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501 雅昌公开课 >尚辉《齐白石山水画的地域特征与形式语言》>[第2集]尚辉:齐白石山水与六出六归

视频信息

名称:尚辉《齐白石山水画的地域特征与形式语言》尚辉:齐白石山水与六出六归
 

  主讲人介绍:

尚辉

尚辉

  尚辉:艺术史学博士。曾任江苏省美术馆学术部主任助理、副研究馆员,上海美术馆学术部副主任、典藏部主任、研究馆员,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现任《美术》杂志社社长、主编、编审,中国美协理事,中国评协理事,中国美协美术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全国城雕委艺委会副主任,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副主席,国家近现代美术研究中心、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中国油画学会理事,上海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澳门科技大学人文艺术学院、首都师大美术学院等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等。   

  导语:

  齐白石的山水为时人所不理解,今天回望齐白石山水画和20世纪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应该怎样解读这一段历史呢?尚辉老师将齐白石的山水画放回20世纪中国艺术发展的语境下加以阐释,为我们理解齐白石的山水画提供新的视角。

  主题:齐白石山水画的地域特征与形式语言

  第二部分:齐白石山水与六出六归

  但是齐白石在1902年到1909年之间展开的六出六归,有的人也说五出五归,也就是他还有一次单独到北京,有人介绍觐见慈禧太后,到如意馆做事,他坚决回辞了。齐白石1919年定居北京,但此前实际上是来过的,只有反复来过,他才决定把终生艺术事业放在什么样的一个位置上。

  大家还可以从他的六出六归里面,看到他游历的地方还是非常广泛的,也是他青年时代壮游的时期。这个地方有一个上海,如果是在这段时间他到上海的话,他应该能够找得到吴昌硕,因为大家知道齐白石晚年的变法是受陈师曾的影响,学习吴昌硕的金石碑学,金石派的大写意花鸟画。我除了这个山水画的研究之外,我还有一篇文章就谈到齐白石海派画学的传统,谈他如何受到吴昌硕的影响,比如说吴昌硕用的石鼓文入画,齐白石是如何炼金石,谈到吴昌硕的篆刻,也谈到齐白石的篆刻等等,谈到他们的相似点,后来也有一个巧妙的问题,我也问了好多学者,我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以他对艺术的虔诚,他应该到上海去找吴昌硕,他应该定居上海,为什么没有定居上海,也没有去找吴昌硕,最后定居了北京,这个问题没有人去回答。

"胸中山水奇天下——齐白石笔下的山水意境之二"专题展

"胸中山水奇天下——齐白石笔下的山水意境之二"专题展

  我也去查了他的史料,就在五出五归期间,他在上海、南京、苏州都停留过,但是没有去寻访吴昌硕的记录,那么我们只可以猜测,他是1864年出生,在当时大概也就是40岁左右,他在艺术上还真只是一个起步阶段,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以后的艺术道路如何去走,那么可以想见,作为这样一个青年画家,对齐白石的一生来说,40岁应该算青年画家,他不可能在那个年代就找到吴昌硕。

  当然如果他有幸像潘天寿那样,或者像陈半丁那样,这么早就是吴昌硕家的一个书童,一个入室弟子的话,齐白石的面貌又不是今天了,所以艺术家一辈子的机遇和他的艺术道路,我觉得总是有某种内在的深刻联系。

  从吴派出来的,比如说只有潘天寿是自成一家,陈半丁自成一家了没有呢?个人认为相对潘天寿来说还是差好多。当然还有王个簃好多人,就是你完全进入他的门道以后,有的时候也的确很难出来,你在外围去学习他,反而能进能出,这就是齐白石给我们的一个很好的案例。

  在六出六归的时候,他曾经有这样一段话,他说“每逢看到奇妙的景物,我就画上一幅,到此境界才明白,前人的画谱,造境、布局和山的皴法都不是没有根据的。”刚才讲的就是他在30岁末和40岁初的时候开始的五出五归,实际上是临摹过《芥子园画谱》,然后又去对真的山水画有了这么一番的感受。

  那么我们可以再细看一点,这个地方我特别强调了,1905年他第三次游历广西,我认为在所有的五出五归之中,这一次游历对他的影响是最大的,这是他后来跟胡佩衡说的,他说“画山水到了广西才算开了眼界了,我在壮年游览过的许多名胜,桂林一带山水形势陡峭,我最喜欢,别处山水总觉不新奇。我平生喜画桂林一带风景,奇峰高耸、平滩捕鱼,既或画些山居图等,也都是在漓江边所见到的。 ”

齐白石《蒿岭卧云图》

齐白石《蒿岭卧云图》

  我刚开始谈到了齐白石的地域风貌问题,就是他画的对象不是黄山,不是岭南,也不是昆仑山,也不是泰山,而是广西,这是他自己最后的总结的,大家可以想见这个话,黄宾虹是不会说的,黄宾虹画任何山水都是黄氏画法。我们从这句话里面也可以看到,他特别喜欢形势陡峭,喜欢新奇一类的山峰或者是水域,这是他的一种个性。

  实际上我本来打算讲到最后再谈,就是他的花鸟画之所以今天我们看还特别的富有现代性,还不过时,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对形式语言的研究。

  形式语言里面有一个新奇的问题,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说齐白石看山水追求的是一种新奇,他的画面的构成是不是也追求的是一种新奇。我觉得这是一个艺术家是统一的。当然齐白石一辈子都特别想成为文人画家,想追求像徐渭、像八大、像老缶这样的文人画家,所以他跟胡沁园学诗,一生中也不断地作诗,关于齐白石的作诗,我记得郎绍君先生有过很深入的研究,但是很奇怪我们的文学界,研究古诗的好像没有人很好的研究他,像我们研究诗都是不专业的,说哪行干哪行,我早上还在写另外一篇文章,你看他的诗叫“广西所候不相侔,自打衣包备小游。一日扁舟过阳羡,南风轻葛北风裘”。这里头有写景吗?好像没有直接写景,这是写的一种他出游的感受,如此而已。

  那么我们如果读读李白、白居易的诗,一开始总要有两句的起赋比兴,兴要通过写景,写景的手法很重要,一下子把你带到实景,然后再写自己,你看他并不是这样的,所以大家可以看到一个人的悟性,我个人认为齐白石一辈子不可能成为诗人,他最后只能是一个花鸟画家,一个重要的原因还是天赋的问题。

齐白石 客桂林造稿 托片

齐白石 客桂林造稿 托片

  这就是他留下来的很宝贵的他画的桂林,他画的都是一片一片的,在他那个年代实际上中西已经开始进行交互的作用,比如说吴诗仙,也是在一九零几年的时候,吴小仙画的《夏雨图/夏景图》,在他画的山水画里面已经可以看到如何接收透视,如何画风雨,具有水彩那样的风雨,但是你看齐白石画的桂林山水,这个小稿,肯定不是写生,他只是默写、记写 感受,他是通过这种方式去写的,这是一;

  第二,大家可以看到他用的这些皴法,实际上还不是皴法,还是用更多的中锋勾线的一种方式来画山石。在某种意义上也决定了他一辈子不可能画山水,因为山水最基本的要解决两个问题,就是画山石的皴擦问题。

  在我看来,画山水和画花鸟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山水是一次性不能完成的,它必须是通过反复的勾染形成层次,有了层次才能有了境界,画花鸟不是这样画的,花鸟可能一次就完成,当然我也跟别人讲过,齐白石早年是画山水画的,因为在北京卖不出画,所以就改成画花鸟画,但实际上就齐白石的禀赋来说,他还是画花鸟画的料。

  这个是他留下来的另外一幅,画的桂林,这一幅桂林大家尤其注意,你猛一般看似乎有点儿丰子恺的味道,小小的竹子在右下角,远帆和落日在左上角,如果是看这幅画,我觉得齐白石就开始体现了他对空间营造的独特能力,并不喜欢把景画全,这是一。

  第二,用更多对角的方式制造空景,形成他的画面。这都是他后来画山水画的形式语言,也是他画花鸟画的一些办法。

齐白石《鱼鹰》

齐白石《鱼鹰》

  这幅画画的是鱼鹰,也可以说是他最后他画山水点睛之笔。这是我们北京画院藏的早年画的风柳,和刚才用笔的笔法是一样的,我刚才讲他没有皴,皴是什么?皴一定要用笔肚,而且是进行偏锋,进行皴的处理,那么他一直是把毛笔竖起来的,一根一根地去画的,之间几乎没有什么交界,这就是他画山水画的方法,这也形成了他的山水画并不可能反复的晕染 简约,肯定是他的必然的一种技巧。

  这是他画的另外一幅山水图,这个地方有一段小小的落款,他说:“余不为人画山水,即偶有所为,一丘一壑,应人而已。”他画过一幅大的,画过一幅小中幅的画。这张是小中幅的,剩纸画的这么一幅小小的作品,大家也可以看到,你看横着两道红线左侧竖线画山石,一根松画到这边,实际上这是很具有构成特点的,而不是一个真真地地的三段式的山水画。

  这是他经过阳朔的时候比画的一些稿子,有点儿像画的象山,他不一定是画的象山,但是像这个叫喀斯特地貌的那种熔岩的特点是具备的,桂林山水是火山爆发之后形成的一种喀斯特地貌,被过度风化的山石是能够熔水的,所以桂林的山很少见到裸露的大的石头,更多的是长满了植被的山头。所以这也就十齐白石为什么不画黄山,画黄山一定要去表现石头,一定要画出奇松奇石。

齐白石《寄园日记中的小姑山写生稿》

齐白石《寄园日记中的小姑山写生稿》

  1909年的六出六归,齐白石粤东之行留下了这个《寄园日记》,这是留在我们北京画院的,这个《寄园日记》后来也整理了,在《寄园日记》里边,有非常详细的他如何去游览这些名胜,留下他的这种笔记,从这一些小小的画片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是如何来画画的。比如说过小孤山为其写照。并寄于什么癸卯于金石。还架画小孤山侧面图,丁为由画前面图,再有粤东画此背面图。他对一个小孤山能够记下来早年画了它的正面,哪一年又画了它的侧面,今天又画了它的背面,他对这个小孤山就情有独钟。这个和小孤山是不是像呢?这并不重要。

  比如说他也画了很多的采石集,你看他画的采石集里面,除了勾线,还要写出来这个山是怎么样,他说画采石集并对岸之今注观图,他的日记中就留有,这画的是采石前面,并且题下来,磁州是柳州还是哪个地方,他完全不是画其所见,而是画其所想所记,他把感受也一起记录在画面上,这是金注观画的金注观,大家可以看一看,说此图两图之舟可数十里。

  还有一张,这是采石侧面,就是刚才说的那个采石集的另外一面,如果连在一起可以画很长,我们今天看来像图谱一样的,他早年《寄园日记》,这个主要是日记,记录他几出几游的时候一些情境,在这个文字里面插了一些图,是这么一回事。

  这是他画海口,大家会发现他画的山水水面居多,画面比较空,他的五出五归看来坐了不少轮船,你看“此行乘船颇多,观山大多是水中望山。”这是我说的感受,是否直接促成了他简笔山水的艺术特征,他画面会留有这么多的空白和空间,和他长期坐在船上观山看景是有关系的,这是水中望山,这是钦州三年弯。

上传日期:2018年10月12日

推荐视频