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CAFAM双年展讲座 >[第4集]福柯的“政治生命”及其效应(上)

CAFAM双年展讲座

视频信息

名称:CAFAM双年展讲座福柯的“政治生命”及其效应(上)
 

  相关链接

  福柯的“政治生命”及其效应(下)

  2014年4月10日下午两点,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举办了“无形的手:学术作为立场”系列讲座第四场《福柯的“生命政治”及其效应》。主讲人为首都师范大学文化研究院教授汪民安先生。

  王春辰老师作为本场讲座的主持人介绍到,福柯的“生命政治”与当今时代关系极为密切,而汪民安先生对“生命政治”有独特和较为深入的了解。随后,汪教授开始正式演讲,他提到,福柯的核心思想已经在中国流行了很多年,可能有些人认为福柯的观点已经过时,但实际上,对福柯著作的研究并没有完全透彻。福柯这几年关于“生命政治”的概念被重新关注,影响较大。

  为什么福柯的生命政治会引起很大的反响呢?汪教授认为要理解“生命政治”,首先要从福柯对权力的诠释中开始理解。权力是福柯一生讨论过最多的问题,福柯与传统哲学家不同的地方在于,他是用“谱系学”的方式进行研究,他讲哲学的时候总是有历史事实做依据,即通过在历史的谱系当中来阐发哲学思想。此外,他也不同于历史学家,因为历史学家不研究哲学。因此,福柯的权力是抽象意义的权力。

  大体来说,福柯提过最多的权力有三种。第一种权力为“君主权力”。17世纪之前欧洲社会的一切权力都在君主身上,君主是权力的顶点,是至高无上的权力。这种权力最重要的特点是“杀人”——这是一种禁止、制止、惩罚的权力。而在17世纪,欧洲社会结构发生很大变化,出现了大量的体制机构,君主权力式微。福柯的《规训与惩罚》提到了另外一种代替君主权力的权力,也就是第二种权力:“规训权力”。其特点是权力不再集中在至高无上的某一点上,而是遍布社会各个机制当中。这种权力开始对个体进行影响、管理、规训。目的在于把人进行锻造、生产,成其为某种个体,而不是消灭什么,这是其与君主权力截然不同的地方。到了18世纪,福柯发现了另外一种既不同于杀戮式的君主权力,也不同于驯服式的规训权力的权力,即“生命权力”。18世纪下半期,法国大革命之后,欧洲社会开始注重人的存在,开始投资生命。社会最核心的特点就是人口、民生,让人过得更好、更幸福,安居乐业,人们关注的是出生率、健康、寿命。总而言之,福柯发现欧洲社会的权力出现了这三种变化。汪教授进一步解释道,这三种权力是可以同时并存的,而不是出现一种权力就代替了另一种。

  由于18世纪生命权力的出现,政治也发生了变化,政治开始关注人口,开始把人当做生命现象对待。在这里,福柯重申了亚里士多德的“人是政治的动物”的观点。亚里士多德认为,人是积极生产于社会公共事物的政治动物,这是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与其不同,福柯认为,政治是通过管理、控制的手段,对人进行主动的干预。

  生命权力最重要的特点是保障人和民生,但在这里出现了一个悖论现象,即屠杀、战争、死亡愈演愈烈,这与生命权力截然相反。福柯对此进行解释,死刑并不是惩罚报复,而是为了保护他人的安全;君主权力时期的战争,是为了保护君主的荣誉,而在生命权力的逻辑下,如今的战争是为了生存、保护国民安全,使人民过得更好。这便是20世纪的战争逻辑:生命权力导致为死亡权力。在这里汪教授举了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例子,希特勒的种族主义逻辑也是在生命权力的逻辑之下,即为了种族的纯洁和安全,保持血统的高级和延续。

  汪教授补充讲道,福柯并没有进一步解释希特勒是如何屠杀犹太人。他提到了另一位哲学家阿甘本,阿甘本提出了“赤裸生命”(nude life)的概念。希特勒正是通过制定一系列法律,剥夺了犹太人的政治身份,使其变成如同动物一般的赤裸身份而进行残害。

  之后,汪教授谈到了对生命权力过于警觉的问题。他做了一个比喻:一个国家或政治共同体就像人类的身体,为了防范各种病毒的入侵而注射疫苗,但过度注射行为,对身体也会造成伤害。如今很多国家的现象都体现了这一问题,如美国为了防恐的监听行为等。生命权力过于警觉、敏感,也会伤害自身。

  最后,汪教授详细分析了生命政治的演变过程。首先是古希腊罗马时期,治理国家方式的目的是要成为正义和美德的国家。到了中世纪的基督教时期,国家治理核心目的在于“神意”。文艺复兴时期,君王作为最主要目标,便是要维护国家领土的统治,即君主的意旨。这些时期的共同特点就是,他们的对象都是超出国家之外的东西。而到了17世纪,治理的目标变成了国家本身,这被称为“国家理性治理方式”。那么,要如何治理国家呢?首先,要对国家进行全盘了解。其次,这个时期发展了两个方针:对内提升国力,这是无限的治理;对外要保证不被国家吞并,这是有限的治理。在经济上表现为重商主义,对经济进行计划、调节、干预。18世纪为“生命政治治理方式”,与17世的“国家理性治理”相比,18世纪的治理实行重农主义,对经济干预较少。其对内奉行“少管”原则,尽量少管,这是有限管理;对外由于世界市场的开辟,而变成了无限管理,具体表现行为如对其他国家进行入侵、殖民主义等。这是两种不同的管理方式,18世纪是自由主义方式,强调市场的作用。汪教授认为,如今我们社会的生活模式,还是延续了18世纪的模式,还是采取了自由主义的方式,这也是欧洲目前主导性的一个方式,但它并没有消除死亡和战争。

上传日期:2014年04月1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