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雅昌公开课 >【雅昌讲堂】王旭:王氏装裱的传承——揭比

视频信息

名称:【雅昌讲堂】王旭:王氏装裱的传承——揭比
 

  主讲人介绍:

王旭

  王旭

  王旭,生于1968年,从事装裱修复 30余年,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 “王氏装裱技艺” 申报人及第三代传承人。 1988年随父亲王庆仁先生进入北京画院学习装裱技艺。秉承家学仍采众家之长,遍访京城装裱名师,勤奋学习实践,形成兼顾家传与个人特色的装裱风格,修复过石涛、八大、扬州八怪、齐白石、徐悲鸿等众多古今名家作品。完成数项国家重大装裱任务,装裱作品被国内外重要博物馆、美术馆、藏家和政要收藏。2008年参与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举行卷轴设计,并在开幕式现场做装裱演示。曾在国内外举办多场书画装裱讲座。

  导语:

  中国书画完美的展示和久远的保存,其装裱的作用不容忽视。中国书画装裱的历史悠久,作为一门技艺代代相传。王旭老师所从事的装裱技艺,传承自爷爷王殿俊,如今已经历经四代人,百年历史,并于2009年被列为北京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本次讲座中,王旭老师将从多年的中国字画装裱和修复的丰富经验出发,为公众讲解中国书画装裱的基本知识,谈谈如何将破损不堪的书画修复如初,又如何利用装裱知识进行书画鉴定等。

  非遗传人王旭老师谈 “中国书画装裱修复与收藏”

  第六部分:王氏装裱的传承——揭比

  这些都是一些照片对比,我找一些比较典型的揭比,有揭比的看一下就行了。这是一张华世奎的画,他这张比较典型在哪儿?又有全色,又有补纸,又有揭比,他这张揭比不多,但是也有,这张月的下半部没有了,这是我揭的,这张还好一点,月的下边,这张比较少揭的比较容易,人家就说收藏家就说你帮我揭上去吧。但是我昨天照片没找到,还有几幅电脑里照片没有找到,还有几幅揭的更那个什么的,更多的,只要找到这张有一点揭比的。但是如果它是一件文物的话,就不要轻易揭,是你必须有在博物馆来讲必须有领导签字,必须有专家论证什么什么的,在咱们等于是比较好一点,因为揭比就是你一定具备这样的素质和技法。这张如果要是说这个月字,是一个比较简单的字,因为要是感觉到烟 糖,或者是什么其他的几个字,那你得反复仔细地研究,从其他的这个字上找到这张,这个书法家他写字的规律和用笔方式方法,就是这个月字,就是这一段,这一点我起码要找了一张纸在旁边也练了,我整张的从上到下整张写了几遍,然后这个月字写了有七八遍,最后才在下边直接揭了一点。

  部分修复作品对比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因为我说的刚才就有点儿乱,按照我之前的想法说,这个两幅东西是因为经常有朋友,这个问我太多了,就是什么呀,一旦有朋友跟我说,这真是从这几十年不下,有上百次的有人问我,说一幅画能不能在你们手里出两幅来,揭出两张来,一张画揭出两张来,能不能,我有一次跟我一个朋友说,我要能一幅画揭出两张来。我说齐白石 张大千 徐悲鸿 八大山人,我说多了,我揭么多我还裱画干嘛呀,我早不干那个,我都揭那么多画了,一张揭出两张,齐白石我就摸过上千张好几百张,我一样揭出来一张我全够了,还裱画?揭不出来,真揭不出来,这两张是怎么回事呢?就是说一张画,它的画纸一般的我们甭管是写意也好,大写意小写意也好。用的都是单宣,特别净皮单宣,净皮单宣,棉料单宣,都是用的是单宣,有个别用的是加宣,工笔用的是熟纸,写意用的是生纸,那么工笔熟纸经过胶矾的单宣,那个单宣出厂的时候就是一张纸,想给它揭出两张来,反正我们家三代人干了一百多年,也没揭出一张来,真揭不出来,反正你说别人能揭,那你找到我揭不出来,但是这两张是怎么回事呢?咱们慢慢说。

  就是一张画揭出两张有没有可能?有 这就是这是一张写意,这是一张书法,这张写意画这两张都不是揭出来的,都是什么呀?它经过潮湿,时间长了之后他拿到我这儿来,就已经分层了,很厉害了,我稍微一加工就分层了,就揭下来了,这张已经残破了,中间鸟已经没有了,下边残破了,后来但是这张画整个正面修复完了之后,那么正面还比较完整,但是这张是它的命纸,这张是它的命纸,这张也一样是这张画的命纸,这张书法的命纸,就是这张画第一次托的那层托纸,经过长时间的这种潮湿 保存不好,第一次托的时候糨过稀,或者是托的时候不专业 分离了。

  稍微到我们手里这就很容易,稍微一加工,命纸呢它在托,写意画的时候尤其是工笔画不太容易,基本上是不太可能能有这么多的笔墨带下来,但是大写意、小写意,这种在生纸上完成的这些中国画,尤其是实托,尤其是实托,什么叫实托?就是直接在画面上刷糨糊然后托纸,这种实托特别容易出这种东西,但是这张已经很清楚了,但是你看他字是模糊的,非常模糊,图章是没有的,图章你看字应该有名章,图章是没有的,这张也一样,字你看,这张是字,似有似无断断续续,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它的受潮的就是它的时间,可能是这块地后受的潮,这块地是先受的潮,那个这些模糊的地方先受潮湿分离了,它的墨还没吃进去了,但是这些是时间比较长吃进去了。

  写意的,大写意和小写意,托完之后,实托完之后这个这个笔墨或多或少的,都会吃在后边的命纸上,或多或少,就是你今天托完尤其是实托。明天揭下来可能也会有一部分墨在上边,但是你经过十年二十年,或者是更多的这个时间的这种浸润,它这个墨色浸润的就会更多,但是咱们看它也是非常不完整,首先是字,这张画还可以,说明这张画正面的墨还是非常的浓重,才能吃到这个份上,但是字模模糊糊,这张也是,你看清楚的也就是这张也就是这样,但是你作为如果拿这张东西作为一张画来说,那肯定不行,你需要加工,就以这张画为例你怎么加工,你这个字双钩,这些很虚的你像这个鸟嘴非常虚,这个翅膀非常虚,你怎么加工你描,我们很多的都是画画的,写意的这个东西他是一笔成型,你这个一旦描出来的东西,就是你再高的高手,我相信描出来之后我们行家,甭说行家只要是你会画画的,一眼就能看出来你是描出来的,不是笔墨自然的顺畅的那种走笔,而且这儿还有石头的很多细节,就是这地很模糊。所以一张画揭出两层,为什么过去说有这种传说呢?那就是因为是什么呢?就是命纸的确能带下一部分画来,但是它不是一张完整的作品。

揭比

  揭比

  有人的确可能是做过这个东西,可能拿过这个命纸揭完了之后描吧描吧,然后怎么怎么加工一下也可能会有,但是这种东西我想反正我还真没见过,就是我们一般的做装裱的呢,遇到这种情况,如果要是命纸能保存的话80%的要保存,像这种,像这张,你揭下来之后因为它自己脱落了,脱落了之后人家说这个命纸干脆就揭掉,这张命纸脱落之后,它已经就是自行脱落了,再还原回去没法还原,为什么没法还原,因为还原完了之后,它已经位置都已经错位了,你还原回去之后你会出现一个什么问题呢?正面看有一个影,就是你不能保证,因为宣纸一招湿一遇湿,它会有伸缩性,这个伸缩性甭多了,两毫米,你这个鸟那个字周围全是一个影子,正面看是双影。背面和正面不能保证严丝合缝,保证不了,真的保证不了,谁也保证不了,所以这张画就不能还原回去,有的说就要还原回去为什么,它的位置没变只是局部空壳,那个时候怎么办,通过特定的一些方法,包括震感打针,包括调口,把那个空壳的位置填充糨子复原回去,那是局部,这是整体,所以不能复原。复原之后这张画倒没法看了,成双影的了,成3D的了,你还没眼镜看,没眼镜戴,这个东西所以他是命纸揭下来的,但是它不能成为一张画。

  还有一种情况是什么呢?就是刚才这个我们看见华世奎的那张作品,那是一张典型的这张它是典型的,这张典型的是什么呢?它是用的是玉版宣,因为在民国时期有很多书家,民国的书家,我接触的作品特别多,张国英 华世奎,还有好多清末的状元刘春霖,他们都喜欢用一种什么呀,就是玉版宣来写字,这是一个风气,但是那个时代玉版宣可能生产的也比较好,然后这些书家对他又很钟爱,玉版宣一般的人还写还不太好写。

  玉版宣作品

  玉版宣是什么呢?他是出场的时候,实际上就是一种双夹宣,就是把两层纸,它在制作的时候那个版叫玉版,但是制作工艺我不了解,把它的两张纸先生产出两张比较薄的纸。然后用玉版来把两张纸合成一张纸,这叫玉版宣,玉版宣本身就是有两张之合成的,只有现在还有一个是双夹宣,它有点儿和现在的双夹宣很类似,玉版宣就是民国这些书家,特别喜欢用玉版宣写字。这张就是,他就是玉版宣它因为它在出场过程当中,那个时候它的合成主要是不像现在,现在有很多化学先进工艺掺杂进去之后,玉版宣极容易分层,就是家里要是经过一夏天,你把玉版宣多打卷几次,折腾几次,它自己就从哪儿又分出层,咱们自己不用专业的什么,就是家里潮湿的自己就能分开,玉版宣非常容易分开。玉版宣画成的画,尤其是写完的字,很容易分成两张,但是它这个效果,跟刚才我给大家看的那个照片是一样的,它背后也是模模糊糊残缺不全,所以就是一张画能揭出两张这个东西说,你说它没有吗?它要有,你说它有吗?又没有,这就是说它能,但是它不能是完整的,但是作为我们业界人士来讲,就是说你干这个来讲你不能随便给人揭下来,你能还原一定要还原,为什么呢?命纸它有画面本身的30%40%的信息,就是30%40%的命在里边,就是命纸脱离之后,正面明显的就会变大,尤其是梦没神了,这个人我们说没神,所以命纸是能不揭就不揭。

上传日期:2018年10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