

  你要自己做一个收藏呢?怎么才能有一个比较好的万全之策呢?首先我就说,我有一个01:03:34AAA,美国汽车救护公司,你一个保险卡,哪儿出了抛了锚了,他就来救你,我这个首先要01:03:51,什么意思呢?就是你自己最好买你自己买得起的东西,买市场上买得到的东西,第三个就是买你自己看得懂的东西。这是什么意思呢?我现在给你讲什么叫买你自己买得起的东西。

  你买得起的东西就是你有比较充足的预算,用乌里希克的话说有的时候买得好不如买得早,尤其是对于当代艺术,那样你就可以把大部分预算用在不是买货上,而是用在选择最好的渠道、专业人士和交易结构上。你找最好的供货商买最好的货,如果是在这个板块完全没有启动之前,这样你就能够通过最好的渠道,因为渠道非常重要的,你才能到最好的货。

  我在93年的时候刚到纽约去喻红和刘小东结婚,两个人有七十张的一个画展,在一个朋友同学的公寓里,叫倪军,后来做中央台一个节目主持人,访谈。在他的公寓里边,70张一张没卖,当年。我们也知道他的东西好,但是当年没有市场没有启动,一张也没有卖,薛蛮子买了两张四百块钱一张,两张八百。其实很多01:06:29的东西,在我们特别是财富人士有太强的投资目的,就是不值钱的东西他喜欢他也不买,所以你们要抛开值钱不值钱,如果你喜欢你买的早就好,01:06:52渠道多好,你可以买最好的。

  01:07:05就是你买得到的,买得到的从当代艺术来讲,年轻艺术家的永远是可以买到的,已经功成名就的是很难买到的。从品类上来讲,已经热门的,01:07:24比如说官窑瓷器,有一个鸡缸杯,鸡缸杯你就买不到了,别管是成化鸡缸杯还是等而下之的雍正鸡缸杯,仅次于成化的,还是再等而下之的乾隆鸡缸杯,还是再等而下之的民国鸡缸杯你都买不到了,在此之前呢?你就比较容易买。01:07:59,除非你是最有资产的人,你可以争购热门,你不能争购热门。

  第三个还是要01:08:13,就是要买自己看得懂的,自己够得着的,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觉得最有意义的收藏,我喜欢的描述的字是尹秉绶的一幅对联,是叫我的藏品对我来说是叫变成气质、涵养性情。我的古画和我买最贵的都是几百万、上百万美金的,我根本留不住,我很早就建立了两个收藏,我建立了一个中国古玉的收藏,我建了一个宋瓷的收藏,这两个收藏也有优有劣,这是很现实地跟你们分享,很如实地跟你们分享我的心得。

 

  我的古玉的收藏一开始都是请所有的专家给我看的,我请古风给我看,我请01:09:19给我看,我请艾未未给我看,未未是非常好的古玉收藏家,一流。我请他的弟弟艾丹给我看,就是他们钱不凑手的时候,我们一块看东西我就买了。这个东西我买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打算卖,我现在有好多。原来三块五块买的,现在变成三五十万,三五十万买的变成几百万的也有。这个东西就是很多,别管是出土文物,比如现在还有一些门类,比如说不能合法交易的,比如说青铜器,它的价格还是相当低的,但是现在很贵,有几百万或者你不能买,不能长期持有几百万之类的,或者要上千万不能长期持有几千万之类的,你就不要买了,真是所谓变化气质、涵养性情,你自己喜欢的东西,你留得住的东西你就应当忠于自我,就买。就是只有有01:10:33赚得住的东西,当交易形式和经济结构改变之后就会变得非常值钱,就是你一定要有一个固定的01:10:46,就是你能够拿着它不卖的这种能力。

  金融就是钱由于贬值、货币增发和总体的经济宏观经济的增长和尖端艺术品的对价永远给你们财富阶层,如果你们自己认为是有文化追求的财富人士绝对有机会,因为最后是一个文化权利和金融权利的一个混杂和一个置换的问题,这个是一定要发生的,因为你这个东西,金融载体,你没法拿房地产这种动产做,你没法拿单纯的股票做,你被动地一定要放到一个01:11:36,一个被Choice被选择的一个载体上,一定的,这是一个文化产品上,艺术品与其说是内在的价值,不如说这种金融功能使它全球的流通性,使它有一个坚强的学术理论做后盾的情况下,有一个庞大的交易市场系统。如果你们买的早,如果你喜欢,你买得越早你越不卖,你越从容,你越为宏观市场单价的拔地而起做出贡献。

  我给你举个例子来说,我去南通,看见了一个全是框子的康熙时候的黄花梨桌子,面板什么都丢了,铜料全没了,抽屉底也没了,框架还非常完整,好多年以前,我出25万块钱,很大的价钱了,不卖。我说怎么你还不卖啊?他说我也没人再给我出25万块钱,你这个是最多的了,他说但是我的黄花梨家具肯定越来越少,你今个儿拿25万,明儿个我买不着了,他说你为什么出25万?第一我买不着了;第二,我这个黄花梨是我一万块钱买的,所以25万我不卖你,他说我是20万买的,我今儿个不卖你我老婆都得逼着卖你,他说我要是24万买的,我一个月卖不出去了,我23万今儿个我都得卖你,听懂了吗?价钱越低你持有性越高,持有性越高市场越稀缺,市场越饥渴,只要它是一个稀缺门类,所有艺术品的rare稀缺性都是在持有人不卖的基础上形成的。这是让你买得着的东西,你买得起的东西,你看得懂的东西,你真喜欢的东西,你就长期不会卖。我希望是你们是为自己买东西,而不是为投资买东西,而且是为自己的文化爱好买东西,而不是为获利回报买东西。这个事才值得做,才有乐趣,你才能交到朋友。

  我们继续讲,我把南通再讲完,后来那个桌子,那么一个框架是卖了36万块钱,是一万块钱买的,所以王己千讲说一个艺术品难的不是买,关键难的是你不卖。你不卖这个东西才能够赚钱。艺术品如果你们是作为投资的也好,作为理财的也好,作为资产配置的也好,它是跟你的01:16:27股票什么东西是有负相关性的一项资产,它适于长期持有,完成它的文化功能的同时也完成了它的一个经济和金融的功能、资产配置的功能。机会还是很多的,我跟刘尚勇先生说机会很多的观点是一样的,但是说我们所持的原因是不一样的,所持的原因就是说艺术品它的价格的上涨,任何获利的东西,其实有两种,我知道刘尚勇介绍了一个让大家心惊动摇或者是心惊胆战的,当然这个惊一个是惊奇的惊,一个是惊讶的惊,这个词不一样,观点是什么赚钱?买真的东西不赚钱,买假的东西才赚钱呢。(笑)但是这个东西是这样,买假东西你卖得出去赚钱,买假东西有可能你卖不出去,卖不出去就赔钱了。

  还有一个东西,这个东西赚钱如果对于财富人士来说,我觉得还是次要的,你赚钱还有一个moral basis还有一个道德基础问题,这个东西很重要,你赚不踏实的钱是赚的踏实的钱,是赚的所谓现实境好与人相安的钱,还是让别人所谓击鼓传花再冤冤相报的钱,这个是不好的,不一样的东西,有一个moral basis,道德基础非常非常重要的。当然赚钱除了买假的东西能赚钱,那是利用所谓叫糊涂买糊涂卖还有糊涂来等待,资讯不对称永远有新入市、上学的、交学费的,其实我觉得它的社会效果是得不偿失的,是在大家不断地做一个谁都不能吃的一张大饼,就跟雾霾一样,等于是有一些孽障,有一些孽缘的东西,这个东西不好。

 

  怎么讲呢?我们知道功能、诚信只有在一个诚信系统里大家才可以有一个正激励,一般在拍卖里头你买假了,一般谁都不认为你再卖假,不认为你有什么01:19:36,不认为你有什么罪过,你就是觉得既然市场买的就把这个假东西放在市场里,自己认为是假的,实际上对于01:19:46有经验的买家他肯定不会再买假,一定是没有经验的买家,没有经验的买家一定是财富人士中对这个东西还有一个向往,还有一个美好的向往,不管他是作为盈利来讲还是他的文化魅力,你要使他的向往当头一棒,你知道买假之后会觉得非常有挫折感和觉得人心叵测嘛,这个东西它不是一个Credit society,不是诚信社会了。从诚信社会讲,Credit society讲就是北欧最好,德语系国家次之,欧美都好得多,再往下面是拉丁语系的国家,法国、西班牙、葡萄牙,再往下是什么,跟拉丁语西差不多的是斯拉夫语系的国家俄国,中国绝对不是一个诚信环境和诚信信念和诚信道德好的国家,这个东西跟你的幸福感和人和人之间互动有很大的关系。反正你们如果要是谁把小孩移民到国外去,我相信他在国外长大绝对不愿意回来,首先诚信系统他就受不了,这当然是题外话了。

  讲艺术品怎么能赚钱?我接着就是买假的能赚钱,这是一个01:21:25,就是你怎么能从卖假的一定要坑新入市的人,不但要坑新入市的人,还要坑新入市的富人,以前这个东西是一个专家,特别是贩子去骗富人,贩子以后没机会了,贩子富人对你充满了戒备和疑虑,只能富人坑富人,而且这个东西已经都转移到富人手里了,假货。(笑)这个事不好。

  我说让你买01:22:21让你买你买得起的,你买得着的,市场还有一定可能性的,同时你又喜欢的东西,这个东西最能赚钱,为什么?是能这样,这个东西是很多新的门类,可以说无限的门类,如果你们的功能不是把东西买下来,你们的功能是如果你作为收藏,尤其是暂时在经济需求还没有的时候,你暂时代管它、保存它,任何一个艺术品都是在充分认知之后有一个价格的爆发期,你在爆发期的时候你就能够赚钱了,你们的功能是你们不是做一个01:23:05,你们不是一个单纯地藏了被动物品的一个藏家,你们是一个01:23:11意见领袖,你们是一个01:23:15你们是一个品位的制造者,你们在花钱的同时要推广一种有文化、有品位、有格调的生活方式,要找到这个载体,这样就是中国的企业收藏到1%几,全部的企业,国外已经49%-50%几了,换句话说有大量的富人一定要改掉吃喝嫖赌,单纯买房,所谓家变养小三的生活方式,他有一部分资产精力和爱好要投资到艺术品上这是肯定的,这是大势所趋,这是由富变贵,不管是在富二代身上还是在他退休以后的资产配置转型上是一定的,所以这个机会还有都是。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讲,就是说大家如果是确实在艺术品投资,你们一方面学习,一方面也是要做一个品位的构建,不是市场流行什么你们就去买什么,也是你们喜欢什么,你们就去提倡什么,大家共同与一个所谓价值的建构和价格的建构,大概是这么一个意思。种类还很多,就是可以投资的品类很多。第二个我就讲标准,我们现在讲了四条标准,一个是专家的,一个是所谓传承出处的,一个是风格质量的,我又说了国外的收藏之所以成功是对自己不信任开始的,中国的收藏之所以失败是从对自己的信任开始的,你自己的不信任就要咨询专家,你咨询专家非常简单就是以医喻鉴,专家其实就跟医生一样,没有一个包打天下的医生,也没有一个包打天下的各个门类能够通跨的一个专家,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在这个意义上讲,刚才一个学员讲,我们讲讲两张张大千,哪张是真的,哪张是假的,那是专家的工作,那是形而下的事,那是器的事,我现在讲的是道的事,是形而上的事,是方法论的事,我讲的是你在不懂的情况下来怎么操作,而不是你在懂的下你怎么操作。

  如果你想享受这个过程当然你可以跟练太极拳一样,你要成为某一个门类的专家,那是完全可以的,你享受这个过程;如果你要侧重一个结果,即使你在这个过程里你跟学拳一样要有一个老师才能学拳,你跟学医一样要有一个老师才能学医。

  简单地说,就是说你一定要从不相信自己开始,要咨询专家。

 

  哪里去找专家呢?如果你病了,你当然知道哪里去找医生,你知道社区医生什么样,你也知道三甲医院的医生什么样,你也知道专家什么样,你也知道专家有时候貌似专家,也可能是到他的诊室是他的徒弟在看病,也可能他给你应对和施诊特别简单、简洁,两三分钟就把你打发走了,因为他根本没有时间给你做细致的诊断。专家跟医生看病是一模一样的,所以如果你知道在北京行医难,可以说在中国在文物市场上你要找一个专家,由于我们没有普遍的机构性的服务,你找一个专家比你生病找医生还难。

  专家哪有呢?简单地讲可以说有两方面的专家:一方面是非盈利的专家,一方面是盈利的专家,非盈利的专家就是在博物馆系统,科技系统,学术系统;盈利的专家就是在古玩城,在拍卖行,在古董店,在不同的层次上。盈利的专家和非盈利的专家各有优缺点,你要典型风格,要求质量,要不计代价,甚至要一个学术上的话语权,你应当找博物馆的专家,学术机构的专家,教学机构的专家,你要看真伪,你要找性价比,你要知道这个东西是否有赝品和做假的可能性,你要找一线的专家,这个很清楚吧。博物馆的专家是不懂真假的。一线的专家最大的可能性是一线专家由于有利益冲突,他对别人要卖你东西都说假,他对你要自己卖给你的东西都说真,这些矛盾都是可以化解的,你必须得整合资源。

  这个资源是怎么整合的呢?简单地讲,这是博物馆的专家,文化机构的专家,他有话语权,无论从价格和真伪上你都不应当对他有太多的期待,但是质量、风格、稀缺性你可以请他们看。在质量真伪、性价比、 conservation就是保存状况上只有长期从事交易的一线专家才有这么一个专业的可能性。这种人你怎么接触呢?这种人不是easy01:31:09就是你想找他你就找他的,同时也非常简单,就是说比方说有个同学说找我,说你帮我看看张大千吧,你帮我看看齐白石吧。只要我不在一线交易,不要说三年两年,三个月、两个月我根本跟不上形势的发展,我看不了。大体上我都能看,所以在现在这种高科技的手段已经可以所谓以假乱真,有复制、有高仿、有微喷、有加笔,有各种原作来支持复制品的情况下,我只能给你提供一个原理,你找第三方,就是谁卖谁看,谁买谁看,你讲嘉德卖你找翰海看去一点用没有,其实能卖不能卖是他的营销能力和主观判断两个事加起来,他主观不看好你替他非常简单的就跟你跟你们的子女或者你们的父母替你选对象一样的,你能接受吗?你绝不接受的,你的对象你做主,你能卖什么东西你做主,我跟你说艺术品现在绝对不是标准化产品,除非有传承出处、反复著录、反复出版、反复发表,这个东西已经铁板钉钉的一个定案,这个我们会看。你拿一个毫无传承出处的东西吓死你,我们一般知道的什么东西呢?就是东西的出现概率,就是说你突然冒出一个人来说我是32年参加了红军,你给我恢复什么吧,中央档案局给我补份档案吧,谁给你证明,没有,现在领导你认识谁,没有。你得编一套故事,没人理你的,从地方组织到中央机构都没人理你的,作品出现跟这个一模一样,好的作品不可能,天潢贵胄毫无出处,冒出来一个自认高贵血统,哪有那种事啊,而且现在假的是遍地流行,所以这个东西如果是这个东西花很贵钱买的,而且毫无传承、毫无出处,你就只能谁卖你问谁,最好的办法谁卖给你你找谁去,这个事情没有办法。专家你还是我个人认为只要你第一要诚恳;第二你要付费,你还是能找到博物馆专家和商业专家替你看这个东西,但是我可能说的都很傻很天真了,我现在说的。真正有假货的人,他找专家,早不用找专家了,他跟专家第一句话就说我的东西哪儿来的,我的传承出处如何好,让专家现成接受他的,他不能容忍任何对他这个东西的挑战、质疑。嘉德也给你拍不了啊,保利也给你拍不了啊,只能所谓高挂免战牌,就是您这个东西真好,但是现在暂时市场不适合,您再看看下一季,给您送瘟神送走了,这种绝大多数都是这样的。所以还是我们一旦投入了很大的钱之后,你就有了一个moral basis,你就一个道德信念,我凭什么吃亏,所以我一定要卖出去,你的卖出去其实真是我觉得真是冤冤相报的,你这个贪嗔痴最好变成断舍离,这个东西你能卖就卖,卖不了只能不能卖就完了,大概就是这样的,因为我知道还有很多比这复杂得多得多的例子,有很重要的客人把十几年前买的张大千反复著录、反复发表的,但是著录发表都是假的,现在由于张大千研究得日益深入,几千万的东西现在被断定是假的。当年他就意在犹豫之间,就是佳士得那个时候叫01:36:58行政主脑动员他,他是很重要的客人,他买了之后根本卖不出去,他打算起诉佳士得,这事怎么办?我觉得就是都还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因为他起诉佳士得也是很被动的,但是这个案子一拖就要两三年,而且是在香港卖的,人是美国人。这是专家。

  在咨询专家实际的状况是这样的,在西方你接触专家最简单的方式就是你成为博物馆的捐赠人或者是理事,因为每个博物馆至少在美国都需要01:37:54,需要这些有身份的人,你要给他一些捐赠或者有一些重要藏品给他长期借展、支持他的工作,他的curator就是业务主管会尽心尽力地帮助你建立一个长期的收藏,但是詹姆斯瓦尔特,刚刚离任的屈志仁、迈克01:38:21字画部、器物部的负责人,都是非常好的学者,詹姆斯瓦尔特也是香港敏求精舍近三十年来的资深顾问,他们都也好的眼光,而且有大量的社会资源,包括底下做生意替你看。但是如果你没有大量的资产和做一个非常大额的捐赠,你作为一般人找他,他没有时间伺候你,他根本没有精力伺候你。

  我觉得就是如果你买很贵的东西,你就按照这个流程走就够了,就是我说的风格、质量、专家共识、传承出处、著录发表这三层一卡,一般跑不了的。

  还有些人我知道一些著名的投资人,我看他的名单上全都是一线专家,我们对这个事,我个人非常不认可,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上海博物馆馆长陈燮君都在他的名单上,怎么可能啊,一个所谓副部级正局级的专业官员一天到晚伺候你一个民营收藏企业去,门都没有。一个好的专家,还是你affordable、01:40:04就是你找得找,你付得起,你够得着,你攀得上,能够尽心尽力为你服务的,而且我认为是百步之内必有芳草,我不认为越也名气的人越能看东西,绝对不是。我非常坦率地跟你们说,你拿张大千来我不会看,我多年不做张大千的生意了,我怎么会看啊,我不可能会看,我说的都是不负责任的话,我也不挣这个钱,我也不要这个名。有没有会看的?当然有会看的了,谁会看?拍卖行的有真会看的,有假会看的。你比方说CT张,苏富比香港的01:40:57,我们苏富比的同事,后来在林百里那儿做他的张大千收藏的业务主管,做了十几年了,他们大量长期接触最好的张大千的东西,他们都会看,但是一般找不着他。但是如果你特别诚恳,你托人或者你付款,你不有付钱,只要你不是强迫他们来接受你的意见,让他做托儿,(笑)他还是会告诉你一个实话的。我觉得大部分其实私人收藏现在已经到了很恶劣的一个魔杖了,他不是追求专家意见,他是所谓要操作和利用专家罢了,所以我有时候说的是很傻很天真。所以专家早都吓得到望风而逃了。

 

  咨询专家,这个专家得有什么的资质,或者Qualifications资格来作为专家呢?非常简单,专家其实就是我觉得有三个事:

  第一个事就是有大量的过手真品实物的经验。就是知道假的是怎么假的,没用的,只有知道怎么是真的才能知道是假的。不知真何以鉴假啊?这是第一点,你要大量过手真品实物的经验,一般人是没有的。

  第二个,这个专家得有在市场一线对市场的趋势、存在的概率、风险、出现的频率、风险得有比较敏感的交易知识。这个东西很可能出现或者很不可能出现,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至少我认为就是你得有一个与时俱进的交易方面的情报系统,博物馆专家根本门都没有,谁告诉他什么情报,老布什卸任之后人家问你对伊拉克战争还有什么前景预设?老布什说,大意就是说现在坐在总统的座位上是我儿子,说已经没有中央情报局给我提供任何关于伊拉克的情报了,下一步我们采取什么军事行动或者是什么决策,我没有情报做基础,我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判断。

  由于中国的造假规模和造假水平,情报系统的支持是绝对必要的。这个情报系统根本不可能呈现在任何学术著作上,就是你得有这种交易经验,专家。专家还有一点就是你最后是追究一个专家共识,就是有几个专家都有一个共同人头,同时你请的专家你还要避免一些所谓利益冲突。这个利益冲突对于特别有钱收藏者来说或者投资人来说,是很有可能的,就是说你不能单纯地信任一个交易商,你又不能不依赖这个交易商,你要有一个第三方意见,你要避免有时候第三方意见由于大量的回扣利益在貌似独立的鉴定意见里边,他由于要做托儿,或者要做一些好话,形成和你利益冲突的一个判断。比如说我向IRS美国国税局为客人做免费捐赠报告的时候,我要填两个声明和一份简历,一份简历是我为什么有资格要做这个事,我有什么从业经验,两个声明:一个是我和我所鉴定估价的东西没有任何利益相关性,就是说不是我介绍买的,不是我推荐卖的,我在里面没有股份,不是我经手交易的,这是第一点,就是这个东西我的估值与我的个人利益没关系,不是我买不是我的,所以我才估值,是为了他避税用的;第二个声明就是我做这个鉴定,我做这个估值,我是按我的专业,按小时收费,我跟律师一样,别管我是三百、五百还是一千两千美金一个小时或者按件收费,这一件我要一千美金,或者这一件我要八百美金,三百美金都可以,而不是按你估值的百分比收费,这两点是美国国税局要求的。

  这是现在讲了,一个是学术机构的专家、博物馆的专家,一个是所谓交易方面的专家,讲专家所谓关联交易和避免利益冲突。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说不一定是要找最有名的专家,所谓百步之内必有芳草,有的时候地方上比如说龙泉窑找龙泉一定比在北京看得好,定窑你找定县的人去一定比北京看的还好,所有这些人在北京都有窝、都有点,都有代办处,你都要找一个专业人代理你,你就可以得到一个很好的比较全面的一个资讯了。也有真正民间的,他没有话语权,但是他是有知道真伪的这个能力,这个不是能力,这个知识。因为他可能不但知假他还造假。但是这些知识你是都可以买到的,如果你像所谓情报人员用钱去买的话,总之中国的收藏你不可能用一个完全放心的,依赖一个平台或者一个渠道就完成一个完全没有赝品的收藏过程,这是不可能的,专家不是01:49:27,不是跟医生一样垂手可得的,你需要有特殊的人事关系做一些渠道或者是去接触他们的一些安排,大概就是专家的意思,而且你找一个专家是不够的,你找一个方面的专家也是不够的。最主要的是你要善听善断怎么善听善断我们再说。

  慎选渠道:

  不管是拍卖公司还是私人商家,由于拍卖公司在中国不担保真伪,都不能够保证你买的是一个真的和性价比好的东西。简单地说,就是每个人对渠道有不同的偏好,好比说有的人喜欢看中医,有的人喜欢看西医,有的人相信这个医院,有的人相信那个医院,根据你的熟悉,但是很重要一点,就是我们多多少少要找一个有声誉的渠道和经过反馈有保障的渠道。什么有声誉渠道,就是不但你说好别人还说好,不但别人说好还有其他人说好,这个是有声誉的渠道。有声誉的渠道虽然有可能犯错误,但是还是以诚信赚钱,但是这种渠道多多少少价格要比一般渠道贵一点。

  第二什么叫经过反馈有保障的渠道?就是说你买了一个杯子也好,你买了一张画也好,你拿给别人看,别人认为是对的,你经过反馈,你可以再找他去。

  据我所知一般的买家多多少少都会形成渠道依赖,就是你用熟了一个医生你老去用一个医生,你用熟了一个理发匠你老去用理发匠,最怕的是你相信自己的独立判断,哪儿便宜你买那儿,买的一屋子东西全是假的,你不形成渠道,哪儿便宜你买那儿,这种人很多,这种人也是重在过程,不太在乎结果了。

 

 已经建立的渠道,已经非常有声望的渠道是是比没有声望的渠道一定好呢?也不一定,比如有的人专门在佳士得买,在苏富比买,他不在中国的系统里买,他不知道外国的系统你可能买不假,但是你可能买不好。你完全可能买不好。你对渠道不能形成盲目依赖,比如佳士得买,你到苏富比卖,除非你是他最好的买家,他不会把最好的东西推荐给你,如果你只买得起二流的货色,他不可能给你推荐一流的物品,他最主要的是把所有的东西都能卖出去,所以你买得对你也不见得买得好,我们说你想买有两个前提,你想买不假,第二你买不赔。但是在苏富比、佳士得买,有三个保证:第一个保证是它除了中国字画以外,大多数门类尤其是官窑瓷器或者器物,它有真伪担保,五年之内都可以退。比如说乾隆御制这个杯子,他叫乾隆01:54:16,乾隆款、乾隆漆,换句话说他不是乾隆御制,乾隆款光绪漆,光绪仿制乾隆款的,如果他用黑体字标明是乾隆款乾隆漆五年之内包退。你拿出来卖,三年之后我发现这是假的了,钱我已经早付给拍卖行,早付给寄售人了,他怎么退啊?他用它的表现退。只有两个人以上有证明,五年之内都可以退,尤其是检测是客观的都可以退的,热释光是可以检测的,官窑瓷器因为年代太近,而且有损检测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用,宋以上瓷器和陶器一般都要经过检测,检测出来都要退。我买过东西,我买过定窑的,我认为很好很便宜,但是我怀疑是假的,我买了之后跟他说我要做检测,我到01:55:21检测。检测出来不对,我根本就没有付钱就完了,而且他还非常谨慎,这是第一,可以退。

  第二由于他要退,他必须非常注意他供货商的诚信和传承出处,就是他有一个比较严格的筛选标准和供货系统。我觉得这是第二点,就是比较好的渠道与比较差的渠道的第二个优势,就是它的供货系统和层层筛选机制比一般的拍卖行强。

  第三个就是如果他有关联交易,至少在那个专业体系里面他不是违规的问题,他有违法的问题,他要承担刑责,所以一般他不敢,我们在西方不敢这样做的。在主观、客观还有货物渠道上,相对都比自律性较差的国内拍卖行好一些,它有一个鉴定流程,有一个制度保障。

  剩下渠道除了拍卖行之外私人商家好不好呢?私人商家01:56:46所有大的交易商像01:56:51,和他的儿子,英国几百年一个交易商都是以家族和个人姓氏命名,换句话说在一个古董交易里credibility诚信,他个人名誉是他的保障,他的商店不是这个斋那个堂,都是他个人姓名,他叫01:57:18,他是我跟你互相认识的有一个人格担保的,我是一个坐商我也跑不了的,所以他会尽量地谨慎。尽量谨慎假的卖给谁啊?假的送给01:57:39,送到不以个人名义买卖的交易场所,批发场所,01:57:48垃圾厂、装卸厂,哪儿?拍卖行。所以拍卖是Wholesale trade是批发交易,私家画廊是Retail trade,是以一个个人诚信为基础的零售交易,这是跟中国完全不一样的。

 

  那么你在个人画廊买好,还是在拍卖行好?完全看你的风格,看你个人的偏好,有的人专门在拍卖行买,专门买封面,不光是刘益谦,还有一个香港的叫欧什么,官窑之王,专门买封面的。罗伯张张宗宪这个人从来没有跟我们商家做过一笔生意,他老在拍卖行买,所以有的人宁可负担拍卖行的交易费用和佣金,他利用拍卖行所谓公正、公开,他有一个咨询班子为他挑最好的东西,而避免很多私人商家不能够在短期内汇整大量的交易信息请很多人看的这么一个缺陷。

  也有的人专门通过私人的渠道来买东西,譬如说工艺山房黄花梨,叶诚遥叶医生他基本都是通过01:59:52,吴嘉安来形成自己的收藏,多年了,二三十年了,他在纽约卖过两次卖得非常好,升了多少倍。有的人偏好通过私人商家来建立自己的收藏,有的人通过拍卖行来建立自己的收藏,有的人在拍卖行里边专门买某一品类的,有人专卖买最贵的,呈

上传日期:2014年07月2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