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北大文化投资平台培育工程/刘尚勇《书画鉴定》 >[第5集]刘尚勇05集:书画鉴定的困惑

视频信息

名称:北大文化投资平台培育工程/刘尚勇《书画鉴定》刘尚勇05集:书画鉴定的困惑
 

  刘尚勇:这个课就更广泛了,就不是围绕着《功甫帖》,当然里边还要举《功甫帖》的例子,是更广泛的就书画鉴定当中遇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做出一些解答,你看第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在书画鉴定中其实会遇到很多困惑,因为大家可能没有参加具体实际工作,我们是天天在一线,我们每天遇到的问题都是说需要鉴定,人家拿来一张画首先问你刘总这东西能上拍吗?你说不能,他说什么原因呢?你不好讲,最后他说真的假的,你也不好讲,这里边有困惑,到底一个画如何看真如何看假,刚才我们说古的画是很复杂的一件事情,很近的画是不是就很容易解决呢?真假问题也不一定,我们再继续看。

  首先这里边有一个问题我们没有一个权威的鉴定机构,也就是说很多人都在鉴定,我们会听到很多意见,比如说这个人说真,那个人说假,张三说真,李四说假,我们听谁的?谁的意见更重要?这里边就会遇到很多问题,我们在工作中经常碰见一个问题就是画家给自己的画鉴定,最近文化部还特别夸张地做了一件事情,他隆重推出画家自己给自己鉴定这件事,他有一个备案制,就是你画了多少张画,你到雅昌去做备案、认证,最后人家买了这个画以后跟你比,雅昌认证里边没有不真,雅昌认证跟你一比一模一样,真的,看似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但是他又给我们的鉴定又增加了新的问题,在雅昌网上没有被著录的画怎么办,我们知道画家他不是凭空画的,小时候就画,年轻时候的就画,不是说有了雅昌以后才画的,在有雅昌之前的画怎么办,有的画家这一段就不鉴定了,有的画家这段也鉴定,比如说这张画现在在我手里,我拿去拍卖,于是乎在雅昌网上有一个图片,于是乎画家也鉴定,假的,可是你一说假的又跟刚才那个《功甫帖》似的,这个时候这个画不是你的了,这个画是我的,你有什么道理说我的画是假的,这画不是你的,你凭什么说我是假的,他不高兴,因为我是花钱买的,为这事有藏家跟画家打公司的,这是一个方面。再有一个方面就是说好了,从今天起我们画家画的每一张画都在雅昌备案,都给你做一个图片,各备未来我们方便鉴定,但是我们又返过来问难道画家每年画的画真的都拿到雅昌去备案了吗?不可能,一个最大的不可能是什么呢?是画家有私心,有什么私心呢?他把税务局知道他一天画了多少张画,他要画的每张画都到雅昌去备案,于是乎他还有行情,20万一平尺,税务局可就高兴了,大家看这张画多少尺算算,那张画第二年你又画了多少张画多少钱,然后他就查了税务登记制,一看他可没有按年给我交过这么多税,于是乎税务官员就会到他们家去,比如说他就问史国良先生说是对不起,我是看了雅昌的认证,请你出示这些画是不是还在你手里,你要出示不出来,对不起你要跟我说你的画到哪儿去了,他说你这个画20万一尺你一送一个八尺的就是160万,你送人你送谁了?这不出问题了吗?你说你送给官员了,贿赂;你要说送给女同学了,也有问题;所以这个事情麻烦,然后史国良先生怎么办呢?干脆我先补税吧,你也别问我送谁的,但是你像画家他愿意吗?也不愿意。

  我们现在进入正题了,我们上午也讲到了有一个人叫张珩张葱玉的,他的一个最伟大的贡献就是他给我们提供了一门学问,书画鉴定学。

 

  书画鉴定学是我们要讨论的根本问题,因为我们今天来学的就是鉴定。这个人,在讨论《功甫帖》的时候我们讨论过这个人,因为他最早支持,他说《功甫帖》是真的这个人。这个人很厉害,他在民国的时候等于是第一鉴定家,那会儿他们家有钱,在上海,大资本家,银行家有钱,然后他买了很多画,他的所有的学问都是买出来的,他是我们中国近现代书画鉴定的奠基人,他写了一本书,这个书很小《怎么鉴定书画》,在这里他提出了一个最重要的核心观点就是这个,就是时代风格与个人风格的问题,这是当我们要鉴定一个书画的时候,我们依据什么去鉴定?当然我们现在说一句纸张、印色、墨色了等等,那都是太边缘的问题,最核心的问题他认为是这张画里边反映了那个时代风格和个人风格,他不是说是个人创作,他说是个人风格,也就是说包括他对《功甫帖》的认知,首先他认为这《功甫帖》是有宋代的风格的,有宋代风格的,时代风格有,个人风格有没有?有一点点,完全没有也不是,是有一点点的,他有时代风格和个人风格,至于说到底是不是他的那个手写的这个字谁也没看见,所以这个事说不清。所以就是说我们今天说是苏东坡署名的还是署苏东坡名,还是苏东坡创作呢?还是被创作的呢?只是这样一个问题而已,是苏东坡署名还是署苏东坡名,还是苏东坡创作还是被苏东坡创作,这件事情今天是我们在这里进行了讨论,但是首先我们先确定时代风格是个人风格是就完了,先到这儿。否则的话,再讨论下去就一辈子也讨论不清楚了,我们先讨论到这儿就结束了。所以它先给你划了一个边界,就是当我们讨论不清楚的时候,我们先有一个边界,时代风格是,个人风格是,我们先把它留下来,否则的话你把它忽略过去以后可能有重大失误。

  在张珩一个粗线条的,一个很小的册子写了这么一个学问了以后,这个学问在后来被极大的丰富了,都是由什么人丰富的呢?有谢稚柳先生、徐邦达先生、启功先生,当然还不止,有这么多人,他们包括了不同的派系和方法论和技术流派,比如说我们说谢稚柳先生,我们认为他是叫艺术鉴定,其实他比较贴近于风格鉴定,艺术鉴定和风格鉴定差不多,但是这个也常常被人诟病,刚才比方说《功甫帖》这样的事情,说你的眼界太宽了,什么都给放到苏东坡这个框子里头了,我们还不大认可这件事呢,你怎么也给放到框子里呢,但是谢老是怎么说的呢,谢老说对于古代艺术品我们念宽勿窄,因为你太挑剔了,很多东西就要被你抛掉,可是后人比体聪明,你要把这个机会留给后人。也就是今天我们大上体认定它是就赶紧留下来,保护好,留给后人去研究,所以这种艺术鉴定就不是那么精准,但是它涵概的面大,后来国家比较认定谢老的说法,所以国家文物鉴定小组的组长谢稚柳因为什么呢?他保护的面宽,于是乎从政治上考虑也要保护得多的人当组长。

  后边还有徐邦达先生就要技术鉴定,技术鉴定就涉及到我们刚才说的什么印色、纸张、款识、著录等等。

 

  启功先生是学术鉴定,他有很多社会知识和各种学术知识来支撑他的观点,包括刚才我们说的关于避讳字的问题等等,还有官职问题,古代有没有这个官职,你别把人家官职给写错了等等,这些都是很学术的问题,启先生比较擅长这个。所以说我们翻过来去看,也就是在张珩先生的《中国古代书画》或者叫《中国书画鉴定学》这个基础上又进行了发展,这是谢老的谢稚柳先生的,他是在一个艺术鉴定的范畴里,他讲究的是用笔的鉴定,用墨,这个用墨是这个墨的墨法,不是说使用的是油烟还是松烟的问题,是说他使用的墨法不同。然后造型、章法、望气。望气我们现在一般你要没有经过跟老先生一起鉴定你不大懂望气怎么回事,我们曾经跟着老先生跑过,对望气一开始不理解,年轻人说怎么望气,后来有一个叫徐半尺,徐邦达先生也被叫徐半尺,其实当他被叫徐半尺的时候他已经在望气了,这幅画被打开半尺,真的假的,实际上这是望了一口气而已,这个看起来很玄,我也想望气,人家一打开真的,假的,但是没人听,我说半天人家说你开玩笑呢,没人听,所以我望气没用,什么让望气有用呢?以前我们荣宝斋有一个老师傅,因为他出身不好,他只能扫院子,以前我们有一个四合院,四合院是贵宾室,来了首长也好,来了专家也好都到四合院里边坐,然为拿出一两张画看,包括有康生,有郭沫若,有田家英这些人,挂上一张画看,看好就买,看不好就算,但是这一看就出问题,一看就有争执,有人说真就有人说假,有的争得面红耳赤,然后实在争不下来的时候就所有的专家都发表意见,然后莫衷一是。有人说真有人说假怎么办呢?在最最没辙的时候就把扫院子的人叫进来,说张师傅来来,你的院子先别扫了,你过来看一眼,然后这个人扫一眼又出去了,慢点儿走,你先说说这是真的假的?真的,所有人也不问他为什么说真的,说行,那这张画买了,他是干什么的,他是望气的,他为什么望气就准呢?大家就信了呢?因为他解放前就是干这个事的,一天到晚弄画,他没什么学问,你让他说他也说不出来,以前都没有上面过学,但是他天天看,他就养成了他能够自然而然地跟那个画进行沟通,就是你按照他有老先生的话说,他说东西都能说话,它告诉我了这是真的。我说我怎么没听见,他说你不懂。因为他认为任何一个东西它是有信息的,而这个信息它自然而然能跟他沟通的,但是他是在另一界沟通的,在我们这一界很难沟通,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沟通的,他一般扫地就跟人沟通了,他很灵的,他一看说这是真的,为什么真,它自己就告诉我是真的了。他没有知识,他只能说这句话,说这张画已经告诉我是真的了,这件事看起来挺神的,叫望气,一会儿我们也望望气,刚才栗老师也买两张小画,没有任何佐证,他居然就给买回来了,谁说这个是真的了,他凭什么敢买,你能说它是真的吗?但是他花钱买了,什么原因呢?望气。看着气息就真,说不出道理,绝对真,一片自然,天真烂漫,你看不出那个做假的猥亵纠结的东西在里边,没有,一说就真了,这也属于望气,所以你要望气重要吗?很重要,所以在很大情况下都必须望气,所以将来我们一出去,将来我们要出去你不要羞羞答答的不敢表明态度,人家一问你真的假的,真的,你只要手里拿一个有圆珠笔没有,嘎嘎能够摁那儿,你摁,不响没有关系,你一摁一看这个头没出来假的,真的,这已经就是半个鉴定家了,再加上你还有望气经验,你现在背后啪啪一摁头出来了,真的,然后你再望望气,差不多他能说服你真的,你就买,基本上你就是60%-70%是鉴定家了,所以说你要敢于发表意见,你不发表意见永远不懂,等发表完了你买个假的回来你就琢磨了,怎么我摁了半天,还买一个假的回来,说老天爷欺负我还是怎么着,那会儿你就好好研究了,那会儿你就真的就懂了,所以这都是简易入门秘诀,你们老师跟你讲半天没用,我有简易入门秘诀。这是望气,不要小看望气这个事,当然了,你说我想当徐邦达这样的鉴定家,我不想当谢稚柳这样的,可以你要对那一代的作伪手段双钩廓填要有所了解,怎么双钩廓填了,你要有了解,作伪手段,还有辨伪方法,既然有作伪的就有辨伪的,一正一反,还有品评标准,历代人都是怎么说的,这是你要想当徐邦达你要把这些东西要弄明白,当然了还有启功先生就更了不起了,他有无限多的知识,他几乎把中国所有的书都看过了,都背脑子里了,文献著录,哪一年这个东西被谁收藏过,他能说得很清楚,史料、依据、文物、旁证,启先生厉害,如果说启先生能够把一个流传有序的东西说清楚,那是很厉害的,我们还以《功甫帖》为例,比如说我们作为上博的专家,我们想认定《功甫帖》是假的,但是你要小心,前边有几座大山挡着你,第一座大山徐邦达,他说真的,不但真,而且精,神采飞扬,那好了你要想把徐邦达推翻,你有这个功力吗?你是不是得在这一方面得超过徐邦达,你再说是假的,别人才可以相信,否则的话人家说徐邦达多牛啊,人家会这个,你会吗?你凭什么说假的,所以说你说的话没分量,就跟我说的,我说真的假的没用,你说你自己自言自语没人听。

 

  除了徐邦达前边还有谁?张葱玉,奠定了中国书画鉴定学这个学科的这个人说真的,你要想说《功甫帖》是假的,你得把张葱玉给干掉,那就难了,张葱玉这一辈子买了几千张画,都是最贵的画,都是宋元,都是最贵的画,那会儿有无数的钱可以花,那会儿他们家有钱,你现在没有这个机会,国家有钱他不给你,他不让你画,你想超过长从医可就困难了,长从医可是买了几千张画,而且买的都是大名家的画,你有这个经历吗?没有,你想超过张葱玉容易吗?不容易,你再往前算,再往前又遇着翁方纲了,翁方纲大学问家,你说你的学问有翁方纲那么大吗?又难说了,再往前面谁,安岐安仪周,所有的宫廷4清代宫廷收藏乾隆皇帝的《石渠宝笈》收藏,全部是以安仪周的收藏为基础的,你能超过安仪周吗?安仪周前面又是谁呢?项元汴,明代的大收藏家,中国古代所有的重要名迹,这是书法也好,项元汴也好,都有项元汴的章子,项墨林,你的章子有意没打上去过吗?没有,没有人让你打,我收藏了一张唐伯虎的画,让上博的某某专家你给我打个印吧,不可能,你别打,你说你的印也没机会打,你怎么能超过项元汴呢?再往前追又追到义阳世家傅氏,义阳世家是南宋的大收藏家,跟贾似道一起玩收藏的,你有这样显赫的历史吗?也没有,所以我觉得还是苏富比说得对,别轻易否定前人,因为你想否定他,你要翻过这么多座大山太难了,绝对不是三个专家能翻得过去我估计三万个专家都翻不过去,你还甭说就三个了,所以三个专家携手下山闯荡江湖,结果阴沟翻船,不但没有一统江湖,反而是阴沟帆船了,所以要小心,这些前人奠定了书画鉴定的这门学问,每一个人都不是白给的,不是白给的,你可别轻易想超过他们,你想超过谢老吗?你很难,超过徐邦达很难,超过启功也不容易,你要看多少书啊,没机会了,这辈子也看不完那么多书,因此想也甭想,算了,睡觉。你看人谢老提出来了,这一件东西是大家认为是王羲之的《姨母帖》,当时谢老一望气说不对,说这是元人仿,为什么元人仿呢?他在这里边看到了,看到了这个笔法里边在里边有,他看到了好像有赵孟頫,他在这个里边感受到了赵孟頫的气息,感受到了赵孟頫的气息,因此他诊断望闻问切,望气,望闻问切,因此他断定这是元代仿的,所有人都认可了谢老这个观点,这件东西不应当是王羲之的,而应当是一个元朝人的纺织品,这是谢老对我们文物鉴定学的一个重大贡献,当然我们上博后起的三家专家也想进行贡献,但是没那么容易,因为他必定没有讨论到文物的本质,讨论的都是细枝末节的事情。这是徐邦达先生,他认为有些印是假的,有些印是伪造的,徐邦达先生他还会,他也是很有学问的,他用了启功先生的办法,他就发现文徵明,如果是他因为文徵明叫文壁,文壁,如果是写文壁这个款用玉字的假的。如果文壁是用墙壁的壁,虽然不好听,真的,为什么呢?徐先生做了解释,是因为他发现他查出来文徵明还有三个兄弟,他这个兄弟是怎么起名字的呢?文奎,还有叫文室的,文墙壁,文徵明是文墙壁,这是文室,这是文奎,他发现这是二十星宿,也就是他父母在给孩子起名字的时候是按照每个星宿给儿子起的名字,今天是奎星我们就叫文奎,现在到了壁星,我们家儿子叫文壁,现在到了室星,二十八宿的室星我们就叫文室,是这么起名字的,因此文徵明不会把自己的名字起错的,他不会写错的,他要署文壁,我们刚才说写齐璜还是写齐白石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把自己的齐璜给写错的,文徵明要写文壁款的时候一定不会错了,这是父母给起的。土字的,但是我们看到的大量的写文璧款的都是写这个玉的,这是造假的,因为造假的人有两种情况,一他没有这个知识,他觉得这个这个璧比那个好听,谁起名叫墙壁啊,文壁,这多难听啊,文壁,璧玉的璧这个好听,你看这么大个文人还是叫比喻吧,望文生义就起这么一个名字,还有一个说是造假人都很有良心,他故意把字写错,然后让你看着,我没有说文壁,我说的是这个文壁,你误认为是那个文壁,那么就是说造假人很有良心故意把字写错,这两种说法都有意思,但是起码人家徐邦达先生考证出这个很有意义,这个时候他有很多实证的东西来说明这个问题,比如齐璜是玉字边的璜,如果他写成弹簧的簧对不对呢?肯定不对,如果哪天齐白石把自己的画写得齐璜,写成弹簧的簧了,那肯定不对,那么这些都属于实证性的,所以你看在技术上徐老师非常扎实,所以徐老师说这个东西真你要想否了,你得比他更扎实,很难,当然也不是说我们完全不能超越前人,这是启先生的,启先生他就发现这里边有避讳字的问题,有避讳字。他因为这里边避宋代人的讳,所以是避什么讳我也忘了,反正避的不是这个,肯定不是到唐代,这是避讳字。

 

  我们知道这是冯承素摹本,这是褚遂良摹本,这是虞世南摹本,这三个摹本都在,原件在哪儿呢?据记载在李世民的墓里,当时李世民去世以后他向他的统治团队提出了唯一的要求说我作为班长马上就要去世了,你们继承我的大业,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们要把《兰亭序》放到我的坟墓里去,因为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我终身都喜欢这件事情。你们留下什么呢?你们摹上几本,当然摹了很多,其中我们留下的主要是这三本,当然摹得最好的是冯承素摹本,现在我们一说《兰亭序》都是拿这个,这是冯承素摹本,这是临的最有神采的。但是这个讨论围绕着一个什么问题说的呢?围绕的不是这三件东西说的,围绕的是说王羲之写过这玩艺儿没有,王羲之写的是这个样子的吗?是这个德行的吗?讨论的是这个问题,虽然现在不讨论了,但是我们也可以翻过来讨论讨论,因为我们要学鉴定,这里边有个什么问题呢?解放以后郭沫若经过大量研究,特别是当时有很多大量的考古,因为我们不断地在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挖地,这样很多资料被发掘出来了,加上考古学的发达,郭老就看到了很多魏晋的墓志铭,我们知道六朝的墓志铭是非常非常多的,光我们海淀区,因为我在海淀区参加过文物普查,北大这一块都叫做海淀区,我参加过海淀区的文物普查,光海淀区一地的六朝墓志也得有几十块,唐代墓志上百块,我还参加过海淀区的文物普查,但是我们看到了大量的六朝墓志,因为它都是刻版的书法,有的就没有刻,就是拿朱砂写完了就没有刻,直接就埋地里了,来不及刻,因为要赶紧下葬,但是我们看到的六朝的所有所有的字都没有这样的,都没有这种字,这种字就是唐代兴起的字,在六朝的时候没有这种字,因此郭沫若先生就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他说《兰亭序》根本就不是王羲之写的,因为在那个时代就没有人写的字是这个样子,而写成这种样子的字是唐代以后,他要说的是一个什么意思呢?当然后来为什么毛泽东也好,一些政治人物进行干涉后来这个事情不要讨论了呢,他要说他潜台词郭沫若潜台词是说的什么呢?是说李世民这些人他们是从贝加尔湖以西那个地方来的,以前那个地方还都是中国的,现在都是俄罗斯了,他们是鲜卑族,是从贝加尔湖以西跑过来到中原来当了皇帝,而中原是一个文化昌盛之地,一些少数民族的骑马打仗的人,居然作主中原,中原的文人是很不服气的,这个跟康熙当时遇到的问题一样,中原人很不服气,不服气怎么办?李世民他要彰显他的水平,他就说我不仅打仗能把你们打服了,我写字还能把你们写服了,你们汉人不是最牛B的就是写字这件事嘛,都说谁谁写得好,你们还有一个书圣叫王羲之,于是乎他就花很多钱去买王羲之的字,终于花钱花了很大一笔钱买到这样一幅字,叫萧翼赚兰亭,在历史上有这个故事。怎么怎么从王羲之的后人手里把这个买下来了,这个故事编得非常好玩,萧翼赚兰亭在历史上是一个非常著名的故事,但是郭沫若先生发现一个什么阴谋呢?因为李世民自己也写字、刻碑,他发现李世民的字跟王羲之的字几乎差不多,他说噢,原来李世民搞了一个阴谋,是说我写的字几乎就是书圣,如果你们认为王羲之是书圣,是你们崇拜的偶像,起码我是亚圣。

上传日期:2014年07月1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